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笑忘岛》(八)

原创作者:一枚糖果,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凌溪 欧晓珠 尹俊 高峰 两人 手机 女生 我们 爸妈 ..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8, 孤坟友情季

这边班主任王占已经如坐针毡,无缘无故少了两个女生,关键是欧家大小姐失踪了,这可是天大的事,又后悔莫及,当初为什么听那个新来的转学生尹俊搞什么爬山比赛,纯粹是吃饱了撑着的自作自受。

潘高峰也焦急,手里拿着个电筒,“王老师,我们一起去找找吧。”

尹俊说要么报警吧。

王占的眼珠子转的飞快,“先不用报警,先等等再说,各组长把组员一定要管理好,所有人不得离开营地。明天早一点去找,你们啊真是要把人气死!”

天已经全黑,没有人顾得上看流星,有人埋怨说这两个女生真扫兴,本来晚上还要搞篝火晚会的,现在泡汤了。

但愿她们只是迷路,明天早上之前一定会活生生的回来。王占虔诚向各路神仙祈祷。

尹俊的旁边睡着潘高峰。

这边两个笨女生已经完全迷了路,欧晓珠的手机也快没电了,只能顺着路慢慢的往前探,前后左右几乎都要全黑。

“手机照照,看咱们在什么地方。”凌溪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身体有点发抖。

欧晓珠抖的更厉害,之前因为要臭美,外套都没穿,只是中袖格子衬衣和七分牛仔裤,小腿已经被荆棘刮得斑斑血迹,又痛又痒。

借着微弱的小手机的光,能看到是一条窄而细的路。两人继续一前一后牵着手继续前行。

这条小路是下雨后从山上冲刷下来的浮土短暂形成的,下面没有根基。

两人手牵着手一起摔了下去,欧晓珠尖叫的声音能把凌溪的耳膜刺破。

之前以为是悬崖,死定了,没有想象中的糟糕,悬崖是在右侧,摔的方向是左侧,只是凌溪的脸擦破了皮,欧晓珠的脚踝狠狠扭了一下,她一只手抓着凌溪的手,另外一只手抓着手机,如果没了手机,连这点光线都没有了。

摸索着,摸索着,这块空地倒是个歇息的好去处,虽然凌溪的手臂流血倒是没什么大碍,两人惊魂未定的靠在一块大石头上。

欧晓珠哭得像个泪人,“我不想死啊,我好日子还没过够啊,我爸妈知道我死了会伤心的……我的脚好痛啊…..我不应该走那条岔路,是错的啊,现在回不去了怎么办啊,晚上这里会不会有狼和野兽,把我们吃了怎么办啊,明天别人帮我们来收尸体的时候会不会说好惨啊……”

“你放心,没事的,今天就在这里呆着,我在这里你怕啥,我们是同桌啊。”凌溪安慰着欧晓珠,一边抚摸她的脚踝,似乎已经肿的老高,一碰就疼,也不知道骨折没有,但愿没有。

其实凌溪自己心里也害怕,要是刚才真的摔下悬崖,奶奶知道了该是有多伤心,两行眼泪爬上两颊,赶紧擦了去。

一害怕就想撒尿。

反正也没人看见,两人背靠着背嘘嘘了,这才叫真的患难之交见真情。

周围很黑很安静,还有淡淡的尿骚味。

欧晓珠和凌溪摸索着一块大石头休息了,只是感觉这块大石头非常凉。

手机的灯光照射下,一个老年妇女的照片跟两人六目相对,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在此情此景显得有点异常狰狞,眼睛似乎鼓得很大,表情,上面的字似乎已经模糊不清。

手机灯一灭,欧晓珠就感觉照片上那老婆婆马上就要从墓碑里爬出来的感觉,抖抖索索跟凌溪说了自己的感受,凌溪也抖抖索索起来,上下牙齿发抖,“你…..还是……是……把…….手机……机……打开……一下…….我们拜一下她…….”

欧晓珠再也不敢看墓碑,低着头,跪在那一掊隆起的黄土面前,学着凌溪的样子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啊老婆婆,我们不是故意打扰你休息的,我们迷路了,你要保佑我们明天顺利走出去,保佑我考上大学……..我们一定回来给您烧高香,愿你早日投胎早日重生,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放过我们吧,我们是好孩子。”

凌溪也说着类似的道歉的话。

两人扶着站起的瞬间,一阵狂风吹过,四周一片漆黑,手机没电了。

这一刻,众生平等,无关高矮,无关胖瘦,无关贫富,两人因为害怕紧紧的抱在一起,互相安慰,不怕不怕。

为了驱走黑暗和寒冷,两人一起唱起了歌,效果奇佳,之前的恐惧好像少了许多。

海风在我耳边倾诉着

老船长的梦想

白云越过那山岗

努力在寻找它的家

小雨吵醒梦中的睡荷

张开微笑的脸庞

我把青春作个风筝往天上爬

…..

