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诈尸还魂

原创作者:骑鲸揽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江超 痞子 郝帅 匕首 刘海峰 南锣鼓巷 那群 小流氓 酒吧 帅哥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卷第三章 凶宅

“你不是扬天好哥们吗?他怎么你了?”江超也莫名其妙。

  “哥们你麻痹!”胖子看来气得够呛。“老子刚才在酒吧里遇到他,上去和他打招呼,结果他兜头就把我一拳打倒在地,然后跑了。操!”胖子揉揉额头那个大肿块,愤愤不平。“不就是之前问他借了点钱吗?我又没说不还!草!”

  我听了大喜过望。这么说,那个刀疤脸猛鬼刚才是用我的身子到了醇醉酒吧,然后被汪胖子撞见。

  “他是被鬼附身了,我找他也是这个原因。”江超一脸严肃。“导致他被鬼附身的重要原因就是他电脑里那个被删掉的视频,你现在回去吧,帮他把电脑恢复下。”

  汪胖子楞了会儿,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用拳手在手心一敲,“难怪,我看那小子有点不对劲,看着跟死人似的!原来是这样!妈的,哪儿的孤魂野鬼敢算计我兄弟!我这就去!”

  胖子就这点儿好,直肠子,又义气,我也正是喜欢他这点儿。知道我被鬼附身后,汪胖子急匆匆的留了江超的电话,就开着车直奔我家了。

  得知那个猛鬼在醇醉出现过,我们又返回酒吧打探情况。江超手机里有我照片,他拿着手机挨个问酒吧里的人有没有见过我,看到我去哪儿了吗?

  没想到,这一问出了事。

  他正在询问,从酒吧内堂出来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把江超围住。

  “你在找这个人?”为首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痞子,打着鼻环,耳环,还有乳环,浑身上下不知道挂了多少铁环。

  江超点点头。

  “出来说话,我告诉你,他在哪儿。”那群小痞子围着江超走了出去。

  “我叫郝帅,大家都叫我天通苑帅哥。”浑身是环的小痞子自我介绍道。他身后的六七个小流氓嘻嘻哈哈笑了起来。江超莫名其妙,含糊的应了声。

  他把脸凑到江超面前,嬉皮笑脸的说,“我告诉你那个人在哪儿啊!”他把嘴唇轻轻凑到江超旁边,“他在……”

  说了这俩字,他眼里凶光忽然一闪。随后,表情僵住了。

  在刚才说话的时候,这小痞子手里摸出柄匕首,朝江超肚子狠狠捅去。匕首带着血槽,是管制刀具,又长又利。被这种匕首刺到肚子里,再一搅,肠子都会被搅烂。

  可惜,这匕首刺到江超肚子上,却好像刺在钢板上,怎么也刺不进去。江超的本命蛊是木石精,最长于防御。这木石精能抵御一般的蛊术和阴鬼等等的伤害,对于物理伤害也有防御作用,身子就好像练过几十年金钟罩铁布衫等硬气功的高手。小痞子又不是练家子,手劲一般,伤害不了他。

  “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捅我?”这个时候江超也不是很愤怒,反而是一脸茫然。他这种性格真把我气笑了。

  我动了。

  阴风刮过,我上了这个小子的身。这是我作为阴魂第二次附体了,比第一次熟练了很多。

  林洁瑛去世还不到七天,魂魄不能离开尸体太久。虽然之前江超用了些手段为她加持,她跟着我们跑到火葬场之后,回来的路上也开始觉得身体快要崩溃散开,我赶紧让她回了停尸间。蛊童毛子太过凶悍,他一出手在场的人全都要死,对于这群小痞子我还不想把事情闹大。

  上了小痞子郝帅的身之后,我反过来把匕首架在了他脖子上。

  “帅哥,你这是干什么?”那群小流氓本来在旁边嘻嘻哈哈的看热闹,现在看到形势陡然反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

  “呵呵……”我控制着他,故意压低了喉咙,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我上了他的身。你们不把话说清楚……”我把匕首有刃的那面放在了郝帅的脖子上,轻轻滑了下。这匕首不错,血珠马上渗了出来,滴落在水泥地上。“我马上把他脖子割断。”

  那群小流氓什么时候亲眼见过这种闹鬼的事?他们也是怂货,马上吓得屁滚尿流。在我的威胁和哄骗之下,他们竹筒倒豆子说了个一清二楚。就在刚才,那个刀疤脸猛鬼果然来过。刀疤脸叫刘海峰,是他们这群人的老大。这个醇醉酒吧是他们控制的场子,也是他们大本营。

  刘海峰身手不错,又敢打敢杀,在这一片儿也算小有名气。据说他身上背负着几条人命案,但对方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确切的证据,他还是活的逍遥自在。前几天,刘海峰又接了个活儿。他去了后,却再也没有回来。

