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我想和你试一试永远

原创作者:叶子总是要开花的,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郁青 秦时予 礼服 设计部 鞋子 自己 同事 设计师 一下 衣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14

老实说,许久不曾出席什么正式活动了,郁青除了家居服和工作服之外,已经快忘了还要准备礼服这件事了。

秦时予当时扔了她的衣物,给了她一笔钱,意思是让她拿着钱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一点。当时郁青很有骨气地拒绝了他,并且信誓旦旦地说,她有办法不花钱也能穿得好。

所以秦时予轻飘飘撂下请柬之后,好整以暇地看了郁青一眼,就摆出了想看她笑话的姿态,说:“我不指望你到时候一露面多给我长脸,别太丢人就行。你不是号称自己设计师么?我这次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你的作品了?”

郁青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时予挑了挑眉,忽而开口道:“我听说,你跟设计部那批人关系很好?”

郁青惊了惊,心想他该不会是知道自己上班开小差帮同事干活了吧?但表面上她装作听不懂他说的话,点头道:“是啊,毕竟大家同事一场,我就算是调职了,感情也还是在的。”

秦时予双手抱肩道:“设计部总监很快会被换掉,你这些同事估计也会被我开除一部分。有和你关系好的,就提前通风报信一下吧。”

“什么?开除员工?为什么?”郁青这下不淡定了,“就因为他们都是吴总带出来的人吗?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地决定员工的去留呢!吴总招来的人也不代表就是草包,大家都是兢兢业业为南艺集团做工作的,难道上司走了底下的小兵就要跟着陪葬?这太无理了!”

秦时予眼神冷了一下,刚才和她开玩笑的神情全都收了起来,漠然说道:“你这是试图质疑我的决定?你既然和这些同事关系好,那么谁跟公司是一条心,谁喜欢中饱私囊,你心里也有数吧?难道我清理蠹虫也是错了?你一个小助理把手伸得这么长,试图干扰总裁的决议,你下一步是不是想篡权了?”

郁青噎了一下,这才在心里狠狠抽自己耳光,暗道自己刚才太不理智了。

秦时予当然不是个草包“昏君”,他裁员的名单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才不过是南艺一个小部门的员工,当了三个月的助理就妄图质疑他的能力,这确实不妥。

郁青吸了吸气,低头致歉:“对不起秦总,是我太冲动了!我确实对设计部感情很深,一下子听说同事要失业了有些……兔死狐悲的伤感吧。真的很抱歉。您交给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好的。”

秦时予冷哼了一声,转身背对着郁青,不屑道:“什么兔死狐悲?他们不是单纯无害的兔子,你又怎么可能是狡猾的狐狸?好好想想订婚宴上穿什么吧,别什么闲事都想插一脚!”

郁青瘪了一下嘴巴,注意力果然从同事身上转移到了借衣服这件事上。

她以前在设计部的时候,有时候公司在年底举办舞会,倒是有穿礼服的经验的。那时候她们这批新进的设计师里也有几个和她一样买不起高级定制礼服的,都是和公司的艺人一样,去顶楼的服装部仓库租借礼服。

而且因为自己是设计师的缘故,她们还会自己动手改动一下礼服,让衣服看起来更能有创意一些。

现在自己离职了,也不知道这一招还好不好用了。但是就剩这么两天的时间了,无论是买衣服还是现做一套礼服,都没有这个办法来得快了。

所以郁青找上了Anderson,告知了他自己的来意,想让他帮帮自己。

Anderson正愁找不到机会好好谢谢郁青给他帮忙呢,自然立即答应了下来。而且今天是周五了,服装部值班的同事正好是他的同学,是能说得上话的。

郁青跟着Anderson去了服装部,偌大的试衣间任她挑选,她打心底里感谢Anderson帮自己这么大的忙,却又忍不住地想起来秦时予今天提起的裁员的事情。

据她所知,Anderson以前就曾经瞒着设计部的小组去接外面的单子,而且他好像和吴总关系非同一般,以前公司内部八卦还传过他是吴总的干儿子什么的。如果秦时予要扒光吴淑荣的关系网,那么Anderson肯定自身难保的。

要不要现在提醒他一下?郁青有些犹豫了。

就这么犹豫了片刻,Anderson已经眼尖地帮她挑了一件新款礼服了,并且滔滔不绝地向她推荐道:“青青,你拿这件吧!这是我一哥们儿新出的作品,连样片都没拍呢!就咱们公司有一件样品,除了Model没人穿过!”

