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深夜巴士靥墨蓝

原创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女人 司机 大巴 自己 石河子 死者 我点 太妹 一个 巴士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靥墨蓝

【01】

我家住在两个城市的交界处。

因为X市房价飙升,家里并没有能力在X市安家,而学校又在X市。没办法,只能选择距离X市比较近的S市,这里虽然房屋破旧,治安也不怎么好,但是物价房价都很便宜。只不过我得每天来回地跑,有些累人。

这天是阴天,还刮着风。我放学耽搁了一下,错过了末班车,但我还是希望能等到下一班车,平时一到下雨天,巴士总是会多一辆的,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车。

雨“噼里啪啦”地下起来,我躲在站台挡雨的地方,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现在六点半了,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看样子,今天只能破费点打车回去了。

我刚要走,远处响起了巴士车的鸣笛声。落汤鸡一般的我,不顾形象地立刻冲了过去,车里就我一个人。

头顶电压不足的照明灯,一闪一闪地,晃得我头晕。这辆巴士,中途会停站三次,时不时就会有人上车。反正距离我家还有两三个小时的路程,我索性闭上眼睛,打算小盹一会。

车内寂静无声,除了豆大的雨点拍在车窗上的声音。

司机闷头开着车,速度不快。广播刺啦啦带着杂音,播报着这个城市与我无关的热点新闻。

最新的新闻热点,X市今天凌晨五点半,附近山上的村民,在石河子村大巴车站口,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年龄大约二十不到,白领衣着,穿着黑色裤袜和白色低跟高跟鞋,黑色裤袜曾遭受过撕扯,但经警方调查,死者死前并未受过性侵,目前死因不明,警方正倾力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死者名叫万……

收音机突然传来刺耳的杂音,让我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捂住了耳朵。司机也没说什么,好半天才关了收音机。车内再次寂静无声,下一站就是石河子了。

我心里微微有点打颤,这一带治安风气都不怎么好。

车到站了,有点进水生锈的后门,“哐当哐当”,好半天才打开。我抬起屁股,目光看了看前门,外面漆黑一片。刚要坐下,一只涂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把住了车门。我吓了一跳,一屁股瘫坐在硬座上。

刚才我没看到周围有人啊!

【02】

进车的是个不算漂亮的女人,她像个不会走路的巨型娃娃,一步一挪地来到我的身边。

我皱了皱眉,目光掠过她,看向车内四周,四周都是空座位,她竟然选择挤巴巴地挨着我。

我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也没说什么,只是目光又再次转向车窗外。

车刚要开动,又呼啦啦地上来三个女孩,穿着统一的校服,一看就知道是某个高中的学生。

她们一上来就叽叽喳喳的,车内瞬间热闹了不少。车门“砰”地一声关上 ,晃悠晃悠地开动了。

我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胳膊,翻着手机里的微博,看着最近的趣事。

一条热点微博跳了出来,吸引住了我的眼球。

X市石河子女尸,离奇死亡,死者死相凄惨恐怖,如下图所示。

微博下,还附带着几张照片。我好奇地点开,图片缓慢地缓冲着。我将手机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睛继续看向无尽头的黑暗。

“咚咚咚!”车厢竟然响起一个人的捶打声,我惊了一下,手机差点掉在地上。我看向车窗外,一个狼狈的眼镜男,正一只手举着公文包,另一只手捶打着车厢壁。雨夜大巴开得很慢,他跑着刚好能追上。他发现我正看他,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说着话。

我努力看了半天,才看懂,他在说:“让司机停一停,我要上车。”

我读懂后,连忙半抬着屁股,冲着司机喊道:“师傅,麻烦停一下好吗?有人要上车。”

