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一米阳光,十年烟灰

原创作者:水湄伊人,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何杰 美丽 女人 认识 时候 孟吉 一个 看着 沈何阳 然后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水湄伊人


1.

第一次见到艾美丽的时候,何杰就被她吸引。确切地说,是被她抽烟时的姿势所吸引。虽然,她坐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

白皙而纤细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淡绿色的烟。轻轻含在唇里。吞吐间,她的脸在一片淡蓝色的烟雾之中,时隐时现。如站在高楼上看隔岸的烟火,妖娆而颓废。多优美而哀伤的姿势啊。

旁边的女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发着聒噪的嘻闹声,娇嗔的说话声,与尖锐的笑声。而唯有她静默地抽着烟,四处迷漫的烟雾仿佛把她自己隔离在另一个世界。她以这样无声的方式拒绝地周围的一切。

何杰看到了她眼中的寂寥与烦闷,拿着杯子走过去。“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她懒懒得抬了抬眼皮,“你认识我吗?”“不认识。”“我也不认识你,你呆在我旁边干啥?”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继续抽烟。

何杰想不到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他识趣地退回。旁边的女人发着嘻嘻地笑。他感觉脸上有点火辣。

若不是孟吉叫他过来,说有一个他一直想认识的人在。他才不想参加这种鬼PARTY。

他注意到那个女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掐了烟头,拿了挎包似乎要离开。这时孟吉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拉住了那个女人,“对不起,对不起,路阻,实在没办法,不好意思。”然后招呼何杰,快过来。

何杰心想,果然是这个女人,跟她的文字一样冷漠。

孟吉拍着他的肩,笑着对女人说,“他就是摄影师何杰。他很喜欢你的小说。”艾美丽的眼神在闪烁,很复杂的眼神。惊喜,羞愧,还有为自己刚才的无礼而自责。她不好意思地伸出了手,抿着嘴角浅笑“你拍的照片很美。”

虽然灯光不是很亮,但何杰还是看到了她涨红的脸,原来外表冷漠的女人也有可爱的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笑道,“谢谢。”然后又加了句,“其实你害羞的时候很可爱。”她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张爱玲遇见胡兰成的时候,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想到这里,更是红了脸。

孟吉打了个哈哈,“你们继续聊聊,我先招呼一下其他的MM。”

何杰知道,其实孟吉很想凑成他们,自从他的女友跟一个黑人去了加州,他老是找孟吉喝酒。孟吉却又新泡上了一个韩国妞,就想把他很久之前想认识的艾美丽叫了过来。算是抛掉一只大灯泡。

他们谈得很投机。离去的时候,他送她。下车的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如果早几年前我们就认识,多好。”艾美丽慢慢抽出手,笑了。

笑得如身后的月亮一样的凄凉。

2.

她想,如果他们早几年认识,是不是彼此心里就没有伤,也没有痛。如果不是,又何必相识。

她看着自己的房间,一切都停留在半年前的摆设。一切都没动过,包括清洁。桌子下面的玻璃碎片也保持着原来的破碎状态。那是半年前沈何阳摔了她的杯子,然后甩门而去。再也没回来过。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她总是无数次地想象着他就站在门口。可是,这种想像最后像这杯子一样地破碎了。

而这些破碎是怎样顽固地寄居于一个女人的生活,存在于一个女人的心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蒙着尘埃,却依旧带着尖锐的伤口。

而现在,看着这个像垃圾场的房间,她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在如此杂乱的环境里生活了这么久。像一只寄居于潮穴的蝎子。

她打开电脑,敲出四个硕大的字:告别过去。她突然想起今晚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她竟然对街道上那些美丽的雪花贴图,与不停闪烁的圣诞树视而不见。

她开始打扫房间,用湿毛巾抹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干净得看不到一丝的污垢。

手机在响,是短信:平安夜快乐。何杰。

何杰,多少熟悉的名字,她突然想起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是那么喜欢何杰所拍的艺术照。在他的镜头之下,那些女子是那么美,那些优雅,充满着水一般的灵性。那时候,她想,如果有一天,她能站在他的摄影机前,那多好。

可是,那仅仅是认识沈何阳之前,一个十八岁少女对美的憧憬与梦想。却在十年之后,遇见了何杰,遇见了她少女时代一直想见的人。

只是这十年,却把艾美丽从一个纯真,有着无限幻想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对爱心如死灰的女人。漠然地写着字,虽然她笔下的爱情很美,但她知道,那不属于自己。她喜欢凄美的结局,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放纵着自己对爱绝望的私心。

3.

