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最美不是下雨天

原创作者:诺华森,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傅瑶 顾阳 猥琐男 一个 自己 女生 男生 少年 家教 有些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01
这天下雨,傅瑶没带伞,回家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
要进房间时才发现,隔壁有人搬进来。正好新搬来的邻居也在门口,就和她打了个招呼,傅瑶原本不在意,却因为是好听的男声,顺便抬头看了下。
在看到男生的脸时,她的脑子空白了一秒。
那真是一张非常好看的脸,五官精致,轮廓深邃,而且还很年轻,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带着傅瑶已经长久没有接触到的少年气息。
回过神来,她自知花痴过了头,有些尴尬。
“我叫顾阳。”还是男生先开口。
傅瑶也报上自己的名字,又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就随口问道:“一个人住?”
顾阳点头,对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这里都是一室一厅,当然是我一个人住啊。你不是?有男朋友了?”
二十五年来第一次被人问这种问题,她被吓到。她想说没有,而且一直没有,又觉得太唐突,不必跟一个生人说这些,皱了下眉就匆匆终结了话题进了房间。
没想到过了几天又在走廊碰到顾阳。
男孩不在意傅瑶的疏离,仍然笑着问她:“你怎么每天都回来得这么晚啊?”
傅瑶歪歪头,解释说自己在外面做家教。
“你很缺钱?”顾阳双眼黑亮,如同水洗。
傅瑶本来不想搭话,可看见他人畜无害的小脸,还是点点头。
顾阳露出笑容,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你每天来帮我弄一下家务顺便煮饭怎么样?我付你钱。”
说完就开了一个让傅瑶咂舌的价格,傅瑶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下来。
第二天到隔壁,她才知道原来一个男生的房间可以这样乱,这和颜值没有关系。
顾阳穿着睡衣,整个人在棉质的衣服里透出柔软的感觉。见傅瑶来了,毫不在意的脱得只剩内裤,在阳光里开始换衣服,身体裹上了白色的边。
傅瑶被吓得大叫一声,捂上了眼睛。
长手长脚的少年调皮地去抓她的手,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身材好吧?”
顾阳换好衣服,自顾自坐在地毯上开始摆弄电脑,叫傅瑶自己收拾就行了。
整理房间的间隙,傅瑶和顾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问他:“你是在附近念大学?爸爸妈妈呢?”
顾阳身体微妙的一僵,随即语气平常的回答:“哦,他们之前出车祸死了,我在念大学,用他们剩下的钱开了个小公司,收益不错,养活自己还富裕。”
啊,原来身世这么沉重。
傅瑶闭上嘴,还是自己做事情得了。
不过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看来这男生不但颜值高,脑子也挺好用的。


02
做完家务傅瑶赶去做家教,她暂时还不想退掉这个工作。
她现在有三份差事——白天在画廊上班,下午到顾阳家做家务,晚上再去家教。
三份工作加起来,薪水不薄。
她需要钱。
回来后突然又接到顾阳的电话,他吵着饿,非得要傅瑶去买宵夜。忙了一天,只有深夜才有机会复习一下,傅瑶踌躇着不肯去。
这时顾阳语气有些不耐烦,说道:“你去买,我给你双倍的钱。你买得越多可就赚得越多。”
傅瑶心里某处窜出一股火,想要开口说点儿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只“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隔天去他家,他的脸色当然不好看。傅瑶沉默不语,就安静的做完家务,又开始做饭。
菜上桌时顾阳还是忍不住凑了过来,猴急地用手拿了点肉丝吃下去,毫无形象的砸吧砸吧嘴,夸道:“没想到你做的菜还挺好吃的。”
全然忘了自己拉了半天的臭脸。


