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修阴匠:方向

原创作者:申午君,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林充 林家 哥哥 老头 林兵 我们 老太 风水 老太太 我俩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五:方向

几个老头离开以后我又要了一壶茶,准备在这里待上一早上。

“你说林充怎么那么着急把老太太下葬?这才死了几天。”这茶太烫,我缩了缩舌头。

哥哥愣愣的盯着飘起的热气没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我推了推他才抬起眼看了我一眼,看样子是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

他把自己杯中的茶叶吹散:“你说咱们是不是搞错方向了?会不会和那个镯子没关系,而是……”说着在脖子上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我摆摆手:“不太可能,那林充是哥哥,如果林老太没有立下遗嘱,林充也能分到一半家产,足够活一辈子了。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到这边以后好像还没见过他,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哥哥嘿嘿笑了两声:“人心隔肚皮,况且咱们连这肚皮都还没见过,先别急着下结论。既然现在没什么线索,不如先往这方面看看。”

我们给林兵打了个电话,敷衍说是在附近看看风水,他母亲的事可能和这附近的风水有关系。那边听起来没什么反应,像个机器人一样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那天晚上我们也没回林家继续住,一来不是自己家总感觉别扭,二来我们现在的身份太尴尬,低头不见抬头见还不如在外面住几天。

第二天早上我和哥哥早早就起床来到昨天那家小饭店,刚把东西点上昨天那几个老头推门而进,看到我们两个也愣了一下,我嘿嘿一笑迎了上去。

既然到现在都没见到林充,不如先从周围人嘴里探探口风,刚好昨天林老太下葬的事情我们也有些疑问,今天守株待兔还真等到这几个老头了。

我俩凑过去递上去几根烟笑到:“老爷子起的够早啊,真巧真巧。”

老头拿过烟点上看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俩也不晚啊。”

哥哥没再扯淡下去直奔主题道:“对了老爷子,昨天说的那个林老太下葬的事情你再给我俩说道说道?那老太太为啥这么早就给埋了?”

老头从鼻孔里哼出几丝青烟:“我看你俩不是来给人办白事儿的吧?哪个白事儿伙计问这么多东西?好好干自己的活儿就行了,不该问的别问。”

我一看这老头还不准备说了,刚想要再套套话旁边哥哥就开口了:“老爷子好眼力,实话给你说了吧,那林家出了点怪事儿,我们哥俩是来给他们看风水的。”说着是神秘的看了老头一眼。

后者也没猜到我们的身份,哥哥低声给他说了好些林家宅子的风水,刚开始还靠点谱,后面越说越扯淡,最后把这宅子损的比墓地还阴,对面老头听的越来越入神,烟头快烧到手指了都没反应,我赶紧扯了扯哥哥低声给老头说道:“老爷子,这林家风水有问题,我们哥俩就是来给他干这个的,不过干我们这行的,除了能把差风水修好,”说道这里故意不怀好意的看了他一眼:“也能把好风水给弄没。”

老头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结结巴巴说道:“两位小兄弟别别别怪我眼拙,这人老了眼拙,没想到两位这么大能耐,你们刚才问那林家是吧?那老太太为什么这么早下葬我不知道,但是别的事情我还是知道一点的,要要要不我给两位传传闲话?”

哥哥看老头就范了也客气起来,给他倒上一杯水示意他继续说。

老头颤颤巍巍的喝了一口想了一会儿说:“那林家有两兄弟,大少爷叫林充,二少爷叫林兵,不过那林充有点古怪,当初不知道为什么他爹没让他接触家里的生意,十几岁的时候给送到外地学音乐去了,他爹死了以后才回来。”

“送到外地学音乐去了?”我皱着眉头问到。

“嗯,那林兵倒是一直跟着他爹学做生意,几年下来也学了几招,所以后来虽然林充回来了,林家的生意也几乎是林兵一个人在照看,那林充完完全全就是个花花公子,每天除了造钱什么事儿不会干。”

送到外地学音乐去了?我挠了挠脑袋没想明白为什么,那老头点上烟继续道:“前些日子林老太太身子骨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病了下来,也是林兵一个人操前顾后,他哥哥除了在老太太床前守了几天也没干什么,所以我估计那个传闻是真的。”

“啥传闻?”哥哥摸着鼻子问他。

老头低下头凑过来低声说:“据说那林家老太不会生孩子,林家这两个孩子都不是她生的。”

我听了一愣,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林家这关系够复杂的,那林家这两兄弟是怎么来的?

