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嗷呜吓坏本宝宝段因尘

原创作者:大鱼文学,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阿宝 冰块 咆哮 医生 孩子 竟然 宝宝 什么 医院 喜欢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段因尘

1.老师,宋宝宝又迟到了!

“让一让,开水开水!”

阿宝在人群中狂奔。

咆哮敖的课,她早已因为屡次迟到成为黑名单上的S级通缉人物。今早为了排队买新鲜出炉的点心,她再次成为亡命之徒。

气喘吁吁地赶到阶梯教室时,咆哮敖正慷慨激昂地做着动员工作:

“截至2012年,中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童医师,而美国有1.46位!同学们哪,你们站起来拯救民族危亡的时候到了!”

咆哮敖激动得假发在头顶上下颤动,下面的人却兴致怏怏,对他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

阿宝捂着嘴偷笑,猫着腰试图从后门进去。

“老师,宋宝宝又迟到了!”

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吓得阿宝暴汗,全班的目光瞬间集中到她一人身上。

她恨恨地循着声源望去,居然是向来高冷的敖冰块在放她冷箭!而现在,他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拜托,她可从来没摸过此等学霸的老虎屁股,她挂她的科,他获他的奖,井水不犯河水,简直是模范和平外交,他干吗突然跟她过不去嘛!

“宋宝宝!你给我过来!手上提着什么垃圾?”

没等阿宝跳过去质问,咆哮敖气贯长虹的狮吼功就贯穿她的天灵盖,她汗着颜,在全院学生的注目礼下哭丧着脸走向讲台,不情不愿地把手里的点心袋子放在咆哮敖面前。

“不思进取的拜物主义,放着精神食粮不去汲取……”咆哮敖看到“浮光森林”几个字,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巴掌拍在半开的袋子上,话还没说完,从袋子里喷涌而出的白色乳状物直直喷向他的圆脸,灾难现场惨不忍睹。

众人一阵惊呼。

“啊呀,还我泡芙!”阿宝本能地大叫一声,她排了半小时队的战利品竟然这样惨死,阿宝甚至怀疑有一些奶油被咆哮敖趁乱舔进了嘴巴。

全班发出哄堂大笑,咆哮敖恼羞成怒地指着阿宝,气得说不出话,受气小媳妇儿似的冲去卫生间清洗满脸的白色奶油。

阿宝还在心疼那些被拍成一整坨的泡芙,咬牙切齿地去找咆哮敖的儿子敖冰块算账,刚怒气冲冲地在他旁边坐下,对方就头也不转地把一张A4纸拍在她如花似玉的脸上,嘴里不咸不淡地挤出两个字——“白痴。”

阿宝看到那张空白的实习意愿表格时,整个人立马泄了气,密密麻麻的医院名称让她看花了眼,这简直比考清华还是考北大还让人纠结。

许久做不出决定,阿宝托着圆溜溜的脑袋惆怅地叹气。

敖冰块冷眼瞥了瞥她始终空白的表格,不屑地冷哼一声。

阿宝是典型的火象星座,敖冰块缺德地打小报告已经气得她牙痒,这一声冷哼更是火上浇油,瞬间点燃她的小宇宙:“喂,你选的什么医院?”

“省儿童。”对方竟然乖乖就范,仿佛料定她会这么问一样。

阿宝却想不了那么多,一拍桌子,慷慨激昂地宣布:“我也去省儿童!”

阿宝得意地敲响心里的小算盘,去省儿童医院实习,不仅响应了咆哮敖的号召,还能尽情碾压眼前这个冰块脸,如此一石二鸟的计划几乎令她欢呼雀跃。

而后的事实却证明,她还是太天真。

2.你觉得我缺钱吗?

阿宝将意愿表交给咆哮敖,恰好敖冰块正在办公室帮忙整理数据,两人满口医学术语,阿宝站在旁边竟然一句话也插不上。

她留下表格往外走,咆哮敖却伸手招呼她:“宋宝宝啊,你过来,我交代你几句。”

虽然咆哮敖总是对她大呼小叫,但从未真正为难过她,想到还有几天就要离开他,阿宝的心中竟然泛起一阵酸楚,听话地走到咆哮敖旁边。

咆哮敖像老父亲般苦口婆心地嘱咐阿宝:“到了医院比不得在学校,整天嘻嘻哈哈是糊弄不过去的,以后跟着敖医生好好学,脑子里不要尽装着吃喝玩乐,听到没?”

