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深夜诡故事《阴魂不散》

原创作者:编剧悦言,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方子 胡怡雯 胡梅 半仙 子文 灵车 前妻 手机 女友 看着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每逢阴雨天,方子文的右腿曾经骨折过的部位便会隐隐作痛,并且在隐痛中还夹杂着一股奇痒,就如同有无数只蚂蚁在骨缝中穿行,不断啮咬着自己的肌腱,令他苦不堪言。虽然他也曾找很多医生看过,但状况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善。

但这还不是让方子文最头疼的。最令方子文发愁,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惧的,是他的女友胡怡雯。自从方子文两个月前和胡怡雯同居以来,胡怡雯的行为举止愈发令他感到惊惧和诧异。

方子文是半年前在网上认识的胡怡雯。两人见面后不久便确立了恋爱关系。刚开始胡怡雯的表现和一般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自从他不久前领着胡怡雯去了一次自己死去妻子的墓地之后,胡怡雯便开始有些不正常了。

方子文死去的妻子也姓胡,叫胡梅,是一名话剧演员。一年前的一天,方子文开车和胡梅一同参加完一个好友的婚礼后,在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车祸。车祸不仅造成了方子文的右腿粉碎性骨折,而且还致使自己的妻子胡梅当场死亡。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方子文每每想起当时那恐怖的一幕仍心有余悸。

胡怡雯之所以越来越令方子文感到恐惧,是因为他逐渐发现,自己这个女友的很多兴趣爱好正在转移,或者更准确的说,正在一步步贴近死去的胡梅。甚至于最近一段时间,连举手投足和说话的腔调也隐含着胡梅的影子。

“这位老板,看你面色晦暗、印堂发黑,想必要有灾祸发生,万事须小心啊!”周五的下午,方子文刚刚走出单位大门,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方子文扭头一看,只见在路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的面前铺着一张白布,白布上用朱砂写着八个字——看相算命,占卜吉凶。

“那你说说,我究竟有什么灾祸?”方子文一想起近段时间发生的事,禁不住多看了男人两眼。

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在左上方的口袋里,插着一支金光闪闪的钢笔。

“我道行浅,只能从你的面相上看出你近期会有灾祸,至于什么灾,我可看不出。”中年男人慢条斯理的对方子文说道。

“扯淡!”方子文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正准备抬脚走人,没想到中年男人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老板,如果你真想知道自己有什么灾,我建议你去找这个人。”中年男人将一张纸条递到方子文面前说,“他道行很深,一定能解你的灾。”

方子文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对方手里的纸条,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在这张仅有两寸宽的黄表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西郊陈半仙。

当方子文再次抬起头时,中年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本来方子文对于封建迷信那一套并不相信,但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愈发怪异的行为,他实在无法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了驱散自己心头的疑惑和恐惧,彻底改变目前这种令他寝食不安的状态,方子文最后还是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个“道行很深”的陈半仙。

陈半仙的家住在西郊小陈庄,在当地非常有名。星期天一大早,方子文便独自驱车来到了小陈庄,没费什么周折便打听到了陈半仙的家。当方子文把来意向陈半仙讲明之后,陈半仙闭着眼睛半天没有说话。

看着陈半仙那张阴惨惨的脸,方子文心里愈发没底了。

“大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方子文终于坐不住了,从钱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放进旁边的一个木盒子里说,“还请大师指点迷津,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崩溃的。”

陈半仙终于睁开了眼,并迅速瞟了一眼木盒子,目测了一下钞票的数目。

“你刚才说,你曾带着你的女友去过你前妻的墓地,是这样吧。”陈半仙轻咳一声,捋了捋下巴上那几根花白的狗油胡说道。

“是的。“方子文用力的点了点头。

“糊涂啊!”陈半仙用手指了指方子文说,“你前妻的八字我测算过了,她八字中的魁罡过多,自身过旺,命太硬!”

“您的意思是……”听了陈半仙的话,方子文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我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该带你的女友去你前妻的墓地。”陈半仙浑浊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两道寒光,盯着方子文说,“你的女友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你前妻的魂魄附在了她的身上!”

