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十公主

原创作者:静书-BLOG,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永馨 公主 徐允 徐达 朱元璋 徐妙心 进宫 皇后 马皇后 皇上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送走高真人和柳滢曦之后,徐达因为即将离京,进宫面圣。

在呈奏过近期边防事宜后,朱元璋向徐达说道:“自从皇后去世,永馨公主十分悲伤,她本就身体不好,现在更加孱弱,要是允恭有时间,让他多进宫看看永馨,劝解一下她。”

十公主永馨是朱元璋和马皇后最小的孩子,自幼深得马皇后爱护,又因为永馨公主长得极像马皇后,故而,最得朱元璋宠爱。

永馨公主自幼体弱多病,一年多前突然身患顽疾,皇上遍请天下名医,只道公主的顽疾是自小便有,只是小时候并不明显,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渐渐显现。

对于永馨公主的病,众太医束手无策,只能尽量帮永馨公主保命,而传闻,永馨公主恐怕很熬过及笄之年。

当听朱元璋说希望徐允恭能进宫劝解永馨公主,不要悲伤过度的时候,徐达并不明白朱元璋的意思,不解的说道:“让允恭劝解永馨公主?他…允恭一向不善言辞,他能行么?”

朱元璋闻言这才告诉他:“皇后临终之时,曾告诉朕,永馨这孩子…一直对允恭用情至深。”

徐达闻言十分震惊而惶恐,忙叩拜谢罪:“有这样的事情?这…皇上,微臣惶恐,实在不知道允恭何时…”

朱元璋却制止了他:“哎,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朕没有怪你,更不会怪允恭,只可惜永馨的顽疾…要不然,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徐达听出朱元璋话语的意思,可是徐允恭的心思,徐达也很明白:“犬子一向愚钝,永馨公主金枝玉叶,微臣是担心他到时不仅不能劝好公主,反倒给公主添乱呐,何况这内宫…”

朱元璋只以为徐达是顾虑后宫的制度,向他说道:“这你就不用多虑了,永馨的情况,不像其他孩子,所以啊,朕想着就由着她吧。”

徐达听明白了朱元璋的意思,虽然觉得不妥,却无法推辞,也便叩首:“是,微臣明日便让允恭去探望永馨公主。”

回到中山王府后,徐达问起徐允恭与永馨公主是如何相识的?

徐允恭当时并不知道父亲缘何会问及此事,便把自己和永馨公主的相识,原原本本的向徐达说来。

原来,在长姐徐妙心刚刚被册立为燕王妃之后,徐允恭有一次随姐姐进宫向向皇后请安,永馨公主正陪在皇后身边。

当时,年幼的永馨公主虽然与徐允恭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可能是因为年龄相仿,加上马皇后对徐允恭十分喜爱赞扬,让永馨公主对他印象深刻。

徐妙心一直十分疼爱这个弟弟,加上徐允恭是嫡长子,徐妙心有心历练他,只要是有机会,便会带着徐允恭一起进宫。

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徐允恭不仅与朱棣有了十分亲厚的关系。

而永馨公主只要听闻徐妙心进宫,便来到燕王的寝宫找徐妙心玩。

那个时候,永馨公主年幼活泼、天真可爱,加上她是马皇后和皇上的最小的孩子,所以在宫中深受宠爱。

徐妙心也很喜欢她,一来二往徐允恭和永馨公主也渐渐熟络。

徐妙心与朱棣成亲后,永馨公主时常会伴在燕王妃身边,徐允有时候被朱棣带进宫去看望姐姐,两人自然免不了常见面。

只是,两人年龄渐长,徐允恭守着男女有别的礼教,便对永馨公主恭谨许多。

后来永馨公主突患顽疾,两人便不曾见面。

再后来朱棣就藩北平,徐允恭又奉旨入学,更是极少进宫,也便再没有与永馨公主见过面。

徐达听了徐允恭的话,知道他不会撒谎,而且听他的话中,与永馨公主也只是平常往来,并未有其他。

“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什么心性,徐达还是了解的。

何况,在柳滢曦寄居魏国公府的这段时间,徐允恭欢喜的样子,他也早看出来他的心思了。

现在,永馨公主与徐允恭,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可是碍于永馨公主的身份,徐达只能无奈叹口气。

徐允恭见徐达问的奇怪,在说完自己和永馨公主之间的相识后,向徐达问道:“爹,您怎么想起问这个?”

徐达看看长的玉树临风的儿子,无奈一笑:“今日,为父进宫面圣,皇上提及永馨公主因为皇后的离世,十分伤心,希望你有时间,可以进宫劝慰一下公主。”

“什么?”徐允恭闻言也很吃惊:“我?安慰永馨公主?”