郁青抬眼看过去,立即眼前一亮。礼服是象牙白收腰鱼尾摆的款式,但新颖之处在于,鱼尾摆前短后长,长的后尾上还点缀着几条纱质的淡粉色丝带,给这件礼服带来了一种空灵之感,确实是一件设计佳作。

她拿了这件衣服去更衣间试了试,发现码数大小也是刚合适,但因为她个子不高,这个长长的鱼尾摆……可能需要她穿一双恨天高才能驾驭了。

拿好了衣服,郁青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抬手又在礼服的丝带上动了一下手脚。

Anderson只看见她手指翻飞地摆弄着几条细细的带子,等她的手指一停,才看清原来她是绑了一个又一个的小花朵出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一条带子上就被她挽了三四个缎花。

透明的纱带结出了几朵秀气的花朵,看起来就像是裙摆上开了花一样,整条裙子更显得灵动了,Anderson看后不禁感叹起来:“青青你这么好的手艺,去当什么助理啊?赶紧跟老总申请回咱们设计部吧!这阵子咱们正好缺人呢!”

郁青挽好了最后一朵花,无奈一笑,道:“再说吧!公司里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去哪个部门也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倒是你……”

郁青显得欲言又止,只好旁敲侧击道:“Anderson,你现在还接外面的活儿吗?我听说秦总很反感员工拉私活的,你最好还是注意点。”

Anderson一脸苦相道:“老实说,秦总来公司后的确大刀阔斧改革太多了,现在设计部哪个还有时间出去接私活啊?都加班加得累成狗了,怨声载道啊!我正想着这个项目完结了我就跳槽,自己开工作室去!没准三年后老子就是第二个Elvis!”

郁青干笑了一下,心想还好Anderson自己也想辞职了,而且没准设计部的同事们都不想干了呢。看来她完全没必要担心秦时予的裁员政策会带来什么风波。

这样一想,她就开心地对Anderson提议:“再帮我去挑一双高跟鞋吧!”

郁青没想到会赶得这么巧,正好在鞋柜这边遇见了多日不见的Cecilia,而且她也在试鞋子。

郁青尴尬了一下,本来想假装没看到的,但Cecilia刚好看了她一眼,俩人目光对上了,她再装没事人就不好了。

所以只好干笑着打招呼道:“你好,Cecilia。”

Cecilia眼尾上挑地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Anderson,很不屑地问:“你来这儿干什么?南艺现在资源已经这么差了?你这样的身材也能来当模特?”

郁青忍着怒气,刚想开口,她身后的Anderson就愤愤不平地说道:“你是谁招进来的Model?圈子里没教过你衣架子跟衣服主人说话得客客气气的?我们设计师自己来自己的场子里挑件衣服,还要看你们这些花瓶的脸色啊?”

Anderson可能最近加班是挺多的,导致他根本不知道Cecilia什么来历,光顾着帮朋友开撕了。不过不得不说,郁青的确很感动。

她从小到大一直只顾着赚钱,本就没什么时间去交朋友,现在遇到困难了有个人能在身边帮自己出头,她还挺不舍得失去这位同事的。

郁青心里一边感慨着,一边温和地跟Cecilia解释道:“Cecilia,你不用太针对我,我以前是南艺集团设计部的设计师A组组长,在公司的服装设计这一项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是因为工作调动才去当秦总的助理的。今天来这里挑衣服也是秦总允许的。你有什么意见,大可以去找秦总反应。”

郁青说完之后还在心里腹诽道,最好赶紧去找秦时予,最好把他烦得一个头两个大!

Cecilia狠狠瞪了郁青一眼,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去找秦时予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了,所以干脆一口气卷走了十几双新款的鞋子,美其名曰:“我周末有两场秀和一个宴会,鞋子选十几双还算少了!”

郁青毫不客气地回她:“身为一个职业超模,自己多准备一柜子的鞋子都不算多,总是临时来公司仓库里取鞋子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Cecilia跺了跺脚,不服气道:“以后整个仓库都是我的,到时候我爱怎么选怎么选,要你多嘴?”

郁青这下被她气笑了,干脆笑道:“哦?那就等Cecilia小姐顺利冠上秦姓之后再来赶我走吧!”

Cecilia仰头重重哼了一声,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大步生风地走了。

她是走了,但给郁青留下了一个大难题——没有合适她脚的鞋子了。

Cecilia虽然比她高了将近一头,但穿的鞋子却是和她一样大小的。刚才她借走了全部的新款鞋子,剩下的要么是旧款里不合脚的,要么根本不适合她的礼服风格,这让郁青挑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Anderson在旁边打了个哈欠,恹恹说道:“我说青青啊,女人就是要舍得下本儿打扮自己,这样才能钓上优质股!你也别总给自己省钱了,自己去买一双呗!”

郁青一脸晦气地笑了一下,最后咬咬牙,选了一双并不合脚的水晶鱼嘴鞋。

鞋子造型倒是很好,但码数偏小,鞋跟又是足足的十二公分,连个防水台都没有,这让郁青穿上后才走了一步就差点摔跤。

不过眼下供她挑选的只有这样的了,这鞋子材质不错,就算挤脚应该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的吧,郁青心想。

Anderson看她摇摇晃晃地试穿鞋子走路,撩了撩自己的小辫儿,不无感慨地说:“女人活着真是累啊!男人也累。所以还是我这样的伪娘活着最自在了!”

