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记忆碎片俞志俊

原创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刘贵 内存条 马明 老太太 副总 警长 黑衣人 医生 钱家 儿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文/俞志俊


一、不要赎金的绑匪

10年前,“神经元记忆内存条”刚刚问世,几乎没有人看好这种新产品。以至于发明这项伟大高科技产品的科学家们,一度穷困潦倒。所谓“神经元记忆内存条”,是一种基于纳米生物科技的存储条,它模仿人脑中的神经元,既能用于存储,又能运算和控制。只要把记忆内存条植入人体,人的脑容量就将迅速增加。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一度无人问津,岂不可惜。

幸好,世界上总是不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于是便有了世界首例脑容量扩容手术。人脑不像电脑,没有什么PCI插槽、UBS接口。要把记忆内存条植入人体,就必须做开颅手术,危险性极高。第一个申请做这项手术的,是一位年过70,身患老年痴呆症的老太太。同时,这位老太太也是本市的首富——钱贤多。

自从那次手术之后,钱老太太不但彻底摆脱了老年痴呆症的困扰,而且从此变得思维敏捷,比年轻人更加才思泉涌。在过去的10年中,凭借她机敏的投资策略,她的公司又赚进了数以百亿计的资产。她也从全市首富,升级成了全省首富。

不过呢,富人也有富人的苦恼。比如今晚,钱老太太就心急如焚,如坐针毡。昨天,她的宝贝孙女钱爱突然失踪了,而今天晚上,她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钱爱在他们手上,要钱老太太今晚去他们指定的地点接人。看来,钱爱是被绑架了。

钱老太太没有报警,她认为绑匪无非就是要钱。而钱财对于她老人家来说只是身外之物,钱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不引人注意,钱老太太打了辆出租车,赶往绑匪指定的地点,下车时付了车费,又随手给了出租车司机一张百元大钞。

这天晚上,下着绵绵细雨。老太太扶着墙,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前行,小巷的尽头有一盏光线微弱的路灯,两个穿黑衣的男子正等在那里。

老太太拍掉了身上的露珠,问那两个男人:“按照你们的要求,我来了。我的孙女呢?”

黑衣人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老太太点点头,回答:“是的,我一个人来的。”

两个黑衣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便向老太太走来,手里握着一条粗麻绳。

钱老太太非常吃惊,她本以为绑匪会和自己讲条件的。钱老太太惊恐地问:“等等,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你们,只要你们把我孙女放回来。”

黑衣人丝毫不理会老太太的话,冲过去用麻绳套住了老太太的脖子,问:“钱老太太,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老太太疑惑地睁大了眼睛,问:“我不明白,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杀了我,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你们到底想要多少?说个数,我一定给。只要你们别伤害我,也别伤害我的孙女。”

黑衣人笑了笑,说:“我要你全部的钱。”

老太太:“我全部的钱?我自己都搞不清我有多少钱啊。”

黑衣人最后一次狰狞地冷笑,然后再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是狠狠地将手中的绳子勒紧。

突然,天空划过了一道闪电,“轰隆!”接着是一声闷雷。闪电的光芒照亮了整条小巷,照见了两个黑衣人的脸,和老太太痉挛变形的脸,还有……

黑衣人借着这阵光,惊讶地发现在小巷的入口处,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那青年人脸上惊恐万状的表情告诉黑衣人,他是刚才那场谋杀的目击者。

“快抓住他,他什么都看见了!”一个黑衣人喊道。

青年知道大事不妙,转过身去拔腿就跑。而黑衣人一追出小巷,就跳上早就停在那里的一辆雪铁龙,驱车追赶青年。

人哪里跑得过汽车,没过多久,那个青年就被车撞死在大街上。

二、爆炸性新闻

第二天的早报上,有两则新闻格外引人注意。其一,本市首富钱贤多失踪了;其二,去年的高考状元李唯思昨夜被车撞死了,肇事车辆逃逸。

马警官在钱老太太的家中调查了一整天,得知钱老太太的孙女钱爱在此之前也莫名失踪了。可是除此以外,马警官一无所获。

随后,马警长来到了李唯思家,找李唯思的父亲了解情况。

李唯思的父亲是个出租车司机,他正为儿子的死而悲痛欲绝。马警长好生安慰了他一番,问道:“老李,出事那天那么晚了,你儿子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

