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独角兽的眼泪

原创作者:飞魔幻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修依 雅莉亚 独角兽 克里斯 公主 时候 高塔 诅咒 水晶球 公爵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Annariebel月光从高塔的小窗漏进来,映在我黑色的面纱上。夜半的风吹动古旧的书页,我合上那本从上代祭司屋子里找到的黑魔法书,一抬头望见了安静躲在墙边的铜镜。黑色的面纱下面隐约可见青黑色的纹路。我叹气走下高塔。身后,吹起阴冷的风,将古老的书重新打开,又翻回了那一页。Chapter.1我站在高塔的窗边,正巧能看见王宫的花园里那个粉红色的像小鹿般雀跃的身影。今天是西征的将士回宫的日子,雅莉亚公主一早便换上了她最华贵的裙子,候在那里。我托起桌上的水晶球,西征军大获全胜,克里斯公爵一定会趁机在国王面前责备我先前反对西征的提议,那个该死的老头虽然只剩半条命,但却始终不忘对我的排挤。是的,我的父亲便是死在了二十年前那场和他的较量里,我继任祭司这五年来,他没有一刻不在想着要除掉我。走到大殿的时候,正撞上修依披着战甲向国王进贡此战的战利品。他拿起一颗晶莹的紫水晶走向前去,递到雅莉亚公主的面前,她笑靥如花地接了过来。“这不是祭司大人么?这么用空来参加我们的庆功宴?”克里斯公爵站在修依的右边,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修依转过身来,朝我点头微笑。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转过身时,听见修依轻声的叹息。小的时候,父亲并不允许我和修依来往,原因只有一个,他是克里斯家的人,将来只能是我们的敌人。可是每当我孤单地被锁在高塔里练习魔法的时候,他都会偷偷地爬上来,给我带来新奇的玩意和美丽的花。虽然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点上油灯,继续翻阅着那古老的魔法书。书上说,在月圆之夜将独角兽的角配以独角兽的眼泪,便可洗去一切恶毒的诅咒。我不禁碰了碰面纱背后的脸颊,青黑色的咒印随着我的衰老已经越来越大了。可是,独角兽根本不会流泪,又何来的眼泪呢?我合上书,这或许只是个美好的传说罢了。王宫里传来舞会的乐曲,我想起了修依,十岁那年分开后,我便甚少与他说话。我无心与克里斯家争权,我只是想除掉我脸上那可恶的咒印。可是我做不到。Chapter.2雅莉亚告诉我,本来国王都答应了她要加冕修依为她的丈夫,可西方的敌国突然又举兵进犯,还没歇到三日,修依就又得出征了。她拉着我的手,目光纯真而清澈地看着我,“祭司姐姐,我想知道修依什么时候能回来,你用水晶球占一下好不好?”她说的时候,脸颊泛起浅浅的红。是呢,修依回来的时候便是娶她的时候。我拿出水晶球放在面前,小时候修依说长大了一定会带我离开高塔,我说不会。他固执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回答他。那时候修依气急败坏地跑了,许多天都没再来找我。水晶球突然发出青黑色的光,雅莉亚被光刺得生疼叫了出来。“出了什么事了么?”她问道。“没,水晶球坏了。”我说着,连忙拿黑布将它包裹起来放回盒子里。雅莉亚赖在高塔里央着问我修依的归期,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将她赶了出去。水晶球里出现了修依满身是血的脸,青紫色的皮肤。雅莉亚走后,我不止一次重新占卜着水晶球,可出现的始终是这个画面。窗外的风突然就吹灭了油灯。我呆坐那里,心陡然疼了起来。当咒印出现在我脸上的时候,父亲死的时候,当克里斯将修依从我身边拉走的时候,当修依说雅莉亚向他求婚的时候,心从来就没有这么疼过。因为水晶球是不会出错的。修依是真的会死。Chapter.3修依受了重伤,是后任的骑士长送回来的,虽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但所有的医生和牧师都束手无策。国王宣布修依死后会为他举行盛大的葬礼,大殿上,雅莉亚异常冷静地坐在那里。她望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救救修依。”她这样说道,深夜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纱裙不知何时从王宫溜到了高塔里来。“我是巫师,并不是引魂的死神,生与死我说了不算。”“你可以的。”她看着我,眼里发出异样的光,“那日你不在,我来找你时翻看了你桌上的书,那书上说有办法的。”我猛地回过头,书上只有一本书,是那本上代祭司下令封存的黑魔法书。“只要在月圆之夜穿上白色纱裙,将灵魂献给月神,月神便会实现你的愿望。”她说道,拽住了我的手。