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修阴匠:离去

原创作者:申午君,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爷爷 哥哥 徐豁 金佛 事情 白起 那个 一丝 已经 什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十二:离去

公元前241年,高平谷口村。

是夏刚过戌时,太阳已经漫漫落山,只剩下些许余光散落在平静的村庄。村口几个老人正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事情,旁边一棵大槐树荫下端坐着一位威严的老者。

几个围坐在一起的老头中年龄较大的一个喝了口水:“你们说这几天的怪事儿会不会和咱这儿地方有关系?”

“你是说白起……”

前者瞪了他一眼:“别提那件事,不过我估摸着也和那件事情有关系。”

“你说村东面那老王家,不知道做了什么孽了,就那么愣愣的吊死在家门口了,一家三口啊,那天早上过去看到没把我给吓死。”中间一位年龄较小的嘀咕道,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得请个人来看看,在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第一个说话的那位说着站起来拍了拍衣角,叹了口气:“唉,我明天去隔壁村寻摸寻摸人。”

旁边树荫下的那位悄悄起身朝村后那座荒山走去,心中掠过一丝酸楚。

对于这里他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正是在这里,自己一声令下,四十万赵国人被活生生埋在这黄土之下。他永远忘不了那天空气中充满的血腥味儿还有那坑中人的眼神。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进夜山中倒是凉爽,白起抬头看了看荒山深处,这几天得赶紧把那件事情干完,他知道自己剩不下几天了。

大山深处有几间茅草屋,四五个壮年人看到老人回来往地上一跪:“公孙将军。”

他摆摆手,自己离那段时间已经越来越远了,战场上的记忆随着老去也已经忘的差不多了,这几个中年男子是自己的亲信,随他从杜邮一路逃到这里,只为了完成自己这辈子最后的心愿。

“怎么样,还顺利么?”老头声音中透出一丝疲倦,但是眉宇间的威严比起当年丝毫没有减弱。

“很顺利,这个月就能完成。”其中一个男子答到。

“还差一件东西,你们得去准备一下。”老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抬眼望了望北方。

三个月后,几位中年男子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已经躺在棺中。几个人好像已经料到,把棺材抬进准备了2年的墓穴,在棺材上稳稳当当的放上那个老者生前说到的那个金佛,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一代名将公孙起,就此陨落。

1997年,山西省高平市永录乡永录村。

夏天刚过晚上8点,天色虽说已经昏暗下来,但空气中沉闷的热气还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李珠孩站在自家桃园中规划着位置,这几年家里收入多了起来,他在后院中划出一块儿位置,准备搞个桃园。位置已经确定的差不多了,但这土已经好些年没动过了,得翻翻。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西边,得趁天黑之前把土翻完,想着挥起锄头就砸了下去。

没砸几下,锄头“咚”的一下好像敲在一个硬物上,李珠孩愣了一下,他想起来这几年好些专家到村里好像在找什么古代遗迹,难不成被自己给一锄头挖出来了?

他兴奋的咽了口口水,这东西要是给自己挖出来了,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想到这儿他赶紧跪下把土抛开,等到看到那个硬物的时候,大叫一声差点给吓晕过去。

1997年,山西高平市永录乡永录村村民李珠孩在自家梨园中触地时意外发现了一些骨骸,沉睡了两千多年的长平古战场终于重见天日。

徐豁给我说了一些关于白起墓和长平古战场的信息,他们是在三个月前才终于确定白起墓位置在山西,金佛正是从那墓中挖出来,单单一个金佛是根本不值钱的,但是它出来的地方就不一般了,身价更是一路高涨,最后以7位数的价钱被一个匿名买主给买去。

也正是在这物件刚脱手之后没一周,随着徐豁一起下墓的朋友突然暴毙,死因尚且不明。徐豁不敢大意,只觉得肯定是和那金佛有关系,多方打听之后才知道那东西正在我们手中,只能铤而走险从我们手中骗取那个金佛,放回了墓中。

“不过有好些个说不通的地方,”徐豁皱着眉头问道:“第一,那个“岩哥”为什么在约定好的世间去取货;第二,金佛底部虫卵,肯定不是本来就存在的,那白起墓几千年没打开过,怎么可能会有活卵存在;第三,当时我们那东西是脱手给了一个北京买家,叫王岩,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岩哥”,说句你不爱听的,北京做修阴这行的好手也不少,他为什么跑过大半个中国到卓家交给你们处理?”

