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世界上最后的我卡卡薇

原创作者:萤火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书砚 花椰 书辰 女生 青稷 婚纱 跆拳道 看着 时候 跆拳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你的梦想是什么?”

“活到二十五岁。”

——题记

【第一封遗书:世界上最后的我。】

青稷在四月春暖时回国,若不是母亲打电话来催,他恐怕还没有打算回去。母亲说公寓哪怕是出租也好,空着总不是那么回事。

母亲在那边叹息一声:“青稷啊,都已经过去一年了,该忘的都要忘了……”

他当时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随群飞过的鸽群,淡淡地说:“我过两天回来处理。”

公寓离闹市偏远,半旧的红墙外面漫出了春天应有的翠绿,青稷花了两天时间把房子收拾干净,下午就通知了搬家公司,在门口等搬家公司时才发现自家邮筒里塞满了信件。

大多是水电,报纸预订和银行广告等等。他打算都扔掉,却有张照片从破了口的信封里掉出来。

照片里,是个穿着病服的少年。他并不认识。

少年坐着轮椅,膝盖上盖着暗色的毛毯,手里握着一杯暖茶,微笑地看着镜头。身后是洁净的窗台,窗外温暖的阳光洒进来,像是坐在绵延的岁月长河里。

照片的后面写了一行字:世界上最后的我。

〖致陌生人:我是一名ALS患者,被确诊那年是十八岁,三年后生命将进入最后的阶段。这种病会使我的肌肉逐渐衰弱萎缩到完全瘫痪,直至死亡降临。所谓活着,也许并不是单纯地呼吸着吧,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唯一证明我存在的意义的,或许只有这个故事。它是我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封遗书。〗


【一】


蝉声在秋天到来的某个时刻忽然消失。

书砚在夏天逝去的下午看见了刻在自家围墙角落里的一行字。特别小,如果不是因为找调皮出走的猫咪玻璃球,大概不会注意到。

——我喜欢你呀,你喜欢我吗?哪怕一点点。

后面画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小丑笑脸,好像要流出眼泪。

最后在草丛里找到玻璃球,回去时,用手拨了拨草丛,恰好盖住那行表白的话。

到吃晚饭时,书砚默默挑着饭粒,坐在对面的书辰正在接电话,挂掉电话,书辰才说:“对了,爸爸周末替你约好了医生,我陪你去。”

本来想告诉他下午的发现,却在听到这句话时,就这样失去了倾诉的欲望,只是点点头,干巴巴地哦了一声。隔着桌子,书辰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伸手揉揉他的发顶。

事实上已经十八岁了呢,今年秋天就已经成为高三的学生了。高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需要经过漫长的跋涉,才见到人生第一束曙光,但书砚例外。

他是优等生,但性格有些孤僻,朋友少,在大人看来并不是问题,这样的小孩不会早恋,不会惹是生非。很好。

只要不侵犯到别人,就永远不会有人打扰你。他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了小学、初中,以及高中两年。往后,也不会再有变化了吧。



周日的天一跆拳道馆,书砚坐在角落里看着穿着白色道服的书辰纠正并规范学生们的动作。

与过于沉静的他相比,大他两岁的哥哥傅书辰很早就担任着长兄如父的角色,并且知道自己要什么。比如不惜违背父亲希望他从商的意愿,八岁就开始打跆拳,参加过大小的比赛,拿过很多奖项,现在大学了也依然到跆拳馆做兼职教学。

“花椰,注意你的防守。”书辰少见地缺少耐心,“防守!我说了防守你听没听懂!”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场中的女生一次又一次被同伴踢飞,她根本没有反击,或者,对方过于凌厉,她根本没机会反击。

最后的结局是狼狈下台休息,书辰皱着眉叫下一位上场。书砚目光一转,女生靠着墙坐着,快速地用手背擦了下眼睛,却忽然冷不丁地朝这边看过来,书砚连忙移开视线,心里却在想,她是在哭吗?

花椰初到时,书辰说:“书砚,虽然花椰是你同学,但我不会放水。”

是的,花椰是他初中同班同学,又同一所高中,之后又在去年夏天的某个周末成为书辰的学生。就连对缘分这种事情看得过于淡薄的书砚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唯一的一次交集,是不久前他照例来找书辰时,厅里没找到,只好去换衣间找,却在经过女生换衣间时,听到了几个女生的声音。

“你明明就是故意打输比赛来获得傅教官的注意力吧!”

