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相思骨赤焰冷

原创作者:大鱼文学,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小妖 师傅 男人 半神 葫芦 风畔 匕首 桂花 烤肉 颈间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相思骨(一)/赤焰冷


楔子


上百年了吧,陈小妖不太记得了,反正这个庙盖好前她就在这里,当时她还是刚有肉身的小孩子,经常抓山林里的小兽吃,后来这里就盖了这座庙,听说是用老和尚化缘得来的钱盖的,所以老和尚成了这里的第一代主持,经常会有人来烧香,留下好多好吃的供品就走了,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只吃供桌上的供品,不再捕山林里的小兽了。师傅说妖是不能进庙的,会被庙里的佛光打得神形俱灭,但她不知怎地一点事也没有,和如来佛祖抢供品吃,一吃就是百年了,而且可能因此沾了佛气,她的力量也增强得快,都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师傅说再过几年就把她嫁给对面山上的虎精,她才不要,那虎精她见过一次,已是个老头了啊。师傅说这事由不得她,但她想好了,如果那虎精来逼婚,她就躲进庙里,反正其他妖不敢进来。今天是月圆夜,这里的狼大哥又在对着月亮乱叫了,他说这叫抒发感情,可陈小妖觉得,这是修炼不够,所以她干脆躲进庙里来,图个清静。庙里好像来了客人呢,她隐在暗外往屋里张望,隔着这一任主持油光光的头,她看到对面的人。是个好看的男人,穿着月白色的儒衫,发髻随意系着,腰上还别着个葫芦,他说话时一直在微笑,声音也是轻声细语,陈小妖几百年里也算见过不少人了,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咝!”呃,好像是她的口水下来了呢,她忙拿手擦掉。风畔微微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那外隐在黑暗中的墙角,似有什么东西,不是人,却也感觉不到妖气,是什么?“风施主在看什么?”主持慈眉善目的笑问道。“哦,”风畔收回视线,“看到一只老鼠而已。”“老鼠?”主持跟着转头去看,随即一笑,“是老鼠啊。”第一章 半神听别的妖说,师傅其实是只猫妖,但她从没见过师傅现原形。那男人说她是老鼠,如果真是这样,那应该早就被师傅吃掉了吧。“小妖,你过来。”师傅今天有些神秘。“什么事啊,师傅。”“你是不是在庙里看到那个男人了?”“哪个男人?”“腰上别着个葫芦的男人。”陈小妖想了想,是那个漂亮男人吗?师傅打听他干嘛,难道想抓来做丈夫吗?以前师傅的一个好姐妹就喜欢引诱漂亮的凡间男人,玩了几天就把他们吃掉。“到底看到没?”师傅看他不说话,推推她。“有是有啊,可师傅问他干什么?”她不太情愿的承认。师傅眼中立即闪过一抹妖光,欣喜道:“他果然出现了。”“他是谁啊?”陈小妖有点莫名。“他是个‘半神’,听说吃了他的肉可以得到至少五千年的道行,”师傅已经在流口水了,“还有他身上别的那只葫芦听说已经存了五百只妖的妖力,如果既吃他的肉又能得到葫芦里的妖力,我就能修成正果了。”“五百只妖啊?”那师傅会不会是第五百零一只?陈小妖可没有师傅那么乐观。“小妖,你帮师傅好不好?等师傅修成了成果,师傅带你一起上天。”“这个……。”她不想成为第五百零二只啊。“啊!师傅白疼你了。”师傅又故伎从施,那个“啊”字听上去就像猫叫。陈小妖捂住耳朵。“啊……!”“好吧,好吧。”陈小妖投降。陈小妖其实不那么爱穿这么露的衣服,但师傅说男人们都爱,就算对方是半神,只要是男人都会被她的美色引诱。美色引诱?师傅为什么不自己引诱?她再次拉了拉快看到乳沟的衣服前襟,唉,虽然她是妖,但也是一只清纯的小妖,师傅也不能这样糟蹋她啊。庙中的西厢房灯还亮着,那个半神还没睡吧?她现了形,就着清凉的衣服进了厢房。他似乎睡着了,应该是看桌上的佛经时睡着的,那个葫芦还别在他的腰间,就这么靠上桌案上。油灯上的火苗闪啊闪的,她看着男人清俊的脸。真是个漂亮的男人,她的口水又下来了。伸手想去摸他的脸,男人轻轻的哼了哼,别过脸去。诶?没碰到?她不死心的想绕过身去再摸,眼角却瞥见了桌上的一盘桂花糕,雪白的桂花糕散发着甜香,她的目光马上被胶住了,去他的漂亮男人,去他半神,她直接冲着那盘桂花糕去了。塞了块进嘴里。唔……,好甜。她又塞了一块,空出的手也抓起一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她边吃边想,然后肚子痛起来。越来越痛。怎么回事?她不情愿的放下桂花糕捂住肚子,难道吃错东西了?可她是妖啊,凡人才会肚子痛。阵阵冷汗冒出来,她蹲在地上,然后看到那半神的脚动了,她抬起头。男人已醒了,正看着她。“小妖儿,胆子好大啊。”他笑着道,伸手一点那盘桂花糕,那几块吃剩的桂花糕成了张张纸片,是符纸。