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诈尸还魂

原创作者:骑鲸揽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毛子 王东 尸气 死尸 江超 五具 大汉 清秀 蒙面人 罩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卷第六章 五尸封鬼

“不对!”江超打开木盒,里面的那只血红色的蝉安安静静的,并没有找到主人后的兴奋不安。

  “搞错了!”他头上冒出汗珠,“那人不是借小天尸体还魂的刘海峰!”

  “那么,刘海峰在哪里?”我浮起了这个疑问,想必这也是江超现在最想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变故陡生。

  刚才被蒙面人一枪打死的大汉,这时候尸体竟然微微动了起来。他先是手指颤抖,然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正好在蒙面人身后。

  接着,这个半边脸都被打飞的大汉猛地睁开了眼。

  他一把掐住了蒙面人的喉咙。

  蒙面人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前面车里的王东身上,再加上他刚才明明看过在场的小喽啰们都被打死了,所以根本没有留意后面,一下子被掐了个正着。

  那死尸大汉的手劲儿看来很大,一下子就把他掐的扔掉了手枪。

  这时,被毛子咬死的那四五个大汉,也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有趣,有趣!”毛子亮出了獠牙,拍掌狞笑。他估计也没见过刚被自己咬死的人马上又还魂的。

  五个大汉面无表情的把他围在中间,大汉们逐渐伸出手,围成了一个圈。

  我本能的觉得危险,冲他大喊,“煞笔,快回来!”

  他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粑粑,看我……”

  “五……尸……封……鬼……”五个大汉同时张开嘴,吐出了含含糊糊的话。随着这句话喊出,五具尸体身上同时涌起浓郁的尸气!

  这尸气呈现灰色,像雾霾一样,但是比雾霾浓重的多,而且带着肉质腐败的气息,让人闻之作呕。人死后,身体为尸,魂魄为鬼,尸和鬼是两种不同的生物。腐尸散发的尸气和鬼所钟爱的阴气也有相似之处,但差异点更多。

  阴气是天地自然必不可少的,阴阳相生才有万物,有阳气就必然有阴气。尸气,则是有生命的物质亡故之后,尸身散发的腐败气息,杀性较重,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活人吸入过多尸气,马上会暴毙。

  五具尸体手拉手,体内的尸气沟通起来,循环不息,隐隐组成了阵法。尸气逐渐形成了一个圆圆的透明罩子,把毛子笼罩在其中。

  可能毛子也觉得受到了威胁,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架势,小脸儿变得有点严肃。

  “封!”

  五具腐尸同时大喝,身上的血肉寸寸暴烈,从每个毛孔里都冒出灰黑色的尸气,源源不断的加持到罩子上。半分钟之前这些尸体还都是温热的,现在却迅速的枯萎,腐化,已经有了巨人观的征兆,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状况肯定和轿车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有关,想必是他施了什么法,才让得这些尸体这么快腐烂。

  罩子吸收的尸气越来越多,体型却越来越小,相应的越来越凝练。它像个铁锅一样,罩在毛子身上。

  毛子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吃力的表情,他被尸气罩猛地一压,左腿跪在了地上,双臂朝上举,要把尸气罩推开。

  与此同时,那边的蒙面人也被诈尸的大汉死死掐住,已经滚到了地上。他脸上的面罩被撤下,我定睛一看,是个十分年轻清秀的小伙子,但我并不认识。

  果然是弄错了。

  这小伙子被掐得舌头都吐了出来,他死命的要去掰开死尸的手,可是是被对方从后面掐住,不好发力,想把死尸来个过肩摔,那死尸的双脚像是长了钉子一样钉在地上,用脚向后踹,死尸被踹了个正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本来嘛,尸体就是没有痛觉的,你就算把他头砍掉,他也不会疼。

  眼看那小子的脸被掐的都紫了,看这样子不到半分钟就会被掐死。

  这边是陌生小子要被掐死,那边,毛子抵抗那尸气罩也十分吃力,五具死尸不计消耗的催动着罩子,全身的血肉簌簌落下,加持在罩子上。

  情况不乐观。

  我心一横,要冲出去再度附体在王琳身上。这时江超开了口,“小天,你还在吗?不要轻举妄动。那个男人邪门,他的法术是克制阴魂的。你别去。我来想办法。”

  我叹了口气,点点头,虽然知道他听不见,还是开了口,“我还在。你快点想办法吧。还有,我喜欢站在你后面,不要总冲前面说话了。”

  这时,第二辆轿车的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下来。

  高。壮。狂。野。

  这四个字足以形容他了。野兽一样的男人。

  男人足有1米9,钢丝似的头发根根向上翘着,看起来非常桀骜不驯。他脸上轮廓分明,像是刀砍斧凿,肩膀足有寻常人一倍半宽阔,微微一动,身上的高档西装都要被鼓胀的肌肉撑裂。

  “咚!”他的皮鞋踏在地面的时候,水泥地面都微微颤抖了下。

  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不过对于某些女人来说,这种男人充满了诱惑,尽管这诱惑是致命的。

  野兽男打了个响指,掐着清秀小子的那个死尸松开了手。清秀小子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

  “你是谁?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我记不住。报个名号,明年今天,我托手下给你烧纸钱。”王东的话十分嚣张,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又让人觉得,他这种人就该这么说话。如果不这么说,倒不是他了。

  “咳……咳咳,”清秀的小伙子咳嗽了半天,才从地上慢慢站起来。他瞪着王东,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你还记得,你玩过的一个姓顾的姑娘?”

