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等不到,因为时间不会带你去。

原创作者:卢思浩,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小白 张南 喜欢 知道 自己 那天 这么 照片 结婚 看不到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〇八年我们迎来一个盛大的暑假,北京奥运会。

大街小巷都在放着一首北京欢迎你,我家小区门口的小卖部卖起了福娃的同款。我和我爸买了几个小国旗,一边挥舞一边在电视机前为中国队加油鼓劲。

小白和我稍有不同,她在北京奥运的现场。

那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暗恋一个男生,那男生特喜欢篮球,她就来看比赛了。本想着趁乱要个签名,但到了现场人山人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还是可以近距离拍几张照给他看。

我一想小白这么特地打电话给我,刚好我也喜欢篮球,难道是我?

虽然我不喜欢她,但被表白总是一件欢喜的事,我心潮澎湃起来。

小白的语气很是娇羞,我满怀期待地问,然后呢?

小白说,到时候我把照片印出来,恩,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把照片给他?

前半句我边听边点头,后半句我的心情哐当一下碎在地上。

我掀桌,人生不带这么大起大落的!

那个他是张南,小白是在〇七年喜欢上他的。

小白是个特安静的姑娘,长发爱读书,坐时总挺直背,笑起来两眼自带暖色调。在图书馆里没少被人搭讪要过号码,可她对这些都不在意。我们都以为她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她突然说自己喜欢上张南这件事,还让我挺意外。

小白说那天她正在图书馆做题,耳机里放着周杰伦的《园游会》。大概是累了她就抬起头休息,一眼看到了从身旁经过的张南,走路还带着风。

她就这么沦陷。

要不说两个人相遇的时机很重要呢,要是张南经过时小白听的正好是双节棍,小白说不定压根注意不到身旁有个人经过。

听甜蜜的歌想恋爱,听悲伤的歌想回忆。

喜欢上一个人,整个脑海都是甜蜜的歌单曲循环,自带音效。

只是小白喜欢上张南的时机不太好,那阵子张南也喜欢上了另一个姑娘。

我也知道这事儿,问小白:“张南喜欢那谁,你还要把照片给他吗?”

小白说:“我知道,所以你就把照片给他就好,别说是我给的。”

我没多说,照办。

一〇年,人人网正当红,我也注册了一个账号,加了很多小伙伴。那时我能看到张南和小白在人人状态下互相评论了,几乎每条张南的状态下,我都能看到小白。

我给她发信息,打趣她:“这么久了你终于展开攻势了。”

小白回:“没有,好歹也认识三年多了,我们现在也算是好朋友了。”

我问:“放下了?”

小白说:“恩。”

没多久我看到张南传了张照片秀恩爱,女主角我不认识。

我打电话给小白,说:“张南交女朋友了你知道吗?”

小白说:“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小白说最开始张南喜欢上那谁时,她就知道所有的故事。那谁拒绝张南时,是她在一旁安慰。那是他俩感情进展最快的时候,但跑偏了,反而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后来张南喜欢上现任,现任跟小白一样,也是静静地不讲话那种。张南不知道该不该追,也不知道该怎么追,就找小白商量这事儿,小白一边鼓励他一边给他支招。

小白说首先要去接触她喜欢的电影,喜欢的歌,喜欢的小玩意儿。去了解这些,也就能了解她。不一定非要喜欢,但要接触后再评价。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试着改掉那些她不爱的坏习惯,反正坏习惯总得改掉,这样也正好是个动力。这样下次她看到你的时候,你就能是她喜欢的样子了。还有约她看电影时要选最中间的位置,最好会几首她很爱的歌,恩,礼貌很重要,要有礼貌。

我哑然,因为我知道小白说的,都是她曾经为了张南做的。

有阵子小白偏要减肥,嫌自己胖。

我咆哮,说你们这帮姑娘难道真的不觉得自己已经很瘦了吗!真的!

