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初夏物语第十三章沉默的大多数

原创作者:一苇如歌,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夏罗 宋佳瑾 王蕾 孟天 班上 自己 这件 苏沉 卢江 比赛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那天的最后,夏罗以自己教王蕾做网页为代价,结束的两人之间的追逐,当然在王蕾同学的强烈要求下,他保证以后绝对不再乱说话。其实这个保证,真的值得怀疑……

时光飞快的流逝,转眼就快过了一个月,夏罗本来都快把那件失窃事件抛在脑后,也不大记得那个叫苏沉的男孩,可是在自己跟妈妈说自己掉了钱之后,夏妈妈罗中就着急了,孩子在外面没有钱怎么行,心疼宝贝儿子的她,怕儿子因为没钱吃饭而身体不好,在第二天就给他打了钱。夏罗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把钱还给那个人呢,而且也没有联系方式啊?

上回他说是来江城参加比赛的,那是什么比赛,结束没啊?夏罗回忆着最近在江城举办,场地又在卢江的大型比赛,很是苦恼,好像最近没有什么比赛啊?该怎么办?

想不明白的夏罗,无奈之下主动在孟天面前提起了苏沉,果不其然。孟天给了他一个准确的答案。上次苏沉说的比赛是全国中学生物理比赛的两校交流赛。卢江和蜀州七中作为全省唯二取得金牌的两所学校,在比赛结束后的二月16号进行了一场两校之间的友谊交流赛,其实说是友谊,不过是卢江有点不服气蜀州七中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罢了。这个交流赛已经结束了将近半个月了,所以夏罗这个错过了一个机会,距交流赛已经过了十几天了。

趁此机会孟天又一次给夏罗上了一课,时长有两个多小时,那一瞬间夏罗觉得孟天一定是投错胎了,他应该投胎成女孩子,天啦他简直比女孩子还可怕,王蕾都没有他的话多,再也不要主动在他面前提苏沉了,好可怕!!!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从孟天的话中夏罗得到了,一个新的有用的消息。那就是再过两个月,两校会联合举办一个纪念五四运动的活动,蜀州七中的代表就是苏沉。所以最迟在两个月后就能见到人,把钱还给苏沉的。不过最后孟天想起来问夏罗,“你觉得苏沉会计较这点钱?”

“这不是钱多与少的问题,我和他之间非亲非故,如果他是我哥,我绝对不说还钱,所以算清楚点好,我一定要给他。”说清楚的夏罗安心的去睡了。

清晨,微微的阳光倾倒在卢江的香樟树林里,星星点点的树影非常的微若,仿佛湖面泛起的涟漪,隐隐约约,却又不容忽视。

今天是三月七号,星期一,早上是班主任罗彬的早自习,上周五的数学课要下课的时候她发布了一个消息,周一早上要进行一个数学小测验,叫大家一定要早点到。

夏罗被孟天叫醒,孟天早就起床了,之前叫醒了夏罗,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夏罗又睡过去了,等孟天要走了,看到他居然还在睡,赶紧摇起他。夏罗昏昏沉沉的洗了脸以后,一看时间来不及了,直接带上书包就飞奔向教室。幸好一班的教室离学生宿舍特别近,他在上早自习之前进了教室。

整个早自习他顺利的通过了班主任的考验,可是期间他一直在被同桌王蕾嘲笑,说他每次来上课都像是赶去投胎一样等等一系列的话。这种嘲笑在当王蕾看到夏罗头上翘起来的一撮头发,配合着他嘴角边遗留的牙膏渍时达到最高峰,估计周围的同学都听到了王蕾妹子毫不客气的大笑。

上午的课已经过了一半了,在第二节课的课间,夏罗溜到小卖部去买了些零食,给王蕾带了杯酸奶。结果他抱着吃的回来,刚走到教学楼外面的廊子里的时候,宋佳瑾拦住了他,并且把他拉着向另一边走,夏罗觉得有点奇怪问她,“宋佳瑾,怎么,发生了什么?”可是宋佳瑾什么都不说,只是俏丽的小脸绷的紧紧的,脸色不太好,强硬的拽着他的手臂,将他带着一直往香樟树里走,夏罗因为手里抱着零食,没办法逮住宋佳瑾的手拖住她,只好被动的跟着走,最后他们到了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终于停住了。

宋佳瑾转过头来,黑亮的眼睛盯着夏罗看,十多秒了,夏罗有点不自在,脸上浮起点红晕,心里想,【天啊,这姑娘做啥呢,一直看着我?】

“夏罗!”宋佳瑾开口了。

夏罗赶紧应声,“嗯嗯,咋啦到底?”

