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山水存砚(七)

原创作者:后庭深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333333 执砚 白玄 叶潜 妖怪 对方 小玄 什么 伤口 眼神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叶潜原本明亮的双眼如今全是熬夜过后的血丝,衬着眼底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显得十分颓废。

云萝也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胖乎乎的小身子直往花执砚怀里钻好寻求几分安全感。

其实叶潜也想扑他怀里,奈何被旁边的白玄一瞪,只好委屈地蜷在边上的椅子上。

“我和小玄不过离开几天,你们怎么就弄成这样了?”花执砚边给小松鼠顺毛边好奇问道。

叶潜吸吸鼻子,心有余悸地开始叙述起这几天发生的事。

之前曾附身于留春阁那个艺妓身上的女妖在花执砚和白玄先后离开扬州后,就立马盯上了叶潜。她先是夺舍了一个流浪汉,尾随了两天后趁着叶潜没有佩带轻剑之际,直接在市集上袭击了他。

“那两天我老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我,就想着来找小云萝。”叶潜回忆起被攻击的那瞬间,全身不禁抖了抖,“没想到这个妖怪居然在人多的地方也敢动手……”

他当时吓得腿都软了,眼看要血溅当场,结果身旁横出一把气势汹汹的长枪,枪头穿透妖的喉咙直接让它当场毙命。

叶潜傻傻地看着地上的尸体不断流出腥臭的黑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后背立刻传来被什么硬物硌到的痛感。

“……你没事吧?”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潜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一旁,他这才看清救了自己的是位红缨银甲的天策将士。

相顾无言良久,叶潜才抬起没注意被抓出几道血口子的胳膊,仿佛快哭出来般说道,“有、有事……”

“……”

“后来他叫了其他人来清理那妖怪的尸首,带我去附近的医馆包伤口……你那是什么眼神?”

花执砚掩袖正经道,“没什么,你继续说。”然后在叶潜没注意的时候朝白玄眨了眨眼睛。

他感觉这俩人一定有故事!

白玄则回了对方一个你想太多的眼神。

“……之后我以为不会再来什么妖怪了,结果从前天开始,我屋子外面就又有妖怪了……”叶潜捂脸崩溃道,“它一直发出狼嚎的叫声还挠门,我实在、实在受不了了……”

窝在花执砚怀里的云萝小声接道,“后来叶少爷就跑医馆来找我,我便给他守夜,结果那只妖怪也追来了,我就想着出去打走它……”

花执砚看小松鼠说着说着尾巴都垂下来了,心思一动便猜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被打出原形什么的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不过可以确定,那是只狼妖!”小松鼠鼓气般握爪。

“嗯嗯,你做的够好啦。”花执砚让那小样子给萌到了,直接和云萝脸贴脸蹭了蹭。

叶潜恨恨捶桌,“狼妖就罢了,小云萝你居然也是只妖怪!”

“我身边的妖怪怎么一个接一个……”他看向正逗着小松鼠的花执砚,咽了咽口水后迟疑道,“你不会也是吧?”

叶潜看到花执砚瞥了他一眼慢慢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不觉周身一凉立刻向白玄看去,对方脸上仍旧平静无波,似乎早已看穿一切。

他下意识双手交叉抱住自己,努力营造出一点安全感,“你、你的原形是什么?说出来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我什么原形你猜咯。”花执砚嗤笑一声,随即望向白玄的眼神柔情款款,“眼下要一心对付这只狼妖,小玄伤势还未好彻底,不可正面硬碰硬。”

“……所以?”

“所以我会设下陷阱,届时就麻烦叶少爷作为诱饵把狼妖引过去。”花执砚慢条斯理地接道。

云萝举起肉肉的小爪子,朝着呆若木鸡的叶潜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由于叶潜的府邸有着天然的风水优势,花执砚索性就在那里布置陷阱。他和白玄登上最近的屋顶,叶潜留在自己房间,云萝则确认叶府周围设下的符咒完好。

屋顶瓦片冰冷硌人,对此花执砚特意在上面备了两张软垫。白玄看了看眯着眼似乎在享受夜风的对方,缓缓说道,“……你是故意的。”

“叶少爷胆子太小了,需要锻炼锻炼。”花执砚猜到他心中所想,笑得很是不怀好意,“我这是为他好,毕竟以他的体质会很受妖怪喜欢。”

“你也是么?”

“嗯?”

白玄干脆问道,“你很喜欢他?”

“……”

小玄这是吃醋了?

但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吃醋?

脑海里似乎有个小人在不停翻滚,花执砚沉默半晌,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回话,“叶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然后他就看到白玄笑了。

“笑、笑什么!”

“那你告诉我,”白玄抬手在他胸膛上点了点,“这里会喜欢什么样子的?”

