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听见你的声音

原创作者:士心水兽,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林旭 迟安 归尧 晚晚 海军 林敬民 迟宇国 师母 案子 地说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林旭穿过市局大院,今天显得格外安静,她看了几眼停靠警务用车的车场,警车出去了大半。几个科室转了一圈都没有人,林旭来到五楼,刑侦处长的办公室也同样大门紧闭。

走廊尽头的那扇门敞开,林旭望了眼局长办公室的名牌,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就在这时局长林敬民走出来,他一眼望见林旭,露出慈爱的神色朝着林旭径直过来。

“回来了?你怎么愣在这啊?”林敬民问。

林旭谨慎地看了周围几眼,确认没有人,“爸,今天怎么静悄悄的?”

林敬民回答她,“刑侦处的同志基本上都出警了。”

“啊,发生命案了?”

“嗯……”林敬民对此忽然沉重起来,“又发现了器官被摘除的尸体。”

林旭惊讶地瞪大眼睛,“跟前几次一样吗?您怎么不通知我呀?”

林敬民过去拍拍她,“是厅长特意嘱咐的,让你好好筹备订婚的事。”

“这……”林旭上来一点小性子,“怎么能耽误工作呢,你们这些做领导的真是。”

林敬民笑说:“小林同志,工作固然重要,也不能没有生活嘛,你还年轻,要做的工作往后有的是。”

“又打官腔。”林旭自己嘀咕。

出警的警车陆续回来,林旭看到这一幕撇下她爸直奔下楼,林敬民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林旭逮着自己科室的师兄关海军不放,非要让他说说现场的情况,关海军拗她不过,只好一脸无奈地停下来。

“边走边说成吗,我得赶紧喝口水,渴死我了。”关海军抿抿干燥的嘴唇。

“好好好,走,走。”林旭异常兴奋。

关海军步子迈得很大,林旭要快走几步才能跟上。

“基本上跟前几次的案件如出一辙,死者都是流浪汉,具体身份有待确认,体内多个器官被摘除,而且跟之前的一样,器官被摘除之后,伤口部分缝合完好。”

林旭跟着关海军走进化验大楼的科室,她看着关海军大口喝水,问他,“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关海军咕噜咕噜仰头喝光一大杯水,摇摇头,“很遗憾,所以,加上这次的案子,基本上可以确认是一个连环案件。”

“同一个凶手所为?”

“嗯,但是,在我看来,凶手不止一个?”

“你的意思是……”林旭也有同样的预感。

“是几个,甚至可以推测说,应该是一个专门盗取器官的团伙。”

林旭有些讶然地望着关海军,“尸体带回来了吗?”

“嗯。”关海军一眼看出她的心思,“你就别这么上心了,科长亲自解剖。”

林旭不太高兴,“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干嘛都针对我呀?”

关海军叹口气,说:“林旭,你应该心里清楚,咱们师傅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才牺牲的,况且你现在就要跟迟安订婚了,局里的几位领导,哦,对,还有厅长,都觉得这个案子你还是别跟了,主要也是考虑到迟安,师傅的牺牲对他打击很大,眼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如果他知道你在跟这个案子,很可能会……”

林旭打断他,“会怎么样?就因为是烈士家属,就要特殊照顾吗?”

关海军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旭不太舒服,说:“领导们的关心我理解,但是我毕竟是个警察,不能把工作和生活混淆吧。“

关海军想了想,考虑一会,说:“可是,你要明白,撇开我们的工作身份不说,你很快要成为迟安的未婚妻,或者说不久之后,就是迟太太了,你就不能照顾一下迟安的心情吗?”

