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明唐为了下一代下

原创作者:挖坑兽皮笑肉不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卡斯 唐太盅 波波 母鸡 小钱 啥子 车厢 波哥 九十里 啊啊啊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整个早上,陆卡斯不是赶马就是背着唐太盅到处跑,这家给定金,那家谈装修。折腾完了,他正想好歹能打道回府清净一回,唐太盅却说:“莫急莫急,先把菜买了!不然晚上吃啥!还有烧烤摊的存货要补货……”

陆卡斯一想你腰都扭了,等下怎么拿,总不能把一辆新马车当拉货的吧,“这车不能装,这可是我才从长安定回来的,马自达牌,很贵的。”

唐太盅白他一眼,“车子就是用来拉货的,要那么贵的干啥子?”

陆卡斯生赶紧回答,“这车叫马自达,就是马它自己不用抽跑着都到达家门了,当然会很贵啦。你拿去搬货,万一不小心弄脏弄坏一个坐垫清洗或更换就要花五百两银子啊……”

唐太盅一听就心痛了,“啥子,啷个贵?!我不坐了,有损耗划不戳,下来走好了……”

“喂喂喂!使不得啊!医药费更贵的……”

陆卡斯好说歹说把唐太盅劝回了车厢里,跟他说让菜摊肉摊老板免费送货上门,不过最终还是耐不住唐太盅的唠叨,给塞进一只鸡婆和一只猪腿骨,说是晚上拿来炖汤补补身体。为免得母鸡啄烂车坐垫,唐太盅还特地把它抱在怀里,陆卡斯看了一眼心说我怎么连只母鸡都不如?这一琢磨,又盘算起另外一件事情来。

“太盅……”

“啥子?”

“今晚我们早点休息吧……”

唐太盅暂时没听出陆卡斯的弦外之音,而是认真掏出一个小本本翻了翻,“晚上张太婆要来打通宵麻将,顺便谈一哈以后木板厂做她家专利洗脚盆的生意。”

“……明天呢?”

“明天我要出切,城管队管这个区的小队长娃娃满月,吕锅喊我切吃席跟人家认识哈,半夜才回来哦。”

“……后天呢?”

“后天你搞忘啦?你们办事处要装修得嘛,还要对图纸。”

“……大后天呢?”

唐太盅翻了翻本子,“大后天鱼摊子的王边花……”

陆卡斯沮丧地抬起手示意他停止,“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说着他又瞄了那只被唐太盅紧紧抱着、过一会儿就要下锅的母鸡,心想这特么我的人生还不如一只鸡呀……

却说车子一拐弯,就看那街边蹲了三个人,陆卡斯先是冒出一身冷汗,再仔细一想:不对啊,他们三个怎么搅到一起的?

那是哪几个人呢?一个蟑螂头,一个马尾辫,中间夹了一个白眉白毛,正是九十里、唐小钱和陆波波三个人。陆卡斯已经两三个月没见他们影子了,一想到之前这一伙人还为旧账掐得死去活来,现在这么亲切和谐是搞毛线啊?

只见唐小钱笑容满面地递给陆波波一支纸烟卷,殷勤地说:“波哥,来,换这个牌子抽嘛!外国货,新口味!”

陆波波斜眼打量唐小钱,眼神里充满了一种“鳖孙儿你也有今天”的气势。只见他妆模作样地夹起烟卷,眯得眼睛成了一条缝似的瞅瞅上头的品牌,“哟,您这是发达啦,都抽上新巴国的雪茄了,啧啧……”

九十里从旁边递了个火,赔笑说:“发达也是靠您支持……”

陆波波一瞪眼,蹭地抬起头,把音调提高了八度,“当然是靠我支持!不是你们俩坑了我,偷光我存款,你们能发达么?!”

路上行人听他这么吼,顿时纷纷侧目,唐小钱也是脸皮厚的,当即回瞪着路人:“看啥子看啥子!我跟我哥老倌摆龙门阵冲壳子,有锤子看头!那娃……哦,就是说你!不落教哇?好嘛,你晚上放学表走,校门口第三个铺子门口等豆,我要骰你……”

陆卡斯顿时恨不得缩回车厢,马不敢赶了,车子也不动了。唐太盅觉得不对劲,刚想探头看个究竟,陆卡斯一把把他按回去。唐太盅莫名其妙吃了一下,正要发作时,陆卡斯鸦雀无声地指指对面,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唐太盅这才顺着他的视线瞄过去,这下不用陆卡斯推,自己老老实实缩进了龟壳里去。陆卡斯更不用吩咐,一头扎进了车厢。

“他们咋个搞抖一起咯?!”

