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沉默的访客》节选

原创作者:科幻世界,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宠物 骆驼 外星人 翻译机 动物 模板 激励 世界 小宝贝 一头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作者:伊祁

图:点白点黑

出处:《科幻世界》2014年1期



导读:如果思想能被直接阅读,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还是更纷扰?如果动物被赋予思考的能力,它们将骄傲于双眼的明亮还是因伊甸园的消逝而忧郁?陌生文明间的相遇会是怒涛般冲撞还是微风般擦肩?在宠物眼中我们又是怎样的存在?真的,这个世界很寂寞,因为“有些生物的想法跟我们很不一样”。



我是一名宠物训练师,工作是为繁忙的主人们照管一些个性十足的动物。

这阵子我每天面对着一头庞大而忧郁的家伙——新疆双峰驼,我专注于和他的交流,以至于竟错过了外星人大驾光临的时刻!

说起来并不科学,那些个锃亮的飞船在某个日子突然闯入太阳系,包围了地球,破坏了碍事的卫星,然后毫无规律地停泊在世界各地上空。整个过程都一语不发,像是操练阵列的士兵,严阵以待。

人类所有试图接触的举止都宣告失败:通信信号有去无回;我们的飞行器绕着它们飞了一圈又一圈,却找不到一丝可以叮入的缝隙;炮火之流更是除了污染空气之外别无所长。人们只能徒劳地诅咒着那铁灰色的阴沉天空,在渐渐恢复平静的日常生活中偶尔抬头,投去一个愤怒的眼神。

他们只是来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来干吗。鉴于他们庞大飞船强烈的存在感,与其沉默低调的行事作风,民间老奶奶们赐予其外号“哑子星人”。

当然,这些我都是后知后觉。曾经在世界范围内持续两周的动荡仿佛发生在另一个次元,而那时的我沉浸在一头骆驼的内心世界中,不知其所始,亦不知其所止。


当人们的生活在外星人的刺激之后渐渐恢复正常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初步的模板建立,松了一口气,回归到稍微轻松点的生活。我打开落灰的电视,才知道抛弃了世界一个月之久的自己,也同样已被世界所抛弃。

“不会吧,外星人?”我盯着新闻喃喃道,差点把饭扒进鼻孔。

“好几个星期了,你都不知道吗?”扬声器里传来骆驼不屑一顾的嘲讽。我为了符合他幽怨而富有哲思的内心,特别挑选了冷傲的音色,此时听来傲慢到令人发指。

“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吃惊地问。

“我也刚知道。”骆驼说。

我不禁想从头检查一遍是不是交流模板出了问题。

“你怎么看?”骆驼淡定地继续说道。那平静的语气让我差一点就认真思考起来。

“……吃你的饭!”

骆驼甩了甩脖子上的长毛,低下头专心对付食物。


回过头来说说我的工作。

宠物训练师这个职业孕育于一场生物科技风暴。技术人员尝试通过对脑神经的精确刺激,来人为建立某种反射,甚至开发更高级的大脑功能。这个尝试在部分动物身上获得了成功,然而其最终要造福的——即人类自己——却无福消受。

灵长类动物以及一些被认为颇具“灵性”的动物大多没能扛住激励实验,死倒没死,只是变得神神叨叨,行为举止偏离正常值。在人类的世界里这就叫做疯了。

“越是精致的东西越经不起折腾。”

一把胡子的老教授只好揪着胡子如是叹息。

之后就是这项技术在民间的开发利用了,有人配合着信号交互系统把激励装置用到了满街都是的猫猫狗狗身上,并且取得了听上去简直像扯淡的瞩目成就。总之在那之后,爱宠物如命的人们迎来了梦幻般的时代,经过一代代的发展改良,现在的激励装置被称作宠物的翻译机。娇小玲珑的翻译机被安置在宠物脖子后面,代替阿猫阿狗们对主人发出撒娇、饥饿,以及大小便的信号。

于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就是我们这群人,被称作宠物训练师,其实干着调试员的工作,对每个“小宝贝”进行激励手术,安装翻译机并且一句句调整,避免个体差异对程序的影响而导致某只猫咪想使用猫砂的时候会被抱去洗澡。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偏好于接受冷门宠物,比如张开大嘴就能把我咬成两截的鳄鱼,比如一受惊就满屋子乱窜的松鼠。这些很难找到模板的动物需要你从无到有地给它们建立一套交流系统,常常要耗去大半个月的时间摸索它们的心思。特殊案例当然也是有的,曾经就有一位口味跑偏的主人带着巴掌大的毛蜘蛛来申请手术,而我得和颜悦色地告诉他,这样会造成他的小宝贝不大的脑子(更准确说只能称那为神经节)永久性损伤。我最失败的一桩生意和一只巴西树懒有关,在这儿就不提了。

好吧,说这些都只是为了解释,为什么外星人入侵的时候我正浑然不知地与一头两米多高的骆驼共进午餐。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