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锁妖画:妖龙九子

原创作者:叶子灰灰的微博,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萧易 邢墨 白果 水村 和尚 邢兄 祛邪 范叔 之物 村长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萧易一个人坐在凳子上,仔细回想刚才的听闻,心想,村长还真是有些奇怪,明知那道士学艺不精,竟然还会如此相信他的话,大老远的来求范叔去寻白果花。

可惜,刚才店伙计进来,还没来得及向范叔打听白果花的事。不知,这白果花究竟是何物?单单只是用来祛邪,便有效果的话,那个道士为何又会吓的仓皇而逃?

难道,这里面另有蹊跷?

萧易隐隐觉得,翟家媳妇的惨死多半另有隐情,道士一定有所察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与村长明说。不过,这些都是根据范叔所说推断出来的,他也并未亲眼见到,实际情况很可能会有些差别,现在还不能死钻牛角尖。

萧易靠在墙上,望着门外透进来的些许月光,见月色冷冷清清,又不由的想起了师傅,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样了。这里距离保定府还早着呢!得尽快帮范叔查清里水村的事。

随后他又胡思乱想了一通,不觉倦意袭来,眼皮子越来越沉,没多久便靠在墙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好像听到门外传来了拍门声,萧易一个激灵,立马站起身来,问道:“门外可是邢兄回来了?”

门外很快停止了拍门,“是。”

萧易赶紧将店门推开,将邢墨迎了进来,随后又轻手轻脚的把大门关好。

邢墨刚一进门,便问:“小雪手上的尸毒好了吗?”

“了尘大师刚才正在帮她医治呢,所以我就出来守着门,还不知道医完没有。这边来,我带你回房。”

萧易随后领着邢墨来到门帘外,“范叔,邢兄回来了,现在方便进来吗?”

“稍等片刻啊,正在清洗最后一遍。”

邢墨便抱起肩膀,低着头站到一旁,不再说话。

萧易想起之前的推断,还是有些按捺不住,便转头问向邢墨:“邢兄,找到白果花了吗?”

邢墨微微点了点头,从怀中摸出一个纸包,交给了他。

萧易接过纸包,没敢乱动,连忙收在怀里。

“对了,邢兄,我有一事想请教。”

“讲。”

“我听说这白果花内含阴灵之气,也不多见,不知道通常拿来用作何处?”

邢墨也不抬头,依旧抱着肩膀,靠在墙上,淡淡的说:“祛邪,但不用于常用之物。”

萧易不太明白,“不同于常用之物……此话怎讲?”

“普通人家祛邪镇宅,通常是用菖蒲、艾叶、朱砂、茱萸甚至雄黄,它们的作用主要是驱逐邪物。而白果花完全不同,它内含阴灵之气,与一般的妖气十分相似,一定量的白果花便能将人体的阳气完全屏蔽起来。”

萧易十分庆幸,邢墨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惜字如金,经过这番解释,倒也明白了不少。

“哦,明白了。邢兄是指,有了白果花,妖便会将人误认为同类了?”

“嗯。但是,人体如果长期接触白果花,日积月累,必然会遭受邪气的侵蚀,最终仍落下一场大病。所以,这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祛邪之物。”

“当妖误认为遇到同类时,便会自行离开吗?”

“不一定,不同的妖有着不同的习性,有的喜欢群居,有的喜欢独处。但有一点相同,但凡妖类,都绝不会主动加害自己的同类。可惜,我们人类却不是这样。”

萧易从邢墨最后的一句话中听出了一丝苦楚,默默随之感叹,之后两人再无言语。

稍过了一阵,屋内传来了了尘和尚的招呼声,“好了,医治完了,可以进来了。”

一拉开布帘,只见地上的那盆水已经变得污浊不堪,桌上碗里的糯米也有一大半撒在了地上,不过全成了黑色。

“还好只是被普通的羊尸所伤,接下来多注意休息,不要再碰到左臂的伤处就好,邢姑娘有功夫底子,好生静养两三天就能痊愈了。”

邢雪脸上的气色明显好了不少,唇上也重新有了血色,她将脖子上的佛珠取下,交还给了尘和尚,谢道:“真是有劳大师了。”

“邢姑娘不必客气。”

“对了,大哥,后来你在山林中有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邢墨摇了摇头,“没,很晚了,你赶紧回房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邢雪一直还惦记着里水村的事,离开前,向萧易使劲的使了个眼色。

萧易不明所以,一时有些发愣,不知道她这又是耍的哪门性子?