“我不是因为喜欢傅教官才来学跆拳道的……”

他一下听出是花椰。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在花椰被围攻的时候他闯了进去,书辰也赶来,罚了她们一周不准上课,反省思过。

后来每次花椰想来向他道谢的时候,他都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

中午书砚才等到书辰一起离开拳馆,却在门口撞见了正好要离开的花椰,花椰看见他们,点点头就要溜,却被书辰叫住。

“花椰,我让你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

女孩有些不知所措:“我还不想……放弃……”

书辰有些不耐烦:“你再练下去,也不会再突破了。”说完抬脚走到了前面。

书砚匆匆看了一眼女生,她站在那里良久没有动,笔直得像棵树。

路上才听书辰说起缘由,原来下个月就是区域赛的选拔,按照往年的规矩,馆里会推荐两个学生参加,但很少有人自荐,花椰是第一个。书辰是教官,深知花椰的资质,自然一口拒绝,甚至终于说出——你并不适合跆拳道,不如趁早放弃吧。

书砚吃惊地看着他:“你这样说太残忍了。”

“是吗?”书辰老成地笑笑。



这次换了一位年纪更大的医生,笑容可掬,说来说去,无非是心病还需心药医。看完病,书砚坐在医院走廊,书辰打完电话回来时,书砚已经走了,病历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书砚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一路慢悠悠走回去,从医院到家里有一条相对僻静的路,他帽檐压得很低,明明一米八的个子,却微微哈着腰,活像一只大虾。

走到家门口的墙下时,他蹲下来,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行新的字。

——白痴!

而上面一行,是他那天留下的一行字:不要傻啦。


【二】


没有想过会单独遇见花椰。

那时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跆拳馆,后来听书辰说起,被推荐参加比赛的是另外两名学员。其中没有花椰。但是花椰依然没有退馆。

但是会在某个午后的校园里,看见坐在操场草地上跟同学聊天的女生,或是有调皮的男生去扯她的短发。可她脾气好,只是柔柔地笑,像是春风。

会忽然想起在跆拳馆第一次看见女生时的情景,那时她刚入门,往往都独自一人训练到最后离开,倔强的小小的身影,形成了唯一的光影。

那天他被同桌拉着一起去参加聚会,却在经过熙攘的人群时听到有人大喊抢劫。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包慌不择路地狂奔,书砚刚想去追,却有个背着双肩包的女生比他更快冲出人群。

在那个男人想翻过马路的栏杆逃到对面时,瘦小的女生却一把抓住男人的后衣领,动作凌厉地来了一个过肩摔,然后将对方反压在地,抢过女包扔给失主,高声说:“麻烦报警。”却在一抬头看到了书砚。

同桌下巴快掉下来了:“我靠!那不是花椰吗!”

不等书砚反应过来,同桌就冲过去:“花椰,你刚才真是帅呆了!”

花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脸色通红,连连摆手:“没有的事。”

“我们刚好要去聚会,都是同班同学,要不要一起去?”

花椰看向书砚,少年双手插兜,帽檐依然压得很低,看不出表情。但她最终还是点点头。

其实书砚本想借口走掉,忽然又想起书辰说的,哪怕是勉强,也要交一两个朋友吧。

其实不过就是唱唱歌,猜猜拳这种无聊的玩法,书砚没有参与,便坐在角落里玩手机,却听到有人问花椰:“花椰,高三已经很累了,竟然还去学习跆拳道啊!”

女生大方地笑笑:“因为喜欢啊!歌点好了,要切吗?”

书砚抬头看了一眼女生,昏暗的灯光下,女生习惯性地抿着唇,手习惯性地扯着自己微短的鬈发。

十点多才各自回家,女生和他竟然是相同的回家方向,同桌恋恋不舍地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只留下书砚与花椰,因为已经没有末班车,离家只有两站路,花椰提议走回家,书砚点头同意,却远远地跟在花椰后面。

花椰停下来等他,他也停下来,形成一种奇怪的沉默。女生只好继续往前走,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十字路口,花椰指指对面:“我住那条街。再见。”

他哦了一声,看着女生过马路。

这个时候才敢抬头看女生,她今天穿着白色的涂鸦T恤,背着墨绿色的双肩包,她的短发似乎永远都这么卷,倒还真像她的名字——花椰菜。

没想到女生忽然回头,书砚吓了一跳,转身就走,却咚地一头撞上了面前的电线杆。

好痛!!!



