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人间烟火·十一分离

原创作者:玄狐想要谈恋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常欣 虬孙 玄狐 主子 姜汤 姑娘 没事 怎么 知道 扣肉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灶火上头,一只陶锅喷着气,冒出来的有梅干菜与扣肉的香味,叫人忍不住多吸一口气。
常欣不断忙碌着,用细火熬这一锅菜。
今天她休息,这新鲜的五花肉还有整捆的梅干菜都是上午玄狐陪着她从市集买回来的,不过,买完需要的东西,出了市集后,他立刻非常用力的吸了好几口干净的空气,果然还是不习惯菜场那污腻的场所。
他说他有事要处理就走了,但是晚上一定会来吃饭。
唉,说得好理所当然,好像她就该喂饱他这个蹭饭的一样。
就这样,常欣一个人托着腮陷入思绪中,傻傻地对着灶火发笑。
“啊!”肩膀被突如其来的手掌一把握住,常欣惊骇莫名。
一张她早已看熟的俊美的脸俯视着她,那脸布满大大小小的汗珠,眼神已经略微涣散,然而,他灼热的手持续压榨她细小的肩膀,掌心里蓄满全身的重量,仿佛要垮的大树。
常欣怔了一怔,感觉自己的肩头已经濡湿,鼻端嗅到浓重的血腥味,“玄……狐……你……”
被利刃划伤的伤口火辣辣地痛着,不只是那些血口子,玄狐感觉到他胸部的肋骨断了,好不容易摆脱追杀,气力几近枯竭,但是他不能倒,不能!
常欣……他也许不该来找她,但是,非常非常想见她的欲望并没有随着血流而被冲淡。
失血过多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眼冒金星,视线开始模糊,伸出的脚一个踉跄差点摔跤,昏眩不已的他情急下搭上了某样事物。
“玄……狐……你……”
他已无法克制浑沌的意志,全身血液迅速地流失,但他知道他手里抓到的是谁。
“常欣……我……”
常欣被他手下的力道掐痛,整只膀子像要废掉,他浑身浴血,伤得这样重,居然还有这样的力气……
“你怎么了……我、我先扶你去休息……”她颤着声,得狠狠咬住自己唇才不至于发抖得太过厉害。
她的力气太小,他一个大男人,别说一半的重量压得她快要倒地,就算软垂下去的膀子也够她瞧的了。
她一寸一寸地挪动身躯,让他全身的重量往自己身上移,咬紧牙根死死地撑住,然后龟速地移动。
她的房子很小的,怎么这会儿却觉得灶间和卧房隔的那么远……
半扶半拖地把玄狐弄进卧房,他全身都是伤,也顾不得会压着哪碰着哪了,只能让他赶紧躺在床上。
“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常欣看他嘴唇掀动,又连忙阻止,“不不不,你别说话,那不重要、不重要……我去找大夫,对,找大夫……”
常欣抹了把泪,转身就要奔出门,手腕却被人一把握住。
“不……要……走。”
玄狐意识模糊不清,空茫的眼底透出一丝清明,可一张嘴,立刻喷出一道血泉来。
“我要去找大夫啊!你松手,松手!”常欣一急,泪又滚下两串,想用手掰开他,可摸到满手的黏腻,又舍不得下死力。
玄狐瞅见她脸上的泪,心里酸涩又满意。
他比较爱看她笑,真的。
但看到她为他流泪,他也觉挺高兴的。
“原来……我受伤了,你……真的会很难过……”
真好,有人担心的感觉,但她哭得也有点太凶了……他现在告诉她,跟她相处的日子非常开心,不知道她会不会笑一下给他看……
他嗅嗅鼻子,道,“好香……什么东西?”
