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厉致诚番外之《倾城一梦》

原创作者:丁墨,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厉致诚 爱达 女人 怜惜 仿佛 看着 感觉 有点 司令 男人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当最后一朵炮弹带来的烟火,燃烧在平原上空时,厉致诚放下望远镜,披上军大衣,走出了指挥所。 南方,清城,北部郊区。红军对蓝军第四次对抗对战演习,依旧以蓝军的大获全胜告终。而厉致诚指挥的黑狼突击队,再次在决胜战役中光芒绽放。 夜色像雾气般弥漫,浅淡的黑色笼罩四野。年轻的少校压低帽檐,站在泥土堆积的老旧堡垒前,仿佛依旧活在战争年代。 他一个人的战争年代。
在厉致诚的心中,对于这个浮华、灿烂而混乱的时代,其实始终有一种淡淡的倦怠感。这感觉是从何时发芽,不得而知。十岁,或者十五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将这种心情隐藏得很好,不被任何人知晓。 多年前初入部队时,同僚们知道他是某某师长的外孙,且容颜俊朗白皙,虽然表面做得客气热络,背地里却大多不齿讥诮。直至他身为士兵时,各项技能比赛排名第一;直至他升至士官后,无论指挥五人小组或千人纵队,辉煌战果都令所有人大跌眼镜……他们这才知道,这位沉默的公子哥,不可小觑。 但厉致诚对于这些外界态度的变化,始终不太关心。 城府最复杂的人,其实很多时候,看问题更简单——得天独厚的家庭背景,使得他无需像旁人,还需要花很多精力去钻营算计。他对权力斗争没有兴趣,不是他的,他不会去算计。 但属于他的,谁也别想拿走。
得知爱达集团危在旦夕,父亲病重住院的消息那一天,厉致诚在指挥所里摆了张棋盘。黑子步步为营,布下弥天陷阱;白子困居一角,仅留枝叶勉强延展出包围圈外,似有似无的生机——这就是他眼中的爱达:强敌环伺、九死一生。 然而这世间所有的败局,倘若你仔细观察,都能破出生机。清茶、长夜,沉思一宿后,厉致诚给顾延之打了电话: “我回来。” “……你确定?” “废话。” —— 第一次看到林浅,是在西域小镇的火车站台上。他一身风衣,长靴手套,站在列车的末端,看着自己的兵一个个龙精虎猛地跳上车。而退伍发的那朵大红花,他实在不喜欢,塞在口袋里,但也没有丢掉。 就在这时,她从人群中走来。 很年轻的女孩,穿着冲锋衣,长发有点乱有点脏,身形苗条得像天上婀娜的云彩。她跟在几个士兵身后,很客气也有点拘谨地对他们连声道谢。一双湛黑的眼亮得像山间的雪。 勤务兵小跑过来:“报告营长,这就是那个在山上遇险的女孩,跟我们这车走。” 厉致诚没理会,转身就登上列车。
男人对女人的感觉,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曾经也有人追过厉致诚。军区司令的小女儿,文工团的歌唱演员,艳光四射热情时尚。在某次军事演习中见过厉致诚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展开强烈攻势,约看电影约踏青。厉致诚看到她第一眼就没兴趣,于是频频以训练太忙为拒绝。 但对方装傻,继续做少女情怀守在营房里。 她是司令的女儿,她有装傻的特权。她比别的女孩更自信,也更相信自己的身份对于普通军官的吸引力。 于是厉致诚直接请命,调往深山老林值守一年。司令知道这事儿后,当着众多下属的面,骂他太混蛋。但骂着骂着又笑着叹气,说:“小女是个有眼光的。” 这桩绯闻最后的结局,是司令之女最终嫁给了厉致诚的同僚、另一位正直又热情的青年才俊。当然,厉致诚蛰伏山中时,屡屡差遣这位同僚好友,出面去应付司令之女,到底是有意无意,却又不得而知了。
但此刻,他坐在列车里,窗外雪山湖泊呼啸而过。而他以眼角余光看着斜后方的女孩,有点难以解释自己的举动和感觉。 为什么尾随她,来到这节车厢坐下? 为什么频频听她和士兵们的交谈内容?而当听到她也是爱达集团的员工时,他突然有种熟悉的尽在掌控的感觉?