应该也是太久没吃过家常饭菜了,这一顿顾阳吃了很多。
吃完饭收拾好,傅瑶没急着走——家教的小孩全家都去旅游了。
气氛得以缓和,顾阳摸着肚子跟她说话:“诶,你这么急着赚钱干嘛啊?”
虽然不过认识几天,傅瑶觉得他不像坏人,最后就说了原因:“出国。”
顾阳来了兴趣:“哪里啊?”
“意大利。”
这时候傅瑶才跟顾阳说起自己的事情——她大学时学的是最不好找工作的纯艺术,出来工作后只能靠着在画廊画点匠气的画换钱,但她运气好,得到了一个去意大利留学的机会,这对于学纯艺术的学生来说,是不可抗拒的诱惑,那里有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也是文艺复兴的起源地之一。
可好运气也需要好底子撑着,她没钱,家境更是普通,也不好意思对家里人开这个口,所以只能靠自己存。
顾阳听完,笑道:“你这么存,要打算存到猴年马月啊?”
傅瑶听罢摇摇头,不说话,也没办法辩驳。
“等我的公司赚的钱更多一些了,我借给你怎么样?”顾阳突然问她。
傅瑶还以为他是开玩笑,但看他一脸严肃,又被吓到了。
“我和你又不熟。”傅瑶脱口而出。
“以后会熟的。”顾阳语气平常。“而且又不是现在就借给你,等我慢慢观察你,觉得你可靠才行。”
“哦。”傅瑶又陷入沉默。
“而且……”顾阳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怎么?”
顾阳摇头晃脑的说道:“你真要走的话,走之前得给我介绍一个做菜好吃的妹子来我家做饭才行。”
傅瑶听了,忍不住笑起来。
——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03
此后的日子开始变得轻松,虽然傅瑶也没打算让顾阳出钱,可她居然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归宿感。
有一次顾阳突然夸她做的饭菜有“家”的味道,她听了心脏狂跳起来。没有理由,却好像顺理成章。
她自己在准备一个油画比赛,比赛奖金不菲,权当碰碰运气。
某天从家教的学生家里出来,在楼下看到顾阳。她没来得及问他怎么在这里,顾阳就道:“一起回去吧。”
这低沉的声音,让傅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她听到这个声音时的想法——柔软、沉稳,像一尾羽毛在心上撩拨。
在顾阳看不清的黑暗里,傅瑶红了脸。
夜深已经没有公交车,回家的路不远,计程车太不划算,她舍不得,所以他们是走回去的。
好巧不巧,半路忽然又下起雨来。
两个人匆匆找到一个地方,躲到屋檐下。
雨滴滴嗒嗒往下掉,静谧的夜里,两人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到。傅瑶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男生,又忍不住在心里发出“长得真好看”的惊叹。
顾阳察觉到了傅瑶的目光,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以很微妙的姿势把傅瑶抵在墙边。用现在的话来说,叫作“壁咚”。
“我很喜欢你做的饭。”男生嘴里的气息轻轻的拂在傅瑶耳边。
“……”
“以后也给我做饭吃好不好?”这样的场景里,顾阳的样子就像一只淋了雨的金毛,在黑暗和零落的灯光中露出让人怜爱的表情。
“扑通扑通”,傅瑶的心脏头一次以这样高的频率在跳动。
从出生到现在二十五岁,傅瑶一直没谈过恋爱,学生时候都在念书画画,上班了又苦于生计,对于她来说,爱情是奢侈品,她现在无暇考虑。
虽然她追求的出国,同样也是奢侈品。但她清楚,事业往往比感情的回报稳定且丰富。
而此时,她生平头一次体验到“动情”的感觉。就像初中时远远打量某个学长,高中帮某男神传情书时的微妙心情。
太甜蜜了,甜到发腻,却让人上瘾。
可是,“二十五岁”。她突然想到这个。
她足足比顾阳大五岁!
一颗原本发热的心像被泼了凉水,带着几分清醒的痛意迅速的冷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木讷的摇摇头,又低着头从顾阳的臂弯中逃出,一个人匆匆走入雨中。