郁青翻了个白眼,送了他一个“呵呵”。

之后的两天秦时予没有回公寓,郁青有点摸不准他会不会随时回来,所以中间有试图联系过他。但秦时予那边很吵,好像也很忙的样子,他只匆匆说了句这几天不回去就挂了电话。

于是郁青就以为,大概是沈一琮要准备订婚宴,秦时予身为好朋友一直陪着吧。想到这里,郁青打开自己的画册,又对着最后一页未完成的稿子发呆。

这张稿子的主体是婚纱,事实上她打算设计一个系列的婚纱,这才是第一件而已。但毕竟她对婚姻和爱情的经验太少了,无论怎么构思,都感觉画不出代表甜蜜意味的服饰。

也许她该多观察一下周围比较幸福的家庭,比如马上要订婚的沈一琮。没准能从别人身上得到灵感呢?反正秦时予那里她不必抱希望。

转眼到了订婚宴当天,郁青本来打算自己打车去酒店然后在酒店开个钟点房换礼服的,毕竟穿着礼服上出租车容易弄脏衣服,但她没想到的是,一大早的,秦时予居然亲自开车来接她了!

接到秦时予的电话后,郁青先是小震惊了一下,然后连忙道:“那……请你多等几分钟,我换好了礼服再下去,而且穿着礼服走路可能比较慢。可以吗?”

秦时予兴致恹恹地嗯了一声,然后趴到了方向盘上,打算小眯一会儿。

就在他陷入沉沉的睡梦中不可自拔时,车窗被人敲响的动静,震醒了他。

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眶,睁大眼睛看向窗外,恍然间一怔。

那种怔愣……有点像是董永忽然看到湖水中的七仙女时的发怔。

那是一种带着惊喜带着欣赏甚至带着爱慕的情愫。

眼前的女人,细眉杏眼鹅蛋脸,小巧而精致的五官一直都是他所熟悉的,但他看着这样的她,却又觉得是陌生的。

她穿着象牙白的一字肩礼服,美丽的蝴蝶骨恰到好处地裸露在外,而修长又独具匠心的灵巧裙摆又把她衬得很有仙气。

此时正是清晨朝阳初升时分,金黄色的光芒洒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像是被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围住了,这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美丽,足以让他产生天仙下凡的幻觉。

而尚在车外的郁青显然是看不懂他的心理的。她乖乖等着发愣完毕的秦时予回过神来,给她开了车门,然后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路,终于上了车——脚总算得到了暂时的解脱。

趁着秦时予不注意,郁青悄悄在底下踢掉了那双不合脚的水晶鞋。

而此时秦时予忽然递给她一个长形的盒子,淡淡开口道:“戴上这个吧。”

郁青从一下车开始,心里就开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当然,不合脚的鞋子是一方面的问题,但最主要的问题是——她今天这身行头实在太贵了!

刚才秦时予递给她的是一条钻石项链,盒子上的牌子并非常见的一线大牌,而是用法语写的一个设计师的名字。郁青隐约记得这个设计师也是时尚界的奇葩一枚,据说只为特定的老客户设计珠宝,而且每逢有设计必定是一个系列,客户要买也必须买这一个系列的东西。

这条项链应该就是设计师出的系列之一。项链坠部分做成了中文的“之”字形,但项链的钻石被打磨成了心形,整条项链映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通俗点说就是闪瞎人眼……

郁青戴上这条项链之后,才敏感地察觉到,秦时予今天打的领带花纹是“之”字形的,而且领带夹上面的钻石是心形的!而等她再一细细打量,才发现他竟然连衬衫袖口也是同款!

这个认知让郁青有了“情侣装”的联想,同时心底也为之一振。

不管怎么说,秦时予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郁青是很感动的,也终于想起来秦时予曾经略带认真地和她说过,想和她交往。

也许……他这话是真的?郁青觉得血气上涌,有点脸红和不安了。秦时予如果和她认真交往,那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像的画面。

秦时予在订婚宴上应该属于贵宾,所以郁青跟着他并没有从正门那里进,而是直接从侧门的VIP电梯通道里进的订婚宴大厅,这也让她避免了正面迎接一群人打量的尴尬。

秦时予大概也不怎么喜欢被人围观,所以带她走进来之后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而是径自走向了前排给他早就备好的座位上。

郁青有些踉跄地跟在他身后,一看见座位就跟地下党分子见到组织似的兴奋激动起来,恨不得赶紧脱了鞋子坐上去。

但她还是忍住了。她咬着牙等秦时予慢悠悠地落座之后,才保持着优雅地姿势坐在他旁边,并且嘴角微扬,坐姿挺直,全身都是绷直的状态。

秦时予眼神奇怪地扫了她一眼,最后还是忍不住地揶揄了她一句:“身为职场女性,你连穿高跟鞋的经验都没有?既然不会穿就别穿,走路一瘸一拐的,影响你这件衣服了!”

郁青瞬间神经紧绷起来,没在意他神情里的取笑,反而是担忧地问他:“我刚才真的表现很明显吗?有一瘸一拐那么严重吗?糟了,这件衣服被我毁了!”

秦时予不由觉得好笑了。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