“你是不是得罪了人?”宋佳瑾说出的话让夏罗诧异非常,什么叫得罪人?难道有人要找自己的麻烦?可能是夏罗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宋佳瑾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个传言,对传流言的人非常不屑,脸上也出现嫌恶的表情,她对夏罗说,“你可警醒着点吧,你不知道么,这两天班上在流传你们宿舍的偷窃事件呢!”

“咦,谁说的,不过也没什么吧,我就丢了一次,我们宿舍的人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呢。”夏罗笑到。

宋佳瑾快被这傻子气笑了,自己听到这个流言简直是又气又急,都快跳脚了,结果这傻子居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每天待在教室是把自己给世外桃源了吗?这是开启了隐身模式吧?她用手点了点夏罗的额头,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你傻啊,我不是指这个,你们宿舍被偷了这件事,班里早就知道了,我说的是这两天有人在散播一个消息,说是对这个小偷是谁有眉目了。”

“啊!!”夏罗惊讶了下,因为他其实对这件事还是挺关注的,结果这个小偷一直找不出来,时间一久自己也就忘了,难道真的有人发现了真相啊,是谁呢?于是他就问出口了,“是谁啊,他们说的?”

“你”宋佳瑾已经对他不抱希望了,这傻子估计是不能指望了,还是自己帮他查查这个是谁在污蔑他吧。真是的,宋佳瑾突然觉得自己就真的就像夏罗的亲妈一样了,当时为什么自己要指定他做自己的“儿子”呢,现在真的好累,有个傻儿子的悲伤,简直是不能言说。为了怕夏罗没有懂,这次她直接说清楚,“班上这两天有人传言说你们宿舍的偷窃是你做的,说的还真是有板有眼的,像真的一样。本来好开始的时候我担心班上其他人会误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班上相信的人居然没什么人?真是奇怪,他们又不知道你这么傻,根本做不到这么高深的事。”

“诶,你这是相信我吗,这是人身攻击啊!!”夏罗对于这件事并不太在意,因为他相信清者自清,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别人怎么可能安在自己身上,不过这事确实有点恶心,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自己?不过宋佳瑾说自己傻简直是太过分了,自己哪里傻了?不过是不太关注班上的传言就傻了?他不服!!

“反正现在这件事不能让它发展下去了,我会帮你查清这件事的,找到人这件事就好解决了,安心吧,儿子。”宋佳瑾让夏罗安心,这件事就让她查查,是谁在污蔑他。“安啦,回去上课了,等下是语文课哦。”

夏罗脸上的不渝不是宋佳瑾想象的对这件事的担忧,反倒是另外一件事,在发生这种事情后,班上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件事了,黄峡平时就是消息最灵通的人,为什么他没有告诉自己呢?真是好奇怪啊?而且到底是谁这么讨厌自己啊?而且今天班上除了宋佳瑾居然没有人告诉自己?那么大部分的人沉默着,是因为怕惹上麻烦吧?按宋佳瑾说的这件事就没有人相信,那么很明显就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了,只是没有预料到的是,班上的人很诡异的,居然没有人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那么王蕾呢,她知道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夏罗回到教室,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现在看到班上的人都不太对,在他进门的时候他扫视了班上一圈,细细观察他们脸上的表情,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啊?

他不动声色地和周若诗打完招呼,默默的坐在座位上,偏头看着在自己右手边安静地做着英语习题的王蕾。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把自己给她买的酸奶递给她,“王小蕾,喝呗。”王蕾听到夏罗的声音,写字的手停止了动作,左手接过夏罗递过来的酸奶放在抽屉里后,转头看着夏罗,脸上出现犹豫的表情。夏罗看着她挣扎,什么都没问,等着她接下来的举动。过了一会儿,王蕾掏出了草稿本,翻过了新的一页,在上面写道,【你知道班上传的那件事吗?】

【如果你说的是关于我和我们宿舍失窃这件事的话,我是知道的。】

王蕾接着写到【我昨天就听我们班有在说,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我们都相信你是清白的,你不要难过,好不好?】

夏罗看到这里不禁微笑,他看着王蕾小脸上浮起的紧张的表情,对她安抚的笑了笑,写到,【没事,我知道了,我不难过了,谢谢你。这件事我会解决的,有朋友在帮我查了,你也别担心了,我没什么事。】

看到这里,王蕾突然放松了下来,过了几秒,看着夏罗微微然笑着的样子,又伸手在夏罗的腰上扭了一下,看着夏罗有点扭曲的笑,开心的笑起来,“我一直很担心,结果你居然还笑的这么开心,现在看到你这样我就安心了(∩_∩)。”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