可小白不觉得,她硬是给自己排了个食谱,完全不沾肉,我看了都有点心疼。她天天跑步,走路都带着风,每次跑完都快虚脱。

我偶尔也说,其实不必把自己逼这么紧。

小白说,没事儿,我一点都不觉得累,还觉得挺开心的。

然后她又风一般地跑了。

她也开始看漫画,开始看篮球,尽管她还是没弄懂这些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她可以完全背出路飞海贼团的成员,和火箭队的全部球员们。

可张南不知道这些。

小白挂电话前说,没事儿她不觉得委屈。

我想说要真不委屈,你怎么会自己提到委屈呢。

又过了半年多,张南要结婚。

我身边的人,要么谈很久反而分手,要么就是谈没多久就结婚了,丝毫不带一点犹豫。

张南说,结婚这种事情一定需要一点冲动,拖得久了考虑的多了,反而结不成了。

我说,也对,结婚那天你都邀请了点哪些我认识的?

我这么问,也这么听到了我熟悉的名字,小白。

其实我不想听到小白的名字。

张南结婚那天我没去成,听说小白也没去,有很多男同学对此表示很失望。

有天小白分享了首歌,是张卫健的《你爱我像谁》。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歌里有句词是这样:如果你感到寂寞,我带给你热闹;为你绕一绕,没什么大不了,却可以让你微笑。其实我很烦恼,只是你看不到,怕你转身就逃;爱上一个人,一定要让他相信,这世界多么美好。

小白刚喜欢上张南时,她最爱的听的歌就是《园游会》和《甜甜的》。

一个人某段时间频繁听的歌,大抵都代表了她那段时间的心情。

故事还没结束。

一二年我假期,又赶上一轮奥运会。

虽然关注度不如北京奥运,我还是买了国旗,准时准点地关注奥运。小白没能那么任性,跑到英国去看奥运会,我们几个小伙伴就一起看。那年的奥运充满各种争议,加上随着姚明的的退役,中国男篮的战绩降到历史冰点,有时看的心情差特想骂娘。

我们都情绪激动,小白却一言不发,没多久丝毫不顾女神形象大哭。我们都慌了神,小白一个劲地说没事儿,就是自己喝多了。

她酒杯里的酒,一口都没少。

第二天小白说,我昨天梦到以前的自己了,我想跟那个自己聊聊,问问她后没后悔。那个她摇摇头说没有,我突然觉得难过,原来我是时候跟那个自己告别了。刚开始我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表白,那天你问我放下了吗,我说放下了,其实还没有。后来我告诉自己,我做不了叫醒他的清晨,那我就做能安慰他的黄昏;我做不了温暖他的春天,那我就做他冬天里的暖阳。我成不了那么炽热的光,我就成为一个萤火虫。有人只要他开心,我都不累。那时我想,我只要变成这样的存在就好了,我只要这么多就好了。我就这么陪着,说不定有天他会看到我的。

我说,有阵子我们都是萤火虫,他的身边光芒万丈,他看不到你就是看不到你。有些歌从前奏就赢了,有些人遇到相似的背影你都能发会呆,这无关你好不好,没办法。

她说,我不是不甘心,也不是遗憾,我特平静,不怪人也不怪自己,真要怪的话就怪那天的MP3吧。好了昨天哭完了,是最后一次了,现在我要重头开始了。

其实我写这故事挺难过的,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我们都曾遇到一个只是在你生活里经过的人,你却偏要把她当成主角来演;有人整个故事的主角都是你,你却怎么也看不到。

没什么公平不公平,它就是这样。

有些等等不到,就像清晨等日落,黄昏等黎明,春天等落叶,秋天等花开。

等不到,因为时间不会把你带到那边去。

带不去,因为你和等的事情之间有时差。

只是不要等到头破血流,才肯承认走错了片场。

换个时差,换个地点,换个人。就像清晨有日出,黄昏有天空,春天有百花,秋天有秋风,而你也会有那些让你欢喜的事。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