她觉得肚子更痛,却没有叫出声,眼睛瞪着他,看他慢慢的拿下腰间的葫芦。原来她才是第五百零一个妖啊。男人拔开葫芦的盖子,放在桌上,然后开始念咒。陈小妖觉得身体如被撕裂般的痛,她咬住唇没有叫,只是瞪着他。那男人念了半晌,忽然“咦”了一声,忽然停下来,复又盖上那葫芦的盖子。那撕裂般的痛随即消失。他看着她的眼,很仔细地。“你可伤过人?”他问。“没有。”虽然不明所以,她答。“你为什么能进这庙来?”“我也不知道。”这是实话。“把手伸过来。”她把手伸过去。男人柔软的指抓住他的臂腕,把脉一样。“原来如此。”好一会儿,他点点头,松开她,“你叫什么?”“陈小妖。”虽然他让她很痛,但她还是很老实的答。“陈小妖?”他笑,忽然伸出两指放在唇间轻轻的念。又来,陈小妖捂住耳朵,然而哪里挡得住那烦人的声音。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男人停下念咒,看着蹲在地上的一只粉色小猪,轻轻抱起来。“小妖,以后就跟着我吧,我和你该有一段缘。”他边笑,边把原本套在自己腕间的七色石取下,套在小猪的颈间。小猪的鼻子在他掌间拱了几下,他一笑,将她放下。魔旦生时,乌云闭月,雷声阵阵,天地混淆在一起,如同一潭泥沼。她意外怀孕了,没有成亲就怀孕了,那是要被浸猪笼的,所以她逃了。她不要这个孩子,从来没有与男人接触过的她怎么会怀了孩子?她认为那是个妖怪,就如同梦中时常梦到的那样,那是个长着银眸,头发血红的魔,她吃过打胎药,故意跌倒,但体内的孩子仍然平安无事,他长的太快,不过一月便已撑大了她的肚子,似将要出生。外面在下雨,破屋里一片漆黑,偶尔划过的闪电,惊现出她无比恐惧的脸。肚子在动,翻江倒海般的动,那个妖怪要钻出来了吗?又是一个闪电,手中已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她要在他出生前杀了他。闭闭眼,深吸一口气,她举高匕首毫不犹豫的朝着胎动最厉害的一头猛扎下去,“嗤”的一声,感觉不到疼痛,匕首似被什么咬住,她一惊,用力往外拔,匕首却一寸寸的往里面钻,怎么回事,她惊恐的张大嘴巴却叫不出声,闪电划过时,他看到匕首已全部没入自己有肚腹间,然后是金属被折断,磨擦的声音,似有人在津津有味的咀嚼那把匕首。四周无端亮起昏黄的光,不似人间的光,带着无边的魔性让人恐惧不已她看到自己肚腹间那被划开的口子竟然有东西往外伸出来,她的血同时跟着涌出,没有疼痛,她只是惊恐的看着那东西,随着那东西越来越往外伸,她分辨出那是一只婴儿的手,然后是手臂,另一只手,手臂。那道口子被扯宽,头也同时冒出来,血红的发,紧闭的眼,她叫不出声,喉间发出“咳咳”的声音。忽然那双眼张开了,银色的眸瞪着她。“啊!”她终于叫出声,已不似人的声音。“乌云翻涌,电闪雷鸣,有魔降生了,”风畔看着天空的乌云,指间来回的掐算着,“只是,好像早出生了一个月啊。”他自土坡上跳下来,回身看了眼自己的小跟班,问道:“烤好了没?”“哪有这么快?”陈小妖恨恨的回道。“怎么这么慢?”“要不你来烤。”她扔掉手中的烤肉。“小妖儿又淘气。”他懒懒的往回走,手状似无意的去拨另一只手上缠着的七色石。陈小妖打了个激灵,忙捡起那块被扔掉的烤肉:“好嘛,好嘛,马上烤。”另一只手去摸自己颈间的七色石,不知怎地,只要他一拨他手上的七色石,自己颈间的那条便似有了感应,变得滚烫,她可不想手中的烤肉还没烤熟,自己先变成烤乳猪了。“半神,狗屁半神!”她边烤边低骂着,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恶魔,分明是在修行,却荤惺不忌,尤其爱吃猪肉,明知道她是猪妖,还让她每天上演手足相残的戏码,她恨死他了,恨死他了,为什么颈间里那条破石链拿不下来,只要能拿下来,她一定把他吃了,一解多日来的心头之恨。“小妖儿,在咕哝什么呢?”风畔微笑的坐在她旁边,即使离开了那座寺庙,她身上仍有极淡的檀香味。“没什么,”陈小妖只顾埋头烤肉,忽然想起什么,道,“小妖就是小妖,不要加个‘儿’字,我都几百岁了,你在这一世不过二十几岁,怎么说我都比你大很多,不要把我叫小了。”“呵呵,”风畔笑,这小猪妖还真有趣,心思想法已完全如人类,看来这百年混迹在人间已有了人的心性,“知道了,小妖儿。”他回道。“你还叫,你还叫。”陈小妖气得直跺脚。他仍是笑,伸手从她手中的烤肉上撕下一块放在嘴里嚼。“唔……,再烤一会儿就可以吃了,”他把手中多出来的凑到她嘴边,“你要不要?”“我呸呸呸!”陈小妖躲开几尺远,那是猪肉好不好,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她眼泪汪汪。而那男人恶作剧得逞一般,将肉塞进嘴里,轻轻的笑,眼睛却是看着天上的乌云,乌云未散,天地处在灰暗中。“看来世间将有一劫了,不过幸亏他早出生了一个月,魔力应该也削了一半吧?”他边嚼着肉,边自言自语道。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