他想,也许是因为她的气质太特殊。乌黑却杂乱的长发,白皙但倔强的脸;以及弯弯的眼中锐利的光……柔美与坚硬两种矛盾的气质,从头到尾交织,最后变成某种清澈动人的光芒,沉入她的眼睛里。 当然,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她长得确实清新漂亮。是那种看一眼就令男人心头一阵舒服的女人。 而当晚,在黑暗的车厢里,他与她擦肩而过。感觉到她好奇而感激的目光,厉致诚在黑暗中轻轻笑了。再后来,她离开,却留下写有电话号码的纸笺,厉致诚看一眼就说:“没必要给我。” 因为他看一眼就已记住。 因为年轻的少校,不愿被旁人察觉心中已经滋生的情愫。 还因为,他们马上就会见面。 仿佛命中注定的邂逅。在他踏上新的征程之前,在她蓦然转身以后,他们已在千里之外相遇,仿佛雪山上的两股清泉,开始蔓延交汇到彼此的生命中。
初入主爱达的过程,其实还是艰难的。百废待兴孤军深入。然而那么多的人里,只有她,自作聪明将他误认为保安经理。 “喂,厉大保安,帮我来搬东西啊。” “厉致诚,我们把红薯吃了吧。” “厉致诚,你过来!” …… 仿佛一段最平凡不过的平凡人的恋曲,小白领和保安经理,一点点试探,一点点亲近。他看得出来,她对他这个“保安经理”明显有好感,那份骄矜,那份颐指气使,想必是女人在男人面前的不由自主的表现。 这令他觉得挺有意思。
而令他真正感到怦然心动,是新闻发布会那一晚。暗黑的夜幕下,萧条的园区里。她被飞来的石块砸伤了脚踝。群情激奋下,她却异常冷静。冷静地告诉众人,不可以报警,否则对方会借题发挥。然后咬着牙站起来,脸上居然还有微笑——安抚其他人的笑容。 那一刻,厉致诚站在远处的轿车旁,听着她在夜色里清晰婉转的嗓音,心中萌生的有赞赏,也有怜惜。 一个女人,为了他的事业,忍气吞声,愿意吃这暗亏。这并不是普通女人能做到的理智和大气。 当然了,她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他的事业。她在为他付出。 及至他背着她,走在空旷的园区中,他清楚听到她在打电话,不知是谁在那头说:“你的新BOSS,爱达董事长的二公子,是个退伍军人,叫厉致诚。” 那一刻,他清晰听到她呼吸都顿住了。原本放在他肩上的芊芊手指,下意识收紧。他稍稍侧转目光,就能看到她一脸通红,如临大敌的窘迫又卒郁的表情。 厉致诚又抬眸看着前方,缓缓无声的笑了。 他承认,之前从未想过,有生之年,会被某个女人某个瞬间的定格表情,这样大大的取悦。
然后,这样的场景,就越来越多了。 她虽然接受了他是BOSS这个事实,还每天“BOSS”、“老板”挂在嘴边,可他也有点弄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就一门心思认定,他是个懵懂无知的傻男人? 高层开会,怕他无知,愣愣地就将自己的想法倾盘而出,对他毫无戒心; 项目一时挫折(其实是他计划安排的),她总会第一个窜进他的办公室里,即使不说话,眉梢眼角也写满了怜惜和安慰。 是的,怜惜。 厉致诚有生之年也未想过,会被女人以怜惜的目光,这么沉默凝望。到底要多温柔干净的一颗心,才会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一个外界看来在商场生涩弱势的男人? 她是喜欢他的。他想。他感觉得到,然后无声纵容。
第一次察觉到对她的欲望,是某次两人外出,去勘探竞争对手司美琪的旗舰店。那么巧陈铮就从车前经过,他倒淡然无所谓。她却跟随时准备战斗的刺猬似的,拉着他的手躲在车前玻璃的下方,像是要跟他两个人缩成一团。 而他“被迫”微伏身躯,感觉着女人柔软的身体,似有似无就在他怀中。眼前是纤细白皙得像一段玉似的脖子,而他隔得如此的近,呼吸喷在她的皮肤上,看着她脖子上细细的绒毛。他微一低头,嘴唇就擦上了她的皮肤。 而她微微一抖,仿佛也察觉了什么,问:“陈铮走了吗?” 他抬头看去,车前已经无人,低头轻声答:“还没有。” 她的耳朵和脖子慢慢红了,继续维持趴在他腿上的姿势不动。而他看着眼前晶莹如玉的肌肤,呼吸第一次不稳。 ……
即使再精明再冷酷的人,很多事也要事过境迁后,回头想想才会明白。 譬如她一向以聪明狡猾自诩,却为何偏偏看不穿他的城府,一心为他保驾护航。 譬如她明明对他不动声色的亲近感到不适,却为何当时依旧保持靠近。 还譬如在火车上相遇之初,他以眼角余光瞥她时,她为何也频频抬头,状似不经意地看向他的方向。 …… 只因为心里有了那一个人,他的强悍算计,她都看不到。只看到他需要她保护。怕他吃亏,怕他受挫,怕他有一丁点不如意,那都会令她的爱情变得落寞。
这些暧昧、涌动和执拗,最终在一个夜晚,被忍无可忍的他,直接戳破。 那是“丢掉”明盛项目的晚上,工人们发生“暴动”,她被扇了一巴掌,抱着膝盖坐在保卫室的阳台上,有点呆又有点狠地看着他。明明委屈地不行,脸上红痕指纹还在,还喋喋不休在叮嘱他接下来要怎么做。 “厉总,我认为,现在你最重要的工作,是凝聚人心——首先要保证爱达的人不能散……” “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全体员工看到你的坚持。或者……可以设计几个鼓舞人心的总裁活动,必要的时候可以煽情一点,一定能挽留大部分人心……”
而他望着她,心中某种沉而利的情绪,仿佛也随着她掏心掏肺地唠叨,不断发酵。他看着她眼中的怜惜和坚定越堆越多,看着她的双手在膝盖上不断交握再交握——仿佛正在被她蹂躏的,不是虚无的空气,而是他逐渐滚烫的心。 他一把扯过她,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在她诧异震惊的目光里,他扣住她的身体,嘴唇越吻越深。 只有这样,方可令她明了,他已经为她动容的心。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知道,虽是她招惹他在先,但男人一旦确定了心思,就不会轻易放手。
那种悄无声息却又热血沸腾的感觉,他想,很快会令她知道。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