04
之后再去做家务,当然有些尴尬,但毕竟是很大一笔钱,傅瑶不想放弃。
可顾阳好像没时间伤感闹脾气,除开上课,就不断的在网上工作,只是不再和傅瑶有过多交流。
老实讲,傅瑶有些失落。
但是,她一想到顾阳比自己小五岁,又长了张太讨女孩子喜欢的脸,她就不愿多想了。
大概她从小就是这样的个性,如果没办法完全得到,甚至没办法肯定得到的东西完全属于自己,她都宁可不要。这种因噎废食的个性,让她自己都觉得讨厌。
不过后来有一天,傅瑶终于忍不住问顾阳:“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当时两个人正在吃饭,明黄色的灯光下,被温出“家”的感觉。
顾阳却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的?”
傅瑶张张嘴,才发现是的,顾阳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自己是喜欢她的,他只是说喜欢吃她做的饭而已,是她自作多情了。
索性什么都不再说,扒了一口白饭。
后来的日子变得更加微妙,又或者说变得稀松平常起来。每天下班去收拾顾阳的房间,然后做饭吃饭,全程不再说什么话。
转机是某天下午,一个中年女人找上门来。
听到门外的动静,傅瑶忍不住出去看看,看到了中年女人后,脸色一变,最终叫出了生硬的“妈妈”。女人看到她身后的少年,忍不住问这是谁。
“邻居。”傅瑶抢在正要开口的顾阳前面回答。
这晚傅瑶和妈妈挤在一张床上,傅瑶被反复追问然后确认——除了付工资,她和顾阳并没有特别的关系。
其实中年女人只是傅瑶的后妈,她亲生妈妈难产死的,爸爸也在三年前得病离开了。傅瑶的家庭并不比顾阳轻松。
好在妈妈对傅瑶还不错,让她上学,逢年过节也还会通话,而最近两年,她跟所有普通母亲一样,开始关心起傅瑶的终身大事来。
妈妈只住了一晚,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却丢给傅瑶一个炸弹——安排了数场和老同学儿子、侄子的相亲,让她务必赴约。
傅瑶哭笑不得。


05
最终还是去了,虽然志不在国内,但总不好拂了长辈的意。
所以傅瑶只能跟顾阳请假,推说自己的不舒服,之后又悄悄出了门,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只是没想到,母亲口中的青年才俊,居然是穿着劣质西装、一张脸上满是“青春痕迹”的猥琐男人。吃完饭,付账也是AA制。
也好,免得欠着别人什么。
猥琐男提出送她回家,傅瑶没有拒绝。两人走在路上,又忽然逢上蜀地一日多变的天,猥琐男二话不说,抓着她的手就往一个便利店冲。离家也不远了,傅瑶其实更想自己回去,可猥琐男不放手,她暗暗用力,也挣脱不开。
猥琐男拉着她去收银台,傅瑶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下子因为角落那些“特殊用品”红了脸。
而这一刻,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顾阳的样子,还有第一次去他家,他无所顾忌换衣服的动作。
真是一个干净的少年……
“这是什么?”猥琐男拿起一盒“特殊用品”装作不懂的样子问收银员。
收银员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给出了解释。
收银员的看向傅瑶时,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得像个番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其实想说自己很讨厌这个男人,也很想干脆的拒绝他。但有的人就是这么奇怪,可以直接无视一个美好的告白,却没办法对一个浑浊的男人说不。
这时候,一个温热的手掌覆在傅瑶的手臂上,用力的抓住她。
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的顾阳就毫不客气的拉着她往外走,用了十足的力气。
而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跟着他跑出去,完全不顾身后的猥琐男叫嚷。


傅瑶想,她这辈子不会拒绝别人,但如果有一个心仪的人让她拒绝,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跟对方走。
可她后来才知道,抱有和她一样想法的人实在太多了,都在等待别人的拯救,却把自己迷失在最好的年华。


出来之后,却越走越慢,直到最后顾阳停下脚步,傅瑶差点撞在他身上。
“为什么不直接走人?”顾阳开口。
“……”她给不出解释,只能佯装很累,大口大口的喘气。
“拒绝我的时候,不是用实际行动拒绝得很果断吗?”
“……”
顾阳突然抬起手来,用足了力气。傅瑶还以为顾阳要打她,下意识的一挡脸,吓得后退好几步。
那一瞬间,她忽然回到小时候,“妈妈”对父亲告一些莫须有的状,然后父亲打她,她瑟瑟发抖,也是这样护着自己的脸。
是从那时候知道的,哪怕是亲如父母,也不可能完全得到与寄托。
可顾阳给她的却是一个深深的拥抱,不甜蜜,就像跌在一片棉花里软绵绵的使不上力。
雨又开始下了,傅瑶的眼泪簌簌落下来,她哽着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同样的力气回抱顾阳。
那年夏天的雨夜,如果你撑着伞路过蜀地某个小区门口,有幸看到一对男女在雨中相拥而泣,不用怀疑,那就是二十五岁的傅瑶和二十岁的顾阳。
高大的男生和娇弱的女生,他们其实和平常情侣无异。


