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策明若有若无有(二十四)

原创作者:挖坑兽皮笑肉不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何实知 谷烟河 移地健 第史 弟子 红衣教 圣教 谷烟 何实 悦意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二十四)

梦境是被敲门声打破的,睁开双眼,窗上满映明媚曦光,看来天气应该还不错。然而他却觉得体内弥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寒气,使得掀被坐起的瞬间身体连连几个战栗。

门扉上的敲击还没停止,移地健在外头叫道:“大哥,快开门啊!”

何实知头脑尚不清醒,怔忡片刻才辨出来者嗓音,只得胡乱捞起一件外衣披上,慢慢起身去拉门。移地健闪进屋子,望望何实知,瞬时惊愕道:“何师兄,你怎么脸色不太好,病了吗?”

何实知扶着额角,“大概……这几天受凉了,那边如何?”

“天都镇的瘟疫太古怪了,虽然红衣教一直有发放药物,但是疫情并不见多少缓和之势。而且我私底听人说,自从去年红衣教的宣教使来了之后,这病才慢慢出现,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当然不可能是巧合,”何实知打断道,“在西域,她们可不是什么圣女菩萨的面目。出了在天都镇当善人,红衣教还有哪些勾当?”

“似乎长安分坛的圣宣门中的人,最近与长安一些官员走动频繁。”

何实知冷冷道:“所图不小呢。当初圣教都没做成的事,他们倒是东施效颦地学来一套,也不瞧瞧手底下那些疯疯癫癫的女人能否成事,信徒更不值一提,全是村夫愚妇……”

然而他又顿了下来,出一回儿神才继续道:“不过不能大意,圣教西归后红衣教网罗了一批原本崇拜明尊的信徒,其中自然还是用了不少手段。我记得现下他们仿似与圣教一样状况,全不听从萨宝府支配。”

“是的。”

“我会将消息传回总教。”何实知想起一事,话题陡地一转,“看你往来几次腿脚也利索了,以后不必跟第史住在一处。”

照常理中原刺探消息的弟子应该独居为佳,只是当初移地健受伤行动不便,这才令第史看护一段日子。既然痊愈,便不该一地出入,否则生变时势必会牵连殃及对方。城里眼线当然不止这两人,可大都不知其他同门是谁,又住在何地。系数了知内情的,也就苏伐叠与何实知两人。

况且第史对移地健似乎暗生情愫,行动中不免挂碍于心,只怕届时生出因私废公的祸事就麻烦了。

移地健垂首,看不出神情里是否流露了不情愿,只轻轻叹气,“行,过些天我就安排好。”

何实知瞥他一眼,“我不久也会另迁住处,你四五日内和第史把这事了结。”

移地健点头,又小心看了看重新陷入沉思的何实知,“何师兄,那个……”

何实知蓦然抬首,移地健小声道:“我记起苏师兄提过的那个蓄奴售卖的商人名字了,他叫……”

他说了个人名,何实知既无欣喜之色,也无惊愕之状,淡淡而言,“知道了。”

移地健来往过四五次,关于悦意的下落,何实知再未问过,大约也有自己的主意。苏伐叠隐瞒虽然不妥,但行事也在理上,所以何实知根本不好打探这种私下听来的消息。移地健主动开口,却是省却了不少麻烦。

移地健的使命已经完成,至于第史的职责,与他毫无关系。他只是把刚进门就丢在小几上的包袱捡起来递给何实知,这是必须的掩盖来往真实目的道具。

“师兄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何实知并未起身送他,此时消失已久的疲乏感又卷土重来,他倚在床头长吁一口气,歇息一阵才去解开包袱。里面没什么,不过是缝补熨烫好的旧衣,掀开时散出一点草木清淡的香气,不过很快随风散去。

他将衣物随手一抛,想起移地健提的那件事。

无论是否为悦意,正事过后必须去看看,那是师长的嘱托,也是无法推卸的责任,他太清楚那些豢养成长的胡人女奴的下场。虽然去处大相径庭,或是富贵人家一时宠冠群芳的乐伎,或是酒肆里献艺卖笑的艳姬,一旦年华老去、容貌衰败,前者被遗忘在豪宅某个冷寂角落,后者则被赶上大街流浪乞讨。

绝不能让悦意遭遇其中任何一种景况。

但激浪庄那处也不可拖延,第史已与庄主谷烟河搭上线,双方试探过后确认无恙,剩下的必须何实知亲自接洽。眼下风平浪静,正是行动的时刻。

然而,自那变相丛生的一夜过后,卢奕到底怎样了?双目可有恢复?