邢雪急了,趁着邢墨去墙边放木箱的空当,一边再次用眼神示意,一边朝着萧易做口型,就差没用手比划了。

忙活了好一阵,萧易才明白过来。她想让萧易把里水村的事情告诉邢墨,不用说,她已经决定要去里水村了。

眼看萧易终于给出了回应,邢雪这才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同了尘和尚打了个招呼后,去了对面的敞间。

萧易想起了怀中的纸包,连忙交给了尘和尚。

“范叔,这是邢兄替你取回来的白果花,你先看看。”

了尘和尚接过纸包,小心翼翼的将其拆开,里面包着一种绿色的小花,大约有数十朵。他看了看,很满意的点点头说:“不错,这正是才开不久的白果花。多亏邢少侠好身手,短短时间内找来这么多。”

邢墨对白果花的用途似乎有些怀疑,他看着了尘和尚,冷冷的说:“大师,这些可是不寻常的祛邪之物。”

萧易听出了邢墨的试探之意,方才在外面还没来得及跟他说明里水村的情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连忙将大致的情况重新讲了一遍。

之后,又问向了尘和尚:“范叔,这白果花内含阴灵之气,更与妖气相近,并不同于一般的祛邪之物。我有些不解,不知那道士为何执意要让村长用白果花?”

了尘和尚将纸重新包好,看着二人,说:“我之前也想过此事,刚才你听邢姑娘说了,里水村里很可能出了妖魔,还不好对付!想必那个道士也瞧出了端倪,他要村长用白果花,也确有几分道理。从村长关于翟家媳妇死状的描述来看,这妖魔异常凶恶,如果只是单单用普通的祛邪之物,未必能够起得到效果,甚至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思考再三后,我决定先用白果花帮助村长一家,同时让萧老头子帮忙去找寻能够除妖的侠士,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说完,便向邢墨请求,希望他能够一同前往除妖。

邢墨答应下来,只说需要考虑一下具体的安排,便准备歇息了。

了尘和尚见他的位置靠近门口,便好心劝道:“邢少侠,刚才在那边治伤,铺位也没来得及收拾,还是换处干净的地方睡吧!”

“不妨事,那丫头半夜睡得不老实,我得留神。”

了尘和尚和萧易也都不好再多说什么,两人先把地上收拾了一下,熄掉油灯后,各自上了炕。

睡下之后,了尘和尚很快便打起了鼾。萧易仍在惦记着里水村的事,他见不远处的邢墨连翻了几个身,似乎也在想着什么,耐不住好奇,便悄声问道:“邢兄可知这妖的底细?”

“可能跟妖龙九子有关。”

也许是刚才小憩了一阵的缘故,萧易一时还没有明显的睡意,便在脑子里反复回忆起来。

之前也不知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有关龙生九子的记载,想了好一阵,大致能记起一些,有在钟顶上面的,有背上驮碑的,还有衙门外和香炉上趴着的。

还有……

对了!记起来了!龙生九子,各有所好,其中有一龙子名为饕餮,喜好贪食,极为贪婪。

想必这次在里水村作乱的妖魔应该就是饕餮了。

好在萧易对于这附近的路也都还比较熟,要是没记错的话,有条山路的捷径,提早出发,路上不耽搁的话,当天应该就能到达。虽然再从里水村前往保定府要稍稍弯上一截,但也不会耽误太久。

萧易决定,明天便同他们一起前往里水村,毕竟了尘和尚的事也是师傅特意交代的,饕餮之事更是可能与妖龙的封印有着直接的关系,于情于理也都必须走这一趟了。

随后,萧易又在炕上不断回想以前所看过的古书中有关饕餮的记载,渐渐的,便在了尘和尚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睡了过去。

这天夜里,萧易虽然睡的很死,但朦胧之中,却又好像听到房外有人走动的声音,只有一阵,听的也不真切,他便没当回事,翻了个身,继续会周公去了。

待翌日清晨醒来,他见邢墨已经坐在炕上,摊开一个小小的画卷,似乎正在写些什么。

了尘和尚也在一旁收拾行囊,见萧易醒后,便对他说:“刚才我和邢墨在外面简单商量了一下,准备从南面的山路翻过九峰山,抄近道赶往里水村。”

萧易心想,果然英雄所见略同,连忙穿衣下炕,看了看窗外,天色似乎并没有完全亮,便问:“范叔,现在是什么时辰?”

“还是卯时。”

萧易将行囊绑在腰间,说:“嗯,我知道那条路,现在就从山路走,赶得快的话,日落之前应该可以抵达里水村。我收拾好了,出发吧!”

可邢墨却喊住了他,手里拿着收起的画卷,脸上十分罕见的露出了些许为难。

“等等,萧兄弟,我有一事相求。”

萧易一愣,心想难得这个邢墨会主动开口说事,看他为难的样子,还真像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