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第十八个瞬间

原创作者:江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女孩 地方 男孩 朔方 瞬间 第十八个 远行 镇子 烟囱 口香糖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旅行只是从你熟悉的地方去别人熟悉的地方而已嘛。”朋友淡淡地说。

可我还是喜欢旅行,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在大街小巷里走路,左顾右盼,双手插在裤兜里,闻那个城市的味道。

杭州是蒙蒙的水汽、福州是炒制铁观音的茶香、成都是冷锅串串那股勃勃的辣味、Los Angles是太平洋的风……

我一直想去斯德哥尔摩,我想像我站在波罗的海飘来的雨云下,高墙深巷,铁皮路灯散发着幽幽的光,漫长冬季的阴霾里,大巴车载着唯一的客人穿越这个寂静的城市,客人拿着一本关于远行的书,空气里弥漫着雪的味道。

我就是那个客人。

更多的时候不是想去什么特别地方,只是想远行。

远行让人怀着满满的期待。

虽然最后还是会回到故乡。

最喜欢的词之一是蒋捷的《虞美人》: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最后还是会回到故乡的僧庐下,默默地听着雨水打在小时候骑的石狮子头上,一生的事如走马般在脑海里经过,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但是小的时候还是想远行,去看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王家卫在《东邪西毒》里借欧阳锋的口说,“小时候,总想知道沙漠那边是什么,走过去,才知道沙漠那边,还是沙漠。”

可是不自己跑到沙漠的那边去看一眼,总是不甘心,在我还没有到达那里的时候,我会猜那边盛开着无边无际的罂粟或者薰衣草,红色或者紫色,如同海洋。

写《九州》的时候虚构过一种叫“朔方”的鸟儿,很古老的鸟儿,它的家乡在蛮族的草原上。这个族类没有双腿,生下来就飞向四面八方,一刻不会停歇,困了累了就张开双翼浮在高天上的风里,醒了就继续飞,它的使命是寻找蛮族人新的故乡。但是一百万只朔方里只有一只能够找到新的土地,其他的用尽一生也未抵达。

朔方预感到自己将死,就会掉头飞回故乡。它落下死去的地方是蛮族人的第一个家园,叫“朔方原”。

每一任蛮王都要占据朔方原才能称雄,就像孩子总要回到母亲怀抱。

我们每个人都是没有找到新土地的九十九万只朔方之一,虽然我们也曾用尽全力飞翔。

用尽全力飞翔吧,这样当你老了之后在僧庐下听雨的时候,你才有那些走马般的瞬间在脑海中流过,你不会后悔的。你曾经满世界地远行,你要去一个地方,你从未去过,不知在哪里,但你相信那里很美。

《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

这是一本书。

我的书,可我从未成功地写出来过。

这是我的糖罐,里面藏着我收集的糖,我收集的每一颗糖都是一个瞬间,是我曾经到过的地方,在那里我所见的最美的一瞬间。

第十八个瞬间是最美的,美得叫人潸然泪下。

那一刻我忽然就变老了。

我会把这些瞬间写出来,每个瞬间都是一个小故事,出成一本书,名字叫《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

这本书一定要我老了才能写,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这只失败的朔方已经飞回了家乡。

其中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小镇,有石砌的烟囱,有红色的斜屋顶,都是平房,那里最高的地方就是烟囱顶。

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静静地生活在镇子里,男孩扫烟囱,女孩纺羊毛,他们没有钱工作很辛苦,每天最快乐的时光是落日时坐在镇子最高的地方讲故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穷无尽。

男孩给女孩说他听来的、外面的故事,这些故事来自那些每个春天都来镇子上表演的马戏团,他许诺说自己长大了会赚钱带女孩去外面,坐轮船去,去的地方有很高的楼,他们不必再这样依偎着坐在石砌烟囱顶上;女孩则给男孩说很多奇异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关于遥远的地方。

她说这个世界的南方是一片火烧云变幻的天空,下面的人们穿着不怕火的石棉衣服,行走在火炭上,他们的头发红而发亮;

她说世界的北方满是白雪,她自己就来自那里,那里有个城市,是世界上最冷的地方,安静得像睡美人的宫殿。人们走路慢慢地,因为太冷了,所以一年四季都要喝热咖啡,否则就会被冻成石像,他们把仅有的绿色植物做成口香糖一样的东西,始终慢慢慢慢地嚼着。顽皮的孩子就把口香糖到处乱粘,粘的时候要许愿,这样经过很多年,藏在隐秘地方的绿色口香糖就会变成翡翠。

“我还粘了一块呢,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我在等它变成翡翠,”女孩说,“那时候我们就会有很多钱了。

男孩总是听着,微笑着点头。他很爱女孩,喜欢听她说话,可他不相信女孩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然后女孩死了,就是简简单单地死了。

她很普通,过了一阵子就没有人记得她了。

男孩参加了她的葬礼,从此以后他一个人于日落时坐在高高的烟囱顶上。

他俯视这个镇子,没有了女孩之后这镇子对他而言越来越陌生。于是他收拾了一个很小的包袱,上了火车。

他一路给人打零工,有时候能赚一些小钱,多数时候贫困。他走了很多地方,没有看见火云和雪国,当然他原本也不期待。

他很爱女孩,喜欢听她说话,可他不相信女孩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很多个春天过去了,第十八个春天到来,男孩已经老了。

一个下午他到达一座铁灰色天空的城市,疲惫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近一家寂寂的咖啡馆,点了一杯最便宜的黑咖啡,坐在彩色玻璃窗下,微光站在他的佝偻的背上。

他抿了第一口咖啡,苦味在舌尖慢慢散溢开来。

他愣住了。

很多年前有个女孩对他说世界上有个地方是最冷的城市,因为很冷,所以不产糖,那里的咖啡是最苦的,苦得像是把所有的炭都烧进去了。他又喝了一口,真的苦得像烧进了炭。他默默地端着咖啡杯,过了很久,眼泪落了下来。

老人忽然间又变成了那个男孩。

男孩伸手在咖啡桌的底下摸索,在很靠里的地方,抠下了已经一块干硬的、绿色的口香糖。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