阿宝满脸黑线,这到底是在关心她还是在黑她!

“当着外人的面,给我留点面子嘛。”她小声嘀咕,话说出口,囧得恨不得挖坑埋了自己,这屋子里到底谁是外人哦……

果然,旁边的敖冰块沉着脸,头也不抬地嘲讽她:“我可不想带白痴。”

一句话堵得阿宝胸闷气短,她哆嗦着手指着敖冰块,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两下才解气:“你你你,你神气什么,你牛你学什么儿科,你去学临床啊,多来钱!”

“你觉得我缺钱吗?”敖冰块气定神闲地翻了个白眼,“肤浅。”

阿宝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咆哮敖这样血气方刚的男子会生出敖冰块这个面瘫儿子,遗传定律到底有什么可信度!

阿宝揣着一肚子气离开咆哮敖的办公室,还没走远,手机里就打进一个陌生号码,她以为又是那些卖房子的广告电话,接起来就不满地吼道:“买买买,买十套!”

电话那头愣了愣,半晌,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白痴,明天七点半来医院报到。”

阿宝瞬间石化,听这声音,是敖冰块……

她正想问,凭什么呀,明明还有一周才到进院实习期,电话里却已传来一阵忙音。

后来阿宝才知道,儿童医院向来人手短缺,那是所有医学生最忌惮的地方,薪水虽然低,可是工作忙啊……因此常年人手紧缺。

她是中了邪才会自作聪明地报名去儿科受虐。

3.此仇不报非女子

实习第一天,阿宝就被敖冰块狠狠碾压成一张煎饼。

早上刚到医院,就有一个年轻妈妈抱着孩子哭天抢地地往诊室里挤,她那两岁的小孩子半小时前忽然抽搐着晕倒在地。

眼看着小小的孩子紧闭双眼,唇齿颤抖着缩在妈妈的怀里,无论妈妈怎么摇晃都不见反应,阿宝一阵心疼,她急匆匆地拉着年轻妈妈去看急诊,转身却重重撞在一堵人墙上,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眼不见为净的敖冰块。

“你也算半个医生,赶快去给孩子开点药救急!”救人要紧,阿宝暂且丢开个人恩怨,向敖冰块发出求救。

对方被她火急火燎的模样怔住,半晌才反应过来,上前查看孩子的状况。

阿宝刚凑过去,就吃了敖冰块一记眼刀。他鄙夷地扫了她一眼:“别告诉我你连小儿惊厥都不会处理。”

看她急得手忙脚乱,他还以为遇上了什么疑难杂症,不想竟是如此常规的病症,真不敢想象她怎么在医院待下去。

阿宝心虚地垂下脑袋,拼命在脑海里搜寻着关于小儿惊厥的知识,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真是中看不中用,呃,或许也并不中看……

那边敖冰块已经镇定地将小孩子平放在空病床上,手指灵活地解开孩子的衣领,伸手示意身后的阿宝:“棉布!”

“啊?”阿宝不知所措。

敖冰块不满地哼了一声,起身找了一块纱布包裹住压舌板,然后将压舌板放在孩子的上下齿之间,沉声叮嘱道:“面对小儿惊厥要保持冷静,不要大声哭叫也不要摇动孩子,让孩子安静平卧,用东西隔开孩子的牙齿和舌头,防止孩子痉挛时咬伤舌头。”

他像是说给家长听的,更像是说给阿宝听的,阿宝情不自禁地跟着把头点得小鸡啄米似的。

一切处理妥当后,阿宝长长舒了一口气,不料敖冰块似乎存心秀智商顺带秀优越,故意刁难她,挑着眉问道:“小儿频繁惊厥是因为大脑皮质哪部分没有完全形成?”