李父回答说:“大概是为了等我吧,他知道我经常开车路过那个区域。”

马警长:“这么说,你昨晚也在那个区域开车?你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人?”

李父想了想,回答说:“哦,对了,昨晚我载过一个老太太,她出手特别大方,随手就给了我一百块的小费。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幸运日呢……”

“给你一百块小费?”马警长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李父,“你看看,那个老太太是不是这个人?”

李父接过照片,仔细一看:“对,就是这个老太太。”

“啊!”马警长心念急转:看来昨天最后一个见过老太太的,就是司机老李。在此前的调查中,马警官了解到,李父在几年前,突然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会不会是他见财起意,杀害了钱老太太呢?他这么一个努力工作的勤恳老百姓,要是不赌博不吸毒,怎么会突然欠那么多钱?他会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呢?

马警官的脸色立刻变得严厉起来,向李父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李父犹豫了片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马警长,我老实告诉你吧,我欠钱是为了给我儿子植入内存条。”

原来,两年前老李的儿子李唯思正面临高考,每天复习到深夜,搞得精疲力竭、头昏脑胀,老李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有人就对老李说,你儿子肯定是脑容量不够用,要是你有钱,就给他加内存,保准他把什么都记得牢牢的。老李考虑再三,最后还是一咬牙,拿出自己多年积攒的几十万元,再加上他信誉好,又问朋友借了几十万,终于凑够了钱,给儿子做了植入手术。从此之后,儿子的记忆力变得超强,记什么都快。

马警长大为感慨。他向左右看了看,确信四周没有别人,突然神秘兮兮地对李父说:“老李,我求你一件事。”

老李一愣,问:“什么事?”

马警长:“你瞧,你儿子不是已经死了,你要节哀啊。”

老李又是一愣:“你就是要求我这个?”

马警长嗫嚅着说:“反正你儿子也死了,他脑子里的那根植入的内存条也就已经没用了,不如……不如便宜点卖给我吧。”

马警长家也有个儿子,今年二十岁了,他参加过两次高考都落榜了,还在复读。马警长也想给儿子植入一根内存条,可是那东西太贵了。于是,马警长就想着弄根二手货也好。

李父起初还有些犹豫,可是回头一想,反正人死如灯灭,儿子已经活不过来了,自己还需要钱还债和养老。

最后经过了一番商议,李父终于答应以30万的低价将李唯思的内存条卖给了马警官。

几天之后,城里又爆出第三条大新闻:有人在河里捞起一具浮尸,经过辨认,这具尸体就是本省首富钱贤多老太太。

尸检结果认定老太太是死于谋杀。从老太太脖子上的勒痕来推测,只知道凶手是个身高在1米80以上,力气很大的男人。至于凶手究竟是谁,警方一时也无从查起。

三、阴谋的移植

像钱老太太这样的大善人,到了晚年却遭人谋杀,死后居然还有人打她尸体的主意。

谁呢?市中心医院的脑科医师陆医生。

在这座总人口不到20万的小城市里,需要做脑科手术的人并不多,所以陆医生经常会连续几周没有一台手术,可是今天,陆医生却一下子要做两台脑容量扩容手术。其中一台就是把李唯思脑子里的内存条移植给马警长的儿子马明;另一台则是一位大孝子,为自己患老年痴呆症的老母亲买的新内存条。

当一根全新的、未拆封的记忆内存条被放在手术托盘里时,陆医生看着它直发呆,他在心里默默想:就是这东西,能让人的记忆力显著提升。这么一小条,就价值12万美金。把它藏在自己的口袋里,恐怕谁也不知道,真想把它揣进兜里。

陆医生自嘲地笑了笑,心说:怎么可能呢,我要是贪污了它,那病人怎么办?

