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夜渡

原创作者:冥晔yl,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自己 女人 生活 女孩 男人 讨厌 夜总会 整夜 那些 一个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她是夜总会名气不大的陪客女。他是追求刺激的富家公子哥。
他们总会在夜总会遇到,他的身边蜂飞蝶涌,缠绕着各色各式的女人。
她是其中一个。
他的激情热烈总会在这个热闹的地方掀起一阵一阵欢呼和亲吻的声音。
她觉得恶心。
他觉得落寞。
他从来就看不起这些人,他只是怕一个人。
她从来就讨厌自己,讨厌来这里的男人,讨厌身边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讨厌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可她无法扭过现实,她需要钱,哪怕出卖自己,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
他的眼里是花红酒绿,让他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可他的心空旷的在吹着风,风呼啸而过,让他冷,让他难过。
她是上过学的,有思想,有文化,她逃不过每日每夜内心的折磨,似野兽在撕咬在怒吼,她痛拗的流着泪,可那泪混合着腐烂的睫毛膏的尸体变成了黑色,肮脏的东西配她肮脏的身体,刚刚好。
他从来不缺女人,每晚陪睡的女人几乎不带重样,可他累的不想做爱,只是那样紧紧相拥,汲取温暖和来自女人身体上独有的香。他把脑袋埋进女人的胸里,就那样一动不动。很多女人骂他没用,他也只是苦笑,他真的很累,那种累不是身体上的竭力,而是心疲了。
她常常一个人面对夜露微寒,双臂紧紧抱住自己,蜷缩起来。她很冷。偶尔会去廉价的宾馆陪客,一动不动的等着衣服被撕裂,看着那些油光满面的大腹便便的男人露出贪婪的欲望,每次疼了,她也会喊出声,那种撕心的痛让她觉得难过,觉得脏,觉得恶心。她不会回应,有时候还会默默流泪,一夜繾倦后,那些男人会恶狠狠的在她身上吐口水或者把那几张红色的票子扔在她的脸上,骂她:“臭婊子。”她不语,只是默默穿起衣服,收好钞票。有时她的一夜也许会没有成果,那些男人早早就跑了,她起来看着空无的肮脏的宾馆,并不怨怼,这能怪谁?她就是个臭婊子。
他的心里是座灰色的空间,灰的看不见轮廓,他的家庭严谨,他也只是一人在外打拼,一到晚上就会觉得压抑窒息,诺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浅浅的呼吸声,黑暗笼罩着静谧,似密不透风的网将他禁锢,他学会抽烟,很苦的烟,烟雾朦胧了他的表情,只剩下心脏有一搭没一搭的跳动和他呼吸的浅淡。他闭上眼,感受着时光交缠着生命一点一滴的流走,他无可奈何。突然想起,曾几何时,他意气风发妄想改变整个世界。可他发现这是他一生犯得最大的错误,他是那样自以为是,不惜伤害着本和他无关的人。只是后来他被生活磨得没了形状,他拥有别墅,跑车,美人,可他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他迷失了生活的方向。他整日提心吊胆,唯恐被人陷害便从此万劫不复。他好累,累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着的还是死去了。也许就是这样的行尸走肉吧。那就这样好了,为何心里还有不甘,不甘心世界带给他的痛苦。不甘心内心带来的自责愧疚,狠狠地打击折磨。
她需要钱,不然就会被饿死。她已经无法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她住的地方是她苦苦哀求夜总会老板给她的地下室,这个潮湿冰冷的地方,还会有鼠虫的侵扰,那个发出幽暗的光的小灯泡,是她这里最温暖的东西。这是个腐烂生灰的地方,到处都充斥着金属的腥臭味,而且完全封闭完全阴暗。就像你不知道在某处的墙角里会出现哪个孤独的魂魄,她不喜欢呓语,更不喜欢对着这样让人作呕的环境说着心里卑微的骄傲。浓厚的尘土的味道混合着汽油,铁锈的恶臭阵阵呛着她的喉肺。身下吱吱作响的床板和上面已经洗旧了的床单和薄薄的被子,是她仅有的家当。这里腐糜的生活底下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狭小又破落的地方。她庆幸还有这样一个免费的容身之所,虽然这里脏乱臭又有她曾恐惧的动物昆虫,不过,生活让她处变不惊,再看到那些虫子,她也不会吓得叫出声来,她不再是那个脆弱的孩子,她需要坚强,坚强到被所有人唾弃还能不要脸的笑出声。
他的眼里没有她。
她乐于不用陪睡,仅仅坐着就能收到不菲的小费。
他的白天是精干谨慎,说一不二的外企主管。
她的白天是昏睡堕落,迷茫麻木的普通女人。
他的黑夜是孤寂空洞,苍白暗淡。
她的黑夜是喧哗奢靡,纵情声色。
他整夜整夜睡不着。
