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小鬼长成记蛋挞

原创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我妈 老妈 算命先生 姨婆 外公 留言条 老爸 模特 老人 赶紧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一、关于我的出生

“你要好好照顾他,他还是个小鬼,还没成人。”

这是外公去世前和我妈说过的一句话。

“小鬼”说的就是我。但这个“小鬼”并不是小孩子的意思。我妈明白,我明白,外公明白。

我妈在怀我五个月的时候,有一次陪同事去庙里玩。出庙门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命先生。

我妈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一套,但是她的同事非要算,谁知,这算命先生一见我妈就说:“姑娘,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好厉害。”

我妈因为不相信,所以没有接话。算命先生又说:“姑娘,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这孩子命硬,双亲必克其一。”

算命先生这么一说,我妈倒是有点小紧张的。我妈的同事赶紧问算命先生:“是克爹还是克妈?”

算命先生就问了我爸妈的属相和生辰八字,包括我的预产期,之后,算命先生很认真地算了下,说:“应该是克父。”

我妈就急了,赶紧问有什么破解的方法。

算命先生又是翻书又是算八字,最后告诉我妈:“难,除非打掉。若是非要生下来的话……”

算命先生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就没往下说了。

尽管不信,可是一听这话,我妈也急了,她同事在一旁也赶紧说:“大师,你帮忙想想办法吧。”

同事边说边给我妈使眼色,示意我妈赶紧掏钱。我妈立刻掏出钱包。

算命先生摇摇头道:“姑娘,别拿钱了,我没这本事,你再找别人看看吧,兴许能遇上高人。”

算命先生这么一说,我妈真慌了,要是给钱就能化解,那多半是假的了。可现在看来,这算命先生不是在忽悠人。

我妈没有办法,准备离开的时候,算命先生又说道:“如果这孩子你真的生了,注意看下孩子的手,他两个手的大拇指肯定不一样。左为父,右为母——这孩子左手的大拇指肯定比右手的大拇指短,而且是很明显的那种。哦,对了,这孩子是男孩。”

一回到家,我妈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爸。

我爸回答说:“真也好,假也好,反正都是命。如果那算命先生说的是真的,儿子肯定会像我爱你一样。说不定还会把我这份爱也算上,加倍爱你呢。”

我妈本身就不相信那类邪乎的东西,所以被老爸这么一说,便不再多说什么了。一直到我出生以后,我妈才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正如算命先生所说,我的两个大拇指长短的确不一样,左手比右手短,而且很明显。

而我出生后没多久,老爸被查出得了急性白血病。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白血病和癌症基本就划上等号了……所以,在我一岁半的时候,我爸就过世了。

这就是关于我这个小鬼出生的事。

二、关于商场的模特

不知道你们的记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始终能记得,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我妈的怀里,四周都是山,奶奶在对我说话,让我劝我妈别哭了。我到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的天气、景色甚至当时的温度、湿度和空气里的味道。

后来我问过我妈,我妈说,那是在坟山,我爸爸的坟前。那时候我一岁半多一点。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记事这么早,但接下来,事情就开始诡异了……

我妈说我小时候很乖,不像别的孩子一样,总是粘着大人。随便把我放在哪儿,我就会乖乖地自己一个人玩,时不时还咿咿呀呀地说话、傻笑。

而我之所谓强调我记事早,是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家里从来都是很多人陪着我,而这些人,在我妈看来,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我能清楚地记得他们的样子、声音,甚至是名字。

这件事是我长大后和我妈聊天聊到的。那时候我妈已经对于玄学、风水这些有所接触了。所以她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还说,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总是会觉得比别的地方冷一些。

但只是冷,而不是寒。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我招灵,但都不是有恶意的灵。恶灵存在的地方是寒,深入骨髓的那种。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最初让我妈觉得我有些“奇怪”的事,是商场里展示衣裤用的那些假人模特。

大约从我五六岁开始,每次和我妈逛商场,但凡是从模特身边走过。我就会有种莫名的不舒适感。准确地说是压迫感,仿佛那些模特随时会倒下砸中我一样。

起初我妈没发现,直到有一次她说带我逛商场,我说:“能不能不去?”