艾美丽在酒吧找到何杰的时候,她看到他一个人在喝闷酒,而孟吉则搂着一个卷发女人,那女人有着丰腴的脸,与半晗半笑的妩媚眼神。一看就是韩版的,韩国女人就这种味了,像是在同一模子里浇出来的。

孟吉给她们俩做了个简单的介绍,艾美丽就坐在何杰的旁边,点上一根烟。要了一杯叫绿色森林的无酒精鸡尾酒。

何杰笑道,“你不喝酒的?”艾美丽点了点头,“呵,一小杯就会让我倒地不起。”他说,“丹也不会喝酒。她是我以前的女友。”她看到他喝的是纯生,她想说,沈何阳也喜欢喝这种啤酒。但她没说。她怕记忆,怕他们会说过他们的过去,怕彼此的伤口都无处可躲。

何杰说,三四年前,我就在看你的文字了,网络上,或杂志上。很凄美的故事,透着阴冷与绝望。有时想,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

艾美丽笑了,其实我在更早的时候就知道你,曾痴迷过你的摄影作品。那时心想,这家伙真幸福,老是跟美女打交道,还能看到她们的裸体。

他们同时笑了。然后何杰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其实我今天叫你过来是有原因的。”“噢?”“我想去一趟云南,你能不能陪我。我想去拍一些照片,顺便,给你拍一些。你虽然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人,但你的脸小,应该很上镜,而且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有点忧伤,又有点高傲与冷漠。我喜欢。”

艾美丽沉思了一会,“去南其实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而且还有个摄像师在旁边,还真的是件好事。我也不用带相机了。我答应你了。不过要给我几天时间,把该赶的稿子都赶完。”“好。”何杰拍了一下她的手掌,“不许返悔噢。”

那晚,何杰喝了很多酒,而艾美丽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孟吉已经搂着那个韩妞先他们而去了,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了。

想不到喝到最后何杰竟然趴在那里睡着了,艾美丽只好扶着他,叫了辆出租车,先把他送回自己的家里。

4.

何杰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艾美丽正微笑地看着他。

他迷惑地看着周围,“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喝醉了……你昨晚一直叫着一个名字:丹。”“噢,是么,真该死。”艾美丽看着他,“有挽回的余地吗?”

何杰突然抱住了她,发出呜咽,像个孩子一样地无助。艾美丽抚着他的头发,心里生出怜。他是第一个在她怀里哭的男人。

他说,“她去了加州,她背叛了我。”艾美丽无语。

良久,何杰低声地说,“艾美丽,我可不可以要你。”艾美丽的手颤了一下。这个她一直仰慕的人,现在就在她的怀里,他们都是同命人,被爱情抛弃的人。

她的唇慢慢往下滑,堵住了他的唇,手指一路攀延,缓缓解开他的扣。何杰把她抱起来,反扣在床上,一边亲吻,一边拉开她裙子的链……

她突然想起,自从离开了沈何阳,她再也没有跟第二个男人爱爱了。

5.

云南丽江。古老的石桥与清澈的流水边,外朴内秀的瓦屋前,飘着白云的蓝天下,中西璧合的酒吧街。艾美丽或白裙飘飘,一衣带水,纯净的笑容如白玉兰一样地绽开。或蓝色牛仔,热情奔放。或徘徊在灯火阑珊的小巷,影子很长,很孤单。

何杰说,“宝贝,你让我灵感大发。”艾美丽呆了一下,宝贝,多么熟悉的称呼,曾经是那个男人心里的宝,最后却成了草。

在一个叫“一米阳光”的酒吧。调酒师看他们进来,对何杰打招呼,似乎很熟的样子。然后看着艾美丽,嘴角带着揶揄的味,对何杰说,“你带回来的妞一个比一个有味了。”何杰看了一眼艾美丽,有点尴尬,“别听他胡扯,这小子没一点正经。”然后对他说,“去调杯没酒精的鸡尾酒来。”

这一晚,艾美丽都保持沉默状态。何杰也感觉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怎么了。

她看着他,眼睛明亮,“是你先背叛了她,对不对。”

何杰先是愣住了,然后脸上有着难以名状的复杂表情。他感觉自己赤裸裸地站在下着雪的冬天。雪花一片一片的落着,那么冰冷,他却无处可躲。

然后他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是我先背叛了她。但那是我的身体,在我的心目中,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她。你也是。”说完就走出酒吧,抛下了她。

她要了一杯WHISKEY,浓烈的酒精冲上喉,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呛出了泪。

她突然明白她与何杰不过是过客,十年是如此,十年后也如是。有的人注定一生无缘,不管怎么样的错过,与相逢。怎么改变都是徒劳,因为这是宿命。谁都逃不出缘与份已成定局的圈。

6.

她把自己的行李从宾馆里拖出来的时候,何杰说,“对不起,我伤害了你。要走我们一起走。”

艾美丽摇了摇头,“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俩个原来不该认识的人,却认识了,而且还发生了一些关系。像以前,多好,你喜欢我的字,我喜欢你的照片,像欣赏着远方的风景,像看着彼岸盛开的花,多好。是我们亲手毁了它。”何杰没有再挽留,只是默默地抽着烟。

关上门的一瞬间,艾美丽的内心充满着无处停泊的悲哀与无助。

想不到她一直向往的丽江,成了她埋葬希望与爱情的地方。原本希望在这神秘的古城浇出爱情之花,却不想把它连根夭折掉。

当飞机冲上天空的时候,她默默地说,别了,丽江。是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回到不认识何杰之前的生活轨道。

而丽江两字,也从此她的字典里抹去。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