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锁妖画:赔本买卖

原创作者:叶子灰灰的微博,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萧易 陈婆 邢雪 巧芬 邢墨 二通 赵寡妇 妖魔 大袄 大哥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他知道陈婆在赵寡妇出事后,并没有忍心去看,便故意绕了个弯子。

“多谢陈婆告诉我这些多村里的事,看来咱们里水村虽小,但也堪比世外桃源呐!大家都互相帮衬着,可不比外面的世道了。”

“可不是呢!”

“对了,陈婆,刚才我去过赵寡妇家,见她家门外晾着的衣裳都还没得及收。其中有件湖蓝色的碎花大袄,瞧上去挺别致的,我才想起这么个事,就随口跟您打听下,江裁缝的家住在哪头啊?”

这弯子绕的够大,陈婆一时还真没弄明白萧易的意思。

“这么晚了,你要找江裁缝?”

萧易堆起一脸笑来,故意支支吾吾的说:“不……不是现在要找他,只是顺便问问,等除完妖后,想让江裁缝也替我照着那件大袄的样式做一件,我……我想送人。”

陈婆这下恍然大悟,大笑道:“哈哈!你这后生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没想到还挺心细!我看那二人长的有点相像,应该是兄妹。这么说,你是想送给那姑娘了?”

萧易一听,连连暗骂不好,这弯子绕大了!成了赔本买卖,把自己都赔进去了!心里一急,嘴皮子又有些不利索了。

“不……不是她!”

“呵呵,看你急的!没事,放心,陈婆不会告诉她的。”

也不知道是假戏真做还是弄巧成拙,萧易的脸颊这下是真的有些发烫了。

“好好,陈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那件大袄你见过吗?湖蓝色的,碎花。”

“当然见过了,确实是件精致的衣裳,你这后生不光心细,眼光也够毒的啊!我看那姑娘的模样也挺俊,不错不错!”

萧易暗暗叫苦,心想怎么这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只要一提起家长里短的闲事,一个个就特来劲呢?

但好不容易打探到这了,可不能前功尽弃啊!

“陈婆,江裁缝的家住的远吗?”

经他这么一提,陈婆总算回过神来,“哦,不对不对!这事你找江裁缝没用,那件大袄是巧芬送给赵寡妇的,不是江裁缝做的。”

“巧芬送的?看起来还是七成新呢!”

“是啊!就是今年过年,二通从外面的集市上带回来的呢!巧芬也挺喜欢,穿过几次。现在又有了身孕,她说还是想改穿宽松点的衣裳。眼看入了秋,天气又要变凉,就在两三天前,便把那件大袄送给赵寡妇御寒了。哎,可惜赵寡妇命薄,像这样的好衣裳也没穿上几次就走了。这样吧!改明儿,我帮你问下二通,看他是在哪里买的。”

“不要啊!陈婆,还是我自己问吧!”

陈婆看着萧易一脸的窘迫,又笑了笑,再就没说什么了。她家的确住的不远,没走多久便到了,萧易也来不及再打听其他的事,今晚只好作罢。

返回村长家的路上,萧易回想起刚才的试探,虽然迫于无奈把自己赔了进去,但好歹还是有些收获的。

他心想:“看来今晚临睡前得请菩萨保佑了!希望陈婆的嘴巴千万不要多事啊!刚才那些话如果被邢雪知道了,那可绝对是个大麻烦!到时候,即便身上长满了嘴,也是绝对辩不清白了!

虽说我萧易是个大老爷们儿,不应当跟一个姑娘家的怄气话计较这么多。但想起她那动不动就把气宗、画宗搬出来说事的样子,实在让人恼火!就算他们邢家真的为了救气宗门人而受了连累,也不应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哎,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她大哥就明事理多了。说起来,这个邢雪在以往遇到的女孩子中,确实也算长得标致的,可这又有什么用?方才陈婆都说了,脾气不好的姑娘就一直找不到婆家,想想真是替她担心呐!啧啧……可惜啊可惜……”

“你这人又怎么了?走路不是上蹿下跳,就是摇头晃脑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不但硬生生打断了萧易的心猿意马,也差点没把他吓得跳起来。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当然,这样说话带刺的调调,一听就知道来的谁了。

看到前面的路口处,邢墨和邢雪正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萧易也不想多事,原本想着搪塞过去,可舌头反而不大配。

“没……没事!你们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对面并没有马上接话。

过了一阵,待萧易走进了,才看到邢雪板着脸,瞪着他说道:“大哥要出来等你。”

听着邢雪那冷冰冰的话,萧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他尽量在脸上堆出一副自然的神态,故意耸了耸肩,说笑道:“我又不是女的,而且陈婆家离得又这么近,妖魔肯定不敢现形的。”

邢雪白了他一眼,嘴角动了动,什么话也没说,把头转到了一旁。

萧易也不再计较,见邢墨在场,便说回了正事。

“刚才探到陈婆的话了,赵寡妇身上的那件大袄是巧芬送的。但是不管我如何劝说,陈婆都不肯回来住,虽然之前被害的都是年轻女子,但难免让人有些担忧啊!”