“梅、梅菜扣肉啦!”被他的样子急昏了头的常欣一愣,顺嘴回答他。
“哦……”一定很好吃,可惜……叹息般的一声后,他随即昏厥过去,手无力的垂落下来。
“我去找大夫。”常欣用棉被盖住玄狐,拼命的安慰他,“你别怕,我马上找大夫来看你,一下就没事了。会没事的。”
急急忙忙要出门,一脚刚跨出门槛,却忽然被人从身后捂住嘴,一柄尖利的匕首抵在了她的脖颈。
“请姑娘安静。”那人说道,常欣看到一群黑衣蒙面人如魅影般进入屋内,不一会儿就扛着昏迷的玄狐从里头出来。
“唔!唔唔!”常欣瞪大眼睛,挣扎起来,他们是谁,想做什么!
捂住她嘴的人将她钳制得更紧,“姑娘冷静,主子爷的伤我们自会处理。这段时间,多谢姑娘对主子爷的照顾。主子爷不日就会离开云州,姑娘的生活会回到之前的样子,什么都不会改变。若姑娘对主子爷关怀是真,请忘记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及。”
背后之人忽然转到她正面,向她洒出一把迷烟。
“你……们……”常欣渐渐软倒,昏迷过去前听到那人说――
“姑娘,主子爷该走了。”
架着玄狐左臂的黑衣人忽道,“你完了,主子爷知道,会活吃了你。”
抱住常欣的那人无语一阵,最后鸵鸟地说道,“唔……主子爷昏过去了,不知道不知道……嗯。”
“主子爷的伤不能耽搁,走。”
“嗯。”
常欣在自己床上醒来的时候,外头正下着雨。
下雨了啊,那不能出摊了,她一直想搭个雨棚子来着,嗯,下次还是拜托人帮忙弄个吧……她昏沉沉地想着,忽然瞳孔一阵紧缩,床褥、被子上都是干涸的血迹……
玄狐!
常欣滚跌下床,顾不上揉一下跌疼的膝盖,急忙奔出屋外。
出了屋,她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雨滴滴答答的落下,丝丝寒意把她心底深沉的恐惧咬啮得溃不成军,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要去哪里找?
她……
“玄狐!玄狐!”她连声呼唤,喘泣不已。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他一身的伤,那些叫他主子爷的人,到底怎么一回事?
泪水不受控制地奔泄而出,她不知道自己悲伤到几乎崩溃。
阴暗的天空持续下着让人生烦的雨,常欣站在院中,也不去躲雨,这场雨真的冲刷掉了所有的痕迹,连她肩头上的那滩血迹也被冲淡了。
“你不要走……不要走!”她哭喊,感情却无法完整传递。
雨丝不断飘落,时间缓缓流逝,过了好几个时辰,她站不住了,只好疲累的弯下身,蜷缩着。她的样子仿佛在等着谁,执着而笨拙的等着谁。
打从一开始,她其实就只能等着,这令她非常挫败。
玄狐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然后软土深掘地一点点侵入她的生活,好像已经是牵连在一起的两人,但其实,如果玄狐不来找她,她根本不知道他会在哪里。
他问过她了,把她的事摸得透透的,为什么她就从来没有想过问一问他呢?玄狐是谁、住哪、来云州做什么、会不会走、走了要去哪?
她其实是和一个陌生人来往了那么久,如今,他不见了,关于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她,真的只能当他是陌生人了。
蒙蒙细雨中,一团蓝色的影渐渐清晰,撑伞的人缓缓走来,却突然丢开伞,快跑上前扑抱住她。
“看到鬼!常欣你这是怎么了!”
