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烂泥、胆寒

原创作者:冼mx,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猪仔 阿鸠 阿市 文说 猪肠 花市 守夜 档口 花街 回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你以为曦晨“赶走”阿市好开心,其实不然。


阿市离去不久,就发来一条短信:


“你居然变到这么无情无义。”


曦晨冷笑,心想阿市又在耍心机,没有回她。他表面好像看透了世事似的,心里却不痛快。人来人往,好想下一个客人就是阿市,心思思,好想她再次出现。


临近午夜,花街行人渐稀。


伙伴们帮忙收拾好档口的东西,先后回家,留下猪仔文和曦晨两人值班守夜。


阿鸠临走前,调笑他们不要年少气盛太冲动。


“我不想明天帮你们拍《断背山》。”阿鸠说。


“你快回家。”猪仔文下驱逐令。


“天气冷,互相取暖好应该。”阿鸠又说。


“你走不走?”猪仔文指着阿鸠说,状似恐吓。


曦晨简直就懒得理阿鸠。


阿鸠笑了笑,与他们道别,这才跟着其他人乖乖离开。


他们原本以为入夜后花市也不断电,居然在十二点正断了,不但这样,连路灯也渐次熄灭,滨江路西段整条花街陷入一片漆黑中。


曦晨和猪仔文呆坐了数分钟。


今天实在累,都不想再说话。


在这段时间,临江的房屋里传出麻雀声,窗户里隐隐透出烛光,不知哪里又飘来阵阵花椒八角牛腩香,这些都不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唯有星夜和饥寒。


“我去找找有什么吃。”猪仔文说。


“给我带一份。”曦晨疲倦不堪,用风衣披着身体,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们不能一起走开,总有个人要看档。


曦晨看着猪仔文撑起肥胖的躯体,一步一步地走远直至消失在黑暗里。


四下里几乎没有人,其他档口好少有人守夜。


这次一起来花市开档的伙伴们曾为货物的安全问题讨论过,花市三日三夜,收市后要么每人分一点货带回家,要么分配人手轮流守夜。这班学生选择后者,因为没有试过,刺激好玩。


刺激好玩是吧,曦晨现在感到害怕了。


他独自坐在没有黑暗中,浑身不自在,总觉得有人在身边,转头去看,什么都没有。又总觉得到处都有轻微的怪声,细听之下又再没响起。


今天大家聊天时,阿鸠还讲起日本恐怖片,大讲特讲,讲到天花龙凤,什么咒怨午夜凶铃,偏偏曦晨都看过,现在一闭起眼就自觉浮现其中画面,弄得不敢再闭上眼睛。


他睁着眼,发誓要等猪仔文回来,猪仔文回来之前,他绝不能睡着。


曦晨发短信给阿市。阿市是夜猫子。


“喂。”


没人回复。


一时半刻没人回复,不代表不会回复。这种等待倒是让曦晨有了盼头,有了盼头就是有所想,心就没有那么慌。


猪仔文回来,捧了一盒猪肠粉给曦晨。


吃完猪肠粉,曦晨变得精神奕奕。


“我还想吃。”


“自己去买。”猪仔文说,“正门出去不远就见到。”


“等下再去,今晚我不想睡了。”曦晨说。


“我现在也没有睡意。”


“我想去厕所。去吗?”


“谁看档?”


“没事的。”


“不要,你自己去吧。”猪仔文说。


曦晨犹豫不决。


“刚才经过,M记和KFC都通宵。”猪仔文说。


“买个全家桶回来也不错。”曦晨食欲大增。


“买。”


“钱。”曦晨摊开右手,递到猪仔文面前。


猪仔文似是想起一事,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红杉鱼。


“今天收到的假币,你看看有没有办法用了。”


“你刚才不用了?”曦晨反问。


“卖猪肠粉的老伯不够钱找。”猪仔文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老伯?真是黑心,给假币。”


“实际上没给。”


“不跟你辩驳,我不是阿鸠。一百,那我只能去KFC。”


“M记也可以。”


“但我要全家桶。”曦晨穿上风衣。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