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双明教西见烟尘飞——(下)

原创作者:挖坑兽皮笑肉不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明净 安昭 倏然 肩头 匕首 一击 衣衫 胸口 耳饰 但许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安昭在感受到周身凉意时,脑中几乎一片空白,他从未料到这种状况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是许明净不止住他出声,他也早因雷霆霹雳般袭来的惊愕而说不出任何言语。他能做的只是死死地盯着许明净,好似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这都不是真的……这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

许明净注意那两道目光时,面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好似失望与期盼混合在一起。怔忡片刻,终归松开撕扯得不成样子的衣衫,定定瞧了安昭一会儿,蓦地低声道:“……别这样看着我,好吗?”

柔软的唇轻柔的覆在那曲翘细密的眼睫上,安昭倏然阖目,不自觉地试图扭头避开却不得所愿。隔开一层薄透的肌理,对方的热度,对方的气息依旧全数没有保留地传递过来。

许明净移开寸许,但紧阖的眼帘并未再度开启。他明了那是抗拒的举动,却无视一切,径直又在光洁额头上落下一吻,这一次却是清浅地如树叶飘坠入水,不留涟漪般柔和温存。

指尖不知不觉滑上心口几处大穴,若是再施重手,只怕安昭莫说挣扎,便是开口说话都做不到了。但许明净犹豫片刻,又将手挪开,只叹息一声,语音里竟有些缱绻缠绵的意味。

“小时候,你对我总是很好,现在为什么不继续那样?”

虽然言语举止远比初始柔和许多,但许明净丝毫没有停手之意,他一面附耳轻声说话,一面将散乱的衣衫拉扯得更松散,欲落未落地挂在未退护甲的臂膀上。安昭面色反倒不似方才般怒不可遏,唯是紧锁眉头闭口不言,急促气息渐已平缓,似是打定主意不再理会许明净。

打斗之间束发的布带脱落,微卷的深栗发丝凌乱披洒在赤裸肩头,许明净一手半搂着安昭,一手则缓缓将缕缕长发拨下肩头,口中则衔着耳珠齿间细细研磨。

“你知道吗?”许明净半垂眼眸,含含糊糊说道:“这些年……你在梦里,对我很不一样……”

安昭猛地睁眼看住他,许明净却微笑了,抚触描摹着淡色薄唇的形状,“你明白的,对吧?”

那满是欲念的眼神,怎会不使人明白?

灰蓝瞳仁此时异乎寻常地平静,恢复了平日里那波澜不兴的样貌。安昭不再作声,重新闭上双眼。

手自肩头徐徐滑下,在胸口肌肤上悠然划着圈。男子胸膛不比女子丰腴柔软,习武之人更是精实坚韧,抚摸着并不算舒适。那唇舌却似品尝珍馐佳肴般兀自流连不去,时而舔舐,时而噬咬,除开道道晶莹水痕,更余留一连串鲜红淡青的印记。

全是属于他的痕迹,许明净撑起身,眯眼借落日余辉打量半晌,猝然抽出匕首往下一划,便割断了束腰革带。他俯瞰安昭,那人没有任何表情。

“你为什么不说话?跟刚才一样……”

他亲吻着安昭面颊,呢喃般道:“不再……开口阻止我吗?”

“还是说,你放弃这个机会了……”

放肆而愉悦地揉捏播弄着每一寸肌肤时,底下的身躯始终紧绷,但他选择了忽视,开始顺着腰侧流利的线条继续往下游走。

知道许明净打算做什么之后,安昭反而彻底冷静下来。狂躁怒意帮不了他,脱身需要理智的头脑。他闭目后极力忽视那些肆意的触碰,反复在脑海里思索各种可能,同时感觉到被封阻而停滞的内息竟有了一丝丝微弱的波动。这是唯一的希望,足以令人狂喜。

许明净点穴手法并不算重,而被摔进草丛时的撞击也巧合地成为了一份突破契机。内力不断冲撞中,真气极为微弱地流转起来,不多时麻痹的肢体便应能勉强动弹。

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银亮,距离他垂放身侧的左手不远。那是刚刚许明净割断他腰带后随意抛开的匕首,安昭顿时有了主意。

许明净正待勾起安昭双膝,忽然心底一凛,这是危机来临的信号。他猛地一昂首,正正对上安昭双眸,这是他第一从那人眼底看到……

杀气。

许明净急急撤身,安昭手中寒光一掠,冷森森地直逼眉睫,眉心倏然一道激痛,随后便有热流蜿蜒而下。紧跟着安昭一足蹬出,狠狠踹在胸口,饶是他反应及时,心窝也被余力撞到,一时间喘不上气来。

安昭猝然发难,令许明净吃惊不已,料想尚有后续之招,便已足尖一点掠往数丈外闪躲。安昭在一击得手后却砰地又跌坐回草丛中,他冲开封闭穴位不久便强提真力,经脉不畅之下余力难继,如今气海空虚再是无法支持。

许明净怔忡良久,倏然抬手面上一抹。伤口并不深长,出血亦少,但如果安昭欲下重手,恐怕就不仅于此。

安昭半跪半伏于地喘息不止,忽听沙沙几响,正是衣角拂过草木。他倏然警惕地将刀尖直指来人,哑声道:“还想怎么样!?”

许明净没有开口,倒像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安昭素来修美好洁,衣饰虽不尚奢华,却是一贯端整严谨。如今衣衫破敝,发丝凌乱,肩头胸口遍布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合了一双怒火烧红的双眼,简直狼狈不堪。许明净注视许久,丝毫不觉爽快解恨,而是……

心底隐隐作痛,莫名难过。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今朝已经无法挽回。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最后一丝牵绊,恐怕因他的失措而彻底断裂了。

他感到后悔,却于事无补。

许明净缓缓屈膝半跪下来,安昭见他试图再度靠近,利刃倏然一抬,逼近对方心口。

许明净垂首,看着那隔着衣物抵住自己的锋刃,低低问道:“你,真的要杀了我吗?”

安昭的嗓音仍带了一线沙哑,与不易觉察的颤抖,“够了……”

“你真打算完全制住我,为何开始没在一击成功后再下重手法封穴?为何告诉我应该阻止你?”

“你是给自己留下后悔的退路吗?”

被一语道破心思,许明净只是怔怔注视他,良久良久,面上浮出一丝愧疚与懊悔混杂的神情,仿似幼年行止出错被觉察时的神情。

他张了张口,嗫嚅道:“师兄,我……”

可他说不下去。

安昭默然,疲惫地眨眨眼,指尖一松,匕首骤然落地,唰地半插入沙土中,随后面色一冷,手指再次收紧。积攒起剩余的力量,安昭捏紧拳头,手臂挥去一拳砸中许明净下颌。

许明净毫不避让,承受沉重一击后,当即仰天倒地。他没有起身,只微微侧首,在上下颠倒的世界里,瞧见安昭踩着略显踉跄的步伐渐渐远去。

血的味道散布在口里,自己的血。

马蹄奔踏的声音消失后,日头也彻底湮没,万道霞光依然华彩不减,西边的月升起,苍白的脸诡秘地窥伺着大地。许明净以空茫的目光与它对视,手在沙土上漫无目的地摩挲,触到一块外形熟悉的光滑什物。

蓝玉髓耳饰蒙了尘埃,原本鲜亮的金与蓝呈现出几分黯淡,许明净攥紧了它。

内心正被忿恨与绝望折磨,而这东西提醒着他的败落。

许明净倏地撑起身,手臂大力一挥,耳饰划出一道淡金的弧线落入水中,只溅起几点晶莹的水花。

全完了,一切都终结在今日。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