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笑忘岛》(二)

原创作者:一枚糖果,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欧晓珠 凌溪 游轮 高峰 救生衣 幸福 自己 甲板 身体 拼命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2、你的选择决定你的命运

欧晓珠没有伸手却跟新娘拥抱了,少顷,身体转向潘高峰,缓缓的问道,“你幸福吗?”

潘高峰看她那认真的样子,顿时觉得鼻子有点酸,“幸福?幸福,是的,你也会幸福的,我们大家都会幸福。”

她抬头看着他苦笑,好像是不听话的孩子,心绷得紧紧的。她的头刚好到他肩膀的高度,从未想到他穿礼服的样子这么好看,而今天的主角本应该是自己。其实欧晓珠踮起脚尖就能够得着他熟悉的嘴唇,也很想拿手指去抚摸他的脸,一寸一寸,一点一点,就像从前。

欧晓珠握了握新浪潘高峰的手,言不由衷笑,明明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硬是不能让它掉下来,用最优雅得体的举止和笑容伪装受伤的心,“老同学,恭喜你,终于得到毕生所爱,我祝你幸福永远。”

欧晓珠心里想的是,“渣男,你始乱终弃,最后选了个绿茶婊,诅咒你们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潘高峰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愕然,然后如释重负的唉了一声,很轻,但还是被欧晓珠听到了。

凌溪仔细打量着欧晓珠,多么希望找到她难过的证据,不放过对方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只要她痛苦了,凌溪就有成就感,胜利的逆袭的无以伦比的快感。叫你有钱,叫你漂亮,叫你风骚,叫你跟我抢,现在你喜欢的人娶的是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手下败将!

很可惜,凌溪觉得欧晓珠伪装的很好,看不大出来有多伤心,失望透顶。

欧晓珠哪里不明白凌溪的心思,在一起玩那么多年了。把自己伤口扒开给别人看没意思,别人只会笑,有几个人会真正同情会帮你,泪就往心底流吧,没有悲伤,只有悲哀。

现实就是如此,有几个人能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一生相守。面对这么温馨浪漫的狗血场面,欧晓珠心头的一阵忿忿不平一阵难以置信又是一阵悲哀莫名。我曾经爱过的人啊,他到底是否爱过我?

音乐又响起来了,那些畅销的歌词总离不开细腻的情感,每个人将自己镶嵌其中,拼凑时光的碎片和飘渺的思绪,唱歌的人以为听赏者的共鸣被自己找到。人人都有时光匣子,浏览曾经的自己已是不敢回头。

他爱过我吗?

欧晓珠从记忆里缓缓自拔,下了台的人无人关心,灯却昏暗有如心情。

掌声响起,凌溪也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欧晓珠真的放下了,算她识相。

后面的仪式欧晓珠完全听不见,她只是在发呆,胸口疼得厉害,那种怨气要起来,又被自己劝说淡定,一淡定,那怨气再反弹起来更凶猛,情绪此起彼伏。

舵手付海潮在驾驶舱里听到司仪说,“希望在启航,快乐正出发,让我们马上要到达幸福的彼岸!”

舞曲响起,聚光灯关闭,彩灯炫目,歌曲节奏听了让人热血沸腾,司仪走下舞台热情的邀请大家到舞台上一起共舞,这是仪式结束晚宴开始热身的信号,潘高峰走下台去招呼宾客,凌溪也紧随其后夫唱妇随。

付海潮打开引擎,让游轮全速前进。灯光下,右舷的第一圈是欧陆美食,第二圈是亚洲美食,有精美的日本料理,也有韩泰美食、海鲜超市,最外一圈是一些滋补靓汤巴西和西式甜品等等,上千种美食静静散发着诱惑,女服务生穿着比基尼泳装身材劲爆,男服务生也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天使脸魔鬼身,人鱼线诱惑着异性们的身体,他们和她们都有良好的职业道德,比如吃个烤肉捏捏他们或她们的臀部也不会觉得突兀,环境让人沉醉。等待多时的巴西厨师拿着一大串刷了蜂蜜的烤肉出场,上等的五花肉不安分的滴着油脂,牛肉上浇了菠萝汁,肉香和水果香缠绵交织在一块,给人的嗅觉味觉视觉都带来刺激。

欧晓珠着看凌溪从小舞台上下来跟用餐的朋友们一个个寒暄,大家都乐呵呵的说笑,然后各取各的食物,大家都赞美她的美貌,夸着订婚宴做的漂亮。

欧晓珠看见餐桌上的刀,闪烁着银色的光。不知道是不是锋利,欧晓竹在自己食指上轻轻划了一下,红色的小血珠渗出来,不错,是一把好刀。

潘高峰带着父母朝几个宾客那边走去。

凌溪端着香槟朝这边走来,脸上写满了得意和喜悦,欧晓珠站了起来,忽然拿起那把刀对准她那雪白的近乎可以看到血管的脖子用力扎了进去,游轮已经在行驶中,欧晓珠脚下不稳,凌溪下意识的头一歪,锋利的刀刃重重的插入凌溪的锁骨旁靠近肩膀的凹陷的地方。

一股剧痛袭来,凌溪尖叫一声,“救命啊!”

欧晓珠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怨恨,仿佛中了邪一般,嘴里念念有词,“叫你幸福,叫你开心,叫你快乐!叫你抢我老公,叫你耍手段,你个贱女人!你这个第三者!”

肩膀上还被插着刀子的凌溪眼睛变红,尖叫道,“第三者,你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你突然窜出来,你以为全世界都是你的,你抢夺我的东西,所以你是活该!”