她整夜整夜做噩梦。
于是,他们在同一个夜晚做了一个相同的决定。改变。
他向公司请了年假,好好休整。并决心以正常人的方式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他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健身学习,上网看书,吃着健康而营养的食物,散步,赏景,爬山。每天好不自在。
她辞去工作,决心写些东西。于是她用笔在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写下她脑中那些幻想的故事,白天还会去小巷看看小工艺品,看看路上的街头画家在给别人画着像。生活是如此美好。
可是没人知道,太阳一旦落下,他就像是暗夜里的鬼撕下人类的面皮一样,变得惶恐不安,变得脆弱,他平躺在自己的白色大床上,痛苦的闭着眼,床头散落着大量安眠药。他睡不着,他依然如平时一样,改不掉伪装的习惯,再健康的生活也不能拯救他已经老去的心。他觉得胃中绞痛,宛如刀割。那是凌迟的刑场,而他是来自黑暗的修罗。他颤抖着跪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一片繁华幻梦,抽了一夜的烟。
可是没人知道,已经习惯了欲望的她,再也不能忍受贫穷的生活。情欲对她而言,不仅是一种收入,也是填补空虚的欢欣。她知道,再也回不去了,她已经变成了曾经自己最唾弃的人。她享受到了来自化妆品和服饰堆砌下的女人的虚荣,何况她姿容不错。她对着空白的纸张发呆,脑中干净的早没了那些空想的美梦。又何必故作清高。
他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自己抽烟点着了地毯,然后他平静的看着熊熊燃起的火焰将自己烧成灰尘,于是他破碎的灵魂会得到永久的解脱,他便可以轻松便可以自由。他便再也不会是这样混浊而丑恶。他看着玻璃上映着自己那张女人喜欢的脸,吐出一个烟圈模糊了视线。他渴望着以一种面容模糊的形象死去,这样没有人会发现他的消失也不会有人假意哀悼却在背后冷笑。
她的噩梦一直缠绕,那是一张可憎的满脸胡茬的年老的男人的脸,他从天空落下,然后惨死在自己的眼前,鲜血横流,肆意畅快。然后她看到自己像是一只轻快的小鸟,在空中飞着嘲笑,但是她被放进牢笼,而那年老的男人尸体突然露出狰狞的獠牙,得意的笑着。她惊醒,满头冷汗的抽打自己的头部让自己清醒,她用在百货公司新买的小刀割着自己的手臂和大腿,直到她可以感觉到鲜血的温热,她有了知觉。她痛哭流涕,在微弱的手机灯光下看着满目疮痍的皮肤,轻轻抚摸。
在相同的夜晚,他们终于明白。原来,疼痛是会上瘾的。
在那些光鲜亮丽的外表下,他那像是植入毒瘤的大脑终于放弃抵抗,如果行尸走肉也可以完好无缺,那么,就这样吧。于是他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她像是被病毒侵袭,在一次彻底的崩溃后,选择了回到夜总会,她比原来卖力许多,画着庸俗的妆容,下贱的卖骚挑逗。
不久,在一个夜晚,警察抓走了盘旋在钢管上的她。被抓走的时候,宛如梦中的鸟,她早有预料,平静而微笑,这个笑容是真的释然了。
那个夜晚,他看到报纸。逃逸多年的杀人犯终于被捕。报纸上的黑白照片是她那张洗画了脸的素颜。突然,他不能抑制的哭出了声。
在给警察的笔录里,她交代了一切,语气平缓,波澜不惊。初中,被一个心理变态的男人强奸,他囚禁了自己,每天换着不同的花样虐打,还强迫自己做着恶心的事情。后来她病弱的父亲来找却被那人一个玻璃瓶砸到脑袋上当场死亡。她忍无可忍用水果刀刺向那人的心脏,逃跑。她那时甚至想象到了尸体发出恶臭的场景。后来就流亡到这样的境地。其实在那时,她就已经病了,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他打电话给许久未联系的家人,答应他们回家娶妻生子。在飞机上,他想起那年初中,他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那个女孩就一直喜欢自己。在朋友怂恿之下,他骗女孩说放学在商业街路口等,可自那之后女孩就再也没来过学校,后来校园传得沸沸扬扬那女孩被强奸的消息,甚至还说那女孩被打死。他再也没有原谅过自己。如今看到她还活着,他决心等女孩出狱就给她一个工作,给她介绍男朋友,来补回自己的过错。
她在入狱之前向警员请求上厕所,然后笑着一头撞死在白色瓷砖上,斑驳的血迹从她没洗净的还带着黑色睫毛膏的脸上流下,这下,是真的解脱了。再也不做噩梦了。
他的飞机突然撞上一股气流,整个飞机陷入了一片死寂,每个人都是恐慌无比的表情。他的心突然平静了,莫名的想起某个夜晚他的期愿是面容模糊的死去。果然,飞机爆炸,骸骨无存。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这个故事也结束了。
只是他们,曾无比的靠近,无比的相似,却再也没有机会求得原谅和救赎。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