林旭张了张嘴,发现无法辩驳,她这时才明白,在这一点上,自己确实没有真正去体会迟安的感受。

关于这次案子的刑侦报告会安排在午餐之后,如果是以前,林旭肯定会为了去旁听会议内容到局长室里对着她爸软磨硬泡,但是一想到迟安,她忽然内心柔软起来。老迟的牺牲对于迟安造成了不小的创伤,尽管三年之后的今天,已经看不见迟安表面的哀伤,但林旭明白,在他心里,依然结痂未愈。

陪着艾晚晚离开律所之前,迟安向成一燃告假半天,成一燃其实早就知道艾晚晚跟迟安交情匪浅的关系,在迟安离开之前,特别嘱咐迟安要认清形势,他对迟安说,“你是有未婚妻的人,发觉自己可能要犯错误的时候,脑子里想想林旭。”迟安回他一句,“毛病。”

迟安沉浸在成一燃的那种滑稽的老大妈的模样里,嘴角浮起笑意。坐在他对面的晚晚看到了迟安独自发笑的样子,她呷了一口咖啡,把杯子放回桌子,敲敲桌面提醒出神的迟安。

“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迟安回过神,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

晚晚看看表,“公事聊得差不多了,也快到饭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迟安歉意地笑了笑,说:“今天真不行,改天吧。”

晚晚说:“跟你的未婚妻有活动?”

迟安转着咖啡杯,做着小动作,说:“嗯,我跟林旭早上约好了,要一起吃饭。”

晚晚望着他,“那就没办法了。不过,什么时候,介绍你的未婚妻让我认识一下?”

“嗯,下周吧,我安排一下,我们俩,请你吃饭。”迟安诚恳地说。

晚晚笑着,“那我就等着喽,你可别到了下周给忘了。”

迟安爽朗一笑,“怎么会呢。”

“我送你吧。”

“不用。”迟安说,“这离我家挺远,而且,你家跟我是反方向。”

“那好吧。”

晚晚看着他站起来。

“下周见。”

“嗯。”

晚晚送出门口,迟安拦下一辆出租车,她挥手向迟安道别,目送的士远去,她站在那里,有些不知名的落寞侵袭。

老式公寓所在的城区西边角落的部分已经开始拆迁,位处东面的这边也很快要执行拆迁任务,现在城市发展迅速,西州市在最近几年高歌猛进,到处大厦林立,这块老城区的位置显然特别扎眼,相较起来,确实有点跟现代化的都市格格不入。纵横交汇上空的电线,将巷弄上方的天空割出别样的方块,仰首望去,有点五线谱的味道,一到好天气会有住户的被单晾在上面,地下是青石铺就的小道,车辆无法进去,巷弄里听到最多的是附近居民的孩子们各种撒欢和吆喝,以及清晨的送报员响着铃铛向订报的各处老式邮箱里投放报纸。

这里充满了迟安的回忆。他从出租车下来,立在巷口足足愣神了好几分钟,要不是放学回来孩子打闹着从他身边经过,估计迟安还沉浸在往时的记忆中。而就是这条充满回忆的巷道,留下了许多关于晚晚的身影。

迟安穿梭进巷子,熟悉的邻居跟他打招呼,“小迟,回来了。”

“是,方阿姨。您也刚回来呢?”

“没呢,我去了趟拆迁办,说是拆迁款全下来了,而且啊,下个月之前,我们都要搬空喽。”

迟安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为此吃惊,“这么快?”

“对啊……这都住了大半辈子了,临了这真要搬了,还真有点省不得。哎……”

迟安拐进自己家的单元,上楼的时候,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些歉意,自然是对于林旭。

林旭从厨房出来,已经换下警服穿了家居的便衣,迟安看到她满手面粉,而且脸颊上也沾上了一些,他伸手过去,在林旭脸上将粉末抹掉。

“饺子吗?”

林旭幸福地看着他,“嗯,你饿了吧?”

