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策唐千机变番外——盈虚(下)

原创作者:挖坑兽皮笑肉不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唐无琛 裴桓 无法 愉悦 肢体 对方 覆住 裴桓若 柔软 身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唐无琛仍是很安静地仰卧着,或者说,这种时候他往往比平日间显得更加安静,耳鬓厮磨的时分亦不过发出几声压抑的轻吟低喘。但那些并不重要,眼下他全无遮蔽,双腿分开环绕裴桓腰间,手臂亦不再阻碍视线。这副躯体没有任何保留地舒展开来,一览无余,像是一只皮毛丰美、姿态优雅的猎物。裴桓饶有兴味的目光在周身各处流连不已,同时唐无琛则在审慎地观察他的神情。

他眼底没有欢愉,没有羞耻,甚至没有仇恨,镇定地仿佛对方不过是一个无有生命的死物,而非即将占有自己的人。裴桓若有所觉地抬首,正正迎上唐无琛的视线,他不会吃惊,那是这人该有的反应。

不含任何情绪的反应,这于唐无琛而言,最是自然不过。

裴桓不甚在意,径直抚摸上他温热的面颊,再过一阵也许又会变得滚烫。不过,那人的心终究是冰冷且坚硬的,好比昆仑山巅万年积压而成,日光不可融化的霜雪。然而裴桓早已不再寻求那种虚无缥缈的感受,唐无琛留在身边,活生生地,真真切切的,所以别的少去一些倒也算不得要紧。他可以肆意地亲吻他,爱抚他,拥抱他,再无需周折与掩饰。

可裴桓仍是不喜欢唐无琛那双眼睛。他的眼神曾经像似淬火之后愈发锋利的镔铁刀刃,眸光流转时带出一抹幽蓝深沉的光芒,如今却沉静得如古井死水,掀不起一丝涟漪。

似乎不对,裴桓隐隐有些不畅快,他想起来唐无琛眸底的神情更像什么。江边的古战场,折戟断剑在晴日间可透过清澈的水流而见。滑腻的青苔绿藻生满江底,亦包裹掩盖了兵器的锋刃,也许将来的日子,会有后人将之捞起,磨洗之后再复往昔的锐利。

仍可杀人无形,血流三尺。

裴桓诧异于自己的想法,旋即又嘲笑起这种无聊,唐无琛的未来里没有这个可能存在,绝对不会有。

唇角挽起一抹促狭的笑,他的手指顺唐无琛微微起伏的结实胸口滑下,沿着腹部那些平坦的肌理,缓慢绕过那静伏的物件不去触碰,而是移到了某处。

唐无琛兀自睁眼凝注帐顶,肢体却在不留痕迹地舒缓伸展。他已经了解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并学会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初始时无法避免的痛楚。尽管那痛楚与以往所受创伤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能有避免的方式,他尽可以接纳与运用。

裴桓瞥他面容一眼,手头却已动了起来,唐无琛瞬间阖目,缓缓吐息,他正逐次接纳进入身体的异物。裴桓并不说话,唇在他沁出汗水的额头上轻柔擦过。

那里柔软,湿热,残留着前次余下的滑腻,裴桓稍等唐无琛适应一阵,这才覆住他,随后徐徐沉下身子。他如今行这等事断不比初次时粗鲁莽撞,那一次他只想给对方施加痛苦,随后的几回却是试图以愉悦席卷那人的身心。

但无论是痛苦或是愉悦,那皆是他所给予,另一方只能无法抗拒地接受。

接连一番推送甚是和缓,渐把那开初一点疼痛给模糊了过去。唐无琛缓缓睁眼,帐内的事物在视野中摇摆不休,光晕忽聚忽散,耳畔则是轻柔的肢体拍打声与吞吐时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啧啧水响。他感受到体内那有节奏的不休律动,至今这种感觉在他而言依旧怪异,却已不似开始时那样无法接受。

他在内里细细撩拨着,他的肢体则难以克制地微微发颤,细碎的呻吟从口唇间流泻而出。唐无琛低低喘息着,愈发敞开身体,承受着对方的楔入与侵占。裴桓扣紧他的腰拉得更高,冲撞得比方才更加猛烈,身下的人瞬时呜咽一声,咬紧一缕滑入口中的湿凉长发。

但纵然是情浓此刻,唐无琛的手臂依然静然垂落身旁,没有拥住那正带给他愉悦感触的人。

裴桓并不在乎,或许该说他告诉自己不用在乎。唐无琛在床笫之间很少主动,那不是发于羞涩或懵懂,而是他根本不愿那样做。

因为他们不是真正亲密无间的情侣。唐无琛肩背上虽已愈合却余留深重瘢疤的旧伤,还有那双再也无法引弓牵弦的手,以及裴桓面颊那道长长的创痕,是这一切再好不过的明证。

身下的人那光亮照耀的面庞涌动着潮红的色泽,微启的唇瓣间或流露出饱含快意的吟喘,可半睁的眼底……

依然是无法融化为水的冷漠。

裴桓忽然顿住,唐无琛若有所觉,强撑起身看向他,两人低抑的喘息声交错在帐中。裴桓微微眯起眼,空出一只手抚过唐无琛眼睑,唐无琛倏然闪躲般地闭眼,却听裴桓不紧不慢道:“这双眼看着……还真是让人不够舒服。”

唐无琛面容波澜不起,心底却泛起不安,果然裴桓接着又漫不经心地道:“如果没了,你说会怎么样?”

唐无琛安静不语,看起来异常镇定,身体却不服从意志的指引倏然抽紧。裴桓感受那内里受惊一般搐动着包裹住自己,他强压下情欲的翻腾,低笑着把唐无琛重新按倒,顺势捞过一条腰带蒙住对方的双眼。

“玩笑而已,我怎么舍得?”他快速在唐无琛脑后系了一结,旋即俯身舔舐着那人不住上下滚动的喉珠,并略带促狭地笑道:“虽然这样……我很喜欢,不过还是放开些好,不然完事了你又要难受。”

唐无琛张口正要说话,蓦地被裴桓一下撞在那要命的地方,话语登时化作一声惊喘。而因为无法视物,其他的觉知好似扩大了数十倍,越发深重激烈。像是不给他开口机会一样,裴桓接连几回猛烈冲撞,迫得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呻吟不断,头脑中的点滴清明也随之全然消逝。

结束究竟是在何时,唐无琛不太记得,仿佛释放瞬间他发出一声几近变调的叫喊,却在刹那消失于裴桓纠缠上来的唇舌间。

他的身体犹自颤抖了许久,快意如潮水淹没了知觉,恢复意识时先是听见一阵阵的低沉喘息,有自己的,也有他的。唐无琛懒懒地转身,整个人趴伏在柔软的褥子上,裴桓一手环住他,一手把蹬到床尾的被褥拉上来。

“莫受凉了,”裴桓将两人全身笼在被中,唐无琛爱答不理地嗯一声。裴桓若无所觉地依偎着他,温存了一阵才解开蒙眼的腰带。

唐无琛在光亮中猛地眯了眯眼,毕竟突然的转变令人不适。裴桓已披衣起身,外间传来好一阵沥沥水声,一晌后裴桓再度入室。唐无琛倚靠床头坐起,裴桓就着温热的布巾擦拭他汗水淋漓的面庞。

唐无琛忽然道:“每次都是你来做这种事,不烦吗?”

柔软的巾帕覆住颈侧滑动,裴桓缓缓动作,好似不甚在意地回答:“厌烦?我倒是怕这样的时光不长……”

唐无琛骤然抬头望了他,裴桓依旧不看着他,徐徐道:“不说这些了。”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