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全线追凶:第十二章抽丝剥茧  

原创作者:韦一同,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宋体 16 疯哥 大志 神棍 窗台 胡远 痕迹 线索 我们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十二章抽丝剥茧  

  胡远死前的下午,有人给我寄了一件快递,快递准确无误地预言了胡远的死,同时有一封信,写着“办了错案,拿命来还”,那张纸现在还在疯哥那里。

  同样,曾大志死前的下午,“小鬼”进入我家想方设法把一个花盆扔下楼,当时看似莫名其妙的举动,现在却成了曾大志的死亡预言!

  这到底是对手的好意提醒,还是赤裸裸的挑衅?

  “看来我们怀疑曾大志是错误的,他与胡远的死毫无关系。”经疯哥一提醒,神棍也想到了这一层。

  随后,我给疯哥说了我家里脚印的事,他猛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说:“看来这个‘小鬼’是破案的关键,我们要重点侦破!”

  我想起疯哥刚从红灯区过来,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收获,他刚要开口,楼下又传来脚步声,我们齐刷刷看过去,原来是派出所民警,他们从四楼一路敲门上来,已经证实四五六楼的住户家都没少人。

  保安说这栋楼的八楼是空着的,没人住,这样,在询问完七楼的其他几户人家后,坠楼者是曾大志的事就算敲定了,当然,事后的DNA比对是不可少的。

  疯哥立即把这事向大队长作了汇报,为了缩小影响,队里决定对外仍把曾大志的死定性为自杀,内部则由我们组暗中进行侦查。

  我们正式接手后,派出所民警就离开了。痕迹组经过一番勘验,为我们提供了三条线索,首先,他们通过专业手法提取了地板上的脚印,在剔除了曾大志和刚才进过屋的几人后,剩下了一个“小脚印”。

  在说这条线索时,痕迹组组长叫开了他的下属,之后告诉我们,这个“小脚印”与偷秦晓梅尸体那小孩留在刑警大院的脚印相同,奇怪的是,脚印在曾大志门口就消失了,就像上次在刑警大院外消失一样。

  听到这个结论,神棍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疯哥表情倒没什么变化,我心里琢磨着,对手先去了我家扔花盆,再赶过来杀曾大志,这中间会完全没有目击者吗?

  看着神棍那害怕的样子,我不由想,难道世上真的存在能够飞天遁地瞬移的小鬼?

  否则的话,就算那人掌握开锁之术,悄无声息地进入房间,可那时曾大志并未入睡,并且他是看过法医楼视频的,识得“小鬼”的模样,怎么可能在毫无打斗的情况下着了对方的道并被推下楼去。

  “另两条线索是什么?”沉默稍许,疯哥问道。

  组长也不卖关子,接着说:“厨房垃圾桶里有倒掉的饭菜,从新鲜程度来看,是今天的晚饭,菜的种类有四种,他一个人应该吃不了这么多,此外,空气中有酒精分子存在。”

  “你是说,凶手有可能与大志一起在家里吃的晚饭?”疯哥眼里闪出一丝精光。

  “我只负责勘查现场痕迹,并将勘查结果告知于你们,至于这些痕迹与案件的关联,我不做评定。”组长如是回答。

  这个线索很重要,如果疯哥的推测成立,那么凶手很可能是曾大志的熟人!

  痕迹组的第三条线索,是在窗台上找到了一些与死者身上睡衣材质吻合的绒毛,再对睡衣进行勘验,发现睡衣胸前的部分有轻微磨损。

  说到这一条时,组长带我们走到窗台边,疯哥看着窗台,询问我:“陆扬,你觉得睡衣上的磨损是怎样造成的?”

  胸前磨损,窗台上有绒毛,意思是曾大志的胸部接触过窗台?

  可曾大志不矮,这窗台也不高,曾大志爬上窗台是轻而易举的事,没必要将胸部靠在上面发力。联系上现场无打斗痕迹,我推测,曾大志是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被人从窗台推下的,对方将其带至窗台边,之后让他上半身支出窗外,这样胸口自然就与窗台接触到了,对方再抬起他双腿,手一松,他就掉下楼了。

  听我说完,疯哥又看着神棍问:“专家,怎么样,他这个现场还原得如何?”