徐达望着徐允恭的反应,知道他也不知道永馨公主对他有情的事情。

但是皇上的意思不能推脱,向他说道:“皇家子女自幼深锁宫中,既然你与永馨公主旧有相识,明天随为父进宫,去看看公主吧。”

徐允恭何其聪慧,偏偏是这个时候,让他进宫安慰永馨公主,他猜也能猜出什么原因。

只是听徐达这样说,不便再问,他只好颔首:“是,父亲。”

待第二日早朝过后,徐达便带着徐允恭来到文昭殿。

皇上见徐达依言带着徐允恭进宫,很是欣慰。

君臣见礼之后,皇上便命内侍卢恒,带着徐允恭去看望永馨公主,自己则命人摆了棋局,与徐达对弈。

永馨公主居住在云樱殿,因身有恶疾,一直卧床静养。

因为有皇上口谕,并且是卢恒引见,所以徐允恭得以进入永馨公主的卧房。

永馨公主想不到徐允恭会来看她,又惊又喜却又又有些自怜自伤。

当徐允恭施礼之后,永馨公主反倒像是受委屈般,有眼泪涌上来。

徐允恭看着公主的样子,以为她因为皇后的离世而伤感,赶忙安慰她:“公主,您别太伤心,身体要紧。”

永馨公主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赶忙擦了擦眼泪:“我只是想不到…还会见到你。”

徐允恭闻言,只好恭谨的微微一笑,一时却又不知要如何应答,微微有些窘迫。

恰好此时,有小宫女端来一碗燕窝粥,永馨公主只道自己没有胃口,让人先放在桌子上。

徐允恭见状,明白皇上有意安排他来看永馨公主,无非也是想劝慰公主开解心思。

现在,看着她的样子,徐允恭心中也的确很不好受,几年时间不见,原本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竟然被折磨的这般没有生气。

徐允恭怜惜之意涌上心头:“公主,微臣听闻公主因为皇后仙逝闷闷不乐,几乎不肯用膳,皇上很担心。”

说起孝慈皇后,永馨公主的泪便又涌了出来,抽抽泣泣的哭了起来。

徐允恭忙安慰她说:“皇后一直疼爱公主,皇后若是知道公主如此伤怀,一定会很心疼的。”

徐允恭言毕,走过去端起燕窝粥,来到永馨公主床前,舀起一勺粥,轻轻吹了一下,递到永馨公主唇边道:“公主,多少吃一点吧,要不然身体熬不住的。”

永馨公主抬头,见徐允恭的眼眸中,含了一股亲切的关怀之情,心中感动,便顺从的张开嘴把粥吃了下去。

徐允恭见状也是高兴,便含笑一勺一勺的喂着她。

卢恒见眼前情形,便向左右侍婢使了个眼色,众人悄然退下。

也许,永馨公主这般伤神,除了身体的原因,还有一个因素便是对徐允恭的相思情浓。

只是她年龄不大,又是皇家女儿,很多事情不能宣之于口,心中更加不快。

现在乍然见到徐允恭,永馨公主心中的相思消减,加上徐允恭的安慰,丧母之痛也清减许多,一碗燕窝粥很快便喝完了。

徐允恭拿起床榻边的一方手帕,为永馨公主擦拭了一下嘴角,又端来一杯水,让她漱了口。

回头看到永馨公主的房中门窗紧闭,光线昏暗,又加上永馨公主常年用药,房中散发着中药的苦味儿。

只是此时天气寒凉,徐允恭环顾房间,见远离床榻的西南角有个小窗,便走过去打开了。

有清凉的风吹进来,吹淡了那股药味儿,还带来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味,原来这小窗外面是一株鲜红的梅花。

本来见徐允恭想要开窗,永馨公主眉头一皱,想要阻止,却还是忍住了。

徐允恭打开那个小窗回身,回头向永馨公主笑着说:“其实多通通风,有些新鲜空气,心情会好些。”

徐允恭言毕,伸手探出窗外,折了一枝红梅在手,拿到永馨公主床前,递到她面前。

永馨公主望着徐允恭手中的那支红梅,上面还有一些白雪的痕迹,面上浮起红润的笑意,伸手接过来:“好漂亮。”

徐允恭见她精神和起色都好了一些,微微一笑:“可惜现在太冷了,要不然,微臣可以陪公主去花园散散心。”

未等永馨公主回话,却听门口传来朱元璋的声音:“等春天到了,天气转暖,再陪公主去散心吧。”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