“还好。”迟安走向厨房,“妈,我回来了。”

归尧下着饺子,看了一眼走进厨房的迟安,“你去给旭旭搭把手,我这就好。”

迟安嗯了一声,他转身回到客厅,林旭已经将祭祀的果盘整齐地排列在迟宇国的遗像前,按照旧习俗,蜡烛和香都已经点上。归尧端着一盘饺子出来,将其搁在空出位置的祭祀台上。

归尧退到一侧,说:“按照老规矩,给你爸爸磕头吧。”

“嗯。”

迟安跪地,对着遗像磕头拜下。

迟安和其父亲一样,作为南方人却钟爱饺子,今晚几十个下肚,不过跟北方的吃法不同,南方人除了水饺之外,清蒸和油炸更对付口味。酒足饭饱之后,迟安歇了一会便起身去浴室冲澡,尽管是老师公寓,但是当初这片大楼的设计者却也没有缺心眼,已经非常周全地考虑到了生活起居的方便问题。尽管浴室设计在了大门出去右侧的拐廊,如果按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设计的确有些奇怪,毕竟,时下的公寓都是独门独户的卫浴,不过这么多年迟安也已经习惯了。

林旭在厨房里帮着归尧收拾碗筷,碗筷被一个充满洗洁精泡沫的海绵团擦拭之后,归尧将其送到水龙头下冲洗,水流落在不锈钢槽里,有些噪杂。

在归尧的心里,早已经将林旭当成自己的子女,所以不仅仅只是个儿媳妇那么简单,除此之外,林旭还是迟宇国的徒弟,从她进入市局工作开始,就一直跟着迟宇国,归尧身为师母,对她也无不熟悉。

“旭旭,”归尧和她拉着家常,“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迷信?”

林旭愕然了片刻,“怎么会呢,师母。”

归尧说:“每年我都让迟安拜拜他父亲,在你看来,我这个法医学教授是不是有些迂腐。”

林旭婉转地笑言,“师母,虽然刚开始我确实有些好奇,不过,祭奠先人,更何况是缅怀师父,我觉得这应该属于传统习俗的范畴,与迷不迷信没有关系。”

归尧慈爱地看了林旭一眼,“你能这么理解就好。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来祭奠老迟,是老迟刚牺牲那会的头七,迟安自己主动安排了这些。”

说到迟宇国的时候,厨房本身狭小的空间里,氛围忽而沉重起来。

“师母,其实在迟安心里,伤痛一直都在。”

归尧冲完盘子,将手洗净,她擦干湿漉漉的手之后,毫无征兆地握住林旭,“旭旭,往后照顾迟安,就拜托你了。”

林旭鼻子一酸,莫名的感动骤然升起,“我会照顾好他的,师母。”

归尧感激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谢谢。”

林旭已经习惯了这个知识分子家庭的谦逊,她微笑着点点头。

归尧忽然问:“听说你们又发现了流浪汉的尸体,跟以前的作案手法一样?”

林旭没能立即适应话题的转变,愣了会神,说,“对,跟以前几乎一样。”

“看来是连环作案的手法。”

林旭赞同地点头,不过面色有些遗憾地说,“局里的领导,都不让我跟进这个案子。”

“老林跟我打过招呼。”

“我爸?”林旭意外地嚷出来。

归尧笑笑,“也是出于对迟安的照顾……你能理解吧?”

林旭明白一个做母亲的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次受到同一个事件的冲击,算是保护也好,说是溺爱也罢,当然,林旭同样不希望她爱的这个男人陷入过去的痛苦。

“我明白。”林旭说。

“明白什么呢?”

迟安穿着沙滩裤,身上一条紧身背心,头发湿漉漉地走进来。

林旭迎上去,拿过他手里换下的衣裤,“师母让我明白你还是个孩子,你看你,天气这么冷,可别感冒了。”

迟安手臂上散发出热气,他像个孩子一样比划着健身姿势,“人家体格好着呢。”

归尧略带责备地说:“赶紧回屋把保暖衣服穿上。”

迟安走向房间,边说:“妈,下午我碰到方阿姨,她说我们这一片下周之前都要搬空是吗?”

“对。”

“我们什么时候搬啊?”迟安在房间里喊。

“下周末。”

归尧望着迟宇国的遗像,脸上露出留恋的神色。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