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张怡宁福原爱同人文[触不可及]

原创作者:番茄鸡蛋真是好吃啊,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张怡宁 福原 王楠 郭跃 对方 李指 团子 球拍 拍子 碰到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十一

“老张,你今天状态不对啊,我可从没见过你在球桌上走神。”王楠雅典失利后,好不容易心情安稳下来,重回球场训练,结果一来就看到张怡宁神情恍惚的样子,一个练习局她愣是一个球都没接到,准确地说是接都懒得接。

张怡宁没接话,在球场边坐下,拿起水杯,嘴唇抵着杯口,水却是一口没喝。王楠努力抑制住想冲上去拿球拍在她眼前晃晃的冲动,“嘿!你想啥事儿呢想得魂都飞了!”

“没想事儿。”在王楠超大分贝的音量下张怡宁终于回过神应了一声,咕噜喝完水,嘴角不自觉上扬。

“没……没想事你笑啥……”王楠看着在球桌上长年的冰山脸现在竟带着宠溺的微笑,全身发毛。

“我笑我竟然会想到走神。”张怡宁朝球拍轻轻呼了口气,伸手抹干球台角落的汗水。

“所以我才一直问你你在想啥事。”王楠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她将袖口向上搂到肩膀,微微弯曲膝盖使重心下蹲。

“准确地说,你应该问我在想谁……”手腕轻扬、抛高、下落,等待它在清脆地碰撞声后再次高高弹起,利落地出拍。她就是这样,对对手和局势的判断毫不犹豫、精准无误,拖泥带水从来不是张怡宁的风格,只是这次……


“你……你做啥呢!!”福原爱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到,连忙左顾右盼的,“被人看到咋办!?”

“你在中国没那么火。”张怡宁勾了勾嘴角,眼睛凝视着福原,似乎不在周围有没有人。福原爱慌乱地退后几步,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她的目光和自己剧烈地心跳:“我们……”

“你们快点!”一个轻快的声音打断了她。“我和楠姐想坐碰碰车,要不要比一场!”郭跃跑得有点喘,双手撑着膝盖,想必她和王楠刚刚已走出了好远,“都找你们半天了,真墨迹。”

福原爱本有些紧张地担心刚刚那幕会被看到,听到郭跃这么说松了口气,她仍不安地往张怡宁身边靠了靠。

“好啊,分两组2对2,先撞对方十一下者胜。”张怡宁说。

“你他娘的当是打乒乓啊!”


张怡宁回想起前段时间那个约会,本以为还会有后续,结果那个小团子实在是太害羞,一靠近就离的老远,走在路上都要隔个一两米。就像现在几乎每天都有的电话联络,有时候什么都不聊,就是听着电话那头哼哼唧唧的撒娇声,都觉得一整天的疲惫不算什么。

那段日子到底对对方说过多少话呢,说到过小学时得到的第一个奖状,说到过和教练亲如父女,说到过第一次见面时就非常在意对方,虽然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但是两人关系的亲密程度并没有减淡。

那么现在的关系是什么呢?张怡宁偶尔会一个人默默思考这个问题,没有进一步的身体接触,也没想过要得到对方某种意义上的承诺,“就这样吧。”每次都以这句话作为整段思考的结束语。


十二

上场前福原赖在中国队的休息室里,张怡宁看着小团子跟王楠撒娇完又去找郭跃聊天,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张怡宁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福原爱,双手环住肩膀,下巴放在她的脑袋上左右晃动,“哎呦别闹,这样好痛!”福原爱转过身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故意使坏的人,抬起拳头往张怡宁肩膀上轻轻锤了一下,然后又转回身继续和郭跃聊天。

“都快上场了还不去准备,是已经想好要怎么输了?”张怡宁的手从话痨团子的肩膀落到了腰间。

“楠姐送了玉佩给我,有玉佩的保佑,我一定可以打的很好的。”福原爱不以为然的左右摇摆着身体,音调轻快得像首歌。

“再好也赢不了。”张怡宁双手略微用力,让眼前来回晃悠的马尾辫停下来,然后无视了马尾辫主人嘟起嘴巴不说话的表情,声音平缓的提出一个建议,“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给你让一球。”说罢松开手往后退一步,面带微笑的等待着对方的贿赂。

“你咋不说我赢你一个你亲我一下?”福原爱并没有走上前,低头整理着被弄皱的衣服。

“这是可是你说的,那赢一局怎么算?”语气听上去有些轻佻。

“………”


“虽然知道自己赢不了,但是没想到输得这么惨。”福原爱在9:0的时候几乎要扔拍子弃权,眼泪都在眼眶里转了三轮儿,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对面的张怡宁内心更加紧张,已经打了各种角度,想让福原爱可以打出一个好球,结果怎么就9:0了,往旁边一看,李指脸都绿了,再看看对面,完了完了完了,下场后一顿火锅都解决不了了。

做这个决定大概只用了一秒钟。

“啪”

“9:1”

张怡宁捡起“不小心”发球失误,球碰到拍子后“没注意”就直接掉在了桌子下面,连桌面都没碰到的球,心中长吁一口气,终于有一分了!

(p.s.以上为全文最贴合事实的一部分……)



十三

晚上的训练场很安静,已经没什么人会出现。

福原爱坐在乒乓球台上,手里拿着拍子,懊恼的扣着球拍胶面的毛边。

“你再扣就把整个胶面扣下来了。”张怡宁站在她的面前,两人的脑袋难得在一个水平面上。

福原爱还是不说话,张怡宁张开手臂想抱抱她,也被推开了。

“怎么了?”

沉默的摇摇头。

“怎么又这样?”张怡宁有点儿无奈,她伸出右手按住福原爱的后脑勺,看着对方顺势闭上的双眼,身体前倾,在鼻子上轻啄一下,“如果你不哭了,我就继续。”

福原爱感受到呼在脸上的热气,不敢睁开眼睛看那张距离过近的脸,即使这么多年了依旧害羞的抿了抿嘴唇,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只是点点头。


福原爱整个上半身躺着乒乓球台上,大口的喘气,似乎刚刚过去的几分钟,是去跑了800米,还是用冲刺的速度跑的,她看着训练场高高的天花板,思考着等下会不会碰到记者,碰到之后应该怎么描述才能让所有人相信自己只是在赛前训练,而嘴巴是因为吃了辣椒才会肿肿的绝对不是被某人用牙齿咬的。

在福原爱还沉浸在自己的深思中,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张怡宁连忙掏出手机,嗯嗯嗯的回答着。

“李指找我,说是有点事,你想先吃饭还是先回去休息?”张怡宁一边帮跳下球台的福原爱整理着头发一边问着。

“不用了,你直接去找李指吧,估计是比赛的事儿,下场后陪我练了这么久球,谢……”还没等福原爱说完这句话,唇瓣就被张怡宁用食指压住,“嘘,我已经拿到了全世界最好的报酬。”


角落里传出轻微的“咔嚓”声,如实的记录下两人离去的背影。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