老头一脸得意道:“这事儿换别人还真不知道,你俩今天算是运气好碰到我了。据说那林充才是他爹亲生的,林兵是林家老太抱来的孩子。”

把老头打发走我和哥哥回了酒店,他在床上抽着闷烟问我怎么想的。

我摇了摇头:“那老头的话先不说真假,光是林老太这么着急给埋了就肯定有问题。如果他说的那个传闻是真的,当初为什么让林兵这么个抱来的孩子接手自己生意,把自己亲生的送去学音乐去了?说不通。”

哥哥站起来把烟灭掉冲我乐了乐:“看来咱俩明天该去会会那个林充了。”

第二天我们回到了林家大宅,打听了一下林兵还在处理一些后事,估计没功夫搭理我俩,就直接去找了林充。

房门前敲了半天才有人打开门,门一开就看到一个男人穿着内裤站在门里,屋内床上躺着两个全身赤裸的姑娘,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示意要等他收拾好我们再进来。

没过多久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从门里出来,出门时候还冲哥哥抛了个媚眼,我浑身一哆嗦赶紧进了里屋。

这会儿林充已经收拾好坐在桌边,身上一件简单的格子衫,一条卡其裤,我看着觉得别扭,这一身文艺的打扮穿在这么个40多岁的男人身上总觉得不伦不类。

我心里叹了口气,估计这林充是个难缠的人。文艺青年是一种很神奇的物种,和他们交流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文艺青年从来不会听你说什么,在他们眼里交流是一种你说完话我说话的交谈方式,他们从来不会理会你说的是什么,哪怕你告诉他“你妈炸了”,他听完也能笑着给你说“好了,你说完了,该我了。”

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就和哥哥坐到了他对面,林充倒没他弟弟那么不客气:“我听林兵说了你俩,那个镯子就是你们给整的吧?,我妈死之前可是说半夜总有人在她屋外索命,你们可给我赶紧查出来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这鬼地方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我听了暗自仄了仄舌,家里白事儿还没办完自己就找姑娘在家过夜,家里死人的事情一句话没问,只想着自己的那点破事儿,这些都让我对林充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哥哥沉的住气,笑着对他说:“我们哥俩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毕竟洗阴的是我们,怎么说也有责任,前些天我们在周围看了看这宅子的风水,是大吉大利之象,林少爷不必担心恶鬼索命之事,有我俩在这里必定让它不能动你分毫。”

林充听了大喜,想了想好像又觉得不怎么合适,把笑收起来感叹道:“我娘从小把我和林兵拉扯大,虽然我在外求学几十年没怎么回过家,但是也没忘了家里的老母亲,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就走了。”说着脸上居然摆出一幅要哭的样子。

我一看你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学音乐的还顺带学了表演?不禁心理一阵恶心,哥哥倒是没什么反应拍了拍林充肩膀道:“林少爷不必太过伤心,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好好过日子就是对她最好的慰祭了。”

林充一看有台阶下了点了点头问我俩今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问的。

扯了半天终于到正题了,哥哥回道:“我们是听说老太太生前身子骨还算硬朗,怎么会突然就卧床不起了?是怎么个过程?”

林充脸上飘过一丝狐疑但是马上消失了:“对啊,我也很奇怪,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有点感冒,我们就熬了点药给她喝,结果一点好的迹象都没有,后来就说半夜有东西在她屋外向她索命,估计是受了惊吓,从那以后就卧床不起了。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林兵马上就去找你们去了,没想到就那几天老太太没撑过去走了。”

我刚想要打断他问为什么那么着急就给埋了,哥哥在桌子底下捅了我一下让我先别问,装出一脸悲伤的表情问道:“林少爷方不方便带我们去看看您母亲当时的病房?”

林充一听马上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我们跟在后面,哥哥在我耳边低声用方言说了句:“盯仔细点,这林充绝对有问题。”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