“不知道不知道啦!”阿宝气急败坏地嚷道,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对知识充满渴望,恨不得立马扎进书堆把所有理论背得烂熟。

“白痴!”敖冰块撇了撇嘴,双手插在兜里,幽灵一样从她面前晃过去,轻飘飘地落下几个字,“神经髓鞘。”

神经髓鞘?这是什么鬼?阿宝广袤的大脑里竟对这个词一点印象都没有。

智商遭到了羞辱,阿宝对着敖冰块的背影狠狠挥了几记空拳,此仇不报非女子,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扳回一局,要这个自以为是的学霸佩服得跪地求饶。

4.不喜欢和怪叔叔玩的话,漂亮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机会说来就来。

没过几天,科里来了一个持续发热呕吐的小孩子,医生初步诊断孩子可能换了脑膜炎,需要做腰椎穿以便进一步确认病情。

当然,阿宝当时根本不知道腰椎穿刺意味着什么,看到一群医生围着不肯配合的小孩子伤神,兀自嘀咕一句:“打个针而已,干吗这么劳师动众。”

敖冰块一点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用看弱智的眼神扫了她一眼,转而又开始他的敖妈妈课堂:“孩子不配合的话,穿刺很难成功,万一损伤马尾神经还可能造成孩子排泄障碍。”

阿宝对着他的后脑勺用力翻了个白眼,心下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一针可真不是随便就能扎的,必须要小孩子配合医生的工作才行。

“再叫几个有耐心的护士过来!”一群大男人实在是搞不定一个哭闹得忘乎所以的小毛孩,无奈地寻求护士的助攻。

阿宝看着孩子哭得嗓子嘶哑,全身乱颤,于心不忍,不由自主地想要走过去帮忙。

“实习护士不要捣乱!”心烦意乱的某个医生没好气地对她说。

她窘迫地愣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身后的敖冰块忽然用手肘撞撞她的后背,她吃痛地转头瞪他,他素来欠打的冰块脸却难得显得温和:“就当疾病乱投医了,你去试试。”

阿宝有一瞬间的晃神,她一定是老眼昏花才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罕见的鼓励。

什么叫乱投医啊?她这么童叟无欺老少皆宜的少女很会哄小孩好嘛!

阿宝忽然恢复自信,无视其他实习医生怀疑的目光,走上前去,伸手拉住孩子的小手握在自己温暖的掌心,柔声道:“不喜欢和怪叔叔玩的话,漂亮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众医生暴走,作为同届,凭什么他们是怪叔叔,她是漂亮姐姐!

令人惊叹的是,孩子的哭声竟真的变小了,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阿宝。

这时,阿宝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纸包,一层一层打开后,竟是两个完整的泡芙!天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么实在的零食!

只见她将一个泡芙送至孩子嘴边,自己愉快地吃起另一个泡芙,甜蜜的奶油香气在狭小的空间弥散开来,孩子不再哭泣,跟着阿宝一起津津有味地吃起泡芙,挂着泪珠的小脸上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众人再次汗颜……

敖冰块趁着孩子注意力被转移,手脚利索地迅速抽取了适量的脑脊液,等到孩子反应过来哇哇哭泣时,取样工作已经完成。

二人默契的配合像是久经训练一样,众人忍不住鼓掌称好,阿宝也傻乎乎地跟着啪啪拍手,一转脸,发现敖冰块正半眯着一双桃花眼,兴趣盎然地看着她。

她忽然觉得全身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酥麻,别扭地移开目光。

“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做腰椎穿刺吗?”敖冰块一边收拾器皿,一边问阿宝。

阿宝已经开始认真温书了,只是在学霸敖面前,自己那点知识储备简直拿不出手,不得不忍辱负重地把他的每日一虐悉数记下。

“抽取脑脊液以便检查其中的血细胞和蛋白质的含量,有助于诊断神经系统的疾病。”不等见阿宝出丑,敖冰块就耐心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转脸对阿宝露出洁白的牙齿,“跟着我好好学,还是有出路的。”

阿宝看着敖冰块挺拔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处,足足愣了三分钟都没回过神来。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敖冰块吗?她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对她那么友好过。

她回味着敖冰块那抹比铁树开花还难得的笑容,忽然觉得脸颊一阵发烫。

5.

医院新的排班表贴出来时,阿宝挤在一群人里踮着脚查看自己被分到哪个科室,无奈身高太虐,满眼都是前面人的后脑勺。

恰好敖冰块抱着一堆医学书从旁边经过,一把将人堆里上蹿下跳的阿宝拎了出来,好整以暇地问她:“耍猴呢?”