“那样的话,你会变成野兽,只能在月蚀的时候短暂的恢复人形。将灵魂献给神灵,便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除。而这个秘密也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我盯着雅莉亚,突然觉得她很陌生,一直以来我只认为她是个娇身冠养的小公主。我只认为修依不会喜欢上这个头脑简单的女人。但她在我面前异常的坚定。“我不后悔。”她说完,便闭上了眼。我只能默默的念下咒语,白色的光芒逐渐将雅莉亚的身影淹没。光芒退去后,她以另一个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我右边青黑色的咒印骤然抽动了一下,悲伤的情绪蔓延上来。雅莉亚变成了黑色的独角兽,我将她送到城外的森林里。临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我,向我深深低下头。修依醒过来的时候,王宫里传来雅莉亚公主突然中毒的消息,那是我用青蛙和蛇伪装的假的雅莉亚。他睁开眼,迷糊地看着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是你救了我?我记得我中了毒箭跌下了马,然后……”“不要想了。”我说道,转身准备出去,却被修依拉住了。“这里没有人,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话?”他说道,挣扎着站了起来,“难道你是因为我和雅莉亚的婚约而生气么?”我没有回答,我想起雅莉亚,那个时候她坚定的眼神,让我觉得很惭愧。是的,我自以为很爱修依,但最后主动提出奉献灵魂的却是对魔法一窍不通的雅莉亚。“我本来想的这次再打一次胜仗就向国王提出辞去骑士长的职务……”“够了,你到底明不明白?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儿子,你是克里斯家的人,你是赐予我这个诅咒的仇人的后代!”我扯下脸上的黑纱,青黑的印记已经蔓延上了大半张脸,“我都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年可以活,它每天都在不停地扩大,我找不到解除的办法。你知不知道!”修依听到这里,垂下了手。“如果没有这个诅咒,你会接受我么?”脑海里突然闪过那本书上的话,在月圆之夜将最宝贵的心之血配以独角兽的眼泪,便可洗去一切恶毒的诅咒。我感到自己的心紧紧地抽动了一下。我回头看了修依一眼,他正失落地坐在床上。对不起。Chapter.4我和雅莉亚约好,每个月圆之夜便到高塔见面,告诉她修依的近况。她每次来的时候,身上都有着不同的伤,许多地方已经结痂。当我用药酒为她擦拭的时候便会问她,你后悔么。她从来都只是摇头。修依因为公主中毒,他正忙于四处寻访名医。那个用青蛙和蛇做的假的雅莉亚,骗过了全国所有的医生和牧师,也骗过了修依,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再来高塔找我。我继续翻阅着那本泛黄的黑魔法书,书的后半部分写着,灵魂献给神灵的人没有解救的办法,除非有另外的人愿意用灵魂换回她的灵魂。面纱下的咒印又在慢慢的扩大,左边的眼睛也覆盖了一半了。我想,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国王把所有人叫到王宫,他很生气地指着修依的鼻子吼着。“公主中毒都三个月了,你们这群饭桶连个解药都找不到!?再这样下去,全都给我去死!”我站在一旁,看着克里斯公爵也是灰头土脸的垂着头。“传说,独角兽的角可以解百毒……”脸上的咒印抽动了一下,引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缓缓地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了我。“独角兽是传说中的神兽,你怎么确定一定就存在?”克里斯公爵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我愿意去找。”修依打断了他的话,他看了我一眼,“请允许我和祭司大人一同寻找公主的解药。”他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有些诧异地望着他。国王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头。我跟着修依住进了城堡外森林的木屋里,那本是猎户遗弃的小屋,很小的时候,我们曾偷偷地跑到这里相见。“如果,真的找到独角兽,你会取它的角么?”木屋里,修依正打扫着房间,我坐在桌前,突然问他。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我:“为什么不会?”“独角兽被砍下了角便会死去的。”