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深夜巴士靥墨蓝

原创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女人 司机 大巴 自己 石河子 死者 我点 太妹 一个 巴士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靥墨蓝

【01】

我家住在两个城市的交界处。

因为X市房价飙升,家里并没有能力在X市安家,而学校又在X市。没办法,只能选择距离X市比较近的S市,这里虽然房屋破旧,治安也不怎么好,但是物价房价都很便宜。只不过我得每天来回地跑,有些累人。

这天是阴天,还刮着风。我放学耽搁了一下,错过了末班车,但我还是希望能等到下一班车,平时一到下雨天,巴士总是会多一辆的,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车。

雨“噼里啪啦”地下起来,我躲在站台挡雨的地方,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现在六点半了,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看样子,今天只能破费点打车回去了。

我刚要走,远处响起了巴士车的鸣笛声。落汤鸡一般的我,不顾形象地立刻冲了过去,车里就我一个人。

头顶电压不足的照明灯,一闪一闪地,晃得我头晕。这辆巴士,中途会停站三次,时不时就会有人上车。反正距离我家还有两三个小时的路程,我索性闭上眼睛,打算小盹一会。

车内寂静无声,除了豆大的雨点拍在车窗上的声音。

司机闷头开着车,速度不快。广播刺啦啦带着杂音,播报着这个城市与我无关的热点新闻。

最新的新闻热点,X市今天凌晨五点半,附近山上的村民,在石河子村大巴车站口,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年龄大约二十不到,白领衣着,穿着黑色裤袜和白色低跟高跟鞋,黑色裤袜曾遭受过撕扯,但经警方调查,死者死前并未受过性侵,目前死因不明,警方正倾力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死者名叫万……

收音机突然传来刺耳的杂音,让我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捂住了耳朵。司机也没说什么,好半天才关了收音机。车内再次寂静无声,下一站就是石河子了。

我心里微微有点打颤,这一带治安风气都不怎么好。

车到站了,有点进水生锈的后门,“哐当哐当”,好半天才打开。我抬起屁股,目光看了看前门,外面漆黑一片。刚要坐下,一只涂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把住了车门。我吓了一跳,一屁股瘫坐在硬座上。

刚才我没看到周围有人啊!

【02】

进车的是个不算漂亮的女人,她像个不会走路的巨型娃娃,一步一挪地来到我的身边。

我皱了皱眉,目光掠过她,看向车内四周,四周都是空座位,她竟然选择挤巴巴地挨着我。

我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也没说什么,只是目光又再次转向车窗外。

车刚要开动,又呼啦啦地上来三个女孩,穿着统一的校服,一看就知道是某个高中的学生。

她们一上来就叽叽喳喳的,车内瞬间热闹了不少。车门“砰”地一声关上 ,晃悠晃悠地开动了。

我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胳膊,翻着手机里的微博,看着最近的趣事。

一条热点微博跳了出来,吸引住了我的眼球。

X市石河子女尸,离奇死亡,死者死相凄惨恐怖,如下图所示。

微博下,还附带着几张照片。我好奇地点开,图片缓慢地缓冲着。我将手机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睛继续看向无尽头的黑暗。

“咚咚咚!”车厢竟然响起一个人的捶打声,我惊了一下,手机差点掉在地上。我看向车窗外,一个狼狈的眼镜男,正一只手举着公文包,另一只手捶打着车厢壁。雨夜大巴开得很慢,他跑着刚好能追上。他发现我正看他,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说着话。

我努力看了半天,才看懂,他在说:“让司机停一停,我要上车。”

我读懂后,连忙半抬着屁股,冲着司机喊道:“师傅,麻烦停一下好吗?有人要上车。”

司机依旧没有搭理我,车子开了一会,在红灯的十字路口,才停住,并且打开了车门。

男人喘着粗气,拍了拍自己的头发,推了推满是雾气的眼镜。

然而,当他看向我想表示感谢的时候,目光落到了我身旁。突然,他惊恐地大喊起来,甚至害怕到腿软地坐在了地上。我有些不解,男人二话不说,尖叫着,冲下了车。

司机在男人跑下车后,看了一眼门外狂奔的他,转头关上了车门,红灯刚过,车子再次重新启动了。

【03】

那个眼镜男,到底看见了什么,竟然让他害怕成那个样子,我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叮铃叮铃”地响,我点了屏幕,是刚才的照片缓冲完毕。

我点开大图,图上是一个女人斜着躺在地上,脸上被打上了马赛克,只能清除地看到,女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白色衣服,下身是一件牛仔裤短裙,好像跟我身上的这件,是同一个款式。

一只脚踩着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另一只鞋安稳地躺在她的身旁。黑色的丝袜,在大腿内侧,被勾开了一条好长的口子。

我猛然想起了什么,额头布满了冷汗,瞪大眼睛,目光一寸一寸,小心翼翼地瞟向身旁的女人。女人依旧是刚才上车后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丝的变化。

女人穿着一身白色T恤,领口处有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衣服上也脏兮兮的。我的眼睛,向下看去。女人穿着跟我同款的牛仔短裤,大腿内侧的丝袜上,也留有一条撕烂的洞!

我看向女人的脸,女人也死死盯着我,她的脸色在灯光下映得苍白,嘴上嫣红的口红,像是抹了血一般。她阴森森地笑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我大叫起来,猛地站起,女人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了我的肩膀!硬是将我压回了座位,她的脸一点一点靠近我,我只能向后躲避。

大巴车“刺啦”地紧急刹住了车,公交车上的司机,看向我们,也突然跟刚才那个眼镜男一样,喊叫着下了车。

这辆载着我们五个人的大巴,突然停在了这荒郊野外。女人的眼睛一左一右地摆动着,像是老实钟表里,一枚摆动的钟摆一样。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最终缓缓地闭上了眼。

【04】

我因为那个客户的无理要求,被上司大骂了一顿,只能留下来加班,做完才能回去。

晚上八点半,我才做完最后一个策划,我关了电脑,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胳膊,一边熟练地拎着小包,皱着眉小步跑着。

可惜,最后一班巴士也没有了,只有在热闹一点的地方去打车了。

我低头一直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当天空下起淅沥沥的小雨的时候,我才回过神。看向周围,已经荒无人烟,我跑着发现前面有一盏昏黄的路灯,路灯下是一处避雨的车站。

石河子站,是我经常坐的那班大巴的一个停靠点。路上毫无人烟,这里周围是荒山野岭,也没什么住户,显得异常荒凉。我搓了搓手,焦急地看向马路,希望能有一辆,没有载客的出租车经过。

正当我等着着急时,一个软软的,有点嗲的声音,叫着我的外号:“亿万姐?真是你啊!”

“小太妹,是你啊!”

小太妹比我小一岁,好像正在上高三。我们是在一家距离我公司比较近的夜店里认识的。因为她跟我住对门,所以关系还算密切。而且,无论是从外貌还是形态上,我们俩都莫名地异常想象,这也让我对她有点好感。

“我今天的打扮是不是有点老?说是变装派对,家里刚好有一套,就穿来了。今天你怎么没来啊?”小太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拿出自己的名牌化妆品,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