就在这时,陆医生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对呀,本城的大善人钱贤多老太太不就在我们医院的停尸房躺着吗?她的身上就有一根记忆内存条。只要把她脑子里的那根移植给病人,这根新的内存条不就可以留下了吗?

于是,陆医生故意支开助手和护士,带上高考状元的器官捐赠协议,亲自去停尸房推尸体。

既然两具尸体都已到位,那就两台手术一起做吧。助手又把那个老年痴呆的老太婆,以及马警长的儿子一起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一切已准备就绪。陆医生刚准备开始手术,突然,两个蒙面歹徒闯入了手术室,他们两人身上各背着一个麻袋。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正在进行手术,闲杂人等不能乱闯!”陆医生义正词严地说。

“少废话。”蒙面歹徒掏出了刀子,笑道:“我们正是趁着你们要进行手术的时候才来的。”看到他们有刀子,陆医生不敢再出声了,只是盯着蒙面歹徒看,想知道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两个蒙面歹徒分别解开麻袋,麻袋里露出的竟然是两个年轻的姑娘。“哦!老天,这是怎么回事?”陆医生惊叫了起来。

这两个姑娘,其中一个显然已经死了,另一个似乎还活着,只是被打了麻药,昏迷不醒。陆医生看到那姑娘的脸,马上便认了出来,她就是这几天新闻里报道最多的女人——钱贤多老太太的孙女,钱爱。

陆医生颤抖着嘴唇想要问点什么,可是蒙面歹徒正用刀子顶着他的下颚,他什么也说不出来。蒙面歹徒说:“什么都别问,给我听着,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脑子里有一根记忆内存条,我要你们把它拆下来,植入到她的脑子里。”蒙面歹徒手指着钱爱,“听见了吗?”

“听见了。”陆医生回答。

“听见了还不动手?”蒙面歹徒沉着嗓子催促道。

就这样,陆医生在两个蒙面歹徒的监视下,开始做手术。手术一共持续了两个半小时,等到手术全部完成,两个蒙面歹徒又把钱爱装进了麻袋,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们警告陆医生:“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否则杀你全家。”

陆医生连连点头:“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

歹徒走后,陆医生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良久,他又高兴了起来,拿起手术托盘里剩下的那条全新的、尚未拆封的内存条,兴奋地说:“好在,这东西到手了,我发财了!”

四、混乱的闹剧

五天之后,钱爱回到了钱家。这又是一条特大新闻。

本省首富钱老太太死了,而她的孙女钱爱在失踪多天之后,突然回了家,并依法继承了所有的遗产。对于自己在失踪期间经历过什么,钱爱一无所知。

这天一早,钱爱来到钱氏大厦开工作会议,接管公司业务。会议开始了,一上午,钱爱都在听各种各样的财务数据。

一个分公司经理在念报表:“本公司上个季度购买机器设备支出17487910元,购买原料支出125223233元,员工工资发放5676289元……本公司上个季度的总盈利为……”

“21492215元。”谁也没料想到,在分公司经理报出最后数字之前,钱爱却先说了出来,而且是脱口而出。分公司经理吃惊地看着钱爱,然后又核对了一下报表,说:“对,就是这个数,一点不差。总裁,您提前看了我的报表吗?”

钱爱回答说:“没有。我只是跟着你报出的数字算出来的。”

这下,在场的高管和经理们都被镇住了。在之后的会议中,钱爱在听了每一个人报出的一连串数据之后,都会抢在对方之前报出最后的结果。于是,大家对钱爱渐渐有了信心。

会议结束后,钱爱的私人助理小李问她:“钱小姐,你怎么能算得那么快?”