司机依旧没有搭理我,车子开了一会,在红灯的十字路口,才停住,并且打开了车门。

男人喘着粗气,拍了拍自己的头发,推了推满是雾气的眼镜。

然而,当他看向我想表示感谢的时候,目光落到了我身旁。突然,他惊恐地大喊起来,甚至害怕到腿软地坐在了地上。我有些不解,男人二话不说,尖叫着,冲下了车。

司机在男人跑下车后,看了一眼门外狂奔的他,转头关上了车门,红灯刚过,车子再次重新启动了。

【03】

那个眼镜男,到底看见了什么,竟然让他害怕成那个样子,我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叮铃叮铃”地响,我点了屏幕,是刚才的照片缓冲完毕。

我点开大图,图上是一个女人斜着躺在地上,脸上被打上了马赛克,只能清除地看到,女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白色衣服,下身是一件牛仔裤短裙,好像跟我身上的这件,是同一个款式。

一只脚踩着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另一只鞋安稳地躺在她的身旁。黑色的丝袜,在大腿内侧,被勾开了一条好长的口子。

我猛然想起了什么,额头布满了冷汗,瞪大眼睛,目光一寸一寸,小心翼翼地瞟向身旁的女人。女人依旧是刚才上车后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丝的变化。

女人穿着一身白色T恤,领口处有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衣服上也脏兮兮的。我的眼睛,向下看去。女人穿着跟我同款的牛仔短裤,大腿内侧的丝袜上,也留有一条撕烂的洞!

我看向女人的脸,女人也死死盯着我,她的脸色在灯光下映得苍白,嘴上嫣红的口红,像是抹了血一般。她阴森森地笑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我大叫起来,猛地站起,女人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了我的肩膀!硬是将我压回了座位,她的脸一点一点靠近我,我只能向后躲避。

大巴车“刺啦”地紧急刹住了车,公交车上的司机,看向我们,也突然跟刚才那个眼镜男一样,喊叫着下了车。

这辆载着我们五个人的大巴,突然停在了这荒郊野外。女人的眼睛一左一右地摆动着,像是老实钟表里,一枚摆动的钟摆一样。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最终缓缓地闭上了眼。

【04】

我因为那个客户的无理要求,被上司大骂了一顿,只能留下来加班,做完才能回去。

晚上八点半,我才做完最后一个策划,我关了电脑,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胳膊,一边熟练地拎着小包,皱着眉小步跑着。

可惜,最后一班巴士也没有了,只有在热闹一点的地方去打车了。

我低头一直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当天空下起淅沥沥的小雨的时候,我才回过神。看向周围,已经荒无人烟,我跑着发现前面有一盏昏黄的路灯,路灯下是一处避雨的车站。

石河子站,是我经常坐的那班大巴的一个停靠点。路上毫无人烟,这里周围是荒山野岭,也没什么住户,显得异常荒凉。我搓了搓手,焦急地看向马路,希望能有一辆,没有载客的出租车经过。

正当我等着着急时,一个软软的,有点嗲的声音,叫着我的外号:“亿万姐?真是你啊!”

“小太妹,是你啊!”

小太妹比我小一岁,好像正在上高三。我们是在一家距离我公司比较近的夜店里认识的。因为她跟我住对门,所以关系还算密切。而且,无论是从外貌还是形态上,我们俩都莫名地异常想象,这也让我对她有点好感。

“我今天的打扮是不是有点老?说是变装派对,家里刚好有一套,就穿来了。今天你怎么没来啊?”小太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拿出自己的名牌化妆品,在路灯下,对着镜子,补了一个妆。

我被她眼里丝微的不屑激怒了,但是我没说什么,转过头继续看向路边,漫不经心地说:“公司忙,加班。”她停下手里的化妆笔,微微笑了一声。我白了她一眼,这样的女孩,趁着自己年轻美貌,出卖自己的身体,做着不光亮的交易,甚至还以此为傲。

我好不容易打上了车,本来想好心拉上她,她看了一眼出租车,摇了摇头摆着手说:“不了,我受不了出租车里的味道。亿万姐,你走吧。我已经给我男朋友打电话了,他开车来接我。”

我点了点头,对她说了一句“先走了,自己小心”之类的话,上了出租车,我气愤地将手里的包扔在一旁,回头看向站牌。

小太妹依旧在美美地补着妆,她身后一个黑影,突然将她拖向了黑暗中。

我尖叫了一声,猛地坐起。

【05】

我的眼睛还适应不了强光,用手挡了一会才拿开。我还在那辆古怪的大巴上,那个一直坐在我身边的,奇怪女人脸距离我很近。

我吓得猛地推开她。她“呀”了一声,跌倒在地上。我看了看自己触碰到她的手,又看了看坐在地上,揉着自己屁股的女人。

她是个人,不是鬼!

