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诈尸还魂

原创作者:骑鲸揽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王琳 林洁瑛 魂魄 江心 菜刀 声音 江超 噩梦 外溢 枕头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十一章 姐妹情深

  这是个很大的卧室,大床光是宽都有三米多,够两个人在上面打滚了。

  房间里很香,黑暗里若有若无的火光还在闪烁着,青烟笼罩了整个屋子。是安神的檀香。

  香烛能沟通鬼神,燃香的香味让我通体舒坦。不过很明显,这香不是烧给我的,而是这个卧室的女主人用来安眠用的。

  她现在躺在舒适的羽绒大被里,空调开得很足,但还是满头大汗,眉头紧皱,像是在做噩梦。

  我打量了她几眼。鹅蛋脸,眼大,整张面孔不是普通女孩子的柔弱,而是英气勃勃,嘴唇薄,看起来应该是个比较厉害的人物。这种人属于事业型的,敢打敢拼,性格爽朗。相比较而言,林洁瑛骨子里就属于温婉的小女人类型,也没什么心计。一般来说,人都喜欢和自己性格互补的人交朋友,结婚也差不多,我也大概理解了为什么林洁瑛把王琳当做自己最好的闺蜜,死了还在念叨她。

  在王琳身上三寸的地方,悬浮着图淡淡的雾气。那雾气呈现灰黑色,不断变幻着形状,一会儿变成恶鬼,一会儿变成建筑之类的,不过最多的时候还是变化成王琳自己的样子。

  这团雾气,其实就是王琳的一部分魂魄。人在睡梦时,一些魂魄会外溢,特别是身体不好,气血不足的人,魂魄和肉身结合的不稳固,睡觉的时候魂魄外溢的情况更严重。

  晚上阴气重,地气浊,外溢的魂魄受到阴气侵扰,就会形成各种各样奇怪的噩梦。身子虚弱的人晚上睡不好,噩梦连连,就是这个道理。

  看样子,王琳正在做噩梦。我静静观察了会儿,在她的梦境里,出现最多的是林洁瑛,只不过现在的林洁瑛样子很恐怖,双眼翻白,舌头外露,脸上长满了蛆虫,伸出双手来掐王琳的脖子。

  呵,林洁瑛在担心你的安危,然后在你的梦里,林洁瑛就是这个形象?我为那个烧炭自杀的女明星觉得万分不值,心里大概也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调戏她下。林洁瑛嘱托我的是,给王琳托梦,告诉她去找个会解蛊的人,检查下自己有没有中蛊。我可没这么好心。

  阴魂附体不容易,托梦还是很容易的。我只需要用我的身体触碰到王琳外溢的那部分魂魄,就可以进入她的梦境里了。

  说干就干,我进入了她的梦中。

  王琳的梦境大背景,是云南。苍山洱海,白塔,像是电影镜头似的不断在我身后切换,背景倒是波澜壮阔。不过她明显很累。在梦里,她在不断的逃跑。

  她在马路上狂奔,身后是吐着舌头的林洁瑛。王琳跑的很快,林洁瑛一步一摇,摇摇晃晃,但是每迈出一步就是几十米,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

  接着,王琳不知道从哪儿弄来架直升机,直升机的螺旋桨轰隆隆转动,几秒钟内就把她带到几万米的高空。

  她正在庆幸,驾驶舱的飞行员忽然转过脸,冲她笑了笑。

  那脸,正是林洁瑛的脸。

  我在旁边看得啼笑皆非,这都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不下去了,我拍了拍她的脸。“喂,醒醒。”

  “王琳”揉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她的本体还在床上躺着,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

  “你是谁?”她看到我后,惊叫了起来,随后慌乱的翻枕头,“我的刀呢?”

  我扬了扬眉头,“我是谁不重要。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你伙同别人害死了林洁瑛,三天之内,她会来找你索命。你趁早给自己买棺材吧!”

  说完,我退出了王琳的梦境。

  “啊!”她终于醒了。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开枕头,从枕头下取出了一柄王麻子菜刀。

  对付噩梦、鬼压床,有效的手段就是在枕头下放煞气重的东西,这样能防鬼,菜刀无疑是首选。王琳肯定也是知道这个办法,可惜区区煞气对我无效。

  把菜刀握到手里后,她看起来略微镇定了些,接下来的第二个举动,就是拿起手机拨出了串电话号码。

  对方很快接通了,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身子已经飘出窗外,准备回去的我马上停住了身子。

  “什么事?”是个男人的声音。声音醇厚,听起来是个中年男人,差不多三四十岁左右。他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没用啊!没用!”王琳先是歇斯底里的喊了半天“没用”,然后才怒气冲冲的说,“你给我弄的什么桃木剑,什么八卦镜,还有那破狗,还有在枕头下面放菜刀什么的,压根没用!我刚才还是梦到那贱人了!”

  她说的“贱人”,肯定是指的林洁瑛了。呵呵。

  “而且,我刚才还梦见个陌生的男人,他告诉我,林洁瑛三天之内就会来找我索命。”王琳说到这里,忍不住哆嗦起来。“你不是说,她中了你的蛊,死了以后魂儿也要被困住,没法来找我吗?我为什么会梦见她?”

  “我给你的东西对付鬼绝对有用。你是想太多了,自己吓自己。我这边儿有很重要的事,别烦我。过几天我再去找你。”男人要挂电话。

  “王八蛋!”王琳破口大骂,“当时在云南的时候,你让我把蛊放到她吃的饭菜里,可是拍着胸口承诺完全没问题的!现在出了事你就敷衍我?告诉你,老娘不是好惹的!你要是今晚不给我解决,我明天就让你消失在北京!你不就是会下个蛊吗,能躲得过子弹吗?”

  “……”那边的男人顿了下,语气软了些,“你不是也看她不顺眼,想让她死吗?咱俩的目的一样,所以才合作。我这边真的是有事,走不开。”

  “我不管!”王琳不依不饶。“我这儿是没法呆了,我现在去找你。这三天,你得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保护我。”

  过了许久,电话那头的男人同意了,然后报了个地址。王琳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开着法拉利就出门了。

  从始至终,我一直在她身边安静的听着。她开到了180码的速度,在寂静的大街上像是飞一样,朝南五环开过去。

  王琳在驾驶座上满头大汗,脚下还放着菜刀。我坐在副驾驶上,梳理着刚才得到的信息。

  和她打电话的男人的声音,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江心远。

  “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我想笑,没想到江心远和王琳竟然有联系。世界真是太小了。

  想到江心远,我忽然想到了江超。现在距离江超去找江心远也过去了24个小时,他情况怎么样?江心远刚才说有大事要做,跟他有关吗?

  江超走之前,让我吞下了半截耳虫。不确定魂魄状态下的我能不能使用耳虫,我照着他告诉我的办法,念了几句咒,然后开始观想江超的相貌。

  圆脸。壮实的身材。宽阔的肩膀。浓密的头发,碎刘海儿。

  他的形象在我眼前越来越清晰,我耳边也逐渐出现了些除了发动机轰鸣声外的其他声音。

  几声夜枭啼叫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风吹过草丛,沙沙沙的声音。

  人的喘息声。

  女人的哭声。

  这哭声……是刘晓莉的声音。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还我……的……儿子,把……我儿……子给我……”她的气息很微弱,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割破了似的,听起来很沙哑,但我能分辨出来是她。

  “你儿子?”江心远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他似乎很得意。“你儿子在哪儿?我这儿只有我的蛊童。他以后是我的强大助力,能帮我杀人,帮我下蛊。哈哈,是不是,乖儿子?”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