同桌突然说要追花椰时,书砚正无聊地在空白的白纸上画毫无意义的圈圈,手抖了一下,笔芯都断了,书砚边换笔芯边淡笑:“之前不是说花椰很普通吗?”

同桌一脸花痴:“我现在连做梦都会梦见她呢,原来女生也可以这么帅气啊!”

说完已经转身去找花椰了,语气殷勤地邀请她一起去爬山,女生很爽快地答应了。

明明以前不喜欢跟男生一起玩的。他心想。

爬山安排在周六,难得他不去跆拳馆,书辰在电话里笑:“你总算有朋友啦。”

“也不是。反正无聊。”他边锁门边否认,回头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花椰就愣了,便把电话挂了,还是朝等着他的花椰走去。

到集合地点还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周六早上的公交车很空,两个人还是坐在了一排。他整个人一直看着窗外,其间花椰有语气友好地跟他说话,但他的回答很简短,怎么看都有些敷衍的意思。

“书砚同学,你是讨厌我吗?”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冷漠。

他想说什么,可是车已经到站,女生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回答,站起来等在了车门口。他跟在后面,无声地苦笑。

爬到了半山腰,大家嫌累又一路往下走,下山后又去了附近的烧烤摊,烧烤摊旁边有球场,有几个男孩在那里玩野球,大家兴起,便也加入了,女生们在旁边加油。

书砚球技过人,在校球队通常都是主力军,因此几场下来,反超了一分。最后胜负局时,书砚回头,却没有看见花椰。也就是这样分神的工夫,书砚忽然踉跄一下,手上的球也跑了出去。

最先跑过来的是花椰,怀里抱着买回来的水,就看见书砚倒了下去,她把水一扔就跑过来。

书砚整个人都靠在女生怀里,在闻到女生身上传来的香甜气息那一刻,气血上涌,眼前一黑。

医生说过,不要太操之过急,先习惯跟异性的眼神接触,其次才是肢体接触。否则会引起过激的反应。比如,晕倒之类的。


第一次发现他有社交恐惧的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有一天有个女生突然向他告白,告白也就算了,却忽然来拉他的手,那是昏迷的第一次,导致病情明了。后来在远在他乡工作的父亲安排下,不停地见医生,甚至吃药。

但是起效甚微。

书砚躺在病床上,无声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门外传来书辰说话的声音,大意是打发在外面等他的同学,等人走得差不多了,书辰才走进来,弯腰看着他:“怎么样?”

他坐起来,神情恹恹:“我要回家。”

书辰笑了下,把手中带来的饭盒放下:“那还是先填饱肚子吧。”说完朝门外喊了一声,“花椰,你进来陪他一起吃。”

怎么可能吃得下去,简直是食不下咽。偏偏书辰借故听电话,整个病房就留他跟花椰。而且带来的还是他最不喜欢吃的水饺,一个没吃完就放下了筷子。

“并不是讨厌你。”

女生抬起头,有些意外他主动跟她说话似的。

书砚别开脸看着窗外:“异性恐惧症。无法坦然接触女生。所以不是讨厌你。”

女生忽然噗地笑了,双眼闪亮地看着他:“太好啦!我以为我被你讨厌了!”

怎么会讨厌你呢?

明明……是喜欢啊!


【第二封遗书:痛苦到无法坚持的时候,想想喜欢的人吧。】


唐青稷最终还是贴出了出租广告,看房的人多,满意的几乎没有,因他开的房价太高,而这里又地处偏僻。可是青稷无法让步。见了一上午的客人,青稷已经有些厌烦了,所以等电话再响起的时候,接起便说房子已经租掉了。不想对方说道:“请问是唐青稷先生吗?您半年前在我店预订的婚纱已经到期,我们这边有客人看中了,可以请您过来商谈吗?”

青稷去婚纱店时,那件拖尾婚纱还挂在橱窗,拖地下摆是大朵盛开的白色花朵,他似乎看见记忆里的人欣喜地拉着他,眼里像是有泪光:“青稷,它真好看。”

母亲打电话来时,青稷刚提着婚纱回家。

“我听说你把婚纱买下来了?”

