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诈尸还魂

原创作者:骑鲸揽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煞气 女人 古剑 剑气 毛子 江超 身上 店主 阴魂 20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卷第十二章 结界,破!

女人手劲儿不小,刀尖没入梨花木的桌子三寸,刀柄微微摇晃着,发出颤音儿。

  看到明晃晃的尖刀,店主的起床气马上消失的一干二净,同时变成了副苦瓜脸。

  这早上刚开张,就遇上打劫的了?

  “我急着用,别废话,快拿出来!”女人“啪”的往桌上摔了一摞钱,都是红票子,粗略一瞅至少也有个万把块。

  看到不是强盗,店主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儿,马上从柜台下面小心翼翼取出个破旧的匣子。

  匣子拉开,里面露出柄锈迹斑斑的古剑,上面沾满了绿色的铜锈,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了。

  “唰”,高个女人手握剑柄,用力一拔,预想中的宝剑寒光四射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剑身上也沾满了铜绿。这柄剑极其宽大,跟门板似的,却不是很锋利,两面刃都被腐蚀的差不多了。

  “这是我这儿最老的老物件了,西周的青铜剑,保证是正品!就是保管欠妥,您看给个十……”话音未落,那女人拎起剑匣就走。留下店主在后面急眼,“哎,我说,这钱不够啊,你不能走,你站住!”

  “嗡!”一柄匕首擦着他的耳朵射了过去,插在了屋里的红漆木梁上。店主跌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在,这才放心。

  “我草你丫个小女娃娃,年轻轻学人打劫。老子这儿安装的有摄像头,你跑得了!”说完,他掏出手机,“喂,110吗……”

  女人拿着古剑,跑得飞快,不多时就出了潘家园。我和毛子在后面紧跟着。这女人身上为什么会有刘海峰的气息?寻人蛊遇到她,比在厂房前面的反应都大,她跑到潘家园弄这柄剑是干嘛?

  我是阴鬼,这女人看不见,毛子是介于半人半鬼,倒是很方便。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时候,就在身上施展个障眼法,活人就看不到了。想让人看到自己,再现出真身,随心所欲,我都有点嫉妒。

  想到毛子,我不知道怎么想到了刘晓莉,再联系到这女人身上。

  那女人跑的真快,不一会儿竟然跑到了我们早上刚去的那个闹鬼的厂区。

  “难道是这样!”我忽然明白了,对毛子说,“你脚程快,绕到这女人前面,通知你江超叔叔,先躲起来。”

  他不明所以,我简单给他说了下,小家伙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冲我竖起了大拇哥。他施展开缩地成寸法,三两下就窜到女人的前面,然后消失不见了。

  我继续跟着女人跑。过了大约十来分钟,我们重新回到了那个废弃的厂区,到了那紧闭的大门前。

  毛子看来传话传的不错,他和江超都不知道躲到了哪儿,反正现在门前空无一人。

  高个女人握着剑匣,缓缓拔出了绣剑。

  剑鞘里应该也满是锈迹,她拔剑的速度很慢。

  不过,剑身刚刚被拔出一半的时候,我就感觉身上刺痛,不由得大吃一惊。

  店主说剑是西周时候的,就算没有那么久远,肯定也是个老物件,而且,肯定饮过很多人的鲜血。因为这柄剑上的煞气汹涌澎湃。凌厉的煞气像是不要钱一样,源源不断的从剑身涌出,射向四面八方。

  天地之间有各种气,最基础是阴阳二气,阴阳生太极,太极生万物。除此之外,还有尸气、戾气、煞气等等。尸气是腐尸产生的,属于阴邪一类。煞气却无所谓正邪。征战沙场的将军、现代的军人,身上煞气都很重。同样的,一个杀人犯身上的煞气也很重。

  说到底,煞气可以理解为威压。这柄古剑年代久远,经历过无数主人,它又是兵器,曾经收割过无数人的性命,附在上面的煞气惊人的强。

  煞气对于鬼神都有克制作用,煞气滔天之人,连神灵都要退避三舍。像那种绝世魔头,是可以和神佛争辉的存在。

  很明显,女人买这柄古剑,是为了对付阴魂。因为这样的锈剑,对付活人却是无用,剑锋都没有了,顶多当个棍子来砸砸人。

  “唰!”古剑终于被完全拔出鞘!

