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师兄,咱不修仙柒娘

原创作者:柒娘-柒娘,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李安旭 连舞 小仙 莲舞 如玉 自己 连荷 小舞 小荷 红豆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六十七章、两人谈心

李安旭拿出了自己最为风流而深情的一面,缓缓的走到了亭中,与连舞面对面席地坐下:“姑娘,小生有个疑问,姑娘这曲儿是从何而来。这曲是当初我为故人所作。”

“偶然所闻,觉得好听便记下了。”莲舞双手抚着琴,也不弹奏,注意力都在那琴上,根本没有抬头的意思:“不曾想在这里会遇到这曲谱的主人,幸会,幸会。”

李安旭看着对方有些微的眼熟,仔细一想,才惊呼出声:“莲,莲舞姑娘!”

莲舞抬头,眼中尽是哀婉,看着李安旭:“李公子,是你。抱歉,今天晚上……谢谢你的红豆手串。”欲语还休,微微停顿。

“没事,没事。不过我看姑娘心事重重,可否说来与在下听听,兴许能为姑娘解惑。”李安旭连忙说道,看着她的欲言又止,总感觉自己的连舞就在身边,何况她们还一个音调的名字。

莲舞浅浅一笑,素手抚琴,悠扬的曲调缓缓倾泻:

“还没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

还没为你吧红豆

熬成缠绵的伤口

然后一起分享

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

还没有好好的感受

醒这亲吻的温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

……”

伴随着清冽空灵的歌声,悠扬的琴声,空中雪纷纷洒洒的落下,似乎配合着这歌的意境。这雪自然不会是凭空而来,而是小仙让师兄用仙法变出来的,她说以后每每下雪,李安旭就会想起莲舞。

一曲曾经红遍了大江南北,歌后王菲的《红豆》,被小仙无良的带到了这个时代,当然,她还不会无良到将这占位己有,只说是曾经一个女神所创。

李安旭沉醉在了各种,眼前的女子似乎情感不顺,自己何尝又不是呢?最爱的人,却没有能在一起。最近,他总是轻易的想起她,想起那年红豆树下的誓言,现在红豆树还在,誓言却空留飘零。她不在了,再也不在了。再不会有人仰着头,一脸崇拜的对自己说“安旭哥哥,这曲子真好听。”“安旭哥哥,看我秀的荷包好看吗?送你呢!”“安旭哥哥……”那时真的好没好,想起来都是甜甜的笑。

一曲终结,连舞抬头看着李安旭,看他淡笑的沉思。他想到了什么?会是我们之间的过往,还是和妹妹一起后的日子?能让他这样开心的,一定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吧!

李安旭从思绪里醒来,就撞进了连舞的目光中,爱慕的,怜悯的,疼痛的,这个女人该有怎样的故事,再能有如此复杂的眼神,复杂到让人心疼:“莲舞姑娘,这首歌很好听。你和他……抱歉,如果让你为难了,你不说便是。”他见连舞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便改了口,实在下不了心去为难她。

“无妨,他死了。在很多年前,尸身现在也没有找到。”连舞低垂下了眼睑,她说的是她自己的的故事,也或者还带着李安旭的部分:“我们是从小的青梅竹马。他死了之后,他哥哥却要逼我嫁他,所以,我逃出来了。做了舞姬。”

李安旭微微一愣,这故事听起来太耳熟,看向莲舞的目光多了些怀疑,抿着嘴,安静的等待莲舞继续。

莲舞轻轻叹了口气,收起了古琴,背在北上,一手执伞:“谢谢你,听我讲了这么多。也谢谢你的红豆手串。我,我很喜欢。”她起身撑开伞,袅袅婷婷的离开,中途有微微一顿。

她多想转身问问他,这些年有没有时常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娶妹妹?可终究咬咬牙,什么都没有说,她现在对他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连荷,连荷,你真是好样的!就为了这个男人,就要置我于死地!

远处小仙嘟囔着嘴:“师兄,你这法术也太差了,就那么一点雪!我还想着能堆雪人呢!”