其实这三个问题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那就是这个叫王岩的买家的阴谋,他从徐家手里收到金佛以后在底部布上了虫卵,并且不远万里的交到我们手里,根本没打算再拿走,所以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根本没有来取货。

但是他为什么冲着我们来?

我正想着就看到哥哥从外面推门进来,他没睡多久,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坐到床边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点点头说没事儿了,然后把刚才的问题给他说了说。哥哥听完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然后很快皱着眉头说:“这个事情等你好了再说,还有,今天晚上爷爷就到这儿了。”

“广东的事情处理好了?”我没想到爷爷会到这儿来。

“听说还没好,事情闹的还挺大。”哥哥好像有什么心事,“等他来了再问问他吧。”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爷爷到了徐豁的古玩店里,那时候我已经能下床活动了,正和哥哥还有徐豁在大堂中聊着天。

徐豁看爷爷来了上去恭恭敬敬的抱了个拳喊了一声:卓老爷。爷爷望着他笑了笑,但是笑容之间尽显疲惫,我有点心疼,这么大年龄了还要东奔西跑。

寒暄了一会儿爷爷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额头,又把眼皮翻开仔细看了看,扭头问徐豁:“徐家少爷,这次又是狗爷给处理的?”

徐豁点了点头,爷爷咧嘴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多年,狗爷手艺还真是一点没减。”

几个人吃了点东西,当晚爷爷就要带我和哥哥回家,徐豁也没有再留,给我留了个电话说后面有问题再及时联系他。

做了4个小时飞机终于回到家中,爷爷估计累的够呛,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把我和哥哥叫到大堂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了个仔细。

我给他说了说那个李岩的事情,他听了以后和哥哥一样眼中闪过一丝意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哥哥一眼,话题一转:“你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我看他俩这是有事儿瞒着我,但是现在又不想说,我也不便再问:“记得,明天是哥哥生日。”

爷爷点点头:“今年你爹不在,就换我来给你哥哥过个生日。”

这修阴匠过生日和普通人不同,没有蛋糕,没有蜡烛,只有一桌简单饭菜,必须是三荤三素,外加一碗清汤,而且这些饭菜必须是由长辈亲手所作,按照爷爷的说法,修阴这行常年奔波在外,这家里的饭菜是吃一顿少一顿。三荤三素是取大三元之意,希望万事顺利,一碗清汤是希望儿女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心如静水,不要因为世间诱惑而乱了心境。

这顿饭吃的极其简单,吃完饭爷爷点上眼袋吸了一口道:“阿勇过了这个生日也算是29岁了,阿夫也20岁了,当年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们爹都可以打酱油了。”

我听了嘿嘿一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阴着个脸坐在我对面,爷爷咳了两声扭头看了看我:“明天我还得回广东去,邵家那个事情越来越不好搞了,你哥哥得跟着我一起去,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养伤,能不接的活儿就别接。”

“带哥哥去干嘛?我爹不是在么?”我有点疑惑。

爷爷拍了拍我的头:“这手艺看是看不会的,这次邵家的事情我想让你哥哥好好跟着学学,要不等到我和你爹都死了,你俩怎么办?”

哥哥听完稍微惊讶了一下,看了爷爷一眼,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把爷爷和哥哥送出了家门,哥哥走之前紧紧的抱了抱我,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身离去,我隐隐约约觉得他俩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次他和爷爷一起去广东,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感觉可能会出事儿。

后来证明我真的猜对了,那次不仅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再见到哥哥则是十年以后了,而哥哥这次的离去把我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