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鬼盗门第五章第六章

原创作者:咕咚咚萌西123,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老八 瞬间 门派 老爹 堂口 雇佣军 盗墓 倒斗 马仔 古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我一听爷爷,还混哪里的!顿时一阵雾水涌上心头,想了半天,愣是没头绪,便对他说:“不知道,我家这历史就我二哥对我提过,可也就是当时做地主时候的,问过他后面的,不知是不知道还是怎的,就是不说!”我所说的二哥并非是爷爷的亲孙子,而是类似于在江湖上当时拜把子兄弟的后代,所以其实没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从小在一起而他又比我年长而已。

老八听后却煞有介事的说:“什么都没告诉过你?”

“对啊,啥都没啊!”

只听他倒吸口凉气自语道:“娘的,口风挺严啊!”同时打量着我想了想接着说:“这倒斗,你可否知道?”

倒斗!我记得老爹给我讲过,倒斗一词意指盗墓,凡盗墓技艺高超者,则封为摸金校尉。但盗墓实属犯罪,国家给与打击力道相当大,所以接近失传。便对他说:“盗墓是吧!听老爹说过!”

可他听后却对我一阵冷笑道:“盗墓!听你老爹瞎扯!这他娘的要不是本质不纯,都他娘的可以申报文化遗产了!”

我愣了一下,心说:你狠,妈的,把盗墓说了个文艺!还什么文化遗憾···

随即就听他音调逐渐升高:“听着!这倒斗门派共有五路:发丘天官,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和观山太保.其中发丘摸金为最高门派,发丘天官则为摸金校尉首领,时光变迁,至今流传的门派,只有摸金一门。而倒斗中的行规,进入古墓后,须在东南点燃一支蜡烛方可开棺摸金,倘若灯灭则速退,另不可取多余东西,身处墓室,不可破坏棺椁,不可两次进入同一古墓。因一个世界都有一个世界的法则,而鸡鸣之后的世界属于阳,黑夜的阴在这时候必须回避,这叫“阳人上路,阴人回避,鸡鸣不摸金。”金鸡报晓后的世界,不再属于盗墓者。而就这一门却有三支门派传承延续,江湖人称“三道门”,分别为:紫荆玄烨门,莲花烙印门,青云焚音门。这是一种按照级别来排序的门派,当中环绕着某种关系,而紫荆玄烨门是丙级招牌,负责一些平常古墓和召集马仔,这些马仔唯利是图,只要有东西可以卖钱都会全身心去干活,乌烟瘴气的生活随时都会因为一些小钱而大打出手。莲花烙印门则为乙级招牌,在‘三道门’中起着承上启下的关系,主要负责传递情报和打通交往障碍,干倒斗这行随时会被抓进去,要是一旦有好手被拷了他们会利用各种手段将其救出。而这最后一门青云焚音门极为隐秘称为甲级,在其他两类门派中,能接触到他们的人寥寥无几,因此所涉及的古墓也必然是极致之地。”

听老八说这些,就跟说书似得,搞得我完全傻眼的望着他心说:太能扯了吧,一偷东西的还有这么严密的上下级关系和规则。起的这些个名字,就像哈利波特中四个魔法学院一样,听着太他娘的高大上了。

想着,便对已然点着一支烟的老八说:“你说这个干嘛?”

老八说:“你不是要我告诉你点有分量的吗?”

我无奈地问他:“但你告诉我这有什么用?”

他听后顿了顿,顺势向我抬眼道:“废话,我不告诉你,待会去以后不得跟电线杆子似的杵那儿!”

待会?我愣了一下,瞬间意识到:对啊!从开始到现在没人告诉我要去哪里,连我老爹也只是说让我意志坚定点,其余的啥都没有!

随即倒吸口凉气后便茫然地问老八:“咱这是要去哪儿?”

“去堂口!”

“哪儿?”我大叫一声结巴道:“堂···堂口?什么地方?”

他听后,转脸问道:“没听过?”

“没有啊!”我一脸惊愕地看着他心说:这他娘的,想把我整哪儿去。别啥事没干再死那里!

就见他一边抽烟一边拧着眉头看我许久才叹声道:“给你说点,要不告诉你些容易吃亏!”说着将烟头扔去窗外,“这堂口有别于庙堂,有公私之分。庙堂是大家可以祈求与神灵沟通的地方,而堂口属于某个人或某几个人通灵的地方,具有其独到性。堂口则分为四种,佛堂,道堂,仙堂,法术堂。而咱现在要去的就是法术堂,以其法力灵验为尊,法术堂属于紫荆玄烨门,负责给招的马仔训练一套法术,你知道,倒斗这行当就是与阴人打交道,有些东西哪怕是黑驴蹄子都要学着这样使用,所以说白了,你爹是想让你学会偷东西,和当兵训练一个道理!”