“不会吧。”方子文吓了一跳,觉得陈半仙说的过于邪乎。虽然他也曾有过这种想法,但这种近乎荒唐的想法仅在大脑中一闪即过。

“信不信由你。”见方子文对自己的话半信半疑,陈半仙遂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恢复了沉默。

“信,我信。”此刻方子文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大老远跑来,钱也掏了,无论如何也得讨个说法回去。于是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小心翼翼的说,“大师,给说个破解之法吧。”

“办法倒是有一个,但管用不管用,还要凭你的运气。”陈半仙复又睁开眼,嘴角抽动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什么办法,请大师明示。”望着一脸诡秘神色的陈半仙,方子文感觉后脖子窜出一股凉气。

“三天后是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四大鬼节之一。”陈半仙说道,“介时你须在午夜零点之前,和你的女友一起,在你和你前妻出车祸的地点烧纸钱,切记,一定要在零点之前把纸钱烧完,而且冥币的面值一定要是十八元一张的。”

“十八元一张的冥币?”方子文如坠雾里,挠了挠头问,“有十八元一张的冥币吗?我记得现在的冥币都是大面额的,最小的也要上亿元一张。”

“人民币没有,但冥币有。”陈半仙眯着眼说道,“按照我说的去做没错,这样你前妻的魂魄才能永远待在十八层地狱里。”

“哦,我明白了。”方子文似有所悟,微微的点了点头。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陈半仙接着说道,“如果在零点时你看到有一辆灵车从路上驶过,你要及时拦住,这样,附在你女友身上的魂魄就会被灵车带走,你的烦恼也就解除了。”

“到时候真的会有灵车经过吗?”方子文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迟疑的看着陈半仙。

“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陈半仙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子文说,“如果灵车没有出现,那你只有等到农历的十月初一再重复一次。”

“如果还没有呢?”方子文想了想问,“别的日子行吗?我要是每天晚上都去烧,遇到灵车的概率应该更大些吧

“那你只能等到三月三和清明节了。”陈半仙乜斜了一眼方子文,脸上现出一种古怪的表情,“你只能在鬼节的当晚,赶在零点之前烧完纸钱,灵车才有可能出现,别的日子不行。”

“那得烧多少纸钱?”

“你家目前存款的一半。”陈半仙说,“烧多了也不行,烧少了也不行。因为你前妻的命硬,而且她死的不甘心,你只有把家里所有钱的一半烧给她,她才能放过你和你的女友。”

告别陈半仙,方子文心情复杂的开车往家赶。当他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便听到从里面传出了熟悉的钢琴曲。

方子文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手里的钥匙差点掉在地上。曲子是前妻胡梅最喜欢的“秋日私语”。但方子文知道,此刻在听这首钢琴曲的人绝不可能是胡梅。

当方子文推门走进客厅时,看到胡怡雯正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方子文急忙关掉了音响,一把把胡怡雯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你干什么呀子文。”胡怡雯被方子文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禁不住埋怨道,“我正听的好好的,你为什么关掉?”

“咱俩得谈谈了。”方子文脸色铁青,看着连眼神都越来越像胡梅的胡怡雯说,“你被鬼魂附了身,再不想办法解决,早晚得出大事。”

“你胡说什么呀。”胡怡雯气的一甩胳膊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世上哪来的鬼?”

方子文并没有理会胡怡雯的话,而是将积压在心底已久的话,一股脑的对胡怡雯说了一遍,最后拉起胡怡雯的手说:“其实我也不信,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使我不得不往这方面考虑了。”

听了方子文的话之后,胡怡雯也吃了一惊:“子文,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感觉到呢。以前我最讨厌听那些所谓的高雅音乐,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听到那些音乐,我就觉得很舒服。”

“还有你说话的腔调和走路的姿势,都越来越像胡梅了。”方子文阴着脸说,“以前我一直没敢跟你说,怕吓着你。可看到事态越来越严重,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了。”

“子文,真要是像陈半仙说的那样,那可怎么办呀!”胡怡雯浑身打了个冷战,一脸惊恐的看着方子文。

“别紧张,陈半仙已经告诉我破解的办法了。”方子文把陈半仙对自己说的话,跟胡怡雯重复了一遍。

“能管用吗?”胡怡雯听完之后,半信半疑的问道。

“管用不管用都得试试。”方子文咬了咬牙,一脸的悲壮。

是夜,下起了小雨。方子文上床前,照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两片安眠药用水服了下去。自从发现胡怡雯的异常后,他再也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当方子文被一泡尿憋醒,正准备上卫生间时,忽然发现身边的胡怡雯不见了!他急忙走出卧室,边往卫生间走边喊道:“怡雯,你在卫生间吗?”

卫生间里漆黑一片,没有传出胡怡雯的回应。方子文来到卫生间门口,打开灯,里面空空如也,胡怡雯不在卫生间。

“怡雯,怡雯。”方子文心头一紧,急忙四下里寻找。但找遍了所有的房间,也没看到胡怡雯。

正当方子文疑惧之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在死寂的客厅里如炸雷般响了起来。方子文猛的哆嗦了一下,像看一个小怪物一样,两眼紧紧盯着不断闪烁着蓝光的手机。他记得临睡前自己把手机放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不知道为何会跑到客厅的茶几上来。

方子文犹豫了一下,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胡怡雯的手机号。

“怡雯,你在哪儿?!”电话一接通,方子文便急不可耐的问道。

“子文,快来救我,救救我。”