我妈问起原因,我才说了出来。我妈又问我:“你是不是觉得那些模特看起来很可怕呀?”

我说:“不是,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我妈不相信。我只好硬着头皮陪她去商场,证明我没说谎。

结果,我闭着眼睛,我妈牵着我在商场里随便绕了几处,每经过一个模特,我都能准确地说出模特所在的位置,我妈当时又惊讶又好奇。

后来,我妈把这件事告诉了外公。外公说,那些模特身体里是空的,容易招灵,我应该是对灵感应比较强。

之后没多久,外公的一个朋友来家里玩。他这个朋友对于玄学有些研究,当时看见我,就说了几乎和当年那个算命先生一样的话。

我妈一下想到了当年那个算命先生最后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把当时的情况和外公的朋友说了一下,

外公的朋友说:“这孩子投生得怪,现在还不完全是人呢。所以你想不生都难,他总有办法能活下来,而且特别容易招东西。那个算命先生不敢说,是因为怕你儿子,他太凶了。”

外公问:“那现在呢?”

外公的朋友回答:“一样,还是个小鬼,脾气好,嘴甜,招人喜欢,可骨子里凶得很。但最好去庙里找菩萨认个干亲,化化煞气,慢慢就能成人了。不然以后会越来越凶的。不是性格凶,是命格凶,杀人无形。”

这些事我当时都不知道,是等我长大后,我妈才告诉我的。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我小时候,外公经常带我去庙里。

为什么后来老妈信佛了。

为什么我还没上小学就会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了。

事情到这里还没结束,一切还只是开始而已……

三、关于留言条

我有个姨婆,是外公的姐姐,和外公的感情很好,不知道为什么,姨婆虽然很早就结婚了,但是一直没有孩子。我妈和舅舅他们就一直把姨婆当母亲一样对待。

我高中时,姨婆常常生病,便在外公家里休养。

高三下学期,有一天,我放学回来,我妈告诉我,姨婆病重住院了,几个舅舅姨妈准备轮流值班陪护姨婆,明天就轮到她值班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便在餐桌上看见了妈妈的留言条和留下的钱。我拿起留言条看了看,内容如下:

亲爱的臭儿子:

妈妈去了,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少通宵。你也长大了,该学会合理安排生活了。桌上给你留了点钱,不多,你自己看着用吧。好了,就说这么多了,妈妈该走了。勿念。 永远爱你的老妈

我当时心想,这哪里是留言条,怎么看都像是遗书。

“呸、呸、呸。”我立刻在心里吐了几口口水。

口水是吐了,可我还是觉得有些担心,毕竟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东西,而且还是老妈写的。为了确认一下,我决定打电话给老妈。电话通了,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您好,您所播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或已关机,请稍后再播。”

我知道老妈是个很有公德的人,一定是到了医院就把手机关了。

我也没多想,便去上课了。

第三天下午,正在上体育课时,老师过来叫我,说家里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去。我当时就感觉到,出事了。

原来是姨婆去世了,大舅让我和他一起去姨婆家。

到了姨婆家,我给姨婆磕了几个头,便到处找老妈。大姨说我妈在房间里休息。

我当时想老妈一定很伤心。可是当看见躺在床上的老妈时,我吓了一大跳。老妈的脸色煞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妈,你怎么了?”

可她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眯着眼睛看了看我,摇了摇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看着老妈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那张留言条。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事和留言条有关。

于是,我赶紧往家里跑。

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家门口的楼梯道前坐着一个老人,戴着棉帽,拿着张纸条,好象是来寻亲的。

一般情况下,我一定会去帮忙的。但现在情况特殊,我赶紧上楼,拿出留言条烧了。烧完以后,我打电话到姨婆家,接电话的人居然是我老妈。

“喂,儿子啊,我没事了。”

“这么快?”

“嗯,差不多两三分钟以前,突然感觉好多了,现在基本没问题了。”

两三分钟,刚巧就是我烧掉留言条的时间。

事情解决了,我就想到了门口的老人。

我来到楼梯口,却发现老人正要离开,手里还拿着那张纸。

我喊道:“爷爷,找人啊?”

