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边陲

原创作者:俞鑫童鞋,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宋体 16 麦勇 陆乘风 猫头鹰 像是 女子 忽然 村长 一个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九章 老村鬼影

  吃过早饭后,川子便迫不及待地扯着几个哥们去村子里溜达,陆乘风本来不太想去,但想想昨天已经答应了川子,只好也跟着一起去了。

  淡水村处在群山的环绕中,加上是山的背面,阳光根本无法照射进来,远远望去,一排枯木遍布,死气沉沉的老山背后,藏着偶尔只露出一丝光线的太阳,太阳似乎也畏惧了这诡异的老村,诅咒着它永远也无法得到光明。

  老村的白昼犹如林子里的黄昏,被笼罩在一层黑压压的阴沉之中,看不到任何生气。

  村子还是保持着几天前的模样,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就连农村里常有的鸡飞狗跳的声音也是不见,陆乘风和同伴们奇怪地在泥泞的村道上徜徉着,不时有人从窗子里,或从门缝里探出头来,怨恨地,充满敌意地望着他们。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挂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判官面具,那红幽幽的双眼仿佛会活动一般,盯着这群外乡人发出恶毒的狞笑。虽说是在白天,陆乘风一行人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路上村民都像看耍猴般地盯着他们看,陆乘风等人感到很不自在,他认为村里人一定是对他们这群身穿军装的外乡人心存芥蒂,打算找几户人家好好拜访下,套套近乎,毕竟还得在这村子里呆上一段时日,弄得彼此都紧张兮兮的总是不太好,然而,每当他们朝着村居走去时,那户的村民都会很快地锁紧了门窗,任凭他们怎么敲打都不开门。

  这村子当真古怪得紧,陆乘风几人数次拜访无果后,渐渐有些垂头丧气起来。

  “看来是咱国军不得民心啊!”老柯苦笑着揶揄道。

  现在的国军已是强弩之末,回天无术了。众人心中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此时此刻经老柯再提起时,心中又是一阵灰冷。

  见众人都沉默寡言,颓唐不堪,陆乘风忙打转话题:“我们还是去村长家看看吧,或许能问个明白。”

  “这不太好吧……我看这些村民对咱们都不太友善,要是去了村长那说不定把我们给扣住了,再转交给共军,还不把咱们当战犯给毙了啊……”麦勇不无担心地说了一大通。

  陆乘风一听这话极为不高兴,没好气地瞪了麦勇一眼,吼道:“一个小村长怕他个鸟?想当年老子们在西北混的那会儿,胡老总是响当当的西北王,别说是什么村长,就连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见了也得给咱们几分薄面!”

  众人直听得是心潮澎湃满脸豪情,先前那些畏畏缩缩担惊受怕的情绪一扫而光。

  陆乘风转身就要走,身后却又传来麦勇战战兢兢的声音:“可是师长.....”

  “还有什么事?”陆乘风不耐烦地问道。

  “咱们的枪没了……”麦勇说完便不做声了。

  陆乘风忽然停住了,回过头来目光严厉地盯着麦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麦勇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但就是不说话。

  陆乘风又看了看猴子,这事儿只有他们俩知道。猴子见陆乘风望着他,眼神躲躲闪闪的,陆乘风“哼”了一声,耍出了一句话:“你们要是不敢去,老子一个人去!老子就不信一个村长能翻的了天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着村长家中走去。

  同伴们都愣住了,他们很少见到陆乘风发这么大的火,猴子不知道是出于内疚还是被这位大师长的威势震慑住了,陆乘风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一屁股跟了上去。老柯和川子见猴子走了,迟疑了一下,也纷纷地跟上了队伍,冷清的村道上,只剩下麦勇一人悻悻地站在原地,望着几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忽然,麦勇感觉得后脖颈冷飕飕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像是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他,麦勇一个激灵转过头去,却是没发现任何东西。

  眼睛?

  麦勇抬头看了看天,一抹巨大的乌云黑压压地悬挂在他头顶上,仿佛整个天空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眼睛,白云是眼白,乌云是眼珠,死死地盯着那些深藏在老村里的秘密,也死死地盯着这个茫然无助的外乡人。

  麦勇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冷意,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诡异的山村。麦勇没命地奔逃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也逃向哪,房屋一间间地从他身边掠过,那一对对深藏在窗子里恶毒的双眸,仿佛一张用荆棘编织成的巨网,层层地将他包裹住,让他浑身刺痛,让他无处可逃。

  也不知跑了多久,麦勇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蹲在地上喘粗气,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他眼前一晃而过,麦勇吓了一大跳,站起身来四处张望,这不望不要紧,一望差点把麦勇的魂都给吓没了。

  他发现四周全是一个一个隆起的小土包,土包前歪歪扭扭地插着木牌,大部分木牌已经腐朽得不成模样,而有些则看起来比较新一点。

  这些是……墓碑!