我平静地说。修依沉默了片刻,突然走过来拉住我的手:“等救回了公主,我会拒绝她之前对我的求婚。到时候,我辞掉骑士长的职务,我们离开王宫好不好?我不管你还可以活多久,就算只有一天,我都不会再丢下你。”我望着他,眼里竟有些湿润的感觉。“无论你怎样对我冷漠,但我还是会陪着你,索米雅,我爱你。”他说道,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有很久都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了,穿上了祭司的黑袍我就失去了自己的名字。我就是王国唯一的大祭司,没有人可以叫我的名字。被修依握住的手变得温暖起来,一阵暖意传到胸口。青黑的咒印已经蔓延到了左眼眼角,我突然间就下了决心。是的,因为我没有时间了,这是我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Chapter.5月圆的时候,我支开了修依独自回到了高塔。雅莉亚来得很早,她看见我,跳跃着跑了过来。上次结痂的地方已经好了,我轻轻地摸着她的长角,告诉她修依的近况。“修依后天会去森林里狩猎,你想不想见他?”我轻声说着,我并没有告诉过雅莉亚我用青蛙和蛇伪造了一个假的公主。她有些犹豫地看着我,我朝他笑道,拿出一瓶药水。“这瓶药水可以让你暂时避开月光的照射,这样你可以短暂地恢复人形。但是你记住,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这个药喝下去便会立即生效,所以你一定要把握时间哦。”我说的时候,转过头抚摸着她的后背。那伪装的微笑,一转身便淡了下去。我将药瓶挂在雅莉亚的脖子上,她看上去很开心地跑开了。我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就想起了那个有着纯洁的眼瞳总缠着我占卜的雅莉亚公主。“对不起。”我轻声念道,闭上了眼。我对雅莉亚撒了谎,那瓶药水的确能够避开月光,但却不是立即生效并且并不能持续一个小时那么久。所以当喝了药水走向修依的雅莉亚,在修依的眼里仍是一只黑色的独角兽。修依一只手将我护在身后,另一只手迅速地拔出腰间的佩剑朝雅莉亚砍去。剑身命中了雅莉亚的腰,她发出了痛苦的悲鸣声。很快修依就将她制服在地,我缓缓地走上前去,雅莉亚躺在地上,眼神里充满着痛苦和不解。修依割下了雅莉亚的长角,一脸欢快地朝我跑过来。“独角兽的角必须立即磨成粉末给公主服用,你先回去吧。我想……安葬这只独角兽。”我轻声对他说道,修依回头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独角兽,点了点头就很快地向王宫跑去。就在他消失在视线的那一刹那,雅莉亚的药水终于发挥了效力。她渐渐地恢复了人形,失去了独角的她,脸上失去了完整的皮肤。“为什么?”她望着我,虽然失去了容貌,但那双灵动的眼眸依然清澈如旧。“因为只有你才能解除我身上的诅咒。”我走到她面前,取下脸上的面纱,青黑色的印记几乎布满了整张脸,“这是克里斯家族对我的父亲和我下的诅咒,当这青黑色的印记蔓延到整张脸以后,我便会死去。”“那么……修依他……”她低下了头,腿开始变得模糊,药水的效力很快便要消失了,“他是想要救你才会那样做对吗?”“是。”“你爱他?”“是。”我将面纱戴好,我看见雅莉亚的眼里积聚出晶莹的泪光,我摸出腰间的瓶子,“我和修依从小在一起,因为克里斯公爵和父亲不合,他害死了我父亲并向我下了诅咒,所以没有什么人觉得,我和修依会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是,我爱他。我为他放弃了解除诅咒的机会,现在,是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再放弃了。”雅莉亚的身子已经逐渐恢复到独角兽的形态,她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嘴角扬起浅浅的笑:“祝你们幸福。”药水的效力消失了,她变回了独角兽,头垂下来失去了呼吸,眼泪掉了出来,滴在我伸出的瓶子里。它发出晶莹的光,微微映在我脸上。我闭上眼,眉头深深地挤在一起,长长地叹气。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雅莉亚临终的笑,她嘴角扬起的弧度深深地刺痛我早已冷漠的心。对,这就是唯一得到不会流泪的独角兽的眼泪的办法。我知道我害死了雅莉亚,此生都不会得到安宁,但是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爱修依,为了他,万劫不复亦在所不惜。Chapter.6刚走到王宫的门口,我便被士兵围住了。国王带着愤怒的神色被簇拥着走了出来,在他身边的是一脸得意的克里斯公爵。“这个巫女谋害公主,给我抓起来。”他这样说道。