“要你管!”阿宝努力挣脱他的魔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孜孜不倦地继续往人堆里扎。

“NICU,今晚开始。”敖冰块长臂一伸,又把她拎了出来。

“我不信我不信!”阿宝苦着脸把头摇成拨浪鼓。

“我推荐的。”敖冰块对着阿宝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愉悦地长腿一迈,扬长而去。

阿宝愤怒地蹲在原地画圈圈诅咒他,这个畜生,自己不想过了干吗拉她下水!

NICU就是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相当考验个人的专业素养和技能,她这样的学渣在那里岂不是被秒得渣都不剩。

果不其然,当晚科里就转进一个生命迹象微弱的早产儿,她被敖冰块点名去手术室打下手。

手术室里的气氛异常沉闷,小婴儿孱弱的呼吸牵扯着每个人的心。

“多巴胺四伽码,混入五伽码多巴酚丁胺。”敖冰块转脸交代阿宝准备升压剂,“记住……”

“知道,用最细的针筒。”不等敖冰块说完,阿宝就着手拆开崭新的针筒,“一伽码就是一微克,一微克就是一百万分之一克。”

阿宝得意地晃着脑袋,还想虐她,没那么容易。

阿宝才不会告诉敖冰块,现在的她勤奋得连自己都害怕,每天抱着厚厚的一本医学书猛啃,连她的亲妈都试图劝她不要那么拼。

她扬着眉把针筒递给敖冰块,却见他正对着听诊器哈气,还伸手招呼她一起。

臭流氓!阿宝的脸颊一片绯红,脑海里YY着两个人相互抵着脑袋对着同一个听诊器哈气的画面,真是让人脸红心跳!

“喂,你干吗!”敖冰块瞥见满面潮红的阿宝愣在原地,用力戳了下她的脑袋,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

“敖医生,好了吧。”主治医生顺手接过敖冰块手中的听诊器,试了试温度,满意地点点头,忽然也转脸看着一脸茫然的阿宝,循循善诱道:“要提前哈气弄暖听诊器,因为早产儿胸部只要接触到冷冰冰的听诊器,就可能心脏停止运作。”

敖冰块点头表示赞同。

阿宝被这师徒二人气死了,她现在是人尽可师了吗,怎么人人都习惯在就诊前给她上一课!

她趁敖冰块低头查看患者情况时,冲着他张牙舞爪,目光触及他专注冷静的面庞时,忽然失了神。身穿白大褂的敖冰块正屏气凝神地配合着主治医师,薄唇紧抿,剑眉微蹙,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精光。

阿宝突然觉得,他专心做手术的样子,看上去竟然……有点……迷人……

她努力摇了摇自己不争气的脑袋,试图中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敖冰块转脸找镊子时,瞥见她一个人呆傻傻地站在后面摇头晃脑,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6.就是她,是她和敖医生一起抢救了你们家的孩子!

手术后,阿宝气恼恼地冲进休息室,甩手关门时,似乎撞上了什么硬物,她一抬头,竟然是敖冰块跟了过来。

“喏,别说我们这些医生没人性。”他虎着脸,别别扭扭地把手里攥得微微变形的纸袋扔在桌上,唤小狗一样努努嘴,“拿去吃吧。”

阿宝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打开纸袋,竟然是她最爱的“浮光森林”脆皮泡芙!

“咳!”敖冰块轻咳一声,傲娇地说,“我妈昨天送来的,我不吃才给你的。”

美食当头,阿宝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敖冰块计较,目光触及纸袋上数字喷码,疑惑地问他:“咦,生产日期怎么是今天?”

“废话真多,难怪成绩不好!”敖冰块像是做了亏心事被人发现一样,绷着一张脸出了休息室。

空气里漂浮着一个个粉色泡泡,阿宝捧着鼓鼓囊囊的纸包,心里像是住了一个小奶猫,不时伸出舌头舔舔她的心脏,全身心一阵酥麻。

她很不厚道地在休息室吃光了所有泡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护士站。

刚走到门口,阿宝就被乌泱泱的人群吓了一大跳。

一起值班的护士姐姐冲她招手:“就是她,是她和敖医生一起抢救了你们家的孩子!”