钱爱想了想,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记得以前我在学校的数学成绩也不是很好啊。”

小李:“嗯,看来是挺奇怪的。”然后她开玩笑地说,“我敢打赌,钱小姐,如果您现在去参加考试,一定能得高考状元。”

晚上,在钱家的豪宅里,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庆祝晚会。钱氏集团的高管,以及钱家的许多亲戚朋友都来参加这次聚会。

晚会上,公司刘副总的儿子刘贵向钱爱大献殷勤,几次走到钱爱面前祝酒,还说了一些很体贴的话,眼睛里闪着暧昧的光。

可是钱爱却对他态度冷淡,总是很有礼貌地点头、微笑,然后很得体地回答一声:“谢谢。”

助理小李暗暗提醒钱爱:“钱小姐,您难道没看出来吗?那个刘贵在对您示好。”

钱爱笑了笑,反问道:“是吗?是你太敏感了吧?”

刘贵几次向钱爱示好,都没有结果,他有点气馁,坐到了大厅里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把满满一杯红酒倒进嘴里。坐在一旁的刘副总忙劝道:“孩子,喝酒不要那么猛,容易喝醉。”

刘贵一副很不爽的表情,借着一股酒劲,对刘副总说:“爸,你的计划根本就是狗屁。你不是说,钱爱会在第一眼看见我时就爱上我吗?可是你看,我都过去和她打了三次招呼了,她都没正眼看过我。”

刘副总回答:“别急,说不定找一个更合适的场合,跟她单独相处几分钟,她就会看上你了。”

刘贵没好气地回答:“切,狗屁。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问钱老太太拿个几亿元就算了,根本不用杀人……”

刘副总被惊出一身冷汗,忙用一个酒杯塞住了刘贵的嘴。

没错,刘副总和他的儿子刘贵,就是杀害了钱老太太的那两个黑衣人。刘副总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疯了,在这里讲这种话,被别人听到了可怎么办?”说着,把刘贵拉出了大厅。

刘副总说:“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还能打退堂鼓吗?”

刘贵的情绪似乎很低落,说:“都怪你太贪婪。爸,你身为钱氏集团的副总,已经很有钱了。你还不知足,想要得到钱家的全部财产。为了这个,你把小玲也害死了。小玲死得太冤枉了,你明明知道,她有多爱我。”

刘副总忙安慰道:“别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敢保证,钱爱一定会爱上你的,她的脑子里有小玲曾经用过的内存条,她有深爱过你的记忆。”

这是刘副总很久以前就计划好了的。他知道,如果一个人身上植入一条用过的二手内存条,内存条会保留一定数量的原使用者的记忆。这些记忆会像潜意识那样,影响着新使用者的行为。所以,刘贵的父亲就一手导演了这一切:

几年前,他给深爱刘贵的女孩小玲植入过内存条。前几天,他又把小玲杀了,并绑架了钱爱,然后把小玲脑子里的内存条移植给了钱爱,他以为这样,钱爱就会和小玲一样,爱上刘贵。只要等到钱爱和刘贵结了婚,钱氏集团的所有财产也就名正言顺地落入了他们刘家的口袋。

可是谁知道,计划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顺利。钱爱没有爱上刘贵,而是对他非常冷淡。

不久,晚会上又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个矮矮胖胖、其貌不扬的小伙子突然端着酒杯走向钱爱,他彬彬有礼地向钱爱点头示意,然后很亲昵地叫了声:“小爱。”

钱爱吃惊地朝他看了一眼。“小爱”这个昵称只有她的奶奶在私下里才会那么叫她。钱爱向助理小李耳语,低声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小李回答:“哦,那是马警长的儿子——马明。因为马警长负责调查钱老太太的案子,所以这次晚会也邀请了他全家。”

钱爱拉着小李一起往大厅的另一侧走去,一边小声说:“这人真无礼,他一直都在盯着我看,真讨厌。”然而,马明却很不识趣地跟在钱爱的身后。

钱爱轻声对小李说:“快想个办法把这男人支开。”

于是小李回头对马明说:“马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去拿两杯饮料来,行吗?”