  之前我就介绍过,神棍破案能力不出众,还原现场的本事在队里却是数一数二的,疯哥问话后,他点头肯定了我的猜测。

  疯哥又问:“胡远死的现场找不到第三者存在的痕迹,现在曾大志这里找到了,你还觉得是鬼魂复仇么?”

  神棍愣了两秒,回答说:“不管怎样,对鬼神保有敬畏之心总是没错的。”

  疯哥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带着我们下了楼。出了单元门,我看到保安正在用水冲洗坠楼现场,就问尸体到哪去了,疯哥说他让人拉回队上法医楼了,一来是作DNA测定,二来曾大志妻儿都在外地,在他们回来前,他的尸体还是保管在单位比较好一些。

  我站在院子里,左右看了看,观察着这里的地形,单元楼前五米是绿化带,曾大志就摔在绿化带与单元门之间。

  绿化带是灌木丛,每栋楼前都有,连成了一片,一直延伸到小区门口,估计是平时很少有人打理,枝叶长得很茂盛,有近一米高。凶手杀人后,完全可以弯腰顺着灌木丛走到门口而不被发现,再趁保安不注意溜出去。

  我与神棍一直在外面盯着小区门口,曾大志坠楼前后并没有人从小区出来,如果凶手要逃,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我与神棍进入小区之后,那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死者身上,又有夜色的掩护,没人会注意到小区大门那边的情况。

  疯哥又问了保安几个问题就带着我们离开了,我本以为他会让我们都去队上研讨案子,上车后,他却说送我们回去睡觉,有什么事第二天再说,之后他自己也打了个哈欠。

  我问他不需要先回队上么,他反问我:“回去做什么?去看秦晓梅、胡远和曾大志三人的尸体?”

  我耸了耸肩,不再言语,疯哥又说:“大家这几天都没睡好,头昏脑胀的,思维也不敏捷,反而容易让对方牵着鼻子走,倒不如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把所有的线索重新捋一遍,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神棍家离得最近,疯哥先送了他。快到时,疯哥问他与胡远车子相撞的那个越野车司机情况如何了,这两次都是他去医院看的那司机,神棍说上午他去时,司机已经醒了,不过有些虚弱,他只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就离开了,准备第二天再去看看。

  “恩,司机那就交给你继续跟进吧,着重问一下他在撞车前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东西。”疯哥吩咐说。

  把神棍送走后,疯哥与我换了个位置,让我来开车。

  我以为疯哥是困了,就让他靠在椅子上睡一会,疯哥摇了摇头,点了支烟,抽了几口后沉声说:“陆扬,你别跟着神棍一天疑神疑鬼的,这样既会干扰你破案的思路,也对你的影响不好,你还年轻,提拔是迟早的事,沾上封建迷信就完了。”

  疯哥这话说得我心里洋起一股暖意,我到刑警队后,前面很长一段时间基本就是学习卷宗外加值班打杂,后面跟了疯哥,才开始正规学一些侦查技术与审问技巧,在这过程中,疯哥对我一直挺关照的。

  不过同时,疯哥这话也说得我脸上发烫,我三十不到,大学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警队,说起来是正儿八经的新时代警察,却因为从小受到的家庭环境影响,对鬼神之事一直没有特别抗拒,之前没有遇到此类案件还好,这次胡远诡异的死对我冲击很大,神棍和曾大志又时不时地渲染一下气氛,我想不动摇都难。

  现在疯哥出于一番好意与我谈起这事,我自然要表个态,立马说:“疯哥,其实我本意还是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为的,只是我当刑警的经验不足,难免有些事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就容易人云亦云。”

  “不怪你,这或许与你从小生长的环境有关,你只需记得,就算有鬼,他们也不可怕,你只管放下恐惧把他们揪出来就好,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我嗯了一声,疯哥继续说:“话说回来,神棍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他的苦楚。”

  我本来就对神棍的事情好奇,现在疯哥提起,我就顺便问道:“申哥家里是出了什么事吗?”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