06
谁也没说过“在一起”,也没人说“我爱你”,但关系已然有所不同。
傅瑶辞了那份家教的工作,每天下班回家给顾阳做好饭就开始画画,顺带复习一些语言方面的东西。顾阳依旧随意,在家里穿着睡衣吃完饭,就坐在地毯上开始工作。
闲下来的时候,傅瑶总是忍不住偷偷看顾阳。
他的确生了一张好皮囊,而且很有气质,像活在油画里的中世纪儒雅少年。
但傅瑶发现,儒雅的少年也要食人间烟火。顾阳其实很忙很忙,甚至不得不逃课在家里处理工作,更有些时候,他会带着傅瑶一起去公司。
明明是个毛头小子,却管着一堆业界精英,看起来有些好笑。
回来的时候是坐公交车,车上不时有女孩子打量着顾阳并且议论着。他少年的荷尔蒙,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到青春期少女们的垂青。
顾阳突然恶作剧心理发作,扭头深情凝望着傅瑶,大声说:“嫂子,和我在一起吧,不用再管我哥了。”
傅瑶被吓了一跳,舌头打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随即在众女生的窃窃私语中跟顾阳在下一站下了车。
离家还有一段路,路过一个商场,顾阳拉着她往里面去,径直到了一个珠宝店。
“喜欢哪个?随便挑。”顾阳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一双眼睛像被水洗过的黑曜石。
傅瑶踌躇不动,最终在他的催促下,指了一个钻石很小、设计却很精巧的戒指。
顾阳拿着戒指,小心翼翼的给傅瑶戴上。价格对他来说可能很便宜,但是他手中捧着的却是他的珍宝。
傅瑶觉得,此时的她就像拿着一团棉花糖走在路上,明明能闻到香气,却轻飘飘的,感觉不真实。
而后来傅瑶明白,她此时的想法并没有错的。


07
一个偶然的机会,傅瑶知道顾阳的经济出了问题。
跟所有大洒狗血的电视剧一样,公司陷入资金危机。
一切并不是没有征兆,最初顾阳只是有些烦躁,每天都霹雳啪啦敲键盘,连课都不去上了。本来就年轻,和傅瑶说话的时候也有些粗声粗气。后来有一天,听见他在房间里和公司的人争执起来,“破产”这样的字眼,在傅瑶耳边炸出奇妙的烟花。
其实那时候她出国留学的材料都已经申请下来。
除了钱还差一些,她本可以一走了之的,反正后续费用也能东拼西凑上。
但顾阳忽然既正式又抱歉的跟她说,公司出了事儿,他可能暂时不能履行以前的诺言,没办法给她留学的费用。
他亲自和她摊牌,她却异常平静:“没事儿,我不想出国了。”
顾阳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从来同富贵易,共患难难。这时候她走了,他不会怪她。
大约因为被傅瑶的不离不弃感动,之后顾阳索性休了学,全心扑在公司上。
本就聪明,自己一努力,境遇开始慢慢变得缓和起来。
没过多久,他又得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钱用以周转,是一个他认识多年的女性朋友借的,那女孩家境普通,没想到会有这么大一笔钱。
顾阳本来有所顾忌,但想到傅瑶留学的事情,还是接过了钱。
可命运这双大手,从来都是玩弄人于股掌之间。顾阳在美国的合作公司,突然提出让他去美国展开合作,为期三年,如果觉得学业不方便的话,那边可以提供相应的学历。
他犯了难,不想留傅瑶一个人。带她走,又不现实。
但对方日渐紧逼,他最终不得不跟傅瑶说了实话。
“你去吧,”傅瑶搅弄着碗里的白饭,故作轻松。“我就说,我早就觉得你小子有前途啦!好好工作!”
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这是对付人世间猝不及防的分离最好的样子。
傅瑶深谙其道,并且屡试不爽。
顾阳不说话。
“以后有钱了可别忘了我!”傅瑶接着打哈哈。
她把手藏在桌子下,悄悄褪下了戒指,婆娑浅浅的戒痕。
顾阳还是沉默,皱着眉头看她。
然后他起身走到傅瑶身边,紧紧抓着她的肩膀,有些生气的说:“我们结婚吧。”
傅瑶浑身一抖。
哪里有人求婚是用这种语气的?
他分明是以命令的口吻。但他连法定年龄都没到!
“我回来之后,我们就结婚。”他的话一说完,就用很大力气抱住了傅瑶,像是要把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中一样。
很疼,但也只有这种疼痛感让傅瑶觉得真实。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轻轻动了一下,点点头。
接着顾阳温热的眼泪流入她的颈窝,他们俩谁都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抱了一会儿。