马明的目光始终都没离开过钱爱,他回答说:“好的,随时为您效劳。我想,您要的是约翰尼步行者加冰块,再兑30%的苏打水,对吗?”

钱爱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饮料?”

马明愣愣地回答:“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你最喜欢的花是水仙,最喜欢的颜色是洋红。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很熟悉,似乎我们上辈子就认识。”

钱爱当然清楚,因为自己拥有巨额的财富,一定有很多男人会打自己的主意,也许马明只是做足了功课,调查过钱爱的一切。然而,从马明的双眼中,却看不出一丝的虚伪。

钱爱也不由自主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小伙子。“真奇怪,你看我的眼神,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奶奶。”

而此时,刘贵和他的父亲已经谈完了话,又回到大厅里。他们看见马明正在纠缠钱爱,而且看到了钱爱看马明的眼神。他们感觉情形不对,万一钱爱爱上了别人,那么刘副总机关算尽的计划,就会全盘尽毁。

于是刘贵立即上前干涉,他一把将马明拉开,想把他带走。

就在此时,更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大厅里有一个老太婆突然向刘贵走来,并一把抱住了刘贵。她大声地喊道:“刘贵,我爱你,请你别离开我。”

刘贵被这一莫名其妙的事情惊呆了,大叫:“你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

老太婆却不依不饶地说:“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就假装不认识了!”

小甜甜!哦天哪!看她的年龄足够当刘贵他姥姥了,居然说出这种话!周围的许多人都围着刘贵看热闹。

刘贵再也受不了了,大喊了一声:“救命啊!”然后猛地推开了老太婆,横冲直撞地逃离了大厅。那老太婆对着刘贵的背影伤心地说:“宝贝Q,你不要我了吗?”然后“呜呜”地哭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最吃惊的要数刘副总。因为宝贝Q正是刘贵的女友小玲对刘贵的昵称,而小甜甜也正是刘贵对小玲的昵称。这怎么可能?

刘副总走到小李身边,轻声地问:“那个老太婆是谁?”

小李回答:“哦,那是管家老吴的母亲。本来她是有老年痴呆症的,前几天刚刚接受了记忆内存条植入手术。”

刘副总紧接着又问:“难不成她是三天前,在市中心医院接受的植入手术?”

小李回答说:“好像是吧。”

这句话犹如一记晴天霹雳,把刘副总彻底雷倒了。刘副总沮丧万分地转过身,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出了大厅。

不用再做多余的猜测了。那天手术室里一共有三台移植手术在同时进行,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是那个脑科医生故意搞鬼,那根小玲使用过的内存条,原本应该移植给钱爱的,居然移植到了吴家老太婆的脑子里。

刘副总恨得牙根痒痒:“我顶你个肺,该死的庸医,我不会饶了你的!”

五、被诅咒的死亡

人要是气急败坏,就容易失去理智。在晚会的人群刚刚散去之际,刘副总便拿出了刀子,打算悄悄潜入钱爱的卧室,把她杀掉。虽然这样做,不能像原计划那样得到钱家所有财产。但是,只要杀了钱爱,刘副总就能得到实际掌控钱氏集团的权力。

他们先找到了管家老吴,问他:“钱爱住在哪个房间?”

老吴觉察出两人的情绪不对,说:“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你们要去伤害钱小姐吗?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刘副总把小刀顶在了老吴的脖子上:“快说,在我失去耐心之前,告诉我,她的房间在哪?”

“在三楼,上楼梯后左转第12间房。”老吴害怕了,把钱爱的房间告诉了他们。

就在这时,老吴的母亲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看见刘贵正拿着刀子,架在自己儿子的脖子上,惊讶地大叫了起来:“宝贝Q,你在干吗?”