“雪人?”陌如玉不解的看着小仙,神色有些严肃:“在极北之地却是有雪人这个种族,但是他们可不是堆的!以后要是遇见了,可别去招惹,你这小身板儿,右手一握,就碎了。”

小仙吐吐舌头,这也太巧了吧!她连忙跟陌如玉解释:“师兄,师兄!我说的是用地面上的雪堆成的雪人,不是你说的那个啦!”

陌如玉宠溺的揉了揉小仙的额头:“古灵精怪!下次吧!雪太大,会冻着他们的。”

小仙轻轻点头,看向亭中,却看见连舞起身离开:“咦,怎么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啊!那男人的台词应该是:‘别走,baby!’这样离开,不符合言情剧的设定!”

陌如玉淡笑着轻轻摇头,他已经习惯了小仙偶尔蹦出来那个位面的语言,虽然不太懂,但也没有去打扰她。只是宠溺的看着。

连舞起身才走出亭子不到十步,就被叫停。

“莲舞姑娘,你可想听听我的故事?也是个老套的青梅竹马的故事。”李安旭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离开,他下意识的将她当做了连舞。赎罪也好,爱恋也好,他不想就这样放下。

连舞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身:“你的故事,你若想说,我便听听。就当还你刚刚倾听我说话的人情。”

李安旭微微一愣,他想之前自己的疑虑是多虑了,她并未想要向自己刺探什么,只是单纯的将自己的额身世而已。他内疚的浅浅一笑,有些微腼腆的意味:“都好,都好,一些话压在心底好多年,有个人可以述说,是我的幸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若现在有壶酒就好了,久逢知己千杯少!”

“公子,那就以茶代酒可好!”连舞伸手指了指桌上的小茶炉,刚刚离开的时候,她并未想要带走,想着等明天让丫鬟过来取就是。

小茶炉子里炭火明亮,一缕缕白烟冒气。将水壶里的水,倒入一旁的茶壶,缕缕青烟冒起,茶香扑鼻。

第六十八章、过往情事

“好茶,好茶!”李安旭连连称赞:“小姐,请坐!可否借你的琴一用?”

连舞轻轻点头,将自己背着的琴结下来,递给李安旭。

李安旭将琴放在桌上,伸手拨弄了一下,试了试音色,然后才开始弹奏。他微微闭着眼:“我的爱人和你一个名字,但是连府的连,不是莲花的莲。再很小的时候,我拜寄放他家,第一次见到她,觉得她娇小可怜,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这曲子是我为她所谱,她最喜欢的。你也听听。”

琴声叮咚响起,时而如玉珠落盘,时而如清溪流水,温婉动人。

连舞听得入神,她记得,这是他为自己谱的曲。那时候他总爱坐在树上,用玉箫吹着曲子,而自己则在树下,有时候看书,有时候做别的。

每次一曲之后,他还会给自己讲最近的见闻,将私塾里发生的趣事。那时候自己因为是庶出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别说进私塾了。儿时的一幕幕,合着这琴声一点点勾勒,仿佛就在昨天。但他们却再也回不去了。

她偷偷的睁眼,偷偷的看着李安旭的侧脸,还是那样的好看,不!比以前更好看了,有成熟男人的味道。听这曲子已经到了尾声,她连忙闭上眼睛,深怕他察觉自己的异样。

一曲终结,李安旭才缓缓的开口:“我很爱她,很爱很爱!甚至求了父亲,说服他们不介意她母亲的出处,不介意她是庶出。我想给她幸福,不被人欺负!我能做到。在我的努力和坚持下,我们终于走到了订婚,再等一年,她及笄了,就可以娶她,让她真正的做我的妻子。