“是啊!”他漫不经心地点开豆瓣网页。

“人都没了,还买下它做什么……”

可是青稷直直地看着刚打开的帖子——寻找真正的收信人。

〖致第二位陌生人:在无法坚持下的时候,主治医生曾问我,有过喜欢的人吗?太痛苦的时候,想想那个人的笑脸,也许就会有了勇气吧。后来,他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我今年是二十岁,我想活到二十五岁。〗


【三】


花椰获得参加明年区域赛的消息是在初冬。

那时书砚已经养成了几乎每周末都去跆拳馆的习惯,大多时候是缩在一边看漫画,只有花椰上台的时候他才看一下,看完立刻移开视线,对别人的对打完全没有兴趣。

书辰越来越少骂花椰,因为花椰用自己的努力颠覆了书辰当时的看法,并且毫不犹豫地推荐她参加下次的比赛。

中场休息时,有很多人去请教花椰,书辰坐在他身边:“花椰很厉害呢。”

“当然。”他不置可否。

“书砚怎么打算的呢?”

书砚有些莫名。

“大家都有各自的梦想,书砚呢?”

回去时书砚难得没说话,只有花椰在旁边说起往常比赛的见闻,说了半天才发现少年远远落在后面,呆呆地看着广场上正在播放的无聊广告。

平安夜学校开了小型的迎新晚会,同学们都各有心思地准备了节目,书砚表演的是钢琴独奏。他的表演很完美,连老师都说,将来完全可以成为钢琴家呢。

他笑笑,好像并没有特别喜欢钢琴的样子。

因为还要等花椰的表演,所以他难得没有提前开溜,坐在最角落里。当一众女生穿着自制的婚纱漫步走出舞台时,台下哗然,掌声擂动。走在最前面的是花椰。

据说这次的节目创意是花椰提出来的,连部分婚纱的设计都是花椰的想法。

原来在他不了解的地方,她一直这么出色。

当晚表演结束,大家一起去逛夜市的夜宵摊,书砚一点也不适应人太拥挤的地方,他已经很努力地避开和女生有肢体上的接触,但还是在转身的时候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身后的人。

被碰的女生尖叫:“哎呀,你不长眼的吧。”

他吓了一跳,抬起头的瞬间又马上低下头:“对不起。”

女生狐疑地看着他,他帽子压得很低,手都在轻微发抖。

“怎么了?”女生男朋友闻声过来。

“没什么。可能是小偷吧。”女生说。

所有想克服的勇气,突然在那一刻就消失了。他呆呆地立在那里。忽然有人从身边站出来,一把拦住想要离开的情侣:“请你向他道歉。”

“什么啊!是他先碰到我的!”

“他为他的错误已经道歉了。但你应该为你刚才失礼的话道歉。”花椰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强硬。

眼看着冲突将起,是书砚一把拉过花椰的手,转身走出了人群。

“你拉我走做什么,他们还没有向你道歉!”花椰说着眼睛都红了,最后想甩开男生的手,“你放开,我要回去找他们理论。他们必须道歉!”

但是书砚没有松开她的手,眉眼都带了笑意,只是握着她的手,慢慢地走。

女生脾气发到最后,也就慢慢安静下来,低声问:“喂,傅书砚,你牵我的手头不晕吗?”

他握紧她的手,笑而不语。

之前被书辰问起梦想,看到他一脸茫然,显然有些失望。如今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女生,原来有了梦想,是这种感觉啊!

是那种让人想无论如何都要努力的感觉呢。

后来书辰知道他的梦想时,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的梦想,还真是容易确定啊!”


接下来半个月里,花椰几乎将所有心力投入到了比赛准备里,比赛前三天,书辰禁止止花椰来练习,在家休息等比赛的到来。可是花椰却精神过于紧张,持续失眠,书砚看着着急,便在网上报了一个野外摄影活动,把花椰拉去参加。

摄影活动的地点在大云山顶,大家都是年轻人,气氛热烈,一路拍一路下山时,一个姑娘不小心摔了一跤,手中的相机就飞了出去,挂在了小小的悬崖枝丫上。姑娘死活不肯走,一定要取回相机,但一时谁也不敢冒险。

最后还是书砚站出来,让大家一起帮忙。几个人连成一排,互相抓着彼此的手,花椰在最前面,之后便是书砚,他紧紧握着花椰的手,有些不放心:“要不还是让我来吧。”

花椰回头笑笑:“我比你更适合。所以你只要握紧我的手,不要松开就好了。”