刘副总上前捂住她的嘴,一刀割断了她的喉咙。一旁的老吴惊得大叫了起来:“你们这是干吗?她是我妈。来人啊……”却很快被身旁的刘贵一刀割断了喉管,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与此同时,钱爱正和刚刚认识不久,但是彼此都觉得很熟悉的马明一起,在三楼的一间小会客厅里聊天。

钱爱正在兴奋地说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可是聊着聊着,钱爱眼中的光消失了,她闷闷不乐地指着墙上的几份财务报表,说:“真可惜,那些美好的事物从与我无缘了。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要和这些财务报表打交道。说实话,我最讨厌这个。”

马明看了一眼那张财务报表,很有激情地分析起来:“从这份报表来看,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国际油价对本企业的影响……”

钱爱惊得目瞪口呆,问道:“马明?你也是读商学的吗?”

马明回答:“不,我从没读过大学。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些财务报表,就觉得有很多话要说。”

钱爱笑了起来,说:“你这人真有意思。我明白了,你和我奶奶一样,是个商业天才。”

正当他们谈得起劲之际,突然,灯暗了下来。“奇怪,是停电了吗?”马明问道。

钱爱说:“没关系,我们家有独立的备用发电机,只要几秒钟就能恢复供电。”然而,电力供应并没有在几秒钟之后恢复,房子里仍然一片漆黑。

就在此时,两个黑衣人开门走了进来。钱爱以为他们是家里的仆人,就随口问道:“电什么时候能修好?”

黑衣人回答:“没用了,我看是修不好了。”

钱爱听出那是刘副总的声音,于是问道:“咦,刘副总,你还没回家啊?要不要我派司机送你们回家?”

黑衣人冷冷地回答:“送我们回家?不,不用了。反倒是我要送你回家,送你回老家……”说着,便拔出了明晃晃的刀子。

钱爱还没反应过来,马明就扑到了钱爱的身上,用自己的背挡住了刀子。钱爱一时被惊呆了。马明无力地说:“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快逃!”

钱爱这才明白,现在正有刺客要杀掉自己,她转身就往露台上跑去。“快,别让她跑了!”刘副总大声喊道,将刀子从马明身上拔出,鲜血喷溅而出。

刘贵父子一个从露台上追钱爱,另一个去走廊上堵截。房间里只剩下身中刀伤,奄奄一息的马明。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他老爸的电话:“爸……”

“小明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啊?”

“爸,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今天晚上,有人公然在钱家行凶,凶手是……”说到这里,他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的力气了。

“小明,你怎么了?你说话呀,你可别吓爸爸啊。”马警长见儿子不再答话,知道事情不妙,立即赶回警局,集合起队伍,向钱家豪华的大别墅开去。

警察们很快赶到了钱家的别墅,可是却没办法打开别墅的大门。真是讽刺,这扇比银行金库还要坚固的大门,原本是钱老太太花费巨资修建的,目的是要把坏人隔绝在豪宅的大门外,然而现在,坏人在豪宅里肆虐,作为外援的警察却被挡在门外。

好在钱爱对别墅内的地形非常了解,刘贵父子虽然在体能上有优势,却始终没能抓住钱爱。

刘副总对儿子说:“我们分头追。”刘贵点点头,于是两人兵分两路,从不同的路线前后包抄,追赶钱爱。

钱爱跑着跑着,突然发现身后追赶他的坏人少了一个。她立即意识到那两个歹徒正在分头包夹她。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击。

她跑到了客厅,随手操起桌上的一个瓶子,可是很快她就失望了,那是一个装牙签的小塑料瓶子,根本伤不了人。钱爱顺着楼梯往上跑。急中生智,她将瓶子里的牙签往楼梯上一撒……

