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太阳照常升起(二十五)手机壳广告

原创作者:冼mx,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猪仔 只成 拍拍 宾尼 手机 单反 贴膜 10 地说 笑容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由于起得太早,平时无须一大早起床上班睡到黄朝白晏的长毛、阿蒙、曦晨一坐低就去搵周公。本来曦晨还醒着,想用手机扫车票的二维码,无奈怎么都扫不进去,一时无聊也睡着了,毕竟昨晚经过“大战”。

大只成行船的,体力好,头脑清醒,埋头激战《KOF2012》。猪仔文上微信,给尖声交代事宜,而后闭目养神,睡不着,看看两旁飞奔倒退的风景,翻翻自备的最新一期《第一财经周刊》,阅读Richard Branson的专栏。后来觉得光线太刺眼,怕会影响曦晨睡眠,便拉起窗帘。

车厢内有电子屏报站报时速,列车启动后,前十分钟的速度超慢,只有每小时41公里,红红绿绿的城中村房屋像舞台剧撤背景板般缓慢向后移动,十五分钟后开始提速到每小时153公里,列车也已奔至绿树葱郁的郊外。

“和谐号慢了很多。”同样靠走道坐的大只成说。

9点48分到东莞站,10点2分到常平站。两站下来,车厢内更换了大半批乘客,电脑主机男和携带两个小孩的湖南叔叔都已下车,前一排换上一对母女,妈妈长相标致,女儿萌态可爱。在常平停车那刻,曦晨醒来片刻,见了这对母女上车,低声赞叹“好正!”声音低得只有猪仔文听得到。

猪仔文回一句“变态”。

“我指那个妈妈。”曦晨低声嘀咕,又渐渐闭上眼。

“你继续睡。”猪仔文视线没有离开杂志地说。

这话像睡眠按钮,曦晨撇一下嘴继续睡去。

10点 11分左右到樟木头站,又一批人离去,吉出许多位置。上来一潮人,皮肤晒黑,鸭舌帽,黑框眼镜,墨绿色V领T恤,夹克背心,吊脚牛仔裤,颈脖挂台尼康单反,双臂肌肉结实匀称,左手扭动镜头,右手按动快门,一上车就到处拍。站着拍,坐着拍,跪着拍,蹲着拍,仰着着,俯着拍。拍拍座位,拍拍座位的扶手,拍拍车顶,拍拍厕所的门,拍拍窗帘,拍拍过道,拍拍餐车,拍拍乘务员,拍拍自己。镜头吱吱吱吱,快门咔咔咔咔。

“男人老狗,玩自拍。”大只成瞄了一眼,低声说。

猪仔文觉得那人面善,但一时没看出是谁,低头继续翻杂志。

“文。”

猪仔文抬头,那潮人正对着他。

“不认得我?”

“宾尼师兄,好久不见。”

“还以为你不记得我。”

“怎会。”

猪仔文见到宾尼,第一反应当然想起碧晴。

“你好。”宾尼以职业笑容向大只成打招呼,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坐下。

大只成也回应一句“你好”。

“你晒到好黑。”猪仔文说。

“是啊,每日都跑来跑去。去香港?”宾尼说。

“是啊,还卖手机手机贴膜?”

“不止卖贴膜,所有手机产品都卖,在深圳有两家店了。”宾尼一边翻看刚拍的照片,一边说话,笑容不掉下去。

猪仔文不讲话。

“你呢?还在拍电影?”宾尼的口气不无嘲笑的意味。

“哪有时间。”猪仔文笑着说。

“我去后面睡一下。”大只成离座去后面的位置坐,继续打机。说是睡,其实是借故退避。

“毕业后谁有时间,都忙着赚钱,难得你还想拍。啊!”宾尼似是灵光一闪地说,“有没有兴趣拍广告?”

“说来听听。”猪仔文显得有兴趣地说。

“我自己开发了一款手机壳,想做个视频广告宣传一下。”

宾尼端起单反,拍摄车外的风景。

“我自己就不拍了,现在拍摄纯粹兴趣,视频广告还是找人做。”

“有没有构思?”猪仔文问。

“有啊!就是拍住两只手,快速装卸手机壳,不用露面。”

“不算难。”

“是,其实考虑下,见是熟人,你来做,我都放心。”宾尼又露出职业式笑容。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