潘高峰睁着眼睛,班上的两个女同学还没回来,有一个还是自己初中同学,另外一个是属于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生,真替她们担心,推了推尹俊,在他耳边轻轻问睡了没。

尹俊的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侧过身来在潘高峰耳边说了两字,没睡。

其他五个睡得鼾声四起。

潘高峰的眼神朝外使了使,尹俊点点头会意,两人偷偷的从帐篷里钻出来闪到帐篷后侧看外面是否有人。

天空下起毛毛细雨。

凌溪和欧晓珠把自己会唱的不会唱的可以哼哼的歌都拿出来唱了一遍,两人像一滩烂泥一样盼望天亮,有雨点滴落在鼻尖,两人互相搂着,瑟瑟发抖。

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

早知道在手机没电之前看看时间就好了。欧晓珠和凌溪背靠背坐着,商量好了不能睡觉,万一睡着了被野狗什么的咬死都不知道怎么逃。

“你的腿还疼吗?都是我不好,把你害成这样。”凌溪忽然有点自责。

欧晓珠也委屈极了,“没有,都怪我自己,平时不锻炼,一爬山就腿软,你也是无意的,那条岔路其实我应该听你的。”

凌溪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你。你这么漂亮,你爸妈对你又那么好,如果我是你就好了。”

“怎么了,你爸妈对你不好吗?”欧晓珠问道。

凌溪指着头顶的星星,“你看,我爸妈就在天上,某一颗星星里,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我只有看照片才能想起他们的样子,所以今天我不害怕,我知道我爸妈一定会保佑我们平安无事。”

欧晓珠忽然觉得凌溪很是可怜,搂住她肩膀轻声细语,“其实我也很羡慕你,从小我的脾气就不好,虽然我爸妈总是惯着我宠着我,家里也算有钱,可是他们并不是真心相爱,有时候在我面前装恩爱,我都看得出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很孤独。我很羡慕你有那么多的朋友,而且很容易就能找到快乐的办法。”

“朋友?嗯,你也是我的朋友,晓珠,其实快乐的生活就在你身边的每一天。”凌溪拍拍她的肩膀,“以后有好吃的一定不要忘记我啊,啊哈哈。”

欧晓珠使劲在黑暗中点头嗯嗯,抬头看看黑漆漆的天空。

“你觉得我们班长会担心我们吗?眼看着要下雨了,希望不要下太大,不然我们就死了。”欧晓珠在想不知道潘高峰作为班长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当然会,说不定他已经出来找我们了,他一直都是很热心的男生,心地特别特别善良。”凌溪的脸上浮起笑容阵阵。如果此刻有月光的话,欧晓珠怕是又要害怕了,半张脸都是血,咧开嘴笑,披着头发的女生,这是怎样的一幕场景。

所以手电筒照到熟睡的两人的脸上时,四个人都尖叫了持续一分钟。两个男生以为这两个女生是鬼,两个女生以为这两个男生是鬼,先是尖叫,后是拥抱,喜极而泣,半夜三更有两个侠士愿意冒生命危险去找回两只迷途的羔羊这是怎样的一种神经病。

欧晓珠忽然要想好好感谢凌溪,因为有了她,才有了迷路的发生,才有了这样的好朋友,才有趴在潘高峰背上的机会,他的后背很宽阔很结实,一点也不用担心摔倒,用手轻轻搂住他的脖子,很有安全感,一只手捏住手电筒,卷发两边垂着,弄得潘高峰脖子痒痒。

感觉背后有两团软软的肉顶着,潘高峰的裤子也支起了小帐篷,幸好是在晚上,否则太尴尬。

尹俊背着凌溪一边埋怨,你不要勒着我的脖子啦,我快死了,救命啊!

凌溪气得无语了,谁叫他抢先要背着自己,本来可以趴在班长的背上现在换了这货,气都快气死了。

后来凌溪问潘高峰班长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潘高峰说我是凭感觉。

爱不是什么具体的东西,爱只是一种感觉。

尹俊的感觉跟潘高峰在寻找两人的路上出奇的一致,没有争议一直向前。

英雄救得美人归,王占在指责两个男生不守规矩的同时也暗自松一口气,至少没闹出什么大事来,但对学生们的管理更为严格,除了体育课,所有的户外活动都取消了。

高中生活是忧愁又美好的。

这一场雨淹了大半个城市,来势汹汹的洪水把山上的浮土吹到大海里,原本湛蓝的海水变得土黄。

欧晓珠和凌溪因为这次经历,变得特别亲密无间,友谊从那次患难开始升温。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