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千守的秘密

原创作者:作家张雨香,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穆炎 蔡允 王爺 穆焱 曾瀚 桓將 回來 囚牢 離開 一聲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九話

王爺低吟一想,’啊。。是那封信。我讓他們其中一人來見周亞夫。但

後來, 蔡允確實到了。也就是他們確實收到了這封信。

曾瀚:’可當時桓將軍已知此信,身為司馬的蔡允卻怎能輕易出城?!’

王爺眼神閃爍,心道:’是的,曾涵所說沒錯。屆時信已暴露,那出城之人即是皇帝安插於桓將軍身邊的奸細,自是不言自明。那麼,此後丹徒城一役, 蔡允能活著回來,就是不該。’

曾瀚:’丹徒城一戰,小的在城樓欲刺桓將軍之時,周圍並無他人。’曾

涵更是趁熱打 鐵,‘若不是小人跑得快,早已成他蔡允刀下魂。’

王爺眯眼遠眺。’那侍衛都頭穆炎,武功甚是高強。你可知他是死是

活?’

曾瀚: ‘丹徒城戰後,再無穆炎訊息。此人就似憑空消失了一般。’

王爺皺眉。穆炎其人,乃蔡家家臣,不多言語心思難猜。如蔡允叛投吳

國,穆 炎必知。然今其音訊全無,蔡允亦回說不知,此間確有蹊蹺。

王爺: ‘你先下去吧。’

曾瀚: ‘是。’曾瀚叩首退出。

當年蔡允偷得羊皮當夜

蔡允:’也就是,王爺寫的那塊,現在在。。。在,在在桓將軍手裡!?’ 蔡允不禁結巴起來。

穆炎望向遠方,眯眼。消失。

桓將軍書房 黑暗中空氣震顫,穆炎出現。

穆焱:’王爺手書羊皮卷.’待穆炎蹙眉低聲一句,羊皮卷由一卷畫軸中 飄然而出。

穆焱念道:’二人中其一,拜見將軍?’展開閱畢,穆炎揮指一彈,羊皮卷回 歸原位。

蔡允營帳

空氣震顫,穆炎回來。

穆焱::’王爺要我們中一人,去拜見周亞夫大將軍。據悉,此刻他們駐紮 在梁國以北昌邑,那地方我從未聽過,你可知道方向?’

蔡允:’快馬加鞭半日可至’蔡允點頭。

穆焱:’雖然不識路做不到瞬間移動到那,但我可以把你和馬瞬移出城, 之後,回來之前記得搖鈴通知我。’

穆炎說罷,搖了搖左手。

蔡允點頭會意。 ‘可此時營里如見不到我,桓將軍必然起疑,我又 如何離開一整天?’

穆焱: ‘這個簡單。’穆炎隨手一指榻上靠枕,噗的一聲,一個閉目酣睡的蔡允呈現眼前。

匈奴境內,今內蒙古鄂爾多斯 草原的清晨,

淡紫色煙雲仿似由地下浮出,披裹在茫茫綠草之上。一隻蒼鷹由遠處飛來盤旋穆炎穹廬(今蒙古包)上空,陣陣清嘯,穆炎皺眉,醒來。

這是蔡家的鷹。 穆炎離開中原已近 1 年,那蔡允亦未有聯繫。想必此刻正在漢朝扶搖直上,人生 得意。怎的今時今日卻來傳信?

穆炎心中閃念,一絲不安浮上心頭。 果然。

蒼鷹腳上卸下的字條:’皇帝今以叛國通敵罪查抄蔡家,蔡允亦已收押天牢,叛三日後問斬。速救!’

穆焱心道:’三日後。。。’低頭看落款,即是今日!

穆炎皺眉閉眼,消失。

長安大牢

蔡允一身血污倒在牢內,昏迷不醒。

囚房外兩獄卒正圍桌聊天。

甲: ‘你說這蔡允真是天大的膽子,在吳國是桓將軍眼前紅人,回來竟然更蒙王爺關 照,投周大將軍旗下連升三級。這要不是曾瀚回來了,還不知日後如何發達呢!!?’

乙:’是啊是啊。。。。這就是兩不得罪,兩頭吃香啊!要不是曾涵,蔡允這輩子定是 青雲直上。’

兩人正說話間,忽然眼前空氣震顫,竟憑空出現一個匈奴大漢!一雙金黃眼珠怒 目直視,說不出的威嚴恐怖!

甲,乙:’啊!!!。。。。。’兩人腿腳一軟,竟雙雙跪下。

甲:’大。。。大。。大人饒命。’ 穆炎微一眨眼,倆人昏厥倒下。

穆焱回頭望倒在牢內的蔡允,輕嘆口氣。‘想不到那曾瀚,竟是王爺的人。。。’遂以 意念將蔡允隔空托起,閉眼,

穆焱:’看來漢地再無你容身之處,我們走。’

此時囚牢內外,空氣同時震顫,穆炎即欲帶蔡允離開。

誰知只聽‘鐺!。。。’的一聲,來自囚牢的聲音,而穆炎,亦未消失。

穆焱:「這是怎麼回事!!? 」

穆炎閉眼再試,依舊一聲巨響’鐺!!。。。’,那是蔡允手腳的鐐銬撞到鐵欄的聲音,久久瀰漫在空曠死牢之間。

穆炎大感吃驚,這不是尋常的鐵欄!關押蔡允的囚牢,竟有個結界!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