阿宝还没摸清楚什么情况,就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为首的一个中年伯伯将一面锦旗交到阿宝手里,感激涕零地握着她的手说道:“敖医生不肯接受这面锦旗,拜托你一定要代他收下我们的心意!”

阿宝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是白天在NICU抢救过来的早产儿的家属,他们为表感激给医护人员送来写着“妙手回春”字样的锦旗。

阿宝的心底涌上浓浓的感动,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胸无大志的她会做出如此有意义的事情,她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要更努力地工作。

只是,代敖医生收锦旗这话怎么讲……她又不是敖医生的什么人……

7.嗷呜嗷呜嗷呜!

阿宝把锦旗给敖冰块送去,那时正是午饭时间,诊室里只有敖冰块一个人正对着电脑做病情分析,旁边的杯面已经泡得发花。

“本宫带你下馆子!”阿宝笑得慷慨,把敖冰块往外面拽。

恰好有刚进医院的新护士前来熟悉工作环境,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柴火妞,竟然凑在一起明目张胆地八卦敖冰块。

“帅医生,你叫什么名字?”不知谁喊了一声,一群姑娘娇羞地笑作一团。

阿宝乐不可支地想要大肆宣扬一番:“他叫敖……”

“叫我敖医生!”敖冰块干笑两声,一把将阿宝拖出了医院大楼,虎着脸威胁道,“宋宝宝你活腻了!”

阿宝捂着嘴咯咯笑,早就听说名字是敖冰块的死穴,今日一试,果真不假。

她心情愉悦的哼着小曲儿,一顿饭吃得喜气洋洋。她握住了敖冰块的把柄,以后岂不是可以尽情为非作歹,想想都忍不住兴奋。

阿宝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儿童医院的工作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享受这段美好时光,决定去留的考核就来了。

敖冰块是医院邀请过来的优秀实习生,实习期间不仅表现突出,百忙之中还抽空在权威期刊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科研论文,留在医院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阿宝的前途就十足堪忧了,她的成绩向来羞于示人,否则也不会屡次遭到敖冰块的羞辱,这种实打实的考核简直是要她的命。

她厚着脸皮去求敖冰块给她开小灶,眨着星星眼拜托他,他却对着一本全英文的医学书圈圈画画,眼皮都不抬一下。

“敖医生!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的全名告诉所有小护士!”阿宝见他不吃软,转而放出硬招。

敖冰块的名字堪称医院十大未解之谜之首,因为他在医护人员名单上的姓名处竟然就炫酷地写着“敖医生”三个字!

这种神秘感显然助长了他的异性缘,护士站好多年轻的小护士对他垂涎三尺,多次向阿宝打听敖医生的大名,阿宝迫于敖冰块的淫威,强行压抑着每个少女都有的那颗不断骚动的八卦之心,差点憋出内伤。

敖冰块的一张脸顿时黑了下去,凶神恶煞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试试看!”

阿宝讪讪地笑笑,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

她苦恼地撑着脑袋坐在敖冰块对面发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怎么觉得腹黑的敖冰块厉害起来比嬛嬛还让人猜不透。

“干吗,做好你本分的事!”敖冰块受不了阿宝那笔直的目光,酷酷地发号施令。

阿宝醍醐灌顶似的点点头,想想还有三俩天就要考试,就算临时抱佛脚,佛大概也只会一脚把她踹开吧。

她每天依然蹦蹦跶跶,抱着等死的心态在敖冰块的羞辱中迎来了考试。

一看到考卷,阿宝整个人就惊呆了,要不是命题人旁清清楚楚地写着陌生的名字,她简直怀疑卷子是敖冰块出的。

那些知识点几乎都是敖冰块曾经用来羞辱她的,她当时愤愤不平把它们刻在脑子里作为耻辱铭记,谁知道今天竟然派上用场。

敖冰块简直比划重点还靠谱!她忽然对他充满了崇拜,胸有成竹地奋笔疾书。

“嗷呜嗷呜嗷呜!”