“梦……梦虬孙……”常欣抬睫,眨掉眼睛里的泪,看清了来人,惨白的唇上勾了一下,“我好蠢……”蠢得直到心口好痛好痛,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希望能够再多出一些机会和时间接触他、感受他、了解他……
“你是够蠢的!你这个样子是淋了多久的雨?想做什么啊你!”梦虬孙气急败坏地拉她起来,不料这一动,早就支撑不住的身子猛地往前趴,差点摔倒。
梦虬孙赶紧伸出手扶住她,却发现她排拒地挥开他的手,不叫他碰。
“我不要……”她好累、好累,完全不想动,只想睡下,睡在哪都可以,只要能摆脱心头上锥心刺骨的疼痛。
“去你的不要!”他面色凝重的将她拦腰抱起,她的头无力地靠在他胸前,昏昏沉沉间溢出一声呜咽。
“你到底怎么了呀?”梦虬孙轻轻将下颌顶在她额上,低问。
抱她进屋,毛巾姜汤好一番侍弄,总算让她脸色不那么白惨惨的吓人,梦虬孙拉来凳子,大马金刀坐在她床前,决定开审。
“怎么回事,你说!”梦虬孙扫视一眼房间,知道事情绝不单纯,床上的血、还有屋里虽然转淡但仍非常明显的血腥味,都让他极度警觉,但,看一眼常欣,除了眼睛肿得像个桃儿,似乎是没什么大碍的。
“你是不是不小心卷进什么事里了?你别怕,说给我听,我帮你。”梦虬孙拍拍自己胸膛。
常欣头上裹着毛巾,盯着自己捧着的姜汤,静静沉默着。
“看到鬼!说话啊!”
“……没事的。”常欣又喝了一口姜汤,热辣辣的,辣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你怎么会来,下着雨呢。”
“哦,封宇大哥要我带逃家仔回家,结果那小子今早又溜了,我得抓他去,山庄那边都告过别了,也来跟你说一声……不是啦!现在在讲你的事!”
“你也要走了啊……”常欣脸上浮出个飘渺的笑容,低头再喝一口姜汤。
“也?你讲啥,还有谁走了?”梦虬孙压下她捧着碗的手。
“……”
――姑娘的生活会回到之前的样子,什么都不会改变。
――若姑娘对主子爷关怀是真,请忘记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及。
“梦虬孙,什么事也没有……”常欣柔柔地笑了一下,看着梦虬孙的眼里暗含祈求。
“……”梦虬孙拍拍常欣的头,“知道了,我不问。你没事,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是那只臭狐狸吧?他走了,所以你这么伤心。不是早就跟你讲过,不是江湖人管什么江湖事。干什么那么关心只没心没肺的死臭狐狸……
常欣的视线越过梦虬孙,不知飘向了何处。
她好不容易才习惯了有他跟在身边打搅的日子,他已经完全弄乱了她的生活和步调、他……已经偷偷跑进了她心中的某个部分……
但她现在只能选择相信。
相信他的伤会没事;相信那些叫他主子爷的人说的,他们会顾好他;相信……相信他是该走了。
――我想见你。
――我喜欢听你说话。
――看见你,就很高兴。
……
“我也是……”叹息般的说出。
“常欣?”梦虬孙不解地看着她飘忽的神情。
她摇摇头,温柔的笑着,眼中那浅浅的愁,细细的缠绕住梦虬孙的心。
“……常欣……”
“嗯?啊,我真没事了。对了,梦虬孙你还会做姜汤啊。”
“看到鬼!我不是光会吃好不好。糊掉的那锅菜我也帮你倒掉了,你的房子没烧起来也是多谢老天!”
那锅梅菜扣肉……
“哦,谢谢你……”常欣点点头。
“我嘛也该走了,耽搁这么久,雨都停了。”梦虬孙抓抓头发,叮嘱常欣小心不要感冒,便起身告辞了。
“那个……常欣,我会再来云州的,一堆朋友在这里嘛。所以、所以……”梦虬孙所以了半天,不知自己该怎么说,最后只是定定地看着常欣的双眼。
所以,他要是真的关心你,也一定会再来的。
“嗯。”我懂,我明白。谢谢你,梦虬孙。
……
“那些人下手也真黑。”
“主子爷中了锁功散还能杀人突围才是恐怖吧。”
“这事还是赶紧告诉策君知晓。”
“嗯。”
“早就跟主子爷说该走了嘛,结果拖到现在……”
“好啦,我去传讯。”
……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