  麦勇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来到了一大片坟地里。

  坟头上都稀稀拉拉地长满了杂草,在昏暗的天色下迎风乱摆,如同鬼魅。四周不断传来乌鸦沙哑悲凉的怪啼,像是在唤醒沉睡在棺材里的亡灵。麦勇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额头上冷汗涔涔,身子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就在这时,他的手却忽然碰到了一个毛绒绒湿漉漉的东西。

  “啊!”麦勇哇哇怪叫着,将那东西使劲摔在了地上,那东西发出一声凄惨的长啼后,就渐渐息了声。

  见那团毛绒绒的东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麦勇壮着胆子,随地捡起一根枯树枝搁在它微微伸展的翅膀下,轻轻一挑,将那东西就地翻了个身。

  原来是只猫头鹰,很显然,这只猫头鹰已经死了,毛羽蓬乱,瞪着一双凄冷的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麦勇。麦勇误伤了这个无辜的小生灵,心中不禁有些歉疚,想挖个坑将它草草掩埋了,但当他的目光落到刚才拨弄那猫头鹰的树枝上时,却发现上面竟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许多乳白色的蛆虫。麦勇有些奇怪,哪里会有这么多蛆呢?麦勇蹲在地上,仔细拨开了猫头鹰湿漉漉的灰白的羽毛,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只见猫头鹰腹腔已经被蛀了个大洞,洞里蠕动着一大堆个头肥硕的蛆虫,正贪婪地啃食着猫头鹰腹腔内已经发臭的内脏。

  麦勇只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滚,背过身去“哇”地一下呕出了几口酸水。

  “真他妈的恶心!”麦勇擦了擦残留在嘴角淡黄色的酸水,心中骂道。

  然而,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时,忽然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

  这猫头鹰已经腐烂成这样,少说也死了三四天了,那刚才那声凄惨的啼叫又是……

  就在麦勇心念电转之时,他忽然闻到了一阵更大的腐臭味,这股臭味明显不是猫头鹰身上发出来的,有点像腌肉变质后的味道,与此同时,身后飘来一阵怪桀的女子笑声,那声音阴冷无比,像是贴着麦勇的耳朵发出来的,麦勇浑身汗毛直竖,像是掉进了冰窖子里头,心都凉了,腿脚也似乎变得不听使唤了,像灌了铅般沉重。

  “谁……谁在后面?”麦勇猛地一回头,发现不远处的几个杂乱无章的坟头间,一个模模糊糊的白影子一闪而过。

  “妈呀!”麦勇吓得哇哇怪叫,拔腿便跑,大大小小的坟头一个一个地从他身边掠过,背后却仍旧源源不断地传来那阴冷至极的笑声,如同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大蟒蛇,要将活生生地给吞进肚里。

  这时,阴沉的天空中忽然乌云翻滚,响起了几声沉闷的雷声,继而狂风大作,眼看暴雨将至。

  麦勇额头上冷汗直冒,上衣也全乎被汗水所浸透,紧紧地贴在后背上,脚步随着雷声一惊一乍。

  “砰!”一声巨响传来,一道光华四溅的闪电将麦勇旁边的一棵水杉树劈成了两半,麦勇吓得脸色惨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快要跳出来一般。

  闪电消失后,被劈断的水杉树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精神几近崩溃的麦勇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拼命地朝着那个人影跑去。

  “救命啊!”麦勇边呼号边哭丧着脸奔向那个人影,然而那身影却似乎并没听见一样,依旧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走得近了,麦勇这才看清,那身影原来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女子背对着他,赤裸着双脚,脚指甲上涂满了腥红色的指甲油,蓬乱的头发无力地耷拉在肩膀上,一袭罗稠白裙遮盖住了大半个身子,那白裙像是很久没洗过了,微微有些发黄,到处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黄褐色斑块,污秽不堪。

  麦勇正欲上前去搭讪,却渐渐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女子一直向前半弓着身子,一双惨白的手臂毫无生气地垂在空中,随着狂风不住地四处摆动,仿佛不是她自己的手臂,而是后来接上去的一般。这时,暴雨像是临盆产妇肚子里的孩子,经过一番苦痛挣扎终于钻出了产道,顿时瓢泼倾盆。

  暴雨拼命地拍打着女子苍白的身影,而她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一双手臂随风摇摆。

麦勇狠命地咽了口唾沫,用手不断揩去脸上顺流直下的雨水,这时,他惊讶地发现,女子的手上,脚上不断有暗红色的液体渐渐滴落下来,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那暗红色的液体最后竟汇集成了一股小水柱,随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染红了四周的一大片区域。

就在此时,女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笑。那笑声冰冷彻骨,如同鬼魅,竟与麦勇在坟圈子里听见的一模一样!

  “啊!”麦勇惊叫了一声,瞳孔急剧伸缩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暴起,想跑,腿却像被人给钉在了地上,一步也迈不开。

  忽然,那白衣女子半弓着的身子竟慢慢地直立了起来,伴随着几声“咔嚓,咔嚓”的怪响,像是骨骼摩擦所发出的声音。白衣女子完全站直后,又极其缓慢地转过脸来,她的动作十分机械化,像是被操控着一般,动一下,停一下,怪异至极。

  待她的脸完全暴露在麦勇的目光之下时,麦勇不禁屏住了呼吸。蓬乱冗杂的头发下,隐隐约约可见她惨白的脸上坑坑洼洼,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暗绿色霉斑,乍看之下褶皱不已,像是让人将皮给硬贴在骨头上一般,随时都可能掉下来,血丝暴涨的眼睛里只有白仁子,看不见黑眼珠,下巴尖尖的像是个倒立的三角形,浑浊的血水一滴一滴的顺着下巴不住地滴落。

  歇斯底里的恐惧如同小山一般压在麦勇心头,让他几乎窒息,他想叫喊,可舌头像是打了结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他发疯似的跑开了,连滚带爬想要摆脱这个恐怖至极的女人,可眼前却总不断浮现出那女人腐败的面容,耳畔回响着她凄厉悲惨的笑声,失魂落魄的麦勇慌不择路,却不想脚下一紧,被一根粗大的枯树枝绊倒在地,身子一歪,重重地朝着山谷中滚落下去……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