老人回头看了看我,笑了笑,没说话。

突然一阵风吹来,老人手上的那张纸飘了出来,落在了离我不远的地上。

老人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掉头又继续向前走去。

我赶紧上前想捡起那张纸,可那张纸却凭空不见了!当我再抬起头时,老人也不见了!他消失的地方没有拐角,没有楼道,完全是个空地。以他的速度,没理由一下就不见了。

当我回到姨婆家时,大家正围坐在一起吃饭,我把这件事说给老妈听,老妈愣了一下。随后,老妈从姨婆家的橱顶上拿出一张遗相让我看,我一看,就是那个老人!

“这是太爷爷,在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中,他最喜欢我了。”老妈摸着遗相说。

难道说,太爷爷是准备来接妈妈的?

后来我和师父聊过这事,他说有一种说法,遗书就是写给阴间亲朋好友的留言条。

四、拜祭

我大一那年的清明节,和老妈一起去拜祭老爸。

在烧纸的时候,我妈问:“你看看你爸现在在哪儿?在干嘛?”

我应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可是当我闭上眼睛以后,发现不对劲儿!我闭不闭眼睛都一样,感觉眼皮完全是透明的。

然后我看向老爸的墓碑,墓碑上有个黑点,黑点渐渐变大,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但看不清。然后过了一两秒,眼前的景色全都变了。

野外,天阴沉沉的,我看见老爸背着麻袋,正在远处的山上,一步步向前走着。

我很想叫他。可是张不开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老爸从我视线中消失。

接着又过了一两秒的时间,我动了动眼皮,睁开眼睛,一切又回到了现实。

我把看到的告诉了老妈,包括老爸的穿着。老妈可以确定,我看见的那套衣服,就是老爸临走时穿的那套。可为什么他要背着个麻袋上山,我和老妈都很不解。

几个月后,电视里播出了一条新闻。因为新区扩建,所以有几个墓园被迫搬迁,而老爸所在的墓园就是其中之一。不可思议的是,将要搬迁去的新墓园,正是老爸所走的方向,而且就建在一座山上。

另外还有件挺巧合的事:老爸墓碑边上的护栏上雕刻着花和动物。花是老妈最喜欢的郁金香,而动物恰好是我和老妈的属相。

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同年秋天的一个晚上, 老妈的一个好友约了一群人到饭店吃饭。不知不觉吃到快十点,但大家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

老妈一个朋友的女儿坐不住了,想要回家。因为大家不放心,便让我送她回家。

我内向,她也内向,再加上她比我大好几岁,所以我骑车带着她,一路无话。这个姐姐家小区前有一条小巷子,从那条小巷穿过去,是最近的路。

临进巷子前,她说:“下来走走吧,巷子里的路不太平,很颠人。”

于是我下了车,和她并肩走进了巷子。

走进巷子我才知道,原来两边还零散住着些人。房子看起来很老,应该有好几十年了。

当我们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老头衫的大爷躺在躺椅上,边上摆着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着一个茶壶,大爷闭着眼睛,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大爷的身后是一扇紧闭着的门。我当时想,这大爷应该就住这里面吧。

走了没两步,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啊,现在是深秋,别说穿汗衫了,我穿着衬衫都觉得有点冷,难不成……

我想问那位姐姐有没看到老爷爷,可又怕万一她没看见,被我一问,肯定会被吓着。我就寻思用别的方法求证,于是我很快想到外公以前说过,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就咳嗽两声,它自然会走的。

于是我咳嗽了两声,然后悄悄转头用余光瞥了一下。人没了!就连躺椅和小茶几什么的都没了!

从我从大爷面前经过,到我咳嗽出声,前后加起来不超过一分钟。老爷子没理由这么快就回家了吧。再说如果是回家,开门、搬躺椅、茶几什么的,就算不用时间,好歹也会发出响声吧?可是一切就这么静悄悄地发生了……

这件事我没有对任何人再提起过,也没有再去过那条巷子。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