那时候多么幸福啊!我爱的人,即将成为我的妻子。我发誓会倾尽一身对她好。可是,就在我们订婚后的第三天,她消失了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我当时,我当时发疯似的找啊,找啊,没日没夜的找。直到后来,后来连荷哭着跟我说,姐姐跟人私奔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知道吗?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都死了。小舞怎么可能跟人私奔了呢!这我怎么可能相信,她是那样的爱我,不必我对她少一分的爱着。再我一次次的逼问下,小荷才说,小舞死了,死之前被人狠狠的玷污了。这是连家的耻辱,这样的死法,他们不能接受,然后才有了娘亲设计的这一出。

连家的事,我无法插手,我派人找过小舞的尸体,我就想着能让她死了入我李家的墓地,可是始终都找不到。问过小荷,小荷也说不知道。

再后来啊,小荷跟我说,二姨连家过得很不好,让我想办法看能不能将二姨接出来。那是小舞的娘亲,是连家的二房,岂是我说接就能接的?可二姨是小舞唯一的亲人了,我总不能眼看着她受苦吧!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小荷就说人,让我取了她,然后以女婿的身份将二姨接过来。当时两家的联姻也根本不可能结束,不管对连家,还是我家,这婚都必须得结。我别无他法,只能答应。想着以后能照顾好二姨,也算死后对小舞有个交代,我终究还是愧对她的。哎……”

连舞听得入神,双眼都蓄着眼泪,她就知道,他是不会对不起自己的!他是爱自己。只是连荷不想让母亲好好过而已!都是连荷,害了我,抢了我相公,还虐待我娘亲!我也要让她尝尝失去所有的滋味!连荷,你准备好,好好接招吧!

李安旭又喝了口茶,似乎这茶能暖了身体,也能暖了他的心。现在回忆起来,倒是在没有眼泪了,哭也哭够了,痛也痛够了。只是想起她的时候,心里总是憋闷得慌,却又无法控制不想。

连舞轻轻擦掉眼角的泪珠,嘴角笑意浅浅:“你的感受,我懂,我都懂。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哭也哭够了,痛也痛够了,只是那个人,却依旧放不下。时间久了,我们会学会遗忘的。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李安旭连忙也起身:“这么晚了,我送送你吧!我马车就在外面。”

连舞微微沉思,然后才轻轻点头:“那就劳驾了。”

远处的小仙看着两人离开,得瑟的笑笑,炫耀似的说:“我就知道故事应该是这样的结果!老鬼,你输了,嘿嘿!钱拿来!”

老鬼连忙往陌如玉身边躲:“陌如玉,你这个当师兄的也不管管,简直没大没小了!这么一财迷,你以后养得起?”

“无妨,她要什么,我都给得起!再说了,那点小钱,你老鬼哪会放在心里。难道短短的几天,你也学小仙的,成了以财迷了?”陌如玉淡淡的笑着,伸手往老鬼的衣襟前一抓,一定金子就落在手中,大大方方的递给了小仙。

小仙乐呵呵的接过手:“师兄最好了!全世界最帅了!”

老鬼一脸无奈,这宠未来媳妇宠得,也不怕宠上天!哎,那可是一锭金子啊!能买多少东西了?我还要攒起来,给孟婆买几身时下的新衣服,这下好了,兜儿比脸还干净,有得从头开始!哎,有异性,没人性!

“喂,你也别那么丧气啊,虽然这金子是我赢了,但是每月我还不得发你月银啊?你努力点,保证每个月都不只这一点!”小仙乐呵呵的说着,一手将金子揣到自己胸前,一手玩着陌如玉的手臂。

老鬼一听还有月银,心里平衡了许多。也懒得搭理这对秀恩爱当饭吃的人,转身就离开院子,临走的时候,还把亭中留下的小茶炉带了回去。万一掉了有得花银子,自己得紧着点,到时候月银多拿点,给孟婆买衣服,鞋子首饰。都怪这两人天天秀恩爱,害得自己都想孟婆了!哎,这张脸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陌如玉握着小仙的手,感觉有点冰凉,便将自己的披风脱了下来,给小仙围上:“小仙,走吧!我送你回去,外面太冷了。你也别太担心他们的事。该来的都跑不了的。放心。”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