  今晚两个小时前,刘海峰借着我的肉身回来了,费了番周章后,终于让兄弟们相信自己老大借尸还魂了。他怨气很大,要报仇,把杀死自己的人全宰了。

  就在半小时前,他带着身手好的手下,十来个人,拎着枪出去了,留下这几个没用的小痞子在酒吧里看店。离开前,他特意指着自己的脸嘱咐,如果有人来找这个长相的人,一律把他杀了。

  前因后果倒是不复杂,我马上弄懂了。

  “大仙……我们知道的兜告诉你了,你放过帅哥吧。”小痞子们颤颤巍巍的说。看来这个什么天通苑帅哥还有点人缘,这熊样了还有人求情。

  不过我没打算让他好过。

  要是刚才江超没有木石精,是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可就被他捅死了。

  “我可以不让他死,不过他想杀我兄弟,我也不可能这么容易便宜他。”我想了下,有了个主意。

  对一个20出头,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来说,有什么是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的?

  当着那群小痞子的面,我逐渐解开郝帅的裤子拉链,又褪下内裤。

  在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我手起刀落,把那条几寸长的玩意儿干脆利落的切下。

  “吧嗒”一下,掉在地上,像只死虫子。

  在此之前,我早让江超带着毛子离开了。做完这一切,我快速从郝帅身上退出,乘着夜风轻飘飘的飞离了这个恶心的小巷。背后只留下郝帅撕心裂肺的嚎叫和那群小痞子的怒骂声。

  根据小痞子们提供的线索,刘海峰是带着手下去了仇人经常去的地方。他为了杀那个人也费了些心思,把对方经常出没的地点都搞清了,不可谓不用心。

  他今晚去的地方,是仇人经营的会所之一,地址在南锣鼓巷附近的胡同里。

  南锣鼓巷靠近后海和地安门,属于老北京城的范围,地价贵的能吓死人,而且有价无市,开发商根本没法开发。这一片儿都是几百年前的老房子,老胡同,随便一个四合院价值都过亿。有些富商会买下栋四合院,重新装修成高档会所,宴请朋友,或者做别的用途。

  晚上12点左右,我们驱车到了南锣鼓巷。那些小痞子们并不知道具体是那栋四合院,不过问题不大,正好这时寻人蛊也成型了。

  这次用的是只蝉,江超根据它的叫声来判断。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如果走错方向的话蝉都没有声息,只有方向对了蝉才会叫。

  靠着指路的蝉,我们七扭八拐,到了南锣鼓巷深处的一个深宅大院门口。

  这宅子看起来足有几百年历史了,墙皮都斑驳不堪,墙壁上满是雨水冲刷的痕迹,绿绿的苔藓长满了地面。院门倒是非常气派,高大恢宏,红漆木门,门槛都快到小腿那么高,进门的话得把脚高高抬起。

  这栋老宅子,同样不对劲。

  我抬头望了望门楣上高悬的八卦镜。论品质还比王琳家的高档了不少。

  “我来。”毛子身子轻轻一纵,就飘到了两三米高的门楣上。他手轻轻一挥,那块被开过光的八卦镜就被打得稀巴烂。

  “棒。”我由衷的赞了声,忽然觉得身边养着这只厉害的小鬼也是个不错的事。

  正要进门,江超皱了下眉头,紧接着鼻头动了下,“有血的味道。”

  我纵身飞起,轻飘飘的过了院墙,整个院子在我的视野下一览无余。

  这是栋很大的院子,进门就是个大照壁,绕过照壁还有座两人来高的盆景,怪石嶙峋,一派大富人家的做派。院子是传统的四合院,但是全部被翻新过,相当奢华。正屋里现在灯火通明,隐约还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

  我低头看了下,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字。仔细一看,他们身子下面都有血迹渗出。有四五个人看来已经死了,其中两个脑袋都没了,还有个脑花子留了出来。还有两个没死透,正在地上抽搐。

  “呜呜……”

  几声恶犬的低吼让我的目光从那些倒在地上的人身上移开,望向了西厢的房间。那一排房间貌似被改造过,我刚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里面有好几个气血非常旺盛的生物,让我的魂魄都有点隐隐作痛。

  偏房里,门户洞开,四只凶猛的大狗跑了出来。这种狗我认识,和王琳家养的一模一样,杀人犬加纳利。

  灰色的猛犬加纳利性情凶猛,食量也惊人。它们被几个大汉用铁链牵着,大汉累得满头大汗,勉强控制着它们。

  加纳利闻到了血腥味,瞬间发了狂。它们嚎叫着扑上去,一口就咬住了那两个没有死透的人。

  “咔嚓”“咔嚓”几声过后,那两个人的喉管被咬断,再也不动了。

  接下来,就是几只大狗在撕咬,品味,享受自己的猎物。它们似乎非常钟爱脑花,吃人时先要用嘴巴和爪子把头盖骨掀开,然后再用舌头去舔。

  古朴的宅院霎时变成了地狱。

  我看得有点反胃,刚要飞到外面和江超会合,忽然身子一凉。

  月光下,几个人影在我面前慢慢浮现出来。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