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宿舍基情

原创作者:泊文先生,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文子 室友 武汉 那种 时候 有点 特别 两个 像是 宿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1

大D哥对外人的那种冷是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

他有点太惜字如金了,能用一个字解决的他连标点符号都懒得给你加一个,他这种人在咱这信息时代基本上跟人聊两句对方就开始抓狂了。

你想象一下,要是你兴高采烈的跟一个人分享一个八卦或是人生迷茫了找他诉下苦,这个人在你长篇大论后,回了一个字“哦”或是两个字“好吧”,你会怎么着。

不拍桌子上去打丫的就是脾气好了。

所以,每次大D哥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就主动远离他了。

为什么他跟我聊天的时候会有说不完的话,甚至有时候还会有点小贱,我问过他。

这家伙的回答是这样的:

小时候我们家养了一只狗,叫古巴,黑色的,胖胖嘟嘟的,走起路来还会一摇一摆。

那时候我没啥朋友,就特别喜欢那狗,他也特别粘我。我有什么事情都会跟他讲,考试考砸了;被同学们孤立了;或是被父母表扬了......

每次我跟他讲事的时候,他就瞪着那对黑亮黑亮的眼睛看着我,特别逗。

我脑海里开始浮想缩小版的大D哥抱着一只大胖狗谈心的场景,那画面就跟调光过度的青春电影画面一样,美好的有点不真实。

我打断他:“我问你聊天呢,你讲狗干嘛?”

他看了看我,声音低沉的说:“你让我想到了古巴。”

我擦,原来我在他心中是个宠物。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谁知道他却接着说:“他后来被车撞死了,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跟谁谈过心,直到碰到你,当我看到你那对大眼睛时,我像是找到了那种感觉,总觉得有讲不完的话想对你说。”

呃......虽然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是爱情让人变成弱智,听完他这段话,我满脑子都开始冒气泡了。

我给他说过他的这些算是缺点的习性,他回我说:“文子,你就是太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想法了,这一辈子决定你欢喜的无非就身边那几个人,干嘛要看着别人的眼色活啊。”

这样洒脱不羁,又有点活在自我世界,不太会跟陌生人交流的大D哥就像一把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大剑,一下子就立进了我人生那片荒漠的中心,让我一瞬间找到了战斗的方向。


我第一次意识到大D哥这种诡异的旁若无人是那次我带他回宿舍时。

那会十一放假,宿舍有两个同学没回去,加上我之前在网上有看到过那种带着基友到宿舍,然后两个人烧的干柴烈火,咯吱作响的段子,总觉得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倒好,我还在门口做心理建设呢,他就自顾自的拖着个箱子迈着那双长腿直接进去了。

我连忙跟上。

室友A看到他以及跟在他身后的我,开着玩笑问:“文子,你男朋友来看你了啊。”

男生之间经常开这种玩笑,要是直男一般就会迎着玩笑来取乐一下大众。但毕竟我他妈是个弯的,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性向,可是当我到‘男朋友’那三字时还是着了,就是那种仿佛被人一股脑灌了一瓶油泼辣子似得,整个人蹭蹭就燃了。

我说话开始结结巴巴:“不......不.......不是,他......他是我哥.......”

我差点没咬到舌头,我还有点担心大D哥会突然拆我的台,但幸好这家伙什么都没说,他像是没听到我那室友的话一般,回头问我:“哪儿是你的床?”

他的反应让我略微放心,我指了指旁边一个上铺,他将箱子放在旁边,然后支着一双长腿就上了我的床,他放下背包,开始在上面整理自己的东西,全程他看都没看我那两个室友一眼。

好尴尬啊.......

过了一会,还是我那个室友B打破了这让人手脚发痒的气氛,他说:“你哥有点特别啊。”

我打着哈哈:“是吗,哈哈,他比较内向。”

我正说着呢,这边大D哥突然冲着我来了句:“你什么时候上来和我睡觉。”

真的好尴尬啊.......

