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十里荒芜不言温

原创作者:故潆Ann,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温十 似乎 甘心 大脑 蜷缩 地上 自己 好痛 不断 366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那天阴天下大雨 门前的梧桐和我一起等了你好久 对 我没打伞}

室内依旧是一片狼藉 也没有人打扫 也是没有人敢进来打扫。阳光顺着玻璃窗温柔洒下 披在人身上 烘烤着内心的思绪 似乎要将心脏穿透。

地上的人还是那样保持蜷缩的姿势 丝毫没有动。

但不难看出 她是睡着的。

失去了狂躁的模样 竟平添几分乖巧。

可…

深陷梦魇的人啊 该如何解脱。

………

“你要走?”

“是”

“你疯了?!”

“温十 我和你根本不可能 你现在还不可能吗…”

“骗子”

“温十…”

“骗子…”

视线一转 大片大片的鲜红忽地晕染在自己眼前。

这…是什么…

………

眉头紧锁 额前冒出薄薄的细汗 用力攥着拳 手心已被攥的泛白。

不要…不要…就快要看到脸了…就快了…

又是一阵钻心的痛。

惊呼扯开双眸 睫毛扑朔 那眸中却分明见有水雾漫出。双腿蜷缩的更加严重 大口大口喘着气 胸膛也跟随着一起一伏。清凉的水流无力从眼角滑下 大脑中不断交织在一起的神经不断叫嚣着 每个细胞每条神经好像都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还是好痛…

还是没办法记起来吗…

不…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胸口涌起一团炽热 双臂用力敲打着头 “啊!”破碎的嘶吼扯出嗓子 声音凄厉 似乎下了一定要透支自己身体的决心。空荡的房间里回响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喊。无比刺心。

这声音似乎是惊动了人。

只见木质门咣一声一下子被强行推开。

“温十!”打开门的还是昨天的女人 只不过这一次她身边又跟来了一个人。

地上已然接近崩溃的人没有理会来人 似乎也是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继续发着呜咽。

“温十…你别吓我…”似乎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子 或许也是被这个叫温十的人完全吓到 女人发出的每个音节都在颤抖。畏畏缩缩不敢靠近地上蜷缩的人。

“我是谁…我是谁…?”一只手捂着额头 另一条胳膊支撑起身子“我到底是谁…”嘴里不断叨念着这一句…

“我 到底是谁啊!”瞪着眼珠声嘶力竭喊出这一句 那眼神尽显苍白且无力。

见此状 女人双手死死捂着嘴巴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记忆的空缺感快要把自己逼疯…

无论怎么回想大脑里就都只有不断的刺痛感。

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谁而已啊…

不甘心…不甘心啊…

身体猛地一僵 大脑好似过电了一般。下意识手指摸索到安稳躺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狠狠抓起朝着光滑的手腕儿划下去。肌肤一下子绽开 划的口子很深 血管被直接划破。汩汩的血水不断从伤口内冒出。

“温十!不要!”

身体直直倒了下去 大脑一片空白 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视线的模糊让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哭了…

为什么…?

心脏猛地收缩起来…

自己并没有倒在地上 反而结结实实倒在一个人怀里。

好像是个男人…

眼前总好像有层雾蒙着 着实看不清那人的脸…

“呃啊…”脑子里剧烈的痛感传来 这一次是真的好痛…

蠕动了几下嘴唇 似乎要张口说什么 却再无意识…

窗外伫立的梧桐树窸窣随风摇曳着 忽 飘落下一片绿叶 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儿 最终还是啪嗒掉在了地上…


by.安一暖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