提起妖魔之事,邢雪也知道轻重,“这里只有我一个姑娘家,今晚还是我过去跟陈婆一起住,你们可以放心了。”

可邢墨不同意,他担心邢雪手上的伤没好,这趟里水村的事,原本就不想让她涉险的。

“不用,陈婆那边交给我就好。”

“大哥,你难道是打算整晚都匿气守在陈婆家附近?本来昨晚在九峰山中就没少折腾,再不休息好的话,万一遇上那妖魔,不容有失啊!”

“丫头,放心,我自有分寸。”

萧易见邢墨的眼神异常坚定,再想起在九峰山中对付羊尸时,他的每一步计划都是经过仔细观察的,从不会单独蛮干。凭借其身手,隐去自身的气息,暗中在夜里观察妖魔的动向,也许能有新的发现。

随后也安下心来,对邢雪劝道:“邢姑娘,陈婆家的炕很小,我看她家也没有多余的铺盖,即便你要过去也住不下。还是相信你大哥的安排吧!现在妖魔躲在暗处,只要它不行动,我们也很难找到它的踪迹。既然陈婆坚持单独留在家里,今晚或许是个机会。”

邢雪虽然不太愿意就这样把陈婆当成诱饵,但想到有大哥守在附近,她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犹豫再三,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了。

“好吧!大哥,我这就回去帮你将箱子里的家伙取来。”

“画卷和吹箭我都带上了。”

说完,邢墨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画卷,挂在了左手的护腕上,又拍了拍自己的腰间,邢雪总算放心了。

“大哥要多加小心,夜里一有动静,我便过来帮你。”

“嗯。萧易,陈婆还有没有提到村长一家的其他事?”

“问到的不多,只知道张二通的祖上是朝廷命官,辞官后才搬到这里来的,至少已经过了三代,他们家世代在村里不仅很有威望,也算是村里的有钱人。巧芬确实是两年前新娶进门的,之前的原配已经过世了,小宝是巧芬生下的。”

邢墨仔细听完,轻轻点了下头,说:“嗯,的确如你所说,张二通和巧芬肯定知道有关这妖魔的一些内情,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人一直刻意隐瞒,我们暂时也不好打草惊蛇。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萧易、邢雪同邢墨分开后,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言,不多久便沿路返回了村长家。

刚走进门口,便见张二通和了尘和尚正在堂屋聊着什么,脸上似乎挂有一丝愁容。

“村长,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房歇息?”

张二通见到萧易二人后,连忙起身,脸上的愁容也很快收了起来。

“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对了,怎么少了一人?”

“大哥担心陈婆一个人在家,今晚会守在她家附近。”

“哦,最近天气转凉,夜里有些寒气,你们还是多注意吧!邢姑娘,今晚你就睡西边那间客房,了尘大师和这位小兄弟真是对不住了,你们稍微委屈一下,就在柴房里睡,不过那边也有土炕,上面的铺盖也都整理好了。”

了尘和尚和萧易对此都没有太在意,“不妨事,柴房暖和。”

眼看时辰已晚,几个人彼此客套了几句,也都准备各自回房休息了。张二通放下大门的门栓,又仔细检查了挂在各处门窗上的黑色小布袋,才安心的熄掉了堂屋里的油灯。

萧易进到柴房,掩上门,见了尘和尚已经上了炕,便问:“范叔,方才我回来时感觉村长的脸色有点不好,他有跟你提过什么吗?”

“在你们回来之前,他问我知不知道这次在村里作乱的是什么妖魔,这可真没找对人!我一个做法事的和尚,哪里知道多少!”

萧易想想,现在除了怀疑不是饕餮外,再也没其他头绪了,便没有接话,只是点头示意了尘和尚继续往下接着说。

“后面还问道,当找出妖魔的下落后,会如何处置?”

“像这样已经害了两条人命的妖魔,为了避免继续作乱,当然是将其封印了。”

“嗯,我也是这样同村长说的。他又接着问我,会用何种方法来封印。这我就更不知道了!便跟他直说不清楚。”

萧易一听,压低了声音,又问:“他之后什么反应?”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