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外公

原创作者:yesvno_org,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外婆 外公 乡下 妈妈 时候 豆腐店 耳洞 花缎 没有 家里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对外公所有的记忆,都来自于每年的清明。

每到清明节,外婆总是买很多的黄纸,折成细长条,然后再拿剪刀剪出类似铜钱的花样。同时买回来的是一叠叠的锡纸,叠成一个个元宝。末了,还拿出一张10元的钞票,在每一张黄纸上印一下,非常仔细。

我坐在旁边,问外婆,这是在干什么,她就说:“把钱印一印,到下面才能用。”她的手被锡箔沾成了银色,我很向往。但是外婆不让我叠元宝,“小孩子不要碰,不小心吃到肚子里是有毒的。”

所有的纸张都叠完后,外婆用袋子把元宝装好,拿出红绳子把叠好的黄纸捆起来,让我在纸捆上写上外公的名字,一笔一划间,我总是在刻画外公的样子,最终指向都是小街上最儒雅的唐爷爷。

外公生于1928年,去世的时候也才25岁,撇下结婚才六年的外婆和一双女儿。

外公的父母是白手起家的小生意人,从乡下到城里,靠着辛苦劳作攒下的小钱,开了一家豆腐店。我的太外公青年时代非常穷,娶了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嫂,所以外公虽然在家里排行第三,却是太外公真正的长子,非常得宠。两个哥哥在店里和父母苦挣苦熬,他就干点挑豆腐皮这样的轻省活儿。

豆腐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家里雇了工人,城里买了房子,乡下买了地,两个哥哥也都自立门户分了出去。而那个年月,兵荒马乱,太外公一家都是老实本分又胆小的普通老百姓,有点风吹草动说要打仗了,就跑反(逃难的意思)到乡下。在1946年春天跑反时,他和外婆在乡下的田间,第一次见面了。

关于这次见面的描述,是一个闷热的夏夜,外婆摇着扇子对我说的。我十八岁之前,外婆从来没有对他们的感情生活有过任何的叙述,只有在我父母吵架的时候才会说一句,“怎么会有对老婆这样的,你公公和我都没有红过脸”。

其实我觉得外婆的这句话,也许是有点夸张,六年的婚姻生活留给她的回忆,经过岁月的荡涤,只剩下了美好。外婆是一个坚强独立,自尊心极强的人,当然,这和她丧父之后多年独自撑起一头家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外公的性情温和,那是不用怀疑的。

据说当时是两家老人已经说定了亲事,合过庚帖,八字都和,才让两个当事人见上一见。“那时候我还在上海的厂里做工,特意请假回了乡下老家。那天早上,我二姑带着我到她家的地头,借故走开了,你公公就走过来问我多大了。”月光从窗外洒进来,外婆的眼睛亮晶晶的。“那你说了什么呀?”

“我哪里好意思说话呀,看了一眼就跑啦!”外婆白了我一眼,“你以为都像现在人啊,刚认识就搂搂抱抱的。”

外婆对外公英俊的相貌特别满意,而外婆当年也圆润健壮,颇符合老人家的审美,外公本人是怎么想的,我不得而知。

婚前只匆匆见过一面,并没有影响他们婚后的感情。说到婚后的生活,外婆的思维是很跳跃的。

结婚以后,外婆学会了各种豆腐店的技能,外公就越发不用干活了。他很爱结交朋友,那条老街上,从头到尾,凑了十个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义结金兰,成天拜师傅耍枪弄棒,吃饭喝酒,而这些全是外公买单。

“你知道么,十担米换了两个石锁,成天耍着玩儿。兄弟们来借钱,有求必应。有几次身边没带钱,当场就把我手上的金戒指拿下来给了人。借了钱还的,十个也没有一个。”外婆的语气里颇多抱怨,不过接下来就说:“不过你外公穿起练功服来真是好看极了,原本就是细条身材,扎了宽腰带,加上他浓眉大眼,整条街上,没有人不夸三小开标致的!”

外公大手大脚的行为并没有被家里太多管束,他每天早上出门前,从店里放钱的竹筐里,抓一把就走。到了傍晚回来的时候,他总买上当天的戏票、白兰花或者茉莉花,让家里的女人们去看戏。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时候,常常掏出最时新花样的花缎鞋子或者是衣料,让外婆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去看戏。这样的体贴,让敏感的大嫂子对大哥颇多抱怨,外公再买东西的时候,总是给嫂子也捎上一份。

“那些花缎鞋子,你还有留着么?”我忍不住打断了外婆的叙述。

“他死得早,那时候我年轻守寡怎么还能穿花缎鞋子?都用黑布蓝布蒙上了。”

六年的婚姻里,外公和外婆有过三个孩子,我妈妈是老二,也是唯一存活下来的。第一个女儿生下来没有多久就夭折了,紧接着就有了我妈妈。外公完全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对于女儿宝贝的不得了。外婆按照风俗给初生女儿穿了耳洞,外公气得一天没说话没吃饭。大家反复追问,他抱着女儿:“这么小,扎了洞,多疼!”坚持把穿在耳洞上的红绳扯了,这才肯说话吃饭,直到现在,我妈妈也是没有耳洞的。这也是外婆的描述中外公唯一一次生气。

妈妈三岁的时候,小姨出生了,据说她极其漂亮,而且聪明,古灵精怪,非常爱干净。当时就有人说这个孩子太漂亮,太干净,恐怕养不大。果然,在外公去世三年后,心脏病夺去了她的生命。

外婆对外公最大的抱怨,在于他在投资上的屡次上当。

1948年,老家来人跟他说,到乡下做地主特别好,买了地,什么也不用干,坐等着收租子。于是拿了白花花的洋钱去买了不少地。还没有等到收租子,已经解放了。一家子都是胆小怕事的生意人,怕被扣上地主的帽子,于是慌里慌张地把这些地以超低价格,几乎是都送给了老家的亲戚。他还听人忽悠去投资过房产,买了不少街面房子出租,结果,一解放,害怕被说成是资本家,不敢向租客们讨回来,也就不了了之。所以后来我看到张爱玲的父亲拿金条换了一大堆的金圆券的往事,我立刻就想到了外公。这些对政局与政策毫无敏感的小开少爷们,败起家来真是干脆利落。

外婆至今还觉得外公的死比夏天的雷暴雨还要突然。

解放以后,家里的资产都成了心病,外太公成天担心会被定高了成分。早早遣散了工人,公私合营,把房子也交出来,只剩下自住的部分。而外公,则加入了街道的积极分子,写板报,做宣传,也做各种各样其他的工作,随叫随到。

1952年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外公主动要求掏阴沟,早出晚归干了几天,有一天回来之后就开始发高烧,很快陷入昏迷,送到医院的时候,说是因为可能身体有破损的地方,被阴沟里的细菌感染了,一个星期都不到,就去世了。

“他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从来也不生病,说没了就没了!”

没了丈夫,外婆撑起家,带着公婆和两个幼女生活,三年后,小女儿病逝。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外婆每天晚上都要跑到离家一里地的河边坐着。妈妈当时只有6岁,却已经很懂事了,怕外婆会寻死,每天都悄悄地跟着去,直到有一天被外婆发现了。

外婆从此不去河边了,在家里拿着外公的相片,成晚成晚的流眼泪。妈妈怕外婆这样下去会精神失常,于是,就偷偷把外公的照片都烧掉了。所以,我再也没有办法知道外公的样子。

不过,邻居六奶奶说我妈妈特别像他,是他的‘小像’,外婆不同意,“你公公要好看得多啊!”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