我听着他说最后这些,冷汗是一个劲的往外冒,瞅着外面已然全是黄沙的戈壁,心中泛起一阵嘀咕:我靠,老爹!你这是把你儿子给扔进火堆了,好端端的放我去那里这不是让我找死吗!让我晚上在坟堆里打滚,你也能想的出来!可这,反过来一想,有点不对劲,便把埋怨搁置一旁问他:

“这不对吧!我爹一考古的,怎么和这个江湖组织扯上关系了,说不通啊!”

可老八却笑着说:“考古的怎么就不能和它扯上关系了?”

我倒吸口凉气,听得出这话里有话,便问:“你!什么意思?”

他看着我,咂着嘴说:“听说过雇佣军吗?”

雇佣军!我心说:知道啊!拿钱做事而已。便点了下头,他又说:

“那他们和政府的关系清楚吗?”

关系!我瞅着老八,脑中瞬间回忆着雇佣军的定义,心说:不就是帮政府完成某些事情,比如暗杀某位领导人或高级代表,但自始至终政府不会涉及任何行为,一旦事情败露,政府不会予以承认。而一切的定义只用钱来衡量,其本质上就是一种互利的关系。

可刚想至此,我顿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随即头皮一阵麻痹,突然冒出个不着边的想法,便撑着眼睛望向老八。

老八这人一脸心机相,从我瞬间的眼神中就看出心中所想便对我说:

“所以,性质都一样!和你老爹在一起考古的未必都是国家的人!”


“他们和考古队达成某种契约,在不越线的前提下,做着互利自己的活!”

当我听完他这些话时,脑中瞬间生成一幅画面:老爹从国家得到某个帝王古墓位置信息后,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围着几个‘三道门’的高层说:‘这地方有好东西,帮我斗出来,事成后,给你钱!’而相应的对着告诉国家,帝王古墓位置的‘三道门’底层的马仔,给点好处然后让其继续“拉货”。

想着这画面,虽然是歪歪出来的,但也差不离多少,说实话,我真是没有一点准备去接受这样一套工作手段,虽和“雇佣军”是同种性质,但工作的内容却不一样:“雇佣军”是干什么的?是杀人的活计!“考古”是做什么的?是为国家历史做贡献的工作!可现在突然告诉我,倒斗的也会参与考古,这不就说明本质上只是利益的互换吗!

顿时,我变得不知所措,一时间冷的让人颤栗发寒,而窗外仍是黄沙漫天渐起沙尘暴。处于荆棘满地的大戈壁滩,感觉就像沧海一粟的砂砾,滚落在红尘中。

对于这戈壁滩,我是不怎么好奇!因为,我家从我出身以来就一直生活甘肃兰州。

这地方,沙尘暴·黄土高坡就像是历史的烙印,无时无刻不在阐述着当年匈奴在此地的生活习性。

时间过得很慢,和老八也没再说过一句话,可当吉普翻过一小山丘时,隐约出现的一架直升机却震醒了我的神经。瞅了半天又是一阵莫名其妙,于是扭头便问老八:“咱要坐直升机?”

而就在扭头看向老八的瞬间,我呆住了,从他神色中能感觉到他的茫然,他的不知所云,能从他那奸相的脸上看到一丝抹不去的仓皇。

他这样子让我后脊背冷的直发怵,刚想问是怎么回事,就见老八一把拉开还在行进的吉普车门,沙尘暴带来的强劲风力瞬间带着砂砾,锋刀般的搅动着狭小的空间,一时间眼睛像是进了沙子,蜇着眼角看不清任何东西,而且由于车速快又颠簸,还差点被弹出去,而呼啸中就觉得鞋里硌进了个石子。

我遇到这状况顿时就慌了,心说:我靠,你他娘的想干嘛,找死吗?想死也别他妈拉上我啊!

正想去关车门,突然感觉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产生的惯性瞬间与世隔绝与外界。而透过车窗从砂砾的世界中隐约走来几个身影,片刻,等他们走近一看顿时就傻了,是老八!

我瞅着他那奸相,一股怒气瞬间涌上心头扯开车门吼道:“你干嘛!刚才想死吗!”

而他顿了顿,瞄了眼周围的几个人一脸雾水的问我:“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说我说什么!听他说这话当即就想打人。

只听他对我说:“上飞机!”随后转身便走出我视线。

我看着他的背影,真想给他屁股上来一脚,可瞬间出现的一种感觉让我觉得哪里有点不合乎常理,但在这时根本不能细想,只得跟他上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