隔着衣料轻轻一碰的正是心脏位置,此刻正因为对方的动作而疯狂跳动。

月色下的青年神情专注,那双眼睛比往常还要摄人心神。

花执砚不敢去想自己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往日里万花丛中的淡定自若游刃仿佛是另一个人。

“我,我……”

眼看对方越靠越近,气氛也愈发暧昧,结果突然被房子里发出的尖叫声给及时打破。

于是他们迅速从屋顶下来推开叶潜房门,在明亮的烛灯照射中看到一只黑狼被缚妖索牢牢困在床上。

那黑狼足有一人大小,此刻被锁住不能动弹,气息粗粝毛发炸起,不住发出威胁的低哼。

花执砚又找叶潜的身影,这才发现对方居然被巨狼压在了身下。

“你、你们别看了!赶紧帮我把它挪开啊啊啊——”叶潜艰难扭头朝花执砚喊道。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差点让他眼珠子脱框,那赶到的两人竟然凑在一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只狼有古怪。”

“咱俩都守着的情况下还能潜入的无声无息……”花执砚道,“你小心些。”

白玄对他点点头,几步上前要将狼妖彻底收服,哪想到变故就此发生,黑狼全身瞬间溢出一团黑气包裹了整张床。

紧接着一把锋利长枪从里面横出,来势凶猛直直刺向近在咫尺的白玄!

“小心——”

话音响起的刹那,剑刃与枪头重重擦过,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剐蹭声。然而一击过后,那柄枪像是脱力般当啷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黑气散尽,目光再移到床上,黑狼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赤裸着上身的陌生男子倒在叶潜的身上。

“这、这个人是……”叶潜满眼的难以置信。

花执砚上前摸了摸男子的脉搏,“是那只狼妖的人形,不过受了很重的内伤……具体情况得等他醒过来再看。”

说完,拉着白玄转身便走。

叶潜还在震惊中,见状忙叫道,“等等!你们倒是说下我该怎么做啊?!”

“就麻烦叶少爷照顾他一夜……”

花执砚远去的声音随着夜风吹到叶潜面前,顾不上大门还敞开着,他纠结地注视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忍不住在对方脑袋上敲了一下。

“吓死我了……”

另一边。

花执砚拉着白玄随便进了间客房,进去后不松手又拉着人坐到床上,然后开始解白玄的衣裳。

“我看看你的伤口有没有裂开。”花执砚挣脱开白玄握住他手腕的手,继续飞快动作。

洁白道袍与深色里衣逐一被脱落在床,花执砚解开白玄肩膀上缠绕的纱布,看了眼发现刚才拦的那一下还是不可避免地牵扯到伤口,此时已微微渗出血迹来。

“我去拿药……”起身正要离开,结果被身前的人拦腰抱住并猛地往床上一带,顿时叫了一声,“小玄!”

“我记得洛道的那只尸妖身上有尸毒,你当时怎么给我解的?”

白玄将对方抱在怀中,缓缓问道。

“为什么问起这个?”花执砚疑惑,他刚想随便找个回答蒙混过去,却和白玄的目光对上,犹豫了下,随即选择实话实说,“当时情况紧急,我就喂了你一些我的血。”

“万花谷待的久了,而且我又是草木化成的精怪,解毒最快的办法自然是取血。”

白玄抬起他的手,视线移到手腕处几道伤痕上,低头吻了上去。

“小玄?”

耳边的声音带着点困惑和不易察觉的羞涩,白玄眼神一沉,探出舌尖舔了一下。

花执砚嗖地收回手,正要说些什么就被白玄轻轻按住头贴向对方的肩膀。

“舔。”

一个字,干脆利落。

花执砚愣住了,然后等明白过来脸一下子爆红,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乖乖按照白玄的话舔上那道伤口。

舌头柔软,将伤口附近的细小血珠一一卷入口中,然后慢慢向上滑行,直到到达脖子上跳动的血管处,花执砚慢慢吸吮出一个红印来。

“味道比我想象得还要好……”他轻叹。

虽然花执砚更喜欢在床事上吸取人的精气,但白玄的血液里灵气汹涌,吃进他的肚子里感觉十分的满足,一时间竟有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我一直在想,”白玄说道,“你对我的另眼相待是不是因为我身上的灵气。”

花执砚立刻清醒,忙说道,“不是……”

白玄打断他,“去洛道之前,你去了纯阳找师父对么?”

“……对。”

“你全都知道了?”

“……嗯。”

“但是!”眼看着白玄脸色逐渐暗沉,花执急忙说道,“但是我知道后想明白了!”

“我不想用以前的事情强迫你接受。”白玄声音发涩,“毕竟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你没有一厢情愿!我、我也喜、喜……”花执砚最受不了白玄伤心的那幅表情,小时候看见的话定要好声好气把人哄开心。这会儿脱口而出后,他扭捏了好半天,实在是说不出口。

以前花执砚跟很多人都调过情,甜言蜜语说得那叫一个溜,可是却偏偏没有表明过一句喜欢。

现下对着白玄,知晓他对自己牵挂多年的情况下,更加字不成句一口难言。

花执砚还在犹豫自己是被白玄的执着感动了,还是真正的心悦于对方。

但是他很确定的是,“总之……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想让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如此郑重其事的说道,花执砚的眼神极为认真。

“我不信。”白玄别过脸。

“……”花执砚伸手把他的脸摆过来看自己,“我说的都是真话。”

然后白玄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微笑,“我需要证明。”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