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戏子

原创作者:不想画画的美术生,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楚阳 顾伶 母亲 花旦 戏子 戏班 16 跟着 看见 戏班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芊芊君子



顾伶想,应该是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自己就喜欢上了楚阳。可能是第一眼看见他时眼神里的寂静清欢,可能是月圆夜里他房间传来的哀扬绝唱,也可能是他看她时的余光一瞥。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寂寞霓裳,如烟薄凉。

楚阳是一个戏子。老城里人尽皆知的班主。16岁接了荣园,从此青衣粉靥,道尽浮华。

一面铜镜、一只木盒。拍底彩、上面红 、定妆、 描眉、 勾眼.....繁复而细致的工序, 是荏苒岁月掩盖了的过往。青瓦檐,朱红墙。镂空的雕花木窗兀自透进来斑斑点点细碎的明亮, 总是不经意的年生将韶华倾负。蓦然回首,光景绵长。

楚阳很喜欢母亲唱戏的样子。锣声一响,鼓点一敲,满世界仿佛只剩下浓重苍郁的腔调 。水袖舞 ,彩墨妆。许一世白头,散一曲离殇 ,是铡美案的秦香莲。 很多很多年以后,楚阳还记得母亲呢喃时的意味深长。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

父亲是什么样子?楚阳想,他或许已经忘记了。在那个风高云淡的晴天午后和母亲的泪水一起,彻底蒸发没了踪影 。从此白驹过隙,了无痕迹。

都说戏子薄情。在传统观念极深的小城,女人抛头露面已是禁忌,戏子更是卑微的行当。还只是不谙世事的年纪,父亲跟着看戏的女人走了。楚阳原以为柔弱的母亲会倒下,可她坚韧的像一根蒲草,咬着牙撑起了祖上留下来的戏班子和曾经心心念念的家。只是,楚阳再没有见过她的欢喜,她的悲忧,就这样被丢掉了,于最深的红尘里缄默。

仿佛一夜的光景,湘西小镇中的少年,褪去了青涩。无数个苍凉的黄昏,楚阳会像发疯了一般跑出去,站在父亲离开的那条路的尽头。拥抱呼啸而来的风,然后慢慢地蹲下身去,默无声息地哭泣。

楚阳开始跟着戏班里的花旦学习唱腔。他会每天用很长的时间把自己装扮成女子的模样,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只是一时的兴起,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唱花旦的男子带邪气。这是母亲告诉楚阳的,其实还有后半句,若如此,注定一生孤苦无依。

楚阳还记得母亲哭着央求他的场景,是昏暗的烛光,那样的歇斯底里。

风把时间拉的很长很长,莫名有一股清香氤氲了夜的苍凉。母亲抽泣着没有说话,她的双肩在噬骨的沉默中悲哀地颤抖。楚阳看见了一根白发,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刺的人泪流满面。记忆中那个清秀的母亲,已然不见。

最终还是妥协了。楚阳拜师武生名角,像解不开的宿命,和他的父亲如出一辙。是最缄默的戏子。

楚阳没有想到,母亲会狠心的撒手人寰。16岁,他成了孤儿。16岁,他接手了戏班。他心里是清楚地,一个女人撑起一份行当多么不易。他没有怪过母亲,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只是从此未知而漫长的路,他只有一个人,只能一个人,只会一个人。

唱花旦的女人得了一场重病死了,本就是只有六七个角儿的小戏班子,没有人再能顶替花旦的空缺。暮色笼罩上大地的时候,楚阳看见一只孤独的黑鸟在西天边发出低沉的哀号。他一直一动不动的盯着它消失在天际,然后他埋下头去,艰难地思索了一会儿。他想,它哭泣了。

唱花旦不过几年的光景,楚阳便名声大噪,成了小城里首屈一指的旦角。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在二十岁的这一年楚阳遇见了顾伶。