我看向周围,有不少人,两个警察站在一旁,扶起了地上的女人,三个女孩围过来,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询问着,我的脑袋有些晕有些乱。大巴司机站在门口,抽着烟一脸淡定。三个女生中,一个短发的女孩说道:“芳芳,你怎么样?没什么事情吧?吓死我们了。”

“你们是?”她们紧握着我的手,我疑惑地挣脱掉,问道。

女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说着:“你不认识我们了吗?我们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我皱着眉,看着她们,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似乎有点印象,所以点了点头。

“郭芳同学,你好,我是石河子村派出所的警察。我们有目击者称,在案发前一个小时,见到你跟死者万小姐,曾有过接触,而且你也经常和万小姐有来往。

“我们很早前就想找你,但是听你的继父说,在案发后,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性格和以前大不相同,我们怕我们的调查,会刺激到你。所以今天我们才跟这位心理医生,在这里对你进行了一次,无意识的催眠,大概了解了一下,案发时候的现场。

“你的意思是,你看到有一个黑衣人,将死者拖向了车牌后面是吗?”警察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我半懂不懂地听着,他问什么,我也就嗯嗯啊啊的,草草了事。

我耳朵听着,脑袋却回忆着刚才的画面。我叫郭芳,是X市的高中生。为什么在梦里,我不是郭芳,那我是谁?

警察大概问了半个小时,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他对一旁的同事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感谢我的配合。两个人就领着那个恐怖的心理医生,下了车子。

车子开动了,那三个声称是我好朋友的女生,在我周围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说着。到了各自家的车站处,也都三三两两地下车了。

大巴内,就又只剩下我一个乘客,和前面那个司机。还有不到五分钟,我就要到站了。

【06】

“大叔,慢点开啊,拜拜!”我心情不错,友好地冲着车内的司机,挥了挥手。司机对我点了点头,闷头将车开进了远处的黑暗。我紧了紧书包带,迈着四平八稳的脚步,走向不远处的家。

雨停了,阴森森的象牙白月光,照亮了黑暗的大地。我脸上的粉底,被雨水冲掉了不少。月光下,露出我苍白的脸,带着憔悴。我来到熟悉的楼道里,家在二楼。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看了一眼301的门,那是亿万姐的家,家里空荡荡的,小得可怜,只有一些寒酸的家具。卧室衣柜里,连几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每夜回家,更是没人会笑着迎接,帮忙做饭热菜。

我摸了摸鼻子,敲了敲302的门。开门的是我刚来投奔不久的继父,他微笑着迎我入门。“我回来啦!今天晚上吃什么啊!”我关上门,屋内是温馨的家具,餐桌上,是用大碗扣住的一道道菜。

继父递来一杯热乎乎的暖茶,我笑着接过,吹了吹抿了一口,自然而然地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

衣柜里,有我喜欢的漂亮衣服;书桌上,是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家里暖暖的,还有人嘘寒问暖。

吃晚饭的我,跟继父道了声晚安,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我坐在梳妆桌前,摆弄着自己干燥枯黄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张大嘴,不发声地笑了起来。

皱纹堆在了眼角,脸色暗黄,脖颈之间,被我涂了美白霜的痦子,渐渐露出了颜色。

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还是那张案发现场的照片,死者的皮肤白嫩又有弹性,尸体一旁的身份证,照片上脖子的黑痦,尤为突出。

(完)

版权声明

本内容禁止转载,如果任何合作意向和疑问,请直接与花生故事联系。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