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千秋独此心芳怡

原创作者:恬淡的是心情,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芳儿 少女 纳兰 少年 公子 小奴 红线 出头 打字 玄烨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章 一夜花灯醉,只缘春意浓。
康熙三年,正月十五,京都。
街上灯火通明,点点繁星般的烟火,洒满天际,照亮了东方的一片天际。
条条巨龙在空中飞舞,在十番锣鼓的伴奏下,唢呐吹起了将军令等各种曲牌,热闹非凡。
随着一阵阵锣鼓喧闹声,每年的重头戏,要开始了,照例,每家都将谜面摊出,引来各路人马纷纷竞猜。
当晚出谜之人是个着青衣白衫的少年,左不过十几岁样子,可几局过后他的谜题越来越难,正当大家都被他的谜题疑难倒时,竟有名清丽少女上前,轻笑道“小女不才,欲破公子之谜”
少年回之一笑“ 话别之后弃前嫌(打字一)”
“谦”
“ 作品别具一格 (打字一) ”
“吕”
“ 左边一千不足,右边一万有余。 ”
“仿”
“ 左边不出头,右边不出头,不是不出头,就是不出头。 (打字一) ”
“林”
几局下来,少年和少女不分胜负,围观的文人逐渐多了起来,少年不想再纠缠下去,便笑道“在下与姑娘棋逢对手,今日是分不出胜负了,不如改日再续”
少女礼貌应答“好,那今日就先作罢吧”
少年淡笑着,附在少女耳边轻声说了六个字“在下纳兰容若”,少女听闻一愣,而后恢复自然,答道“小女赫舍里芳儿”。
少年心中一惊,楠楠地念:芳儿。
适才明白对方身份后,原来是当朝第一才子与智文容武容满洲第一的四全姑娘对峙诗谜。
方才少年与那少女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名华衣贵公子的眼里,那是双让人无法清晰看透的双眸,神色冷静异常。小奴将手中刚点燃的烟花递给面前之人,那公子脱口而出“将这根烟火送给刚才答题的那名女孩”而后没有任何的脸色竟有了抹笑意。
小奴刚想说话不干,可公子又不带丝毫感情地补了句“这是命令。”最后只好乖乖将烟花送给那少女。
少女把玩那烟花时,一笑宛若春风临人,动美的动人心魄。那华衣公子在人流不息的街上就这样静静看着,他神色淡然看不出什么异样,可眼中却似有波澜,但很快神色又冷静下来,看不出任何情绪。
人群越来越密,前面的路被人堵死,走在最前面的小奴忽然做了个停下的手势,一行所有人停下了脚步。
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下,似透着股独特的气息,直觉这是杀气。
一下子周围气氛降至冰点,夜色搭档着烟气,一行二十几人黑衣劲装的蒙面杀手悄然来之,当拔剑出鞘的那一刹那,街上行人开始慌乱,大多四处躲避,前一分钟还热闹非凡的街市,霎时,变得只剩下了华衣公子一行人和蒙面杀手们。
为首的蒙面人与另一人互望一眼后猛扑向华衣公子,身旁的护卫们齐齐携着凌厉的攻势而去,独留那华衣公子一人于原地,他却神色依旧不变,依旧清冷,临危不惧的面对危险。
突然,几串鞭炮不知从何而来,噼里啪啦炸的众人乱作一团时,掌心传来股柔软的触感和温暖的温度,还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便被一人带着跑进胡同里,七拐八拐地拉到了一处墙角后才停下来,这里寂静无声非常安全。
见到身旁的女孩 正是刚才猜灯谜那位, 一袭红衫,腰间配着块不菲的玛瑙石玉,玉上刻着梵文,足可见,眼前女子的身份,必定不凡。
他向前拘了一礼,语气沉稳道“方才多谢姑娘来救”,那女孩见状也回之一礼,缓缓道“方才那两拨人打的势均力敌,我就用了些雕虫小技,正好方便你开溜,你那么木,我就顺势带你一把,举手之劳,公子又何足挂齿。”
“在下叶玄,得蒙姑娘仗义相救,他日必当回报。”
少女闻之沉声道“小女小字芳儿 ,今日之事,还望公子不要宣扬出去。”
“好,那在下就先告辞了,今日一别,还望他日再聚。”
少女随即应了声“那就后会有期。”配着一个明媚暖如春阳的笑容,目送他离开。
玄烨回头再一望芳儿,也淡淡笑了,自己化名叶玄去民间体察民情,谁料遇到了这些变故,世事果真难预料啊。
就这样,芳儿在玄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走进了他封闭多年的心房。
第二章,落花年年有相似,人却年年有不同

转眼间,赫舍里氏,辅政大臣索尼的孙女及第的消息传遍了京都的大街小巷。
究竟谁将能娶到满洲第一才女,成了平常百姓口中最热门的一个话题。 富丽堂皇的屋宇,青铜熏炉正飘着缕缕青烟,只见高坐上端的人面容若隐若现,赫舍里氏芳儿正双手背着诵书,琅琅上口,两旁旁听的老者都面露惊叹,第一才女之名果然当得。坐在另一上端的老者与一旁的女人含笑点了点头。 而后,赫舍里挺直腰板,板着面孔,一步一顿地回到自己位置,一切都做的那么完美那么的有条不紊。
春日惊雷阵阵,大雨倾盆如注。
雨过天晴后,出门时,芳儿带着把小伞沿着小路一路向北,不久便到了她想去的地方。
渺渺琴徐徐流出,一处四四方方的小亭临水而立,亭内男子正低眉信手续续弹琴,青衣白裳,似要与这山水融为一体般自成一景,琴声时快时慢,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一曲终了,更胜在此时无声胜有声。
芳儿走上前去,径自举杯一饮,与那男子相视一笑, 一问“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一答“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他们间似有千言万语般说不尽,与生俱来的默契感十足。
“你晚了半炷香的功夫儿。”纳兰容若望着芳儿还是一袭红衫仍被她穿的端庄大气,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扶了扶芳儿额前的青丝,笑道“我要罚你!”
芳儿点了点头,就这样被他牵着,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走着,穿过了一条街,又拐过了一个路口,途中纳兰偷偷停下来拿了一根缠指红线,付完钱后,又走向了下个路口。
湖之畔,月光下。
纳兰一根红线从怀中掏出,轻轻拉过她的芊芊玉指,红线缠过,开口“芳儿,三月后,我便来向伯父提亲,你可愿嫁给我?”
芳儿心里明白纳兰的意思,淡笑着把红线收好,揣在怀中,抬手指着湖心的楼阁,“我的琴白天不方便带出来,上回放那里后就没再取出,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渡船了。”
纳兰顺着芳儿指的方向望去,轻轻一笑,“既然你的古琴在阁子里,那便去取出来吧。”
说完,将芳儿揽在怀中,轻身而起,踩过湖面,到了楼阁里,芳儿抚琴纳兰便摸出随身带的萧,和着琴律吹起悠扬古调。
琼楼玉宇内,玄烨躺在榻上,双目紧闭,双眉紧蹙,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肉眼可见汗珠,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
他快要死了,还是被亲生父亲送到郊外别院内等死,全身上下浓密的疹子令他高烧不退,处在一股热浪里,这是一个人的战争,而他绝不屈服。
“ 那就后会有期吧。 ”一阵清脆悦耳之声传入脑海,伴着佳人如冬日暖阳般的梨窝浅笑,如入清泉般令他神思清明,睁开双眼,又做这个噩梦了,附上额头,满头大汗,他眼里比从前多了丝割舍不掉的少年情愫 。
他恐怕再难忘掉那一夜花灯初上的邂逅了。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