“啊!”方子文大吃一惊,手机险些从手里掉落。听筒里传出的并非胡怡雯的声音,而是胡梅的。

“我……在……墓……地……”胡梅的声音突然从听筒里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促的忙音。

方子文拿着手机愣了几秒钟,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穿好衣服,飞也似的冲出了家门。

小雨依然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道路上漂浮着一层氤氲的雾气,如梦似幻。方子文把车停在了路边,急匆匆向胡梅的墓地跑去。

当他来到墓地不远处时,一股冰凉的夜风,和着雨水突然顺着他的T恤的领口钻了进去,方子文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他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隐隐约约看到在胡梅的墓碑前,似乎有一个白乎乎的东西。

方子文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向胡梅的墓前靠近。

“怡雯,你怎么了?!”方子文看到胡怡雯正站在胡梅的墓碑前,身上那件白色的套裙在夜幕下显得异常刺眼。

此时的胡怡雯,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眼睛虽然睁着,但目光呆滞,脸色苍白。长发早已被雨水打湿,一绺绺的贴附在两颊。

当方子文把胡怡雯搀回车里后,胡怡雯突然打了个喷嚏,而后一脸茫然的看着方子文说道:“子文,咱俩怎么会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回家再说。”看着胡怡雯一脸的狐疑之色,方子文知道事态正在进一步恶化。

“你身上的裙子是怎么回事?”到家之后,方子文看着胡怡雯身上穿的那件白色的套裙问道。

“我不知道啊!”胡怡雯下意识的朝自己身上看去,“这不是我的裙子。”

“快把裙子脱了。”方子文阴着脸,走到胡怡雯的面前,快速的把胡怡雯身上的裙子脱了下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胡怡雯怔怔的望着方子文把裙子揉成一团,扔到了墙角。

“这是胡梅的裙子。”方子文盯着墙角说,“是出车祸前不久买的。”

“那怎么会穿到了我的身上?”胡怡雯浑身抖个不停,惊恐的看着方子文。

“你去胡梅的墓地干什么?”方子文没有回答胡怡雯的话,而是从柜子里找出一条毛巾被披在了胡怡雯的身上反问道。

“我……”胡怡雯愣了一下,随即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低垂着头,十指插入长发中抓挠着,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方子文默不作声的站在胡怡雯的面前,紧张的盯着女友脸上的表情。

“我好像想起了一些。”胡怡雯抬起头,目光迷离的看着方子文说,“我记得我好像做了个梦,梦中我接到了你的电话,说让我去胡梅的墓地找你。当时我还问你,为什么大半夜的去那个鬼地方。你说你对不起胡梅,而且鬼节快要到了,你担心胡梅会回来找你的麻烦,所以想提前给她烧点纸钱。可当我去到墓地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你。”

“你在墓地给我打过电话吗?”方子文小心的问道。

“当时我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可我没有带手机。”

“可是我接到了你的电话,这是怎么回事?”方子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说话的不是你,是胡梅。”

“这怎么可能呢?”胡怡雯茫然的看着方子文说,“那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如果只是你的一个梦,那你身上的雨水和那件白色的裙子又怎么解释?”方子文用手指了指墙角的那件白裙子。

“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胡怡雯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恐起来,嘴唇颤抖着说,“难道、难道我梦游了吗?”

“你的手机呢?”

“在我包里。”胡怡雯站起身,从一旁拿过自己的包。

“手机不见了。”胡怡雯在包里翻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方子文。

“是不是放在别的地方了?”

“不会的。”胡怡雯想了想说,“我记得很清楚,下班回来的时候我放进包里了。”

“算了,手机的事先放一边,你再想想,看还能回忆起什么。”方子文走到了胡怡雯的面前,用手抚摸着胡怡雯的肩膀说,“别害怕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胡怡雯看了方子文一眼,重新把头低了下去。大约过了有两三分钟的样子,胡怡雯慢慢的抬起了头,两眼放射着异样的光芒,望着方子文突然嗓音高亢的说道:“如果我的生命将在此刻消陨,那么我的灵魂将永远与我所爱的人同眠。”胡怡雯边说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继而缓缓的向卧室走去。

“啊!”方子文吓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身子重重的靠在了墙壁上。胡怡雯所说的这句话,正是胡梅曾经在一部话剧中的台词!令方子文如此恐惧的不仅仅是胡怡雯鬼使神差的重复了前妻的这句台词,还有在讲出这句台词时的语气和声线,跟死去的胡梅简直毫无二致!

方子文不知道胡怡雯是从哪里听来的这句台词,更搞不明白胡怡雯的声音和语气为什么会和胡梅如此的相像。看着胡怡雯消失在卧室里的身影,方子文的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子文,你在外面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