刘贵很快追了上来,却一脚踩在了一大片的牙签上,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钱爱不慌不忙地推动着楼梯拐角处那尊价值上亿的大象雕塑。“轰隆”一声,雕像倒了,大象的前蹄正踏在刘贵的胸口上,刘贵一阵惨叫,挣扎了几下,很快就不再动弹了。

钱爱强忍住恐惧,逃离了客厅。刘副总随后追赶了过来,看到了死去的儿子,愤怒地咆哮了起来:“啊!儿子,爸一定给你报仇!”说着,他大踏步地下楼,继续追赶钱爱。

他追进了厨房,钱家的厨房没有后门可走,刘副总已经把钱爱逼进了死胡同。钱爱正站在厨房的尽头,手里拿着个打火机,点着了火,照亮了一小片空间。

刘副总握着刀,狞笑着逼近过去。突然,钱爱举起一根供煤气的橡皮管,用打火机点着,一瞬间,一条火舌从煤气管口喷了出来。刘副总连忙用手去挡,可是手又怎么能挡住火,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烧了个措手不及,浑身都烧着了。

钱爱顺手从灶台上操起一个特大号的平底锅,照着刘副总的后脑勺砸了过去。黑衣人没站稳,一个踉跄,头朝下倒栽葱跌进了一个酒缸里,他奋力地挣扎了起来,可是很快就没有了力气,不再动弹了。

四周一片寂静,钱爱也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六、尾声

豪宅杀人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钱爱手捧着鲜花,来到医院的病房,看望那个才认识不久,却发誓要保护她,并为她挨了一刀的小伙子——马明。

他们俩谈起那天晚上,噩梦一般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钱爱说:“那两个黑衣人,我隐约觉得在哪里见过。”

马明也说:“我也隐约记得见过他们杀人,但是,我好像记得他们杀掉的人——是我。”

钱爱:“太奇怪了,我为什么会有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

“那是因为你脑子里的记忆内存条啊。”说话的人是脑外科的陆医生,他和马警长一起走了进来。钱爱问道:“医生,你刚才说什么内存条?”

陆医生说道:“那两个坏人中,有一个叫刘贵,他计划将自己恋人用过的内存条植入你的大脑,使你的潜意识爱上刘贵。他就可以和你结婚并得到钱家数百亿的财产。”

钱爱被惊得目瞪口呆。马警长说:“幸好陆医生暗中做了些手脚,才没有让坏人得逞。”

陆医生补充道:“是的。当时我虽然不明白那两个坏人的用意,但是我猜到了他们是不怀好心。于是我从中做了手脚,把小玲的内存条移给了吴老太;把李唯思的内存条移给了钱爱;把钱老太太的内存条移给了马明。”

钱爱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最近我的数学水平暴增,原来我的脑子里多了一根高考状元用过的内存条啊。”

马明却显得有点失落,对钱爱说:“原来,在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感到很熟悉,很想了解你,想要保护你。当时,我以为那是上天的安排。原来,这都是因为我的脑子里有钱老太太的内存条啊。小爱,知道了这些,你还会喜欢我吗?”

钱爱笑了笑,回答说:“世界那么大,我要到哪里去再找个能像我奶奶一样爱我的男人呢?”

两人相视而笑。

马警长感慨道:“那两个坏人,机关算尽,可是最后受益的人居然是你,我的儿子。”

钱爱叹了一口气,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奶奶因为她巨额的财产而丧命,我也差点被人害了。钱财是身外之物,太多了反而是祸端。我打算把钱家的财产捐给国家,自己做一个清贫的老百姓。”她转头望了望马明,问道,“小明,你同意吗?”

马明回答:“我都听你的。”

马警长吃惊得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们要把六百亿家产全都捐掉!”他当场晕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陆医生,此刻正在平心静气地思考着二手内存条带来的问题:移植别人用过的二手内存条,并不能完全复制记忆,只能保留一些零星的记忆碎片。只是这样,就已经有坏人处心积虑地把这项技术利用到如此地步。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人类实现了记忆的完全移植,那么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