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含光承影(中二)

原创作者:everlasting夏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子履 承影 师父 含光 剑柄 剑神 剑刃 手中 没有 教给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一个月后,子履上山跟师父学习琴棋书画。几乎与世隔绝。

这三年间,妺喜愈发美丽。她的美被广为流传,有诗曰:有施妺喜,眉目清兮。妆霓彩衣,婀娜飞兮。晶莹雨露,人之怜兮。

三年时间转眼即逝。这天,子履在看书,师父告诉他一个消息。姒癸帅重兵攻打部落,部落很快被打败,妺喜被姒癸抓走。

换做三年前,子履一定立马冲出去跟那个叫姒癸的男人拼命。但是现在他没有,只是特别平静,平静得如一潭死水,或者在听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我去杀了他。”沉默许久,子履开口,还是不带任何感情波动,仿佛在说今天阳光很好一样云淡风轻。

“你杀不了他。”师父说。

“他很厉害吗?”

“不厉害。文能知天文地理,治理一个国家。武可单手举三百斤巨石,空手轻易将弯的铁钩掰直。荒淫无道,是个暴虐的君王,他们叫他夏桀。”

“那我为什么杀不了他?”

“他有一把剑,叫宵练。”

子履知道这把剑,师父曾经跟他说过,当今世上有三把剑,得其一者便可纵横八方。一曰含光,二曰承影,三曰宵练。含光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有人见过。承影当年落到一个少年手里,少年一路高歌猛进,被人尊为“剑神”,后来剑神隐退,承影下落不明。而宵练,则一直被掌握在王的手里。

“那把剑很厉害吗?”

“也不是很厉害。见过它的人说'此剑可让发丝及锋而逝,玄铁近刃如泥。剑过无痕,兵不血刃。”

“……”

“但你杀不了他,不是因为这个。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子履要出发了,他去赴一场男人间的战斗。他向姒癸下了战书,在鸣条决战。

母亲来为他送行,师父也来了。师父从来不下山,今天倒是很难得。临行的时候,师父看了看子履手中平时练习的木剑,从他手中接过来,然后递给他另一把剑。那把剑通体黝黑,剑柄和剑鞘像黑夜一般幽暗,毫无光泽。剑柄上刻着两个字:承影。

“孩子,我们去教给你的已经没有了。剩下的路靠你自己。”师父说。

子履点点头,拿着师父给他的剑,转身离开。至始至终,师父未曾教他一招半式,又或者已经全部教给他了。他知道,师父说的是真的,他已经没有什么能教给他。

子履到鸣条的时候是中午,阳光特别刺眼。不过他还是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妺喜,她更加美丽动人,只是似乎有些东西变了,他说不上来,也许是错觉吧。

妺喜旁边立着一个伟岸的男子。剑眉星目,面容俊朗,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眼神中带有不可一世的桀骜。子履注意到他手中的剑,一把如柳叶般细长的剑,泛着幽蓝的光,晶莹剔透,即使在烈日炎炎的正午,也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子履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他要杀的人————姒癸,或者说夏桀。

十一

“承影剑,很有意思。不过剑神那老家伙是让你来送死的吗?没错,承影剑确实与我手中的宵练齐名。但是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承影剑,剑如其名,只有在日落之后到黎明以前这段时间才能发挥它的威力。承影剑在白天是没有剑刃的,只有黑夜中才有剑刃,而且夜色越深威力越大。所以,它现在还不如一根废柴。”姒癸缓缓开口,从头到尾只看着子履手中的剑,而没有正眼看子履一眼,以示对他的轻蔑。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打的。”姒癸收起剑,接着说。对对手最大的侮辱不是杀了他,而是根本不屑跟他动手。姒癸是在告诉子履,你没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你看我都不屑跟你交手。

子履缓缓拔出了剑,果然如姒癸所说,只有剑柄没有剑刃。但是,师父没有教过他后退。所以哪怕此刻空着手,他一样会往前冲。

突然之间,强大的杀气铺天盖地爆发出来,林中的鸟惊得高飞,野兽日出逃窜。但下一秒又立刻收敛,像什么都没发生。姒癸此刻嗅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一道气机锁定了他,他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越来越强烈,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子履握着剑柄,往前冲,没有任何招式,只是简单的往前冲。此刻他自身如同一把剑,气贯长虹,气势还在节节攀升。当气势达到最高点时,姒癸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他已经被强大的杀气笼罩,如同一座大山扑面而来,让他几乎窒息。与此同时,子履手中的剑爆发出炫目的白光,让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不见剑刃,只见光芒。剑柄处的“承影”两个字也不知何时变成“含光”。

姒癸终于明白了,原来传说是真的:蛟分承影,落雁忘归,承影尽,含光现,双生双栖,绵绵不绝。承影剑和含光剑本来就是同一把剑,只是在杀意的催动下白天和夜晚呈现不同的形态。没有人见过含光是因为,见过它的人都死了。如今自己有幸见到,也好。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