我看着那两个明显愣住的室友,黑着脸说:“我洗洗,洗洗就来。”

“这时候不是没热水了吗?”他像是知道我们学校几点钟停水一般,一副笃定的语气道。

我都还没回答他,他又自顾自的到:“不用洗了,上来吧,我不嫌弃你。”

室友A这时候开口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上铺肯定睡不好,那边小凯不是不在吗,文子,你让你哥睡你的床,你就睡那边呗。”

“好的,好的。”我点头如捣蒜,那边大D哥的速度也是奇快,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自己扒的就剩下一件内裤了,像是为了勾引我一般,他还故意从被子边露出了自己那条筋肉饱满的长腿,我不觉吞了口口水,这家伙太有魅力了。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抱着枕头突然满脸委屈的冲我来了句:“你真的不跟我睡吗!”

那一瞬间,整个宿舍的空气都凝固了,要是可以,我好想咬舌自尽啊!


大D哥来武汉一共待了五天,说来惭愧,那五天我都没带他好好地玩一下。

武汉的学生太多了,特别是一到放假,一个几百米长的地下通道都可能堵个半小时。

第一天我们出去,基本上一整天有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我带他去走了长江大桥,在武汉有这么一个说法,说是两个人分别自大桥两头往着桥中间走,如果他们刚好能够在最中心的那根桥柱前碰面,那么他们会一辈子都在一起。

挺俗气的一个故事。

但是在我们走完之后,我还是将这个故事讲给了大D哥听,他听完后,什么话也没说,就叫我等一下,然后自己背着个包开始拼了命的往回跑,我大概猜到他要干嘛,我想叫住他,但是那时候桥上人来人往,他一下就消失在人群中了,我都没来得及开口。

大概过了三分钟,我的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他气喘吁吁的声音,他说:“好了,开始走吧。”

我虽然想到了事情的发生,但是当我听到他呼哧的喘气声时还是不自觉愣了一下。我举着手机开始在人头躜动的桥上走着。

那时候是十月,武汉的气温还很高,但是桥面上有一阵阵的江风在吹着,耳边不时响起一声由远处传来的轮船汽笛的呜隆,天空很蓝,白色的云在上面飘着,一切悠远又安静,大D哥就是在这样一幅场景里冲我微笑的。

他麦色的皮肤上布满汗珠,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烁着,他的牙齿很白,声音也很好听,他说:“文子,你腿太短了,我都在那边那根桥柱等了你半天了。”

我捏着手机,在听到他那段话后,恨不得将他直接扔到江里喂鱼。


有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武汉的小情侣们,出来一起享受节日,因为人群里燥热的气氛忍不住逗了两句嘴,然后就吵起来了,最后男的不小心把女的眼妆擦了,女的就当头甩了男的一巴掌,于是两个人就在茫茫人群的见证下成功的分手......

武汉人脾气大,动不动就顶你两句,脾气不好的甚至就要撸袖子甩你的嘴巴。

我在武汉待了几年,啥也没学会,就学会了一身臭脾气。

而大D哥这人虽然不太爱跟人说话,但是为人特别执拗,就是那种他认定的事情,你就是把帮愚公移山的那个神仙拉过来,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即使是他那想法明明是错的。

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有时候据理力争,但是又找不到确切的证据来让他死心,他就一口咬定自己的想法,我被惹烦了就忍不住冲发他火,而每次这时候他就闭嘴一句话也不说了,像块石头沉默不语的立在那里,等我火气下去了,他就走过来拍拍我的头,那样子就跟哄他儿子似得,他语气温柔,冲我说出来的话却是:“文子,饿了吗,饿了你就快去做饭。”

我不知道你们理不理解那种感觉,就是每次我气的肺都要炸了,面红耳赤的在那里跟他争论,恨不得对面这人过来跟我大干一架时,对方却一副人淡如菊春风细雨的站在那里看着我,我先是焦躁,恨不得冲过去把他撕了,接着就是深深的无奈。

“你丫的能不能给我点反应,我在这自唱自演我多没意思。”有次我也不知道是件什么事情,在跟他闹腾,他又是淡定如水的样子,我急了就冲他说了这句话。

他先是一愣,接着特别委屈的对我说:“你就算觉得没意思我也不会对你发火的,文子,我看到你我就不知道怎么跟你发脾气了。”

好吧,你赢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