  我只感觉眼前一晃,浓厚的血气冲天而起。今天是阴天,太阳没有出来,她拔剑的瞬间我却觉得她手里握着个小太阳。

  浑身的汗毛都直竖了起来。如果我有汗毛的话。

  这柄古剑对阴魂的伤害能力,比什么黑驴蹄子、黑狗血大多了,毕竟是历经数千年的古物,又饮过人血,非寻常东西可比。

  女人拔出剑,单手反握,又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往两个眼睛里各滴了两滴,然后闭上了眼睛。

  过了片刻,她猛地睁开眼,眼睛里精光四射!

  她往自己眼里滴的,是牛眼泪。人滴了牛眼泪之后,就能暂时看到阴鬼。

  一般人抹完牛眼泪,都要适应一会儿,世界在自己面前都变了个样子,打个比方,就好像你在黑夜里带上了红外线眼镜那样。这高个女人也不例外,用力眨了两下眼,然后用目光环视了下四周。

  忽然,她的眼睛直勾勾的望向了我!

  我心想糟糕。刚才大意了,就那么直接站在院子里,没想到她竟然有牛眼泪。

  “嘿!”她轻舒手臂,以肩带臂,以臂带腕,以腕带手,轻轻一抖,古剑朝我的方向劈来!

  她站的位置离我足有20米,可是凌厉的剑气瞬间就到了我面前!

  当然,她不是什么武学高手,也不会发剑气,这道剑气是古剑自带的煞气,只对阴魂有用,对寻常人就一点用也没有,活人也感受不到这股煞气。

  没有防备,我当即被古剑的煞气从中劈成了两半。

  “好厉害!”女人又惊又喜。她不再管我,面朝着厂房大门的方向,喃喃念了两句,然后双手握剑,古剑被她高高举在头顶,然后朝大门猛的一劈!

  剑气激射在大门上,大门马上荡出一道水波般的涟漪,把剑气绞碎。这涟漪应该就是毛子说的禁咒了。

  不过,这女人也很是凶悍,连挥手臂。

  “唰唰唰!”七八道剑气先后射在大门上。那涟漪越来越弱,终于在第十道剑气射到的时候,布置在门上的禁咒像是镜子一样,“啪”的一声轻响,随后片片碎裂。

  女人一脚踹上去,门马上开了。她高举古剑,冲了进去。

  在她进去后,院子里,我被砍成两半的魂魄慢慢站起来,然后合在了一起。

  “好厉害!”毛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吐吐舌头,“那剑凌空对我射剑气,我还能承受,不过剑如果结结实实砍我身上,我估计也受不了。”他说话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身子,一副怕疼的样子。

  在我俩身边有块小菜地,菜地的泥土忽然剧烈翻滚起来,随后,裂开了一个坑,江超从里面跳了出来。看来刚才他和毛子就是躲在地下。他的本命蛊木石精能控制泥土岩石之类的,最擅长防御、隐匿、追踪。

  既然门已经被打开了,我们也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刚进去,江超就打了个喷嚏。“阿嚏!”

  眼下是夏天,这仓库却像是冰窖一样,也没有大型空调制冷的声音,反正就是非常冷。

  地上竟然还有凝固的冰块,江超打喷嚏的时候,嘴里吐出的气在空气中立马变成了白雾。

  “这里面温度是有多低?”我暗暗心惊。

  不过,当我看到厂房里的景象的时候,我就明白为什么温度会这么低了。

  这间厂房应该之前是生产车间,不知道是做鞋还是生产衣服的车间,机床都没有拉走,不过都已经锈迹斑斑。车间足有三四个室内篮球场那么大,看房顶需要仰着脖子。

  现在在半空中,漂浮着一个老态龙钟的厉鬼。

  她穿着一身红衣,身上的皮肤和头发都是雪白雪白,却不是丝滑盈润那种白,而是独属死尸的惨白。

  看着她的脸,你会真正理解“满脸鸡皮”是什么意思。那简直不能算是脸了,而是一堆皱纹上面长了两只眼睛和一只嘴巴。

  此刻,厉鬼浮在半空中,足不点地,微微喘气。她用同样鸡皮满布的手捂着自己的左胸口,墨绿色的血液正逐渐从手指缝里滴落,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

  在她脚下,黑压压的站了一群五体不全的人,不,鬼。有的无头无脚,有的只剩下半边身子,有的青面獠牙,正是半夜匆匆从火葬场赶来的百鬼。

  相对于这群“鬼”多势众的阴魂,他们的敌人就显得很弱小。在这群鬼对面,站着三五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刚才的高个女人,现在她手里握着剑,一脸警惕的盯着对面的厉鬼。她身边站着三个小流氓打扮的人,每人手里都拎着一包铜钱,还有黑驴蹄子之类的东西。

  而站在他们最前面那个人,我分外眼熟。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