花椰明明是那样交代自己的。

可是最终还是在花椰整个身体倾向斜坡时,他的手陡地松开。

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连同昨晚那个未曾破碎的梦境。

梦见很久前的时候,他总是跟在花椰身后。

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呢?不是第一次在跆拳馆看见她的时候,也不是后来每次都要等她练习到最后离馆时,他都悄悄跟在身后送她回家的时候。

而是在很早很早以前,花椰作为插班生,站在台上自我介绍时,轻笑着说:“我叫花椰,你们可以叫我花椰菜。”

女生笑起来,温柔得如同春风细雨。

书辰赶来医院的时候,只看到书砚坐在医院走廊的地板上,少年身上全是泥泞和血,满是绝望。


【第三封遗书:你是我最初的梦想。】


初次遇见她时,是两年前。

青稷作为记者前去A城采访前不久在韩国载誉而归的中国女跆拳手,他因为堵车所以迟到了半小时,在堵车那半小时里,他无意朝窗外一看,便看到了路边的女孩子怔怔地站在一堵红墙前,然后缓缓蹲下来,一下一下地拨弄着墙脚的草,似乎在寻找什么,努力又急切。

最后他看到女孩子恍惚地哭起来。

他认出来那个女孩子穿的是跆拳道服。

然后便是在记者会上姗姗来迟的女主角,俨然是在路边见到的女孩子,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双眼似乎依然红肿,却大方得体地介绍道:“大家好,我是花椰。”

有记者问起她为什么会成为跆拳道手。

一直对私生活保密的花椰竟然难得地回答道:“因为曾经喜欢的一个人。”

“初一那年,我随父亲搬来A城,成为插班生,在台上自我介绍的时候,一眼看见了他。常常会想鼓起勇气,哪怕说一句话也好,但总是被冷冷的一眼盯得退却。后来在初三那一年非常努力地想和他考入同一所高中,虽然依然没有交集,但是我那时候想已经足够了。

表白是在高三那年春天,可也只是在他家的墙脚留了一句我喜欢你而已。后来有一次无意看见他在翻跆拳道馆的广告,竟然就这样贸然闯进去说自己要学。”

“没想到他根本没学呢,只是哥哥在当教官而已,却让一直觉得毫无目标的我,发现了跆拳道的趣味所在。”花椰笑了,“我想,与其说最初的梦想,是跆拳道。倒不如说,他才是我最初的梦想吧。”

那时的女生笑起来很好看,可是青稷却觉得那样的笑,太过于寂寞和悲伤。

后来青稷追了她两年,所幸的是,她接受他的好,却一直没有接受他的求婚。一直到那年夏天,两人在常去的咖啡厅约会,电视里正在播放最新的婚纱秀展,花椰看了良久,忽然回过头:“青稷,我想穿上那件婚纱。”她指着婚纱秀中的其中一件婚纱。他当天下午便去买了昂贵的婚戒,然后又在最快速的时间订下了酒店,以及那件昂贵的婚纱。

青稷准备去A城,他打电话给了婚纱店,询问婚纱的设计师,对方没多久就翻到了资料,说道,是傅书砚先生,这位先生只设计了一件婚纱,之后就再无作品。

不需要再问了。

在去往A城的路途中,帖子更新了。

〖第三封遗书:十八岁的圣诞节,我看到了她穿着婚纱的样子,就这样决定了我平生的第一个梦想:即使我无法成为你的新郎,你也会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四】


A城的冬天太漫长,漫长到书砚以为永远也不会有春天来临。书砚坐在窗前和书辰下棋,窗外大雪纷飞,母亲拿来毛毯给他盖上,又给他端来热茶。父亲在楼下打电话,是联系国外医院的事情。

最后一着,书辰赢。

书辰说:“花椰昨天又来了,真的不想见一见她吗?”

书砚把棋子扫到一边,淡淡地说:“你不是已经说明白了吗?”

花椰醒来是在一个月前,因为这场事故,她错过了人生中第一场重要的比赛,住院期间,书砚没有去看过花椰,到后来花椰恢复上课时,书砚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

后来花椰来找过他,但是都被书辰挡在外面了,理由是——书砚已经跟父亲转学去了上海。之后花椰并不相信,总是来找他,好几次,书砚都看见她在家门口站了很久,才慢慢离开。

其实并不是突然开始没有不适感的。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总会在突然的瞬间,手腕会失去力量,比如吃饭时会忽然把碟子打碎,会在球场忽然跌倒。他只是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些反应,等到意识不对劲的时候,是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松开了花椰的手。