那日顾伶伫立在人群中,穿一件桃红色的衣裙。并不繁复的花色样式,楚阳却呆呆的注视了好久。有一阙词,仿佛最生动的笔触。眉若远山、目光流转、朱唇轻点、粉染双靥、浅笑嫣然胜桃花万千,低眉颔首来不及匆匆流年。

顾伶和去世的母亲有几分相似, 楚阳觉得如此自己才会在人群中把她一眼挑出。 回后台换衣卸妆的时候, 掺茶师傅进来说有客拜访, 然后楚阳就在镜子清晰的角落里看见了顾伶。

顾伶开始跟着楚阳学唱花旦。 灵性极高的女子, 一悲一喜一抖袖、 一跪一拜一叩首、 一颦一笑一回眸、那般惊艳,却也莫名那般叫人心疼。

班子里的老师傅告诉过楚阳,顾伶不能收, 她的身上带股子妖媚不是唱戏之人应该有的红尘。 楚阳想起了最初见到顾伶的时候, 他分明看见她的双眼中有欲望划过的流光溢彩, 是喜欢这行的吧。三个响头之后, 楚阳执意接过顾伶递来的茶, 当着戏班子所有人的面正式收了顾伶为徒。

楚阳没有看错人,短暂的两三年而已,顾伶开始镇着自己,他欣慰于她的成长。当顾伶可以一个人撑起台面的时候,楚阳开始深居简出。或许是太早接触了浮华纷扰,二十多岁的年纪,他的心却苍老得像一块冰。顾伶正式出师的那天,楚阳宣布退居幕后。

一个人、一碗茶,从日出到暮霞。楚阳很喜欢这样简单随俗的生活,他在前厅的院子里种了一大片虞美人。每天悉心照料着,等到第二年风吹过,满眼是摇曳着的纷繁颜色。甘苦清冽的味道肆意挥霍着,噬人的红色恣意张扬,不可一世的放纵。

顾伶是喝醉了闯进楚阳书房的。依旧是那一片媚惑的桃红色,嘴里说着含混不清的话语。楚阳有些厌恶的皱了眉头,他起身去开窗想散散满屋子酒气,顾伶却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始料未及,猝不及防。

貌绝代的男子。她跟着他学唱戏,她跟着他登台表演,她跟着他重复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她的满心欢喜、她的黯然沮丧、她的所有所有的故事,不过两个字,楚阳。

顾伶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醒来。熟悉的陈设,是她自己的房间,大概师父把她送回来的吧。顾伶努力的想记起昨晚的事,可翻涌而来的后劲让头痛的快要炸开。空白了仿佛一个世纪的漫长之后,她看见了一封信。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梨花木桌上,悄无声息。

悄无声息的,还有楚阳。他走了,留下一封不知去向的信走了。顾伶发疯似的冲进楚阳房间 ,整齐的被褥 香炉里没有燃尽的檀木,一如往常。只是,它们的主人,再无下落。

顾伶还记得那个飘着柳絮的清晨,她和师父一起去赶集。手里拿着糖葫芦经过街边的姻缘树时, 她吵着非要去挂个牌子,笃定地在木签上写了楚阳。顾伶歪过头想悄悄看一眼师父的却没有得逞,悻悻吐了吐舌头,然后两个人闭着眼用力把手中的香包扔了出去。回戏班的路上,顾伶一直不停的追问,可楚阳只是淡笑着不言语。顾伶想,师父应该没有喜欢的人吧。 那样清高的男子,是怎么样的女子才会赢得他的注视。风吹动绿叶窸窣作响,或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那杆开得最灿烂的合欢树枝上藏着一个秘密,秘密的名字,叫顾伶。

顾伶关掉了戏班,小城里,不再有盛极一时的荣园 。

后来人们常常见到一个失神的女子, 坐在合欢树下长满青苔的石阶上,伸出手去抓一朵朵飞落的花瓣,嘴里呢喃着听不清的话语。

楚阳,你曾是我一见如故的戏子, 演尽了悲欢却也重蹈了覆辙。 有段往事,有关风月, 无关你我。我的路途,从此不见你的苍老。你的人生,我始终无关痛痒。

??9t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