“我怎么知道?!”

两人扒在窗缝往外看,那头交谈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陆波波已经点着了雪茄,吸两口咕哝着味淡不如咱老家的带劲儿,又问:“咋啦?大兄弟这是撞啥事儿了,想到找老哥哥我喽?”

唐小钱笑眯眯地转回官话,“波哥别开玩笑嘛。波哥多精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

陆波波皮笑肉不笑,“别介,我哪有您二位聪明?我这边存款都到你腰包里了,我才笨呢!是不是啊?”

唐小钱咳咳几声掩饰尴尬,“钱嘛,不去,它就不来啦。您看,你这不是又当了明教工程监理么?大有钱途……不会计较那点小钱,您看,我这里给你们办事处做的装修……您能审核过去,这也就过去了……以后这边还有合作的……”

唐太盅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盯着陆卡斯,“我幺爸不是包了你们重建办事处的装修咩?说是啥子波哥工程监理公司……未必是他开的嗦?!”

陆卡斯一哆嗦,“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那还是我妈介绍的……”

“你妈找事做咩!仇家通得过才怪……”

还好此时唐小钱估计和陆波波许诺了什么,他看起来脸色好了许多,睨了眼对方,“你说真的?”

九十里赶紧补充,“真的,绝对会给波哥提成。”

陆波波这才笑了,拍拍他们两个的肩头,“都是误会,嘿嘿,误会就好说。反正说好了,我就要这么多,你们辛苦也不容易。”

陆卡斯心说你们说得高兴,我们也乘机溜走好了,当即帽子一盖,悄悄打了马,想等会儿偷偷晃过去。车子骨碌碌地经过时,唐太盅也默契地不出一声,然而不赶巧的是,他怀里的鸡婆突然叫了一声——

“咕咕day……”

陆波波原本笑眯眯的脸顿时坚硬了,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车厢,陆卡斯一瞥:坏了!果然唐小钱已经对九十里嘶声瓦气地嚎起来,“他神曲后遗症又要发作了,快点跑哇!”

陆波波已经大吼出一声————————————————

“咕咕DAY!!!!!!!!!!!!!!!!”

然后唰啦一声撕开了整个车厢,唐太盅抱着母鸡和轮子轴承一堆噼噼啪啪落了一地在街上,没等他喊疼,已经被陆卡斯一把捞起背在背后,撒丫子就跑。唐太盅惊魂未定,扭头只见陆波波两眼发红,嘴里唱着母鸡母鸡母鸡母鸡咕咕DAY追了上来,“吓死老子咯!他又咋子了!”

陆卡斯一边飞速奔跑,一边大喘气回答:“我怎么知道!你幺爸说什么神曲后遗症……哇,别说了,前面拐弯啦……”

唐太盅扭头,骂道:“变嘛也是变鸡公,吼母鸡搞啥子!”

陆波波已经换了个声调:“我是时光鸡!你爸我当年在草原,渴了喝露水,饿了吃蚂蚱,我是走地鸡!让你知道,不是所有的鸡都叫时光鸡……”

唐太盅一时无言以对,两人嗖一声拐了几个角,陆波波还在后头紧追不舍,陆卡斯吼着,“快把母鸡扔了给他!”

“切死!这只鸡婆是正宗乌骨土鸡!不好买!”

“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在意细节啊啊啊!!!!!快扔啦……”

陆卡斯倏然一顿,背后陆波波的歌换了,变成了“多冷呐~~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四川没有家啊啊啊~~~~~”

陆卡斯忍不住叫喊着回了一句,“唱得难听就算了!!!!连地方都搞错啦~~~~圣教在西北啊啊啊啊啊~~~~~~卧槽,我特么为什么要想这种问题呀呀呀呀!!!!!”

只见街道人仰马翻,一路烟尘滚滚,坐在屋顶的毛雪旺道长观看完整个过程,提笔写下一句——现在手撕车厢,未来手撕鬼子。写完拿着自己欣赏了一阵,旁边守着的小徒弟瞅了瞅,“师父,这话和主角的未来有关吗?”

“当然没关系,为师只是诗兴大发。”毛道长挖挖鼻孔,随即捏指头一弹,“嘿嘿,少年郎,我跟你讲,不要以为刚才那个陆卡斯突然激发吐槽能力,就能拯救地球、打败侵略者哦!除非唐太盅把母鸡丢掉,否则……”

“否则会怎么样?”

毛道长一摊手,“我怎么晓得,问作者喽~~~~”

全文完结

2015/1/2

(完)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