  “顾……”王东用手敲打着太阳穴,“你等等,我想想。我每天晚上都要玩一个处女,她们给我说的基本上都不是真名字,我也懒得记。噢……噢!姓顾?这个我倒是有点印象。那小妞儿有点意思。”

  他像是恍然大悟,用手摸了摸嘴角,伸出舌头咂摸着,“顾姑娘……很滑,很紧。和其他自我标榜是处女,其实是做了紧缩手术的贱货不一样,我感觉的出来。”

  “我x你妈!”清秀小伙气的胸膛都要炸裂,他一个虎扑,捡起手枪,对准王东。还没来得及开枪,那死尸又出现,一把打飞了他手中的枪,然后按着他四肢,把他按倒在地,整张脸都贴住了水泥地。

  “她不是喜欢演戏,想进娱乐圈吗?这是规则啊!这么不懂事!你去问问,那些成名的女星,什么这冰冰那莉莉的,哪个不是被千人睡万人摸的?”王东觉得很委屈,“怪只怪,她自己身子骨太弱咯。被我临幸了一晚上,第二天竟然死了,我哪儿知道她这么脆弱。”

  “你个畜生……王八蛋……”清秀小伙双手在地上死命抓着,想要站起来,可惜他整个人被死尸狠狠压着,像是有万斤重量。他把手指插进水泥地里,十个指甲盖全都外翻,磨掉,鲜血淋漓。

  “给你发表遗言的时间了。就这么多吗?没意思。”王东失望的摇摇头,转脸朝毛子望过去。看样子他对毛子非常有兴趣,又舔了舔嘴唇。

  “这小子不错!”他把双手举到胸前,捏了个手诀。那五具死尸身上血肉剥落的速度更快了,现在已经不能算是死尸,而是五具带着皮肉的骷髅了。毛子被尸气罩压得两条腿都软了,还差一点点膝盖就要跪到地上。他咬着牙,眼眶都要瞪裂,眼珠迸出,死死举着越来越重的尸气罩。

  就在这时候,一阵剧烈的摇晃忽然从地面深处传来!

  地面本来是水泥地,但是这两年建筑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质量上的偷工减料,这条街口的地,是前两年重新修的,质量并不好。剧烈摇晃了几下,地面已经裂开,泥土和砂石被翻滚了出来。

  “轰隆隆!”停顿了大约三四秒,一阵更剧烈的摇晃传来,王东脚下的地面猛地下陷,坍塌的路面足有十来平米,周围的路面也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剧烈摇晃起来。这一摇晃,那五具死尸也立足不稳,被摔得东倒西歪。

  在地面下陷时,王东脚尖一点,人就拔地而起一两米,然后跃起到轿车车厢顶上,又是一跳,已经稳稳的落在20米开外。

  等他再扭头看的时候,原地已经没人了。

  “为什么要把他也救走?”我问毛子。刚才江超施展本命蛊,让地面震动,破了五尸封鬼,毛子脱困后,把这个清秀的小伙子也拖走。现在他一手拉着江超,一手拉着我,江超背上则背着那个小子。

  “粑粑……我觉得他好可怜。”毛子回应我的是这句话。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话是个刚把别人满门灭口的猛鬼会说出来的吗?不过既然救也救了,我也就没再吭声。我今晚是来找自己尸体的,却阴差阳错遇到个为自己妹妹报仇的愣头青,也算是缘分。

  “咳……感谢兄弟。”他冲江超抱了个拳。“我叫顾异,练过几年拳脚。妹妹被那个天杀的王东害死了,今晚我来找他报仇,没想到那人竟然会妖法,没有你和这位小兄弟的话,”他指了指毛子,“我就死在这儿了。”

  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抱拳,还练拳脚,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顾异?我看你真是故意的。

  “顾兄不必客气,顺手之劳,不必挂齿。”兴许是受了对方的感染,江超也变得文绉绉的。我深刻理解了他之前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

  顾异伤得并不重,毛子用缩地成寸术带着我们狂奔了半个小时,已经从东城区跑到了门头沟区,足足二十多公里,比白天的汽车还要快很多。他也累得够呛,不过王东肯定是追不上来的了。

  脱离危险后,顾异留了江超的电话,和我们告辞,说来日一定报答。送走他后,我心情又沉重了起来。本来以为今晚就能见到刘海峰,把自己的身体抢回来,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救了个人,正事儿却没办成。

  这时,江超怀里的蝉忽然鸣叫了起来。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