欧晓珠使出全身力气把刀子用力拔出来再往里刺,之前刺中的地方冒出血洞,拼命的往外冒血,凌溪痛得蹲在地上!第二次刺中了她的胳膊,又是一阵剧痛袭来。

中国好闺蜜,见面插两刀。

海风突然越来越狂,游轮左右摇摆,等潘高峰发现欧晓珠拿着刀子刺凌溪两人拼命扭打的时候,甲板上已经流了一大滩血。

所有人被突发其来的事故震惊了。只听见游轮里的广播反复在喊,“各位贵宾,暴风雨即将到来,请各位迅速穿好船舷两边的救生衣,不要惊慌,有秩序的到内舱避风。”

很多事情说到就到,来不及准备,如头顶的灾难。

一个巨浪扑过来,游轮船身倾斜了四十五度,有站立不稳的人已经摔倒在地,头撞上桌子,顿时肿个大包。有小孩找不到妈妈,呜呜大哭。穿好救生衣的人们也有直接往海里跳的,有些人懂游泳,有些是旱鸭子,但直觉告诉人们,在游轮密闭的舱室里呆着是必死无疑。

高高低低的海浪不留任何情面,好人也好,坏人也罢,在大自然面前一律平等,刚才还雍容如贵妇般的欣欣号此时已是脆弱的癫痫病人,无规则晃荡,随时有翻船的危险,女人尖叫声此起彼伏。潘高峰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冷静,先找自己的父母。

灯几乎已经全灭,看不到父母的去向。只看见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好像已经无视这暴风雨,坚持打斗,凌溪抓住欧晓珠的长发拼命往后拽,欧晓珠拼命踢着凌溪的肚子。

“不要打了,海啸来了,快点逃命!”潘高峰扯开凌溪和欧晓珠,一边把救生衣准备帮凌溪准备穿上。

欧晓珠终于在雨中大哭了起来,他果然还是更爱凌溪。救生衣是给她的,给她的,自己的命难道就那么不值钱?

游轮此时已经被巨浪抛得很高,升起来,又砰的重重落在海面,船身从中间断裂开桌椅台凳滑入大海中。三人被重重摔在甲板上,来不及给未婚妻穿,潘高峰手中的救生衣就已经滑落一旁。

付海潮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天气,运气真差,但毕竟是有过经验的水手,他穿好救生衣站在游轮的最高处,扶着桅杆,一切都是慌乱,没有人再顾及形象,触了电的几具尸体僵硬着趴在甲板上,乌黑的身体绝望的一动不动,被海浪一遍遍冲刷,生和死其实就在一瞬间。

大木板从天而降,潘高峰的头猝不及防被砸了个正中,额头中央流出一注鲜血,昏迷了过去。

欧晓珠的脚下一滑,刚爬起来又被摔倒在地,头重重的撞击栏杆,凌溪的婚纱早就湿透,她思索了一秒钟。然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用尽全力把在甲板边缘的欧晓珠往海里用力一推,自己一边爬向昏迷的潘高峰,我的潘,我的爱人,你不能死啊,我要在你身边,一定要跟我一起,逃脱这场暴风雨。

难道这场订婚典礼惹怒了海神?

在身体迅速下沉的瞬间,欧晓珠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一阵巨响,她看见欣欣号游轮因为油箱爆炸而塌了,无数块船板压在甲板上的人们身上。

海水的味道很糟,尤其呛入鼻子和肺,咸又苦,真佩服那些有勇气投海自尽的人,原来这感觉如此难受。

我不想死!欧晓珠忽然想起了父母,虽然他们已经不再相爱。

她用尽全力浮上来拼命吸一口气,想抓住前面那根大木板,却被又一个大浪打入水中。人品还有待修炼,欧晓珠暗自想。

憋着这一口气坚持,两脚迅速往上蹬,身体上升,离开海面,能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就是此刻最奢望的念头。

欧晓珠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住,往下,无力反抗,那种力量像是一双手,又像是一张嘴。

我要死了,欧晓珠张开双臂,穿着红色纱裙的身体缓缓下沉,宛如一只中弹的天鹅般美丽绝望,腹部已经因为装满了水而如怀孕般鼓胀,肩膀的蝴蝶骨放松了,微微展开,下坠,下坠……

我要死了,凌溪的流着血的伤口被咸的海水一冲,剧痛无比,却无法动弹,脑海里浮现的一幕又一幕往事飞快掠过……

偶尔也会记得那些简单的日子吗?我的潘。

弥漫芬芳的鸡蛋花和黄昏天空散开的晚霞,你的白衬衣,我的平底鞋,我们并排坐在公共汽车座位上,累了我就靠在你肩膀上,一切都像在梦中,只愿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不要醒。

你说过,没有什么比我更重要的女人了,你的爱会摧毁一切困难。我只是在原地,看着我们的爱情在流言蜚语中膨胀、爆炸,五颜六色的碎片浮在空中,朝我缓缓靠近,淹没我的眼耳口鼻,直到无法呼吸,唯一能做的,只有想你。

潘高峰不知道是谁在他耳边这样说,他也不想知道,只是觉得窒息、难受,头盖骨仿佛已经裂开,一排粉红色的虫子整齐排列蠕动,被站着的自己看的一清二楚……

很远的地方,那座黑色的小岛,浓雾正渐渐散去,在暴风雨过后的夜晚,在白色月光微弱的光下,轮廓尽显,像是一个大大的天枰。

很多事情,我们无从选择,一旦要选,无论怎么去选都是错的。

亲爱的,你为什么不选我?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