何实知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他们早就不应再有干系。六年前绝决的一幕,已将温情的假象击打粉碎,沙粒般细微,永远难于拼合恢复。

这场突兀的梦,不过是往昔泡影的残余。

我不应思考这些,何实知思量着,或许圣人的言语能遣除这等杂念。

衣饰庄严凡俗身,欺诳伪诈所成之,

于诸惑业波涛间,难觅清净与解脱。【注1】

离开圣墓山之后这段漫长的时光,他第一次如此虔诚地念诵着,却也由这词句,看破了世间的真相。

八水绕长安,而激浪庄所在的位置,便是其中之一的沣水附近的山麓上。山庄因不远处一条终年水势激越、响彻十里的山涧而得名,周遭风光秀丽宜人,盛夏避暑最为舒适。但冬季山林萧瑟沉寂,虽别有意境,却也显出几许凄凉。

何实知是藏身在一辆运送衣箱的小车进入山庄的。不知情的车夫帮忙把货物扛进侧院仓房时,还咕哝这箱子用的木头是不是太好、为何这样重。旋即箱内的何实知感觉衣箱咚地被放下,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屋里安静下来。

他没有立刻顶开箱盖,还需要观察与等待。

果然又过一会儿箱盖上传来来笃笃地两声敲击,有人低低道:“是这个……你出来吧。”

何实知一手悄悄探向背后握住刀柄,一手慢慢推起厚重的顶盖,刚刚漏入一线微弱细丝般的光亮时,他突然发力将盖子往旁边一推,整个人跃出了衣箱。而对面一片雪亮刀光卷来,何实知早有防范,一刀格挡遮护前身要害,另一兵刃灌注幽寒内力,银辉掠撒一片光华,逼近的刀光如被寒气一凝,进逼速度瞬时减缓。何实知趁机闪身折向附近房门,此时有一名年长者的声音喝道:“够了!都住手!”

那些个持刀家丁模样的男子停手,何实知亦不再进攻,对面众人簇拥间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现身。他端详何实知一阵子,“的确是教内功夫,老夫试探之后才能放心。”

气氛有了微妙变化,敌意已然散去无痕,那男子命庄丁退走,何实知将双刃负回身后,欠身道:“弟子不得已惊扰前辈,得罪了。”

“哪里,”中年男子继续道:“彼此多些防范,才是妥当举措。”

何实知道:“前辈说得是。”

“铁焰令是五行旗主所持,但看你年纪尚轻,似乎……”

何实知躬身,语音清明,“晚辈乃洪水旗弟子何实知,此令为吴颐莲掌旗使行前所授,命弟子若见同门不能信赖时,可以此出示。”

那中年男子正是激浪庄主谷烟河,他叹道:“我听西域商人传来的消息,丁君大人已是护教法王,虽说是可喜之事,然想到其余人事变迁,不免有些感慨。”

何实知垂首,谷烟河道:“当年我奉教主之令,隐匿身份以行商为业,打探各路讯息。虽说谷家因此未受教难波及,只是眼睁睁看着同门惨丧却无力救助,实在是痛心。长安城内局势波诡云涌,比六年前更为混乱。圣教西迁后,中原武林势力纷争更甚,红衣教力量大增,南疆来的天一教也在边远地方兴风作浪。我未能与总教联络,并不敢轻举妄动损耗实力,如今既然你来了……这就好!这就好!”

谷烟河言至最后,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忽见何实知手持双刀,讶然道:“此兵名为交辉,乃教主取奇石亲手铸造,后赐与丁君大人,怎在你手里?”

“家师与师祖均为洪水旗弟子,辅佐寒王多年,这正是寒王亲手赠与师祖。后来家师在光明寺以身殉教,师祖为宽慰弟子,便又将其送与我。”

谷烟河凝神细思,恍然道:“原来你是洪水旗副旗主的徒弟。”

“正是。”

谷烟河喟叹道:“我记得那个年轻人,可惜了。”

何实知低首无言,谷烟河道:“教主派弟子再次涉足中原,除了召集旧部,可还有其他命令?”

何实知抱拳道:“实不相瞒,此行除与流散弟子接洽之外,还为了寻找教中至宝——圣火令及潜伏弟子相关的暗册。”

谷烟河沉吟一阵,“巧了,你要的东西,都在我手上。”

何实知闻言喜不自胜,“这……实在是天助本教。”

谷烟河又是轻喟,“不,或许将是一场劫难。”

何实知面容一凝,谷烟河声音压得更低,“有人怕是瞄上我手里的宝物,正在设计夺取。”

“那是……何人?”

“我并不确定,但总与毗邻的烈焰庄脱不了干系。”

何实知怔了怔,“他们是……”

谷烟河一字字道:“他们是昔日护教法王首座血眼龙王萧沙的部下。”

【注1】吐鲁番出土摩尼教文献节选,找不到原文,找到也看不懂_(:з)∠)_拙劣中译中……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