后来顾阳走那天,傅瑶去送他。
他摸着她手上的戒指,低声说:“回来之后我给你买个大的。”
傅瑶笑得有些艰难:“谁知道我能不能等到你。”
顾阳皱着眉头盯着她,一言不发。
“但我会等。”傅瑶又用寥寥四字引得他笑。
年轻的少年露出一口白牙,用力的抱了抱傅瑶,轻薄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然后转头登机。
傅瑶看着他离去的挺拔背影,也忍不住露出甜蜜的笑容。


09
二十九岁这一年,傅瑶结婚了。
顾阳也来参加婚礼,千里迢迢,从美国飞回来见她。她的新郎不是他,他也有了新人。
傅瑶结婚的对象平平无奇,只是适时出现,对她不算爱,但算得上是好。
当顾阳提出在美国还要发展几年的时候,傅瑶就知道,他们不会在一起了,二十九岁的她已经不敢去相信一张不知何时能兑换的支票。
几年,对于已经被妈妈逼婚四年的傅瑶来说,是未知数,也是无限大,更是看不到底的尽头。
她没这么多青春浪费了,现实生活中发生这种故事并不浪漫。
而顾阳身边的新人,就是当年借钱给他的那个女孩,她在顾阳去了美国后,自己也努力跟去了。
傅瑶笑笑,笑那个女生这么多年,总算如愿。
也好,至少呆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深爱他的女生。
女生看到傅瑶时,表情有些微妙,她知道女生在焦虑什么。
证词之前,女生特意来到化妆间找傅瑶,傅瑶还没等她开口,就说:“放心吧,我不会跟他说那笔钱是我的。”
是了,当年顾阳得到那笔周转的钱,其实是傅瑶的,那是她的留学费用,还包括她辛苦准备的比赛获得的不菲奖金。
她当然不会说,事已至此,再想改变也是徒劳。
他已是业界青年才俊,方才二十四岁,大好时光,身边从不缺狂蜂浪蝶。
而她颜色普通,已泯然众人,不再画画,做了一个美术老师,不久后,相信她也会成为菜市场与商贩较价的妇人。
“我也有个要求。”傅瑶看着女生,缓缓说道。
“什么?”她毕竟对傅瑶有所亏欠,每个字都显得小心翼翼。
傅瑶只觉得有些累,闭上眼睛,像吐出胸中最后一口气一样:“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让他知道那笔钱是我的。”
女生看着傅瑶,神情复杂。


那天婚礼证词时,傅瑶一直看向顾阳。
他没有像小说里描写的一样冲上台带走她,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带着她在雨中狂跑的少年。
大概是烦了她,奔向她太多次,再也不想带着懦弱的她了吧。
傅瑶闭上眼流着泪说了“我愿意”。
人人皆以为感动落泪,个中滋味,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挽过身边人的臂膀,忽地又想起有一年夏天,雨滴从屋檐落下,静默安宁的时光,在她身边的,是一个干净浓烈的少年。
“我很喜欢你做的饭。”男生嘴里的气息,隔了许多年依然在她耳边留下热意。
哪里有人会这么告白?傅瑶想到这里忽然想笑。
不是没有过对这段感情的幻想,傅瑶甚至觉得,她前半生回味起来,最纯粹美好的时光,就是和顾阳相处的那段日子。
可那样美好的时光,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吧。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