他亲手放开了最喜欢的那个人的生命,这让他无法原谅自己。

“ALS。”大约是因为面对了太多死亡,所以医生说得异常平静,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也同样平静地注视着医生,眼泪却忽然在那一刻涌了出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是在那一刻忽然想起了女生朦胧的笑脸,他只是想起,他心中的梦想,还来不来得及实现。

这一年,他才十八岁。


书砚遇见花椰时,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书辰推着他去公园散步,临时走开去打电话,就这样和放学回家的花椰撞见。时隔半年的再遇,也许是没有想过会碰到他,因此十分愕然。

“因为粗心大意从楼梯上摔下来,所以只能暂时坐轮椅了,”男生轻笑,“很难看吗?”

花椰摇摇头:“你什么时候回A城的?”

“嗯。前几天。我听书辰说,你要搬家了?”

花椰点点头:“因为爸爸的工作调动。不过我不会放弃跆拳道的。”

书砚笑:“真好。加油啊,花椰。”

花椰终于笑了,用力点点头:“嗯。”

花椰离开A城那天,下起了大雨,这是春季最后一场大雨了吧,书砚没有坐轮椅,一步一步挪出了家里,扶着墙蹲下来。大雨也未能洗刷的痕迹,依然还在。

——我喜欢你呀,你喜欢我吗?哪怕一点点。

——不要傻啦。

——白痴。

——书砚,做我男朋友吧。

过了很久,他写了一个字,又擦去,又写上,又重新擦掉。

——好。

大雨滂沱而下,他蹲在墙边,用手盖着那个字,像是触摸到了世界上最温暖,最动人的地方。


【最后一封遗书:再见呀,花椰。】


来接青稷的是书辰,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与照片里的少年有着几分相似。书辰带他去了医院,青稷站在病房门口,浑身发凉。床上的人戴着呼吸机,又瘦又苍白,闭着眼睛沉睡。

“现在只能靠呼吸机了。”书辰替床上的人掖掖被子,笑笑,“老实说,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寄出了那样的信。”

书砚寄出了好几封这样的信,第一封到了青稷手里,第二封被收信人贴在了豆瓣上,寻找其他遗落的故事情节以及真正的收信人。

大概书砚也没想到,收到信的人中,有青稷吧。

青稷看着病房墙上挂着许多照片,每张照片里都有书砚。大多时候他都在笑,像是小小太阳。

书辰说:“三到五年期间,身体的各种机能在渐渐丧失,我们所有人都觉得很绝望时,他却力所能及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还能够行走时,他努力地做复健,还能够使用双手时,他开始学习设计,设计出了第一件婚纱,在还能说话时,他成了电台DJ……所以,你不需要可怜他。”

下午三点多,书砚醒了,但他没有办法说话,只是一双乌黑的眼睛奇怪地看着青稷。唐青稷取出早准备好的照片,放到他眼前。

书砚就笑了。

照片里的女生不再是短发,柔软的长发披在肩头,目光柔软地看着镜头,而她穿的是那件婚纱。

“她现在很好,在跆拳道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一年前退役,因为她将成为我的妻子,我们买下了你设计的那件婚纱……”唐青稷说得很慢,似乎是怕书砚听不清,他握着书砚消瘦的手,“她很幸福,书砚。”

书砚眉眼都弯了,缓慢而轻轻地点了点头。


唐青稷没有停留在A城,当晚便回去了,途中打电话给婚纱店,表示愿意将那件婚纱卖给看中的那对新人,对方千恩万谢。

他终究是没有告诉书砚,一年前花椰在远赴日本参加比赛时,飞机失事。那时距离他们的婚礼只有一周。只是不想再有一个人承担多余的痛苦了吧。所以他才会笑着说,她很好。

可是花椰应该是知道书砚的病情吧。他们定下结婚的日子,前去试婚纱时,见她良久没有出来,他进去寻找时,才发现她在哭。

她蹲在大片洁白的婚纱里,泪眼蒙眬地望着他:“青稷,如果我成为幸福的人,也会给别人带来幸福吧?”

之后她总是半夜爬起来开电脑,也曾见她总是偷偷去医院,后来打听才知道,她在打听关于ALS的病。

她早已知道,却从来没有去看望过他。就如他那样,从心底慢慢而永恒地思念。

离开A城前,天空放晴,万里晴空拖过长长的飞机云尾巴,夏天快要来了啊!

贴吧里更新了最后一封遗书。

〖再见呀,花椰。〗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