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二章

原创作者:北京可儿,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明惜 艾子 小娅 女孩子 门铃 音乐 律师 打开门 女人 心情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天傍晚,仍旧是阴雨连绵。湖畔社区,二十二号楼302。

明惜雨已经下班,此时坐在舒适的沙发里看着电脑,旁边放着几听啤酒,他懒散的将一条腿放在玻璃茶几上,另一只脚放在鼠标触摸区上,烟灰缸里零散的扔着烟头。

门铃响。

他起身,光着脚来到门口,从门口视频电话里看到一个女孩子。

“明律师,是我,小娅,公寓对面诊所的。”女孩子说。

明惜雨一愣,还是打开了楼道门。

稍顷,听见楼下上来的脚步声,门铃响。

明惜雨打开门,是那个年轻稚嫩的“半成才大夫”,差点害死艾子雪的那个小娅。

“明律师。”小娅微笑着,穿着一件白色斜肩针织线衣,红色短裙,几近虔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明惜雨。

“你来找我干吗?急不可耐要打官司了?明天我的当事人才出院。要我给你介绍律师吗?”明惜雨让她进来,关了电脑里的音乐。

“你喜欢班得瑞?我也喜欢。”小娅又打开了音乐,“空灵缥缈的编曲,呈现一尘不染的音乐世界, 很纯净,纯净得没有一点杂质。心情不好的时候徜徉在班得瑞的音乐里,心情就会和旋律一起时而飞扬时而低沉,感觉真的是融化在音乐中了。……从自然而来的气息沁人心脾,采撷的大自然音符滋润心灵……”她居然陶醉在音乐之中!

“小姐!”明惜雨打断她,“我不需要解说员。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明律师……”小娅颓废的坐在沙发里,眼睛一红,还是抽噎了,“我会被判刑的,是不是?我不想……我刚刚十八岁呀……”

明惜雨经历这种事情多了,哪个当事人不是事情严重才打官司呀。

他把客厅内所有的灯都打开,那种阴沉沉的天色立即变的晴朗,这种明亮的环境,避免很多龌龊的事情发生,尤其是被告是女人,还在这里哭诉求情。“你们这些利欲熏心的庸医黑诊所,每年有几万人死在你们手里,如果没有惩罚,就是上天不公了。”

“我没有害人,我不是有意的……大哥,我好害怕……”她居然扑进明惜雨怀里,搂住他,“我不要……救救我……”她吻上他的唇。

明惜雨用力甩开她的手,“你可以走了。”他转过身,打开门。

女孩子一把拽下自己上衣,露出一对丰满成熟的白皙兔兔,从后面抱住他。

明惜雨没有防备的被她推在门上,她圆润的肉体压迫着他的背,他的脸贴着门。

女孩子熟练的伸手朝他下面,用诱惑的声音在他耳边道:“我还是处女。”

明惜雨差点把刚才喝的啤酒吐出来。这女孩子和女流氓有什么区别!

正这时,门铃电话又响。

明惜雨推开她,整整衣服,从门口视频里面看到艾子雪。

楼下,艾子雪撑着伞,手里端着一棵粉色风信子,球形鳞茎沁在白色磨砂玻璃瓶中,五六片短剑似的叶子,绽放的一簇繁华的花儿,是她对他的心意,她特意从自己养育的小盆景里面选的最好看的一株,还有美好的寓意,希望他能明白。

明惜雨按了开门键。

回头对这个疯狂的小女孩子说:“我女朋友来了,她是出了名的醋坛子,你最好马上消失,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她不会把你这个样子从阳台上推下去。”

小娅愣了一下,继而坏坏的冷笑:“哼,我说你意图非礼我,不知道她会把谁推下去?”说着,“呲”一声自己把上衣从领子撕下来。

“好哇,赌一赌啦。”明惜雨把裤子拉链拉上。这个女人,手真快,哪里是学生,简直就是职业妓女。

门铃响。

“哇……”小娅立即开始痛哭流啼。

明惜雨不理她,冷笑,打开门。

艾子雪正微笑着,打算给迎接她的明惜雨一个惊喜,却听见女孩子的哭声,进来一看,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衣冠不整的坐在沙发里哭,瘦小的双肩耸耸的抽泣着,楚楚可怜。

艾子雪明媚的心情一下子黯淡了,看看明惜雨,脸色有些难看:“打扰你了?”

“你的被告,那个诊所的庸医,意图色诱。”明惜雨接过鲜花,放在桌上,换下原来的那瓶马蹄莲。

“是吗?你这么好命?”艾子雪胃里酸酸的,走过来,看那女孩子。

小娅抬起头,泪眼朦胧的哭:“大姐,我来找他求情,他就说要……要我……我不想活了,我怎么见人呀……”她故意露着胸给艾子雪看。

看来,她是真的把艾子雪当作明惜雨的女友了,就等着看两个人打架的好戏了。

“哦,”艾子雪淡淡点了点头,“明律师,看来真的是打扰你的好事了。做这差事不错,被告送上门来。”艾子雪不无醋意,不管是真是假,她都生气。

明惜雨哭笑不得,“大姐,是我开门让你进来的。”

“那你是想一箭双雕了?”艾子雪瞪他。

“哇……”小娅哭的更响了。

“天哪,现在的女人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明惜雨哀叹,“艾子雪,拜托你不要破坏你在我心中美好的印象,好吗?”

“……”艾子雪一听这话,有些不好意思了,立即收敛做淑女状,对那小娅道:“少来这套了,穿好衣服走人吧,我不告你了,以后不要不懂装懂,再害死人就有你哭的了!”

“啊……”小娅愣了一下。

“还不快走!”艾子雪恶狠狠瞪她。

小娅见目的达到,只好整整衣服,匆忙低头跑出去了。

艾子雪重重叹口气,刚来的时候那喜悦的心情一扫而光,“我也走了。”拉开门,就下楼。

“艾子雪!”明惜雨在背后叫。

她很难受,失落,不管怎样,一个女人裸露着在他屋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些难受。头也不回下楼。

一直出了门口,他没有追出来。

她拎着包,寂寞的走在连绵的阴雨中,雨水凉丝丝的顺着头发流淌,衣裙湿淋淋沾在身上。天色稍黑的雨天,街上寥寥行人,空旷,寂寞。

明惜雨正要出去追她,发现没有穿鞋子,于是回来穿鞋子,再下去楼,已经没有人了。

只有茫茫雨雾。

他站在雨中,手里拿着她忘记的雨伞。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