一考完试,阿宝就打了鸡血一样,一路嚷嚷着冲进敖冰块的办公室。

脚还没跨进门,就被敖冰块拦在了门外,办公室里传来其他医生的哄笑声。

“别叫了!比母猪发情还难听!”敖冰块伸手捂住阿宝的嘴。

阿宝忽然明白了敖冰块的不自在,她竟然因为过度兴奋踩了敖冰块的雷区。

没错,敖冰块的大名就叫敖午……嗷呜……

敖冰块一路把阿宝拽到没人的角落,温暖的手掌几乎覆盖了她半张脸。

第一次离得那么近,阿宝的心脏擂鼓一样突突狂跳,她忽然拨开敖冰块的手,鬼使神差地问他:“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从她看到考卷那一刻起,这个想法就在她的脑海里飘来飘去。

她回忆起敖冰块的屡次刁难,心里竟然涌上一股暖流,莫非他一直用心良苦地在帮助她?

敖冰块看着她绯红的脸,忽然故意板着脸,义正词严地责备她:“这种话难道不应该让男生先开口说吗!”

阿宝的心脏猛地一悸,大脑里放起了璀璨的烟火。

“你什么时候……”

她想问敖冰块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话没说完,对方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

8.

阿宝捂着突突狂跳的小心脏给闺密报喜,讲电话时,激动得声音都忍不住颤抖。

“太不可思议了,敖冰块竟然也喜欢我!”

“你也觉得不敢相信吗?”闺密的声音竟显得鄙夷。

阿宝不满地嚷嚷:“对啦,不行吗!”

“拜托用你的猪脑子想想,你不漂亮,不聪明,不温柔,他这样万花丛中过的人为什么要喜欢你啊!”闺密毫不客气地撕破了美好的幻象。

是啊,连她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人气这么高的敖冰块又怎么会喜欢她,大概是在拿她寻开心吧。

想到这儿,阿宝整颗心顿时蔫成了霜打的茄子。

生平第一次,阿宝试图去躲避,她不敢见到敖冰块,深怕他把嘴角弯成钩子,轻蔑地告诉她,“呦,宋宝宝,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可别当真。”

她没出息地请了一周假,敖冰块的电话她不敢接,短信也不敢看,在家躲了一周,提心吊胆地迎来新的一周。

她决定了,她要拜托护士长帮她调班。

刚走到护士站,胳膊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钳住,一阵阴冷的风从耳畔吹过。

她一转头,吓得捂脸。

略显憔悴的敖冰块满脸怒容,大力地掰开她的双手,气势汹汹地吼道:“宋宝宝你也知道自己没脸见我!”

“那么凶,我就知道你骗我!”阿宝惨兮兮地瘪着嘴,“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

敖冰块花了半分钟才理解她的意思,原来她这些天躲着他,是在纠结这件事,他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唐突吓到了她。

怎么会是骗她呢?没有人会想到,敖午为了追宋宝宝,下了好大一盘棋。

大学时总是听父亲提到这个令人头疼的宋宝宝,他一直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生能让育人有方的父亲那么伤神。

他特地选了父亲的公开课,多次在课上见识了她的威力,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把向来严谨的父亲搞得焦头烂额,那种小小的憨傻牢牢抓住他的心。

枯燥繁琐的医学院生活里,宋宝宝成了他唯一的光亮,她身上那种天生的明媚总能轻易触碰他的心弦,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欢,好多次都差点忍不住去调侃她几句。

他仔细考虑过,她虽然憨傻,但是心细有耐心,非常适合和小孩子打交道,因此专业分向时,他放弃了众多热门方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儿科,而后又用激将法诱导她一起进了儿童医院。

他煞费苦心地做了那么多,就是想要时刻待在能看到她的地方啊。

“宋宝宝,我现在很清楚地告诉所有人,我喜欢你!”敖冰块忽然吃错药一样大声对她说,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上久久回荡,引得众人不断拍手调笑。

太浪漫了太浪漫了,阿宝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她不敢相信冰山一样高冷的敖冰块竟然为她做出这么炫酷的事情,她痴痴地看着敖冰块的脸,半晌,才憨憨冒出几个字:

“好巧,我也是。”

这大概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哎,我喜欢你。

——好巧,我也是。

(完)

版权声明

本内容禁止转载,如果任何合作意向和疑问,请直接与花生故事联系。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