我很快被关进了地牢,在地牢里我总算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修依回到王宫准备用独角给假公主解毒的时候,克里斯公爵带着国王突然闯了进来,他们带着邻国的巫师很轻易的破解了我那个本就很普通的魔法。如此简单的魔法,身为大祭司的我不但没有说穿,反而主张为假公主解毒。中毒的公主是假,高塔里也找不到真的公主,于是我被安上了谋害公主的罪名被判火刑。修依来见我,他抓住我的手,忧郁地看着我。“告诉我,不是你做的,雅莉亚不是你谋害的。”“我说不是,你信么?”“……”他低下头,沉默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为什么?”“我嫉妒,我嫉妒她会嫁给你。我爱你,我很快就会因为诅咒而死去。我不想看见你娶她,所以我杀了她。你知道了?还不走,我是个恶毒的巫女,你记忆里纯洁的索米雅早就在她得到诅咒的那天死去了。”我故意笑得很开心,将修依气走。他走的时候我想起雅莉亚死的时候那浅浅的微笑。那时我脸上带着狡诈的笑容,但当她死去的时候,笑容便成了哭泣。是的,我一直就是个软弱的人。我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我却放弃为家族复仇的能力。 我可以选择杀掉所有克里斯家族的人,从而从诅咒里解脱出来,但我却做不到。十年来,克里斯家族的人老的老死的死,到最后只剩下克里斯公爵本人和他唯一的儿子,修依。我做不到。我爱修依。当我看见雅莉亚变成的野兽是独角兽的时候,我心里浮现出这个计划让我自己都感到恐惧。或许现在这样,是对我最好的惩罚。我坐在地牢里静静地等待火刑的到来,却等来了满身血迹的修依。他将沾满血迹的匕首递给我,蹲坐在我面前。“我知道,只要父亲和我死去,你便能从诅咒里解脱出来。索米雅,我爱你,我爱的一直是你。是克里斯家对不起你,如今,我用我的命来替你偿还对雅莉亚公主的歉意。答应我,好好活下去,离开这个王国。”我睁大了眼,看着修依。“你杀死了公爵?他是你父亲!”他看着我,嘴角扬起的弧度显得那么苍白。“那个时候,父亲向你施下诅咒,他将我从你身边拉开。我只能选择闭上眼,不敢去看你痛苦的样子,从那一刻我就明白,这一世,是克里斯家欠了你。如今,我还给你。”他说完,便抓起我的手,握住匕首狠狠地朝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修依温热的血染红了我的衣袖,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便倒在了我的身上。脸上的咒印发出金色的光,光芒消失后那些青紫的沟壑不平的印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解脱了,但是,现在的我,好难受。那撕心裂肺的疼缓缓地由心底蔓延到指尖,它们纠缠着我的一切,比诅咒来得更加残忍更加痛苦。我想起了十年前,克里斯公爵将修依从我身边拉走,对我施下诅咒的时候,那种脱胎换骨的痛让我整个人都像要裂开。从前那个和雅莉亚一样单纯快乐的索米雅就从此消失了。如今修依倒在我的面前,我突然就明白了雅莉亚死前的微笑,最爱修依的人究竟是她而不是我。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我凭什么说我爱他。我记起那本泛黄的书,我刹那间明白我该怎样做才能从这无尽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又一个月圆的时候,我穿上白色的纱裙,站在月光下面。我闭上眼,默默地念起了咒语。月神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温柔地对我笑。我轻轻地告诉她我的愿望。Chapter.7修依醒过来的时候,雅莉亚正坐在他的床前。她温柔地告诉他,父王答应我,等你打胜仗归来就让我们结婚。虽然战争输了,但是你还活着太好了。修依对她浅浅的笑,窗外飞过一只黑色的蝙蝠,他揉了揉脑袋。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他拉起雅莉亚的手,将她拥入怀里。身后的高塔上安静地站着那只黑色蝙蝠,它眨眨眼,干裂的眼皮挤不出一滴眼泪。谁也看不到,它心里那早已汪洋如海的悲伤。“尊敬的月神,我愿意用自己的灵魂,让他们复活,并忘记索米雅的存在幸福地生活下去。”我愿意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幸福地活下去。我愿意你从此忘记关于我的一切,和她幸福地相爱。可是修依,我唯一难过的是,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你“我也爱你”,你便已经忘记了我。我也爱你,修依。

(完)

版权声